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三十九章 狗腿投奔
    小虎也想跟我们一起去,他担心不跟着来,显得不义气。

    不过马一岙赋予他的责任也很重大,那就是照顾这一帮老弱病残,特别是小虎的心头肉蔡月娘,这使得他不得不硬着头皮撑住,目送我们离开。

    走了一段路,我看向了楚小兔,说前路危急,你何必陪我们一起赴难?

    楚小兔笑了,说你觉得咱们这是去赴难的?

    我说难道不是么?

    楚小兔看向了马一岙,说那谁,小马哥,咱们这是去送死么?

    马一岙笑了,说你觉得呢?

    楚小兔摇头,说不,我怎么觉得咱们这是去捡洋落呢?落花洞女在湘西这地方,由来已久,不知道有多少年的时间,甭管之前的事情是否与这岳壮实有关,就说此刻,那家伙老巢里的积蓄,必然是足够丰富的,若是搁在平日里,咱们别说摸过去,见都没办法见——咱们可说好了啊,马老大,见者有份,一会儿分赃,可得有我一份。

    马一岙大笑,说好,就凭你这见识,铁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说罢,他又回头,看向了我,说侯子,你去哪儿找来的小姐姐,就这见识,可比你强一百倍。

    我苦笑,这才将楚小兔的来历,跟马一岙说了一遍。

    随后我又给两人做了介绍。

    马一岙听完,点头说道:“原来是横塘老妖的人,难怪有这样的素质——横塘老妖虽然在湘中,但影响力还是很广的,关键是这个女人情商极高,做人做事都很有一套,谁也不得罪,混得倒也是风生水起。”

    他并不是极端派,对于夜行者的存在也保持着淡然的态度,只要不作恶,他就都拿来当平常人一般对待。

    而即便是横塘老妖这种游走于灰色边缘地带的人,他也是可以容忍的。

    反倒是楚小兔,在得知马一岙乃湘南奇侠王朝安的徒弟时,肃然起敬。

    她说:“我姥姥平日里心高气傲,眼界颇高,许多人都是瞧不起的,唯独王朝安老前辈,却终是赞不绝口,无论是他的师承出身,还是行事的作风,都是让人为之敬仰的,只可惜他的为人太过于方正,无法结交……”

    马一岙有些尴尬地笑:“家师平日里,的确是有些太过于……”

    两人聊着,心照不宣,没有继续。

    说话间,我们已经绕到了村子的后方来,在远处火海的映衬下,原本阴沉的道路,也变得柔和起来。

    而走到一段转坡口的时候,马一岙蹲在了路边,不知道在翻找着什么。

    我走过去,说怎么了?

    马一岙拔出了一株青色发黑、如同芦荟一般的植株来,对我说道:“嚼着,这玩意能够让你保持镇定和清醒,不至于给幻光石给迷住。”

    我接过来,打量着这肥厚的叶子,说什么是幻光石?

    旁边的楚小兔接过来,放进嘴里嚼,一边嚼,一边说道:“就是我们白天走过时,发出七彩光芒的东西,这玩意具有天然的放射性,如果被人合理运用的话,就会根据布置,扰乱人心,形成迷阵,也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

    她嚼着那芦荟一般肥厚的叶片,原本粉嫩如樱桃的小嘴开始染黑了,就如同拙劣电影里面的鬼怪装扮一般,有些难看。

    不过这个时候,一个大美女都不顾及形象,我自然也不敢啰嗦。

    还别说,这玩意有点儿像是薄荷叶,清清凉凉的。

    嚼过了那玩意,我一嘴都是黑糊糊的,吐出来的唾沫都跟墨水一样,但整个人却分外精神起来。

    随后马一岙带着我们往前走。

    他边走,边跟我们说道:“这岳壮实之所以能够自谓‘山神’,除了他本身的实力之外,还因为湘西特产、独有的一种蜂群——这种蜂群在苗语里面的意思叫做噬心蜂,这蜂群的主宰是蜂后,而其余的雄峰与工蜂,与蜂后的联系,远比其他蜂群要紧密得多,如同一体,生产的蜂王浆,又叫做琼脂酿,对于控制人的心神,有着绝佳效果……”

    除了琼脂酿之外,这儿还有一种特产,叫做痴情花。

    这是本地的叫法,至于它是否有科学的名字,马一岙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那岳壮实在外界找寻下手的未婚少女,就是通过那采了痴情花花粉的雄峰,经过秘制之后,去外界帮他播粉。

