<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四十二章 马侯驯兽
    这猛兽的叫声,让我瞬间就回想起了那几头畜生魁梧的体型,以及传说中能够生食钢铁的牙口,顿时就有些心惊胆战。

    经历了几场酣战,此时此刻,我其实已经十分疲惫了。

    倘若不是这满满的收获带来的兴奋感撑着,我躺下去,都能够立刻睡着。

    太累了。

    不但累,而且我的身上还有多处伤势,就连裆部,都还有隐隐的痛感传来。

    这让我如何提起足够的精神头儿,去应对那四头食铁兽呢?

    不但是我,那叛变而来的赖大也是十分惊恐,牙齿打颤,开口说道:“那四头畜生,很厉害呢,一旦发起狂来,只怕谁也拦不住——你们谁行?反正我扛不住的……”

    马一岙瞪了他一眼,说你好歹也是一个老牌夜行者,怎地会怕那么几头畜生呢?

    赖大摇头,争辩道:“什么畜生啊,这是异兽,远古遗种,天知道姓岳的到底是从哪里搜罗来的,凶得很。有一次从神农架来了一癞毛大野人,足足有四米多高,肩上能跑马,想要占住这儿,开山建府,结果呢,还不是给这几头大胖子给活生生撕了?”

    马一岙眯眼,说你的意思,是它们很厉害?

    赖大点头,说相当厉害,我估计它们一旦发起狂来,我们谁也拿不住的——不如,走吧?

    马一岙笑了,说你的妖丹不要了?

    赖大赔笑,说比起妖丹来,当然是小命更重要一些。

    两人说着话,而这个时候,远处突然间传来了一阵巨大的轰塌声,却是那几头食铁兽将院墙推翻,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楚小兔有些慌,问马一岙:“要不然,我们先撤?”

    马一岙伸手,说别慌,咱们得先确认一点,那就是这帮圆滚滚到底是给那岳壮实驱使着,冲着咱们来的,还是另有目的——这件事情,关系重大。

    楚小兔着急了,说这不是都一样么?难不成,你在这儿待了几天,跟那几个大胖子混成朋友了?

    马一岙摇头,说朋友倒不见得,但也不一定是敌人呢。

    说罢,他转过身来,对赖大说道:“琼脂酿在哪?”

    赖大有些尴尬,马一岙厉声说道:“你别跟我打马虎眼——岳壮实的下场,你是看到的,你若是有信心承受的话,那就别说实话。”

    食铁兽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形势紧迫,马一岙的态度开始变得强硬起来。

    赖大不敢再有隐瞒,将衣服掀开,摸出了一个水囊来,有些不情愿地说道:“都在这里,没有藏私。”

    马一岙伸手,接了过来,打开水囊的口子,闻了一下,然后说道:“走,去看看。”

    我们趴在药房的门口,小心翼翼地往外瞧,却发现脚步声停住了。

    夜色之中,几个无比魁梧的身影,正围着大殿的废墟在扒拉着,瓦砾的声响从远处传来,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格外明显。

    我们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

    我们刚才在山神庙门口点燃的柴火还没有灭,在那火光之中,我瞧见那几头身型巨大的食铁兽,正在扒拉瓦砾。

    而其中一头,已经顺着我们先前挖开的地方钻了下去。

    随后,有“吼吼吼”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其余几头食铁兽听到,争先恐后地摸了过去,没一会儿,几个圆滚滚捧着远比自己身体还要巨大的一块蜂房,然后开始往嘴巴里面送去。

    那蜂房的周围,还有残余的蜜蜂爬动着,它们却浑然不觉,大吃大嚼。

    呃……

    瞧见这几个家伙,我们相视无语。

    原本以为它们是岳壮实叫过来钳制我们的利器,没曾想它们过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被那蜂蜜的香味吸引。

    它们过来,就是奔着蜂蜜来的。

    几个吃货。

    这四个圆滚滚趴在废墟之上,连吃带咬,还跟旁边的同伴打闹,一副大快朵颐的模样,完全没有朝着我们过来的架势。

    瞧见这个,我忍不住问道:“这个……咋办?”

    楚小兔眼睛亮晶晶的,说道:“要不然,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

    我说:“你说,别管?”

    楚小兔刚要点头,马一岙却说道:“不,趁此机会,咱们将这几头食铁兽给收服了——若是我们什么都不做,等回头了,那帮老女人指使着它们为祸一方,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说你有办法?

    马一岙看向了赖大,而给这气质卓著的男子如此一瞪眼,赖大不敢保留,赶忙说道:“这个,按理说,拿琼脂酿来喂食,应该可以驯服它们吧?”

