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三十五章 最佳演员
    我们下午的时候,的确是有了一些布置,但只是在撤退的路线上做了手脚,并没有能力弄出这么大的场面来。

    这个村子毕竟人多眼杂,我们人生地不熟,能够做的,也很有限。

    然而此时此刻,赤色高扬的火焰仿佛在一瞬间笼罩天空,浓烟滚滚,到处都是火焰。

    大火烧天。

    呆贵村本来就是以木头和竹子为材质的结构主体,此刻火焰一起,将我们所有人都给陷入到了一片火海之中去。

    原本胜券在握,宛如谪仙一般的白衣男子在火焰腾起的一瞬间,波澜不惊的脸色终于变了。

    他一脸惊恐地望着周围腾然而起的火海,激动地大声骂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你们所有人,都不想活了么?”

    我这时方才发现,他的声音在焦急之时,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温柔和悦耳。

    反而,像是太监一般尖细。

    而他那些遮蔽村子当空的杀人蜂,被热浪逼迫和浓烟卷席之后,却是一散而开。

    它们不再聚集。

    白衣男子火冒三丈,终于没有再顾得上风度,将手中的折扇猛然一展,厉声骂道:“蝼蚁,蝼蚁,去死,去死……”

    这状态,哪里还有刚才那浊世佳公子、谪仙落凡尘的模样。

    简直就是一骂街泼妇来着。

    不过暴怒之下的白衣男子,还是十分恐怖的,那折扇挥舞,却有阵阵罡风扑面,宛如风刃一般。

    我挥舞手中长棍,奋力抵挡,却感觉左右受困,难以支撑。

    那家伙身子一转,却是出现在了我的左边,猛然一脚踹来,我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给一脚踹飞,落到了不远处的花丛之中去。

    就那一下,我感觉整个内脏都要移位,当下也是胸口一闷,喉头一甜,一大口的鲜血就喷了出来。

    白衣男子犹未解气,没等我落地,就如同饿狼一般猛扑而来。

    我在空中无法用力,心想坏了。

    老子要折腾在这里了么?

    就在我无计可施之时,没曾想半路突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来,抓着一根燃着烈焰的房梁,朝着那白衣男子猛然砸来。

    白衣男子对于火焰这种东西,似乎有着天然的畏惧,望见这么一大团的火焰挥来,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而这个时候,一只柔嫩的小手拉着我的胳膊,开口喊道:“走啊!”

    来人却是楚小兔。

    她将我连拖带拽,拉着我往前方的一条小道走去。

    我感觉身后有人正在与白衣男子对抗,下意识地扭头,却瞧见一个身型削瘦的高个儿男子,正抱着一根着火的房梁,奋力挥动呢。

    他显然是知道白衣男子的弱点,一边挥动,一边将旁边建筑的火焰拨动过来,将整个空地弄得一片火星飞扬。

    人间地狱。

    我一边往小道边儿退去,一边打量那背影,整个人在那一瞬间,处于了一种极度的激动之中。

    这个背影,我简直是太熟悉了。

    马一岙。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并没有受控制。

    他应该是潜伏在这鬼地方,探寻肥花的下落,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他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作这样的布置。

    也使得呆贵村在一瞬之间,就变成了火海。

    说到演技,前面那一拨人都他妈的是渣渣,我这哥们,才是真正奥斯卡级别的大拿啊。

    我往后撤退,还有点儿担心马一岙,却不曾想马一岙且战且退,来到了一处草垛前。

    我们的周围到处都是火海,这里居然什么都没有,而就在白衣男子准备冲将上来之时,马一岙手中的房梁猛然一戳,那草垛子瞬间燃烧,将整个空间照亮。

    下一秒,马一岙用手中的梁木一挑,将草垛子的火弄得到处都是。

    随后他将手中的木头一扔,转身就朝着我们跑了过来。

    他跑得很快,一下子就追上了我们,然后对我们喊道:“那里,从那里走。”

    他在这村子待得有段时日了,而且一直在策划烈焰烧村,所以哪条路好走,哪条路不行,都是门儿清,我没有多想,跟着他前行。

    我们转过两个弯口,却瞧见小虎背着月娘,从右边不远处的一堵土墙上跳了下来。

    我瞧见了,赶忙喊道:“这边。”

    小虎瞧见,赶忙跟了过来,我招呼道:“怎么样了?”

