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四十章 釜底抽薪
    这家伙,居然真的在。

    他以为我们占了便宜,就屁颠屁颠儿走了,没想到我们不但没有走,而且还杀到了他的老巢来。

    这事儿,让原本就被蛊毒折磨得难以招架的“山神老爷”岳壮实恼怒不堪。

    而马一岙完全没有太多和平共处的思想,在听到岳壮实的话语之后,没有任何犹豫,将瓶子里面的原浆抖落在了柴火上,然后一脚踹向了大门。

    他一边冲,一边喊道:“放火。”

    楚小兔早有准备,他这边一吩咐,立刻划开了火柴,让木柴堆里一扔,里面松叶枝桠等易燃之物腾然而起,快速蔓延起来。

    浓烟滚滚。

    砰!

    马一岙一脚踹开了山神庙的大门,随后一个铁板桥,身子陡然向后闪去。

    就在他下腰闪开的时候,一道物件,几乎是贴着他的身子落下,重重地射在了马一岙身后的青石板上。

    随后里面有黑压压的马蜂,朝着我们这边猛然扑来。

    嗡、嗡、嗡……

    狂蜂扑面,无惧浓烟,瞧见这一幕,我知道那个白衣男子也是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

    眼看着马一岙就要给蜂群吞没,我心急如焚,下一秒,一个大胆的想法从我的脑海里掠过,紧接着我再一次抽出了那根缠在腰间的软金索来。

    妖气灌入,此物迅速地变粗变长。

    我奋力往前冲,然后继续将修行而来的全部妖气,以及血脉之力,全部都灌注其中。

    软金索从没有一刻,如此时一般的粗大。

    它完全就是一个大棒子。

    足足有两米多长,碗口粗的软金索长棍,在这个时候停止了增长,然而停不下来的,是腾然而起的黑气,让整个空间都给笼罩住。

    当我挥出去的那一瞬间,连我自己都害怕了。

    这尼玛,是我发出来的妖气么?

    它,怎么就这么强?

    轰……

    气息蔓延,原本如同日本零式战斗机一般扑面而来的大马蜂,受惊一般,四散而开之后,没有一只,胆敢闯将进来。

    一千八百年前张飞怎么守的长坂坡,我就怎么守的山神庙。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软金索长棍散发出来的腾腾妖气,将所有大马蜂都给震慑住,不敢前进,而马一岙翻转过来,手伸向了身后的青石板上,哈哈大笑。

    他说得,今天的第一件战利品,到手了。

    我扭过头去,瞧见马一岙的手中,抓着一把展开的折扇。

    这折扇的扇骨皆是玉石,却宛如精钢一般坚硬,尖端处有机关,弹出锋利的尖刃,而扇面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构成,但上面书写的文字,却飘逸如二王之作。

    一个字,美。

    扇面之上,七个大字——本地山神,风公子。

    这是岳壮实的贴身之物,也是用来与我们交手的得意兵器,而此刻,他却慌不择乱,将这玩意给直接扔出来了。

    这代表着什么呢?

    我和马一岙对视一眼,眼中都涌现出了狂喜的表情来,紧接着马一岙没有再犹豫,而是朝着前方猛然扑去。

    我紧跟在了他的身后,冲进了山神庙中。

    一入庙中,奋力前行,进了大厅,便瞧见那周遭的墙壁之上,便有七彩光华浮动而出。

    口中嚼着那芦荟野草的我丝毫不受干扰,瞧见这房间里面,居然有三大坨的蜂巢,每一个蜂巢都连接到了七八米高的顶端儿去,又宽又大。

    它上下有些窄,而中间宽,如同纺锤一般。

    这样的每一个蜂巢,最细小的根部位置,都有七八人合抱一般的宽度。

    而此时此刻,蜂巢外围,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蜂子。

    这些蜂子与先前瞧见的马蜂不一样,反倒是与蜜蜂一般,只不过体型有些大,而尾部处,仿佛多了一环红色。

    这红色,如同鲜血一般鲜艳。

    我下意识地喊道:“这个是……”

    “这是噬心蜂的蜂巢,三窝,岳壮实那家伙就是控制了这三窝蜂巢的蜂后,才能够为所欲为的。只要掌握住了里面的三只蜂后,他的腿就断了一条,再也嚣张不起来了……”

    说话的人,却是半路投诚的赖大。

    这家伙提着一根湿淋淋的铁钎子进来,左右打量着,仿佛在找寻他的妖丹存放处。

    而当他一出现,角落里突然传来了一个尖细的嗓音:“赖大你个狗日的,你居然跟这帮土贼走到了一起?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都是阴谋,原来你们所有人,都背叛了我,死,我要你们全部都死掉……”

    原本打算潜藏着偷袭的岳壮实在听到赖大的出卖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疯狂地叫着,紧接着整个空间陡然一震,我感觉脚下一阵颤抖。

