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三十六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控制住了蔡月娘,正好理她很近,瞧见她眼眶里那白色多过于黑色的古怪瞳孔,以及里面流露出来的深深怨毒,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颤。

    说起来,我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而且自认为这段时间以来,什么场面都见过了。

    但是瞧见她这如同厉鬼附身了一般的模样,还是有点儿心寒、肝儿颤。

    不过我并不是吓大的,也懒得跟一个被人控制的女人计较。

    我抬起手来,重重地朝着她脖子处一拍。

    我以为蔡月娘能够再一次晕过去,如同之前一样。

    没想到她却仿佛只是给挠了挠痒一样,脖子僵硬地扭了过来,盯着我,然后缓缓低下头去。

    下一秒,她的右腿猛然抬起,屈膝,朝着我的裆部顶来。

    我没有预料到这女人竟然如此难缠,给一下子顶到了实处,一股难以言叙的剧痛,充斥了我整个脑海。

    啊……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蹲坐在了泥地里面去,紧接着这女人转身就朝着村子的方向逃开。

    这个时候,大家再也顾不得许多,落在队伍最后面的楚小兔一个跃身就抓住了蔡月娘,将她扑倒在了水田泥地里。

    污浊的泥巴和水,将月娘鲜红色的嫁衣弄得一片污秽。

    但是她仿佛中了邪一样,突然间就力大无穷起来,猛然一挣扎,居然将楚小兔整个儿都给甩飞了几米之外去。

    她继续要跑,却又给小虎给扑倒了。

    这会儿小虎已经从衣服上撕扯出了一片布条,将脖子处的伤口绑住,防止流血不止,随后死死压住了月娘,不让她挣脱。

    走在最前面的马一岙瞧见,大声喊道:“别管她了,我们得赶紧走,再迟了的话,给那家伙追上,谁都逃不掉。”

    我感觉身后那村子的大火越烧越旺,仿佛将整个天空都给映红,心中也慌。

    我喊了小虎一声:“小虎,别管她了?”

    小虎将拼命挣扎的月娘死死按住,然后抬起头来,红着眼睛说道:“我说过,不把她救回去,我就算是活着,又有何用?”

    这个痴情种,真的是……

    我有点儿无语了,叫上楚小兔:“走,去把她绑住,我们拖着走。”

    楚小兔点头,在那水田之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一道光华从远处的火海之中倏然飞来。

    紧接着天空之上,传来一声清冷的厉喝:“放开我的新娘,你们这帮蝼蚁……”

    轰!

    一声巨响,我感觉一股冲击力从前方陡然出现,然后朝着这边冲来。

    倘若不是我稳住了身子,差点儿就要给吹得翻滚了去。

    那光芒落地,泥水飞溅,小虎整个人腾空而起,落到了十米之外。

    那个白衣男子居然从村子里赶到了这儿来,他站在水田之中,泥水没过小腿,而上身的白色长袍,在这满是泥巴的水田之中,居然一点儿都没有沾到。

    他气布全身,将所有的污秽都给屏蔽开了去。

    感受到了他的到来,原本疯狂得如同野狗一般的蔡月娘在一瞬间变得温柔无比。

    满身泥污的她从那水田之中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一脸迷醉地抱住了白衣男子,深深吸着对方身上的气味,然后呻吟着说道:“郎君,郎君,我的神,你终于来了……”

    那一刻,她幸福得就像是碰见了棒子爱豆的脑残粉。

    她沉醉在遇见白马王子的幸福之中,然而被她紧紧相拥的白衣男子却显得很不自在。

    他有洁癖。

    这男人伸出了手来,将在水田之中翻来滚去、如同泥猴儿一般的月娘推开。

    月娘如同快要溺死的人,抱着救命稻草一样,男人也是费了很大的劲儿,才将人给分开,也许是用力过度,让月娘有些错愕。

    她就像是小兔子一样,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心目中的如意郎君,不知所措。

    而白衣男子看着自己一身的污秽,整个人都气得颤抖。

    他盯着站在田埂上,神清气爽、全身整洁的马一岙,伸出手,指着那个虽然不帅,魅力却不输于他的男人,愤恨无比地说道:“原来是你在背后捣鬼?”

    马一岙先前着急离开,匆匆忙忙,甚至想让我们放弃蔡月娘。

    然而在瞧见没办法走的时候,他却反而沉下了心来,微微一笑,说道:“对呀,是我。”

    白衣男子有些难以置信,说为什么你能够清醒,不受琼脂酿的控制?