    而那被播过粉的未婚少女,就是现如今我们看到的落花洞女。

    好在这种经过特别炼制、甚至能附上岳壮实意识的雄峰,炼制的条件也极为苛刻,成品也不多,所以落花洞女的数量方才不多,没有让这家伙祸害太多的人。

    当然,每一个落花洞女也都是经过特别挑选的,必须符合许多严苛的条件才行。

    而岳壮实能够保持此刻的年轻与活力,正是靠吸取这些女子的精血而得来。

    他并不只是简单的吸阴补阳。

    这样的家伙,倘若给他苟延残喘下来,必将是一大祸害,所以即便是他中了小虎的长线蛇虺蛊,听上去好像命不久矣的样儿,但我们都还是不能放松的。

    得将这鬼地方捣毁了去,特别是岳壮实赖以立身的那几窝噬心蜂群。

    这样子,方才能够以绝后患。

    马一岙在这儿卧底多日,知道的东西很多,对于路也还算是熟悉,很快就带着我们越过了几道山梁。

    我们走过了白天的道路,前方突然间出现了一道弯儿,那里有一个深潭,深潭对面,是大片的花丛。

    即便是夜里,我们依旧能够感受到绚烂的色彩来。

    花香阵阵,而紧接着,我听到一阵古怪的声音。

    马一岙停下了脚步,侧耳倾听一番,然后开口说道:“出来吧。”

    他这一声不知道是对谁说的,前方空空荡荡,并无回响。

    马一岙却并不上当,冷冷说道:“你别躲在那儿观察了,实话告诉你,岳壮实那家伙已经给我们下了蛊,就算他身体强悍,能够挡得住蛊毒蔓延,但也不可能受得住这老巢了,你若是识相的话,让开一条路来,我留你一条性命,自己找个地方藏着;而你若是不识相,我就以游侠联盟的名义,把你了结,也算是为民除害吧。”

    他说得强硬,而没多一会儿,那水潭之中,浮现出了一个人来。

    那家伙五短身材,却正是先前离开的赖大。

    他长得很丑,满脸青春痘,有些凸起的双眼紧紧盯着我们,好一会儿,然后说道:“游侠联盟?”

    马一岙冷笑着说道:“怎么,不信?”

    赖大叹了一口气,说你们追了他五十多年,怎么还不放过他?

    马一岙说道:“做了恶事,还不知悔改,继续作恶,如何能够容得了他?”

    赖大指着远处被火焰照得透亮的半边天空,舔了舔嘴唇,说道:“你们放的火?”

    马一岙笑了,说怎地?

    赖大又说道:“他真的不行了?”

    马一岙不耐烦地说道:“他若是没事儿,我们会出现在这里么?废话少说,让,还是不让?”

    赖大瞧见马一岙的态度,赶忙解释道:“不,您别误会——我是想说,您这次去山神庙,是想要干嘛?想来您对那里,并不熟悉,要不要人带路?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说——那狗日的将我修炼出来的妖丹拿了去,没有那东西,我平日里只能显露本相,连凝聚人形都难以维持,所以我想说,若是我领你们过去,能不能帮我,把妖丹还我?”

    马一岙盯着他,说你跟着他,恐怕是没有少做恶事吧?

    赖大慌忙摇头,说您误会了,我只是一个老实人而已。

    他怕我们不信,赶忙说道:“当年我就是一砍柴的樵夫,老老实实,媳妇都没有娶,做啥都靠双手;后来给这家伙领上了路,帮他做个看门狗,还整日里被欺负,憋屈得很——我跟您讲,若说恨,没有人比我更讨厌他……”

    这家伙表着衷心,我在旁边冷眼旁边,脑子里却莫名想起了先前他在茶室里,与大嬢孃的对话。

    他,绝对没有自己形容的那般悲催。

    好在马一岙此刻也是用人之际,也不在乎对方是否说谎,考验了几句之后,点头说道:“带路。”

    得了承诺,那赖大高兴地转身,带着我们绕开了水潭,越过花丛往里。

    如此又走了数百米,突然间前方出现了一座庙宇来。

    这庙宇红墙黑瓦,显得无比庄严,而且几进几出的院子,十分气派。

    唯一让人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儿的,是里面的“嗡嗡”声。

    这声音未免也太过于密集了,让人听了,莫名就感觉有些头皮发麻。

    马一岙从怀里又摸出了一个大瓶子来,然后吩咐道:“找点儿干柴火来,我们弄点烟,把那些工蜂熏走。”

    楚小兔瞧见他手中的瓶子,笑着说道:“小马哥,你难道是机器猫不成?”

    马一岙扬了扬手,说这是从村子里拿到的浓缩蜂浆,这玩意粘稠,用来引火,最是方便。

    几人在门外拾着柴火,突然间屋子里传来一声厉喝。

    那岳壮实愤怒无比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你、你们,真的太过分了,要赶尽杀绝么?”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