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四十一章 天与不取,反受其咎
    蜂蜜和蜂王浆,听上去好像很像,但严格地说,它们几乎是截然不同的。

    蜂蜜是蜜蜂从植物的花中吸收花粉、花蜜之后,在自己的第二个胃里面,经过十五天左右地反复酝酿之后,分泌出来的营养物;而蜂王浆,则是蜜蜂巢中培育幼虫的青年工蜂咽头腺的分泌物,它是用来供给将要变成蜂王的幼虫的食物。

    简单来讲,蜂蜜就好像古代平民吃的红薯,管饱。

    而蜂王浆则是王孙贵族的肉糜,营养。

    这样的比喻或许不太恰当,因为蜂王浆实在是太珍贵了,在寻常的蜂群之中,它就有“液体营养黄金”的说法。

    而在这噬心蜂群之中,如此苛刻的条件形成下,更是无比珍贵。

    这玩意,人们谈及的时候,基本上是论克来计数的,而在接下来的大半个小时里,我们从倒塌的大殿瓦砾之中,抢救出了足足四桶来。

    这桶子是山神庙平日里用来挑水的木桶,每一桶,差不多都有四十斤。

    除了蜂王浆,还有未破茧而出的蜂王幼虫。

    也就是蜂蛹。

    这玩意如果在族群没有蜂后的条件下,就会重新酝酿,出现新的蜂后来,不过因为噬心蜂的独特性,使得这种过程会显得格外漫长。

    但我们不会留下任何的漏洞,尽可能地将这些蜂蛹收集起来。

    因为我、马一岙和楚小兔一人一个蜂后在手,所以过程并没有太多危险,那些蜂子在经过蜂巢垮塌、挤压和蜂后被俘之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决绝之意,反而显得格外的顺从。

    果然如同赖大所说的一般,只要掌握住了蜂后,岳壮实的腿就算是给打折了一半。

    除了蜂王浆,我们还在后院的库房之中,找到了多年来存留下来的噬心蜂蜂蜜。

    相比较于蜂王浆,这些蜂蜜就显得普遍许多。

    它们被用比人还高的大缸装着,一缸一缸,差不多得有十来缸的样子。

    楚小兔爬到了上面去,推开木盖,用手蒯了些蜂蜜来尝,甜得直眯眼,大声说道:“这样品质的蜂蜜,简直就是千里挑一,难怪那风公子长得如此年轻呢,除了采阴补阳,恐怕每日以此蜂蜜为食,也有一定道理吧?”

    马一岙点头,说道:“这噬心蜂的蜂蜜,富含多钟维生素和矿物质,以及保健因子、泛酸、乙酰胆碱等,能够对神经恢复、造血功能、改善风湿症、强化肾上腺皮质机能、活化间脑细胞、促进智力发展、提高记忆力、人体衰老组织活化、延缓衰老、促进代谢、美容养颜等等,都有着极好的作用——正是因为这些,那家伙才能够在中了蛊毒的情况下,还能坚持到现在。”

    我在旁边停了心惊胆战,说你讲的这些,好像是不死仙丹一样呢。

    马一岙一愣,说啊,你知道?

    我说怎么就我知道了?我完全都是懵的好吧,到底怎么了?

    马一岙说我刚才不是让你把那蜂王给留着,作用后面告诉你么?其实我想说的,是传说中当年徐福奉旨炼丹,最后东渡蓬莱,带领三百童男童女去取药,其实只是避祸,传说中的长生不死药早已练成,其中的构成药物,从典籍的记载中,就是这种蜂王浆,而包裹药丸的,也是这种蜂蜡。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说你这话儿,当得了真?

    如果是真的,那这玩意可就真值钱了。

    马一岙笑了,说我也不知道,典籍里面的用词十分含糊,也没有具体到名字,但这种蜂蜜,与上面的描述,其实大部分是相同的。

    楚小兔在旁边听了,也是十分激动,不过除了激动,她还有一些忧虑。

    她望着这十缸比人还高的大缸子,一脸忧愁地说道:“这么多,我们怎么拿走啊?”

    这些蜂蜜,我们当然是想要带走的。

    正所谓“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

    这是一方面,再有一个,就是这些东西留下来,天知道会不会成为岳壮实再次起家的资本呢?

    就算是岳壮实跑掉了,留下来,说不定也变成了那帮落花洞女恶婆娘的战利品。

    一想到这个,我们都有些不甘心。

    马一岙瞧着,叹了一口气,说实在不行,那就象征性地取一些,然后一把火烧了吧,总比留给那帮老娘们要强得多。

    楚小兔一脸焦虑,趴在上面恶狠狠吃了两口,说这样的蜂蜜,天天能吃一勺,那该多美啊?