    马一岙眯眼说道:“喂食,我自然会,但如何通过琼脂酿来驯服对方,让食铁兽听我的话,这个才是问题。”

    赖大摇头,说不,岳壮实平日里做这种事情的时候,都是很隐秘的,我如何能够得知?

    马一岙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说真不知?

    赖大都快哭了,慌忙摇头,说我真不知道啊,我若是知道了,我岂不也是山神了?

    马一岙见没有问出更多的来,知道赖大应该不会有所藏私,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一会儿要是真的干起来,你用你的棍子,试着看看。”

    我的棍子能够震慑爬虫和蜜蜂,但对于食铁兽这种远古遗种是否有效果,谁也不知道。

    但有的时候,还是得去才尝试。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好,怎么做呢?

    马一岙摇头,说不用,我去布置,你在后面压阵——小兔姑娘,你去药房那儿等着,如果情况不妙,将丹药全部拿走,别留下来。

    楚小兔点头,说好。

    马一岙向前走去,临走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个眼色,让我看好赖大。

    他对这小子,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

    马一岙朝着山神庙大殿的方向摸去,他先是在库房和药方这边的空地上布置了好一会儿,然后方才向前,每走一段距离,就停下脚步,蹲身洒了一些琼脂酿。

    如此这般,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的功夫,他终于来到了山神庙大殿的瓦砾堆附近。

    随后他洒了一瓢噬心蜂的蜂王浆,落在了大殿旁边的台阶上。

    紧接着他赶忙将自己藏起来。

    我们抢救出来的那蜂王浆,气息浓郁,远胜于寻常蜂蜜,那几个不断打闹进食的圆滚滚一下子就嗅到了不寻常的香味,先是犹豫了一会儿,紧接着争先恐后地朝着这边跑来。

    它们四脚着地,完全没有平日里的蠢笨模样,就好比那撒丫子奔跑的哈巴狗儿,快得让人吃惊。

    随后四头圆滚滚都来到了马一岙刚才泼洒蜂王浆的地方。

    它们伸长了粗粝的舌头,开始舔舐那满是蜂王浆的青石板,为了抢夺更多一些,它们之间还爆发出了激烈的冲突来。

    推搡之间,一个个子稍微小一点儿的食铁兽一骨碌,就滚到了边缘处去。

    别看这帮食铁兽个个如同大熊猫一般憨态可掬,但真正发起狠来,却还是十分凶悍的。

    不过那个被推远的食铁兽却也是因祸得福,因为它嗅到了比蜂王浆还要香甜的气味。

    那玩意,自然就是经过秘法炼制,稀罕无比的琼脂酿。

    它揉了揉挨踹的肚子,然后趴在了地上,开始舔舐。

    马一岙洒下的蜂王浆不多,那三头很快就舔完了,正恋恋不舍呢,瞧见不远处那同伴美滋滋的模样,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别看这帮圆滚滚憨态可掬,但其实还是挺精明的,瞧见之后,立刻拔腿过去。

    接下来,都用不着马一岙参与,这帮食铁兽一边走,一路抢,终于来到了马一岙设置了许久的地方。

    那儿的琼脂酿,比别处的要多了许多。

    四头食铁兽在那儿,撅着屁股舔舐——这琼脂酿是秘法炼制的蜂王浆,平日里珍贵无比,即便是用来控制,份量也是反复斟酌的,这帮圆滚滚哪里能够肆意吃到,当下也是拼命地吃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它们外围的地方,突然间有一大团的火焰腾然而起,将它们给包围其中。

    火焰腾起,食铁兽顿时就吓到了,拼命往中间缩去。

    它们你挤我,我挤你,很是慌张。

    而这个时候,马一岙跳了出来。

    他高高举着手中的那一袋琼脂酿,大声喊道:“趴下,趴下。”

    我感觉马一岙的语调有些古怪,显然也是心底发虚,没有底气,不过他这人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胆子大,在这个关键时刻,他的语气严厉无比,莫名就有了几分威慑力。

    那帮食铁兽瞧见马一岙,张开了嘴巴,露出利齿来,又挥舞爪子,表达愤怒。

    我深吸了一口气,也冲了出来。

    我再一次拔出了腰间的软金索,使劲儿敲着地板,然后大声叫道:“趴下,趴下。”

    我的出场,特别是那妖气腾腾的软金索长棍,让圆滚滚们有些惊慌,随后马一岙大声喊道:“趴下的,有吃的;站着的,就得死!”

    他说得杀气腾腾,而我的长棍则敲到了火圈外围去。

    马一岙反复说着。

    双方僵持,剑拔弩张,仿佛一触即发。

    时间似乎过了一个世纪,终于,最肥大的那头食铁兽“嗷呜”一声之后,顺从地趴在了地上。

    我与马一岙相视一笑。

    琼脂酿的药性,起了作用,这帮圆滚滚,终于降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