    马一岙也感受到了,冲着身后喊道:“小心。”

    轰……

    我们头上的屋顶在一瞬间垮塌下来,巨大的木头和砖瓦砸落下来,还站在门口处的楚小兔朝着门外猛然滚去,而身处其间的我们,却没有办法逃离。

    我感觉到头顶一暗,知道逃是逃不了了,只有朝着最近的一根柱子扑去。

    随后我舞起了手中长棍,将砸落在头上的东西给全数挑飞。

    但人力有时尽,无数的砖瓦跌落下来的时候,我还是顶不住,给直接盖在了瓦砾堆中去。

    好在那个时候,我已经抱着头,尽可能地蹲在了角落处。

    砰……

    一瞬间,我的后背给恶狠狠地砸中,一股说不出来的压力陡然生成。

    我后背疼痛欲裂,不过这事儿来得快,去得也快,几秒钟之后,压力骤减,我撑着手中长棍,猛然一捅,将压在我头顶上的瓦砾给掀开去。

    这个时候,整个山神庙的大殿都已经垮塌,三堆蜂巢也给压扁了去。

    当我艰难地从水瓦砾堆中爬出,却瞧见有两个人纠缠一处。

    而当我完全爬出瓦砾堆,走到上面来的时候,又有人加入。

    先前两人,是马一岙,与一身破烂的岳壮实,而后面的那人,却是楚小兔。

    她刚才没有被压倒,所以即使赶到。

    战斗十分激烈,不过从场面上来看,马一岙几乎对岳壮实形成了大优势的压制。

    从那家伙踉踉跄跄的身形来看,小虎在他身上留下来的长线蛇虺蛊毒,依旧存在着,这让对战并没有达成一个绝对的公平。

    而除此之外,岳壮实的左手还抓着一个布袋。

    正因为如此,使得那个一开始拥有碾压实力的岳壮实,此刻正在节节后退。

    而楚小兔的加入,变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家伙没有再与马一岙纠缠,而是扔下了手中的东西,然后在几秒钟之内显化出了本相,随后振翅高飞,朝着天空摇摇欲坠地逃去。

    这个时候,瞧见他的这状态,我很担心他飞到一半的时候,会坠落下来。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他并没有坠落,而是越飞越高,最后不见了踪影去。

    在此期间,我和马一岙都尝试着投掷石块,想要将他留下。

    但都没有成功。

    这个时候,我突然在想,倘若是阿水在的话,那一手追风箭,能不能将人给留下来?

    但那只是想象,对于这个能够张开翅膀飞走的家伙,我们终究还是束手无策。

    这让我的心中多少也有一些遗憾。

    而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他果然是中了毒,要不然怎么会这样?”

    我回头头来,看着赖大,眼神有些飘忽。

    赖大给我一瞧,浑身打了个冷颤,慌忙说道:“那个啥,别杀我,我跟你们是一伙儿的。”

    我心情有些浮躁,手持长棍,总想找个脑袋砸下去。

    而这个时候,一只手挨在了我的肩膀上,随后马一岙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这个家伙,还算识相,饶他一命。”

    我回头,看着马一岙,点了点头。

    赖大松了一口气,而马一岙继续说道:“岳壮实那家伙,就算是苟且着活下来,熬过了蛊毒发作,也形不成什么大气候了;而且,他还留下了这个,算是自断手脚吧。”

    他弯腰,拾起了布袋来,将其口子打开,我探头一看,却瞧见三团软绵绵的东西。

    这东西差不多有三个月的小孩儿大小,浑身软绵绵的,外貌很像是蜜蜂,但翅膀和爪子都退化了,只有那硕大的屁股,跟一玩偶抱枕一样,格外突出。

    我有些不确定地说道:“这个,就是蜂后?”

    马一岙点头,说对,噬心蜂蜂后,没有了这东西,那家伙完全使不出幺蛾子了。

    我有些犹豫,说那咱们,把它们给弄死?

    马一岙摇头,说这东西算是极为稀有的异种,千金难求,咱们分了,回头我跟你说有啥用。

    说罢,他看向了楚小兔,说你有啥东西装不?

    楚小兔摸出了一个圆溜溜的小圆球来,开口说道:“炼妖球。”

    马一岙豪爽地拎出一头来,扔给了楚小兔,然后又给了我一只,说道:“你也收好,东西不分好坏,人心才分,这一只蜂后,代表了一个族群,回头有大用场的。”

    三人分完了赃,马一岙又看向了被压垮的山神庙大殿,对我说道:“走,里面还有好货。”

    我问:“什么好货?”

    马一岙激动地说道:“蜂王浆啊,噬心蜂的蜂王浆不光能够提炼琼脂酿,用来入药,对修行者来说,也是极大的补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