    马一岙劝她,说没事的,你不是有一只蜂后么?回头养起来了,蜂蜜不差。

    楚小兔说这玩意难养,能不能活还两说呢,就算是活了,想要产蜜,又得很长一段时间呢。

    马一岙笑了,说道:“咱们赶紧去旁边看,这个穷乡僻壤,虽然没有什么好东西,但除了蜂蜜之外,药草却也挺丰富的,那家伙打架不行,但奴役劳工和迷幻术还是有一手的,炼丹的技术还行,咱们去药房看看,说不定还能找到不错的东西……”

    楚小兔恋恋不舍,看着这些大缸子,难过地说道:“那……好吧?”

    我在旁边看着她的模样,有点儿好笑,而突然之间,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左右一看,说道:“那赖大呢?”

    马一岙指着左边的建筑说道:“奔药房了,那家伙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自己的妖丹。”

    我赶忙走,说去看看。

    我倒不是害怕赖大找到自己的妖丹,而是怕那家伙凭藉着自己对于此处的熟悉,将好东西都给捞完了。

    好在见识过了我们的本事,特别是不知道我们谁有下蛊能力之后,赖大显得格外乖巧。

    他虽然进了药房,却并没有藏私,不但如此,他还将岳壮实的药房都给翻了一个遍儿,然后十分狗腿地堆到了门口,见我们进来,便涎着脸,对我们说道:“两位老大,这位姐姐,您们赏眼看,这是那装逼犯几十年来炼出来的丹丸,都在这儿呢。”

    他说“这位姐姐”的时候,我格外别扭,楚小兔的脸色也有一些不太好。

    事实上,他先前谈及楚小兔的时候,用的词语,是“那个长腿大胸、前凸后翘的妞儿”,不但如此,他还放下过豪言,说要是抓到了,得给他先玩上几天。

    这会儿,他看向楚小兔的眼神,那里面传递的敬重,就好像楚小兔是他的亲姐姐一样。

    神圣不可侵犯。

    我有些不太适应,反而是马一岙老江湖,完全不在意,而是笑着说道:“来,看看,都有些什么呢?”

    赖大献宝一般地说道:“天生的不多,不过这盒子里面的百年何首乌,是真的不错,另外还有这个紫色灵芝,听那家伙吹嘘过,说有三百年的存积,滋补强壮、固本培正,是一等一的药材,另外这些菩提子也有一些来头;再就是丹药——这个是蜜蜡固气丹,这个是驱散宁神丹,还有这个行脉导气丹,都是不错的丹药,再就是这个专有的拨乱反正丹,给人服上一颗,控制消减。至于这一瓶……”

    他十分神秘地笑了:“你们猜一猜,这个是什么?”

    马一岙不吃他这一套,皱着眉头说道:“别废话,赶紧说!”

    赖大不敢怠慢,赶紧说道:“这个叫做不老丸。”

    啊?

    听到这个,楚小兔的双眼都在冒光,说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长生不死药?

    我的呼吸也有些急促了,反而是马一岙十分淡定,等了赖大一眼,说别卖关子了,赶紧说。

    赖大赶忙解释道:“不是长生不死药,而是延缓衰老,重新焕发青春的丹丸,这东西据说是那家伙师父留下来的方子,通过噬心蜂蜂王浆来做主味,再加上他采补那些落花洞女之后的精血凝练而成,一颗服用,青春焕发,绝对是神奇得不能再神奇的东西了。”

    马一岙听了,夺了过来,打开瓶子一看,开口说道:“里面有十颗……我们一人三颗,剩下一颗——赏你了!”

    赖大听到,大喜过望,躬身唱诺:“谢谢老大,您真的是太敞亮了……”

    他跟着岳壮实不知道多少年头,哪里受过这待遇,当下也是心花怒放,反而是我有些疑虑,听到这是那些落花洞女的精血所炼,心中可怜,说这个,有啥好的,不要。

    楚小兔冲着我说道:“你脑子进水了啊,赶紧拿着,这样的好东西,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

    我还想多说什么,突然间,不远处传来一声兽吼。

    紧接着,那“嗷、嗷”的叫声由远而近,与此同时出现的,是我们脚下的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这是……

    我一开始有些发愣,随后脑海里浮现出了两种颜色。

    黑。

    白。

    天啊,我想起来了,那几头一直没有出现的食铁兽,终于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