    马一岙冷笑,说我既来此,自有准备。你的这琼脂酿的确是种罕见之物,居然能够控制住人的思想,清除记忆,不过我一来早有准备,在口中含了高地棉花吸收,让身体减少摄入,又及时在这村子附近找到了对应的草药缓解——正所谓“万物相生相克,蛇咬十步之内,必有解药”,我不但给自己解除了控制,还帮着村子里的大部分男人,都摆脱了。

    白衣男子咬着牙,说女人呢,那帮婆娘呢?

    马一岙神秘一笑,然后说道:“你觉得呢?”

    白衣男子恨声说道:“果然,我就感觉到不对劲儿,原来是你在捣鬼——小子,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他愤愤骂着,突然改口:“啊,不,我不能让你就这么轻松地死去,我要折磨你,我要把你丢到虫窟之中,让你日夜受惊虫噬蛇咬,日日痛哭,夜夜哀嚎,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知道你惹了谁么?你惹的,可是本地的山神老爷!!!”

    他狠毒地说着,旁边一脸迷恋的月娘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

    这个神,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听错了么?

    马一岙听到,一脸古怪地笑容,说你当真以为我这几日什么事情都没有干么?狗屁山神,哼,当初不过就是一破落户,给人四处追杀逃窜,最后落到了这山沟沟里来,凭借着些下九流的手段和幻术,四处照样撞骗,又得到了些宝器,才敢这么肆意妄为,采阴补阳,吸食精血,换得今时今日的一副少年皮囊而已——我这么说,没错吧,夺命马蜂岳壮实?

    岳壮实?

    听到这么一个通俗的名字,再联系到对方那丰神如玉、貌若潘安的容颜,我顿时就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楚小兔也是乐不可支,因为这样的名字,实在是有着太大的方差了。

    而那白衣男子听到,却如同给人扒光了衣服一般,面红耳赤,青筋浮现,怒声吼道:“我要杀了你们,所有人。”

    他将身边的月娘猛然一推,紧接着手中的折扇一抖,扇骨之上,却有锋利的尖刺浮现。

    他足尖轻踩,人腾空而起,落向了马一岙去。

    这个家伙身轻如燕,居然能够凭空飞起。

    白衣男子岳壮实气势如虹,马一岙不敢硬拼,就地一滚,离开了他的斩杀。

    随后两人在方寸之间交手数个回合,却瞧见马一岙从怀里摸出了两个瓶子来,往前一扔。

    白衣男子右手之中的折扇一转,然后朝着前方猛然斩去。

    哐啷……

    一声脆响,那两个瓶子都炸开,里面有液体飞出。

    而就在这个时候,马一岙的手中甩出一物,却是一张黄符纸,纸在半空之中,无火自燃,然后与那液体接触,瞬间就扩散,将整个空间都给弄得明亮如白昼。

    烈火焚身。

    那瓶子里面装着的,是汽油么?

    我有些惊叹,没有想到马一岙居然会这般“阴险”,而同样没有想到的,还有那白衣公子。

    他完全没有想到马一岙会这般没有节操,上手居然用火攻,猝不及防之下,身上被那液体沾染,火焰在一瞬间就将他给吞没了去。

    我眼看着这家伙给火吞没,心头狂喜,不过却不敢放松,提棍而上。

    果然,被火灼烧的白衣男子越发愤怒,猛然抬手,几道黑色之物就朝着马一岙刚才站立的地方射去。

    这是暗器。

    马一岙很有自知之明,晓得那家伙一旦发狂,他也扛不住,所以在动手之后,立刻就撤退。

    不过还是有暗器飞向他的面门,却给我挥棒挡住。

    我一根长棍,护住马一岙和其余人,而那白衣男子在着火之后,也顾不得自己的洁癖了,直接在烂泥水田中翻滚着。

    不过也不知道马一岙的那液体到底是什么东西,那家伙不管怎么翻滚,都没有能够把火浇熄灭。

    眼看着这个白衣男子就要给马一岙投机取巧地烧死,突然间,那家伙居然倒伏在水田之中,一动也不动。

    这样的寂静让我心惊,不过还是下意识地往前靠近。

    我想看看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然而就在我往前走了几步,我身后的马一岙大声叫道:“侯子,别上。”

    我停住了脚步,却感觉到身后不对劲儿,扭头过去,瞧见原本被火烧得不成模样的白衣男子竟然光着身子,出现在了马一岙的旁边。

    他手中折扇,朝着马一岙的脖子处猛然斩去。

    他的脸上,满是鲜血和燎泡,在这一瞬间,显得是如此的狰狞和恐怖。

    马一岙完全没有察觉。

    而与此同时,小虎却是腾空而起,朝着那家伙挥手扑去。

    时间在那一瞬间,再次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