    小虎一脸自责,说被咬了,先用药压住,不过她失心疯了,非要跟我纠缠,说要跟那妖怪洞房,说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给我打晕过去之后,才停止了呱噪。

    我瞧见身后一片火海,那白衣男子没有追来,赶忙问前面的马一岙,说你怎么回事?

    马一岙在前边儿带路,听到我的询问,不由得苦笑起来:“我给人骗了,确定了那人不是肥花之后,本来准备悄不作声地离开,结果你们又跑了过来——这帮落花洞女盯得我挺紧的,我不敢跟你们联系,只有背地里活动,没曾想还是出了岔子。”

    我说你装的?你怎么能够取信于那帮老娘们儿呢?

    马一岙说大概是她们太过于自信了吧?

    井底之蛙?

    我没有再多说,因为此时此刻,我们七绕八绕,已经跑出了村子,来到了村边儿的稻田前。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离开了呆贵村。

    大家伙儿来到水田边,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来。

    这一番匆忙奔走,大家玩命儿地跑,都有一些疲惫了,特别是我,临走前给那白衣男子结结实实地踹了一脚,即便是身体还算结实,但还是有一些扛不住了。

    停下脚步之后,我直感觉气血奔涌,胸口郁结不化,干咳了两下,结果又吐出了一大坨的黑色鲜血来。

    马一岙和楚小兔瞧见我这样,赶忙上前来。

    楚小兔是干着急,而马一岙则精通医术,给我把了一下脉之后,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瓷瓶来,对我说道:“里面是特制的枇杷糖浆,你喝了。”

    我接过来,将信将疑,说有用么?

    马一岙耸了耸肩膀,说我不知道,是从这坨弄寨的药房里面找到的,应该是好货吧?

    坨弄寨?

    我一边服下,一边说这里不是叫做呆贵村么?

    马一岙笑了,说那帮婆娘说的这些,你还真的信了?这儿其实就是当年的坨弄寨子,他们说的山后那坨弄死地,其实也是之前坨弄寨的一部分,现在被那马蜂王盘踞,弄了一个巨型的蜂巢——还好你们今天反应及时,要是真的到了他的蜂巢,到时候可就跑也跑不掉了。

    小虎在旁边疑惑地说道:“不是说蜂群的主心骨都是蜂后么?这家伙怎么是个男的?”

    马一岙忍不住笑了,说你还真以为他是马蜂成精啊?这家伙也是个夜行者,估计是觉醒了血脉,凭借着血脉的力量驯服这几窝蜂群,不断炼制调教,才成了现在的气候……

    小虎点头,说原来如此。

    我感觉好受许多,想起肥花,问道:“你找到肥花了么?刚才怎么又说人不是她,这里是一个圈套?”

    马一岙说也不能这么说,那女人的确是亥猪一族,与肥花很像,不过终究不是,我不确定是发财张那边出了问题,还是别的,这个不谈——这个故弄玄虚的风公子很厉害,咱们别跟他正面冲突,得赶紧走。

    楚小兔问道:“他属于妖王呢,还是大妖?”

    马一岙听到,愣了一下,说什么?

    楚小兔说你不知道对于夜行者的评论体系么?生妖、信妖、大妖、妖王和洪荒大妖……

    马一岙这才回过神来,说道:“这个啊,很久之前的说法了——这么说吧,我觉得呢,这个人的境界和血脉觉醒程度,大概也就介于信妖和大妖之间,但如果是在这儿,天时地利人和之下,的确也有妖王的实力和水准……”

    楚小兔听了,有些惊讶,说这什么情况,这家伙实力的上限和下限,相差得这么大么?

    马一岙领着我们从水田的田埂上走。

    他一边快步走着,一边解释道:“这个事儿,怎么讲呢?这个人与人正面冲突的实力其实一般,但他非常善于利用人心,而且手段十分恐怖,对于控制和奴役等法门都有独特见解……”

    他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我身后的小虎一声惨叫,竟然摔到了旁边的水田里去。

    我回过头来,瞧见竟然是那月娘醒了,双手掐着小虎,然后张开嘴巴去,一口咬在了小虎的脖子上。

    这可不是小情侣的打打闹闹,她是真的下得去嘴。

    瞧那狠劲儿,仿佛要撕扯下一块皮肉来才会甘心。

    我顾不得水田泥泞,跳了下去,掐着月娘的脖子,然后按住了她的嘴巴,将她的牙齿顶住,让她无法用力,随后拉到了一边,摁在水田里去。

    我算是发了狠,而小虎给咬着脖子,使劲儿捂住了伤口,对我喊道:“你别闷死她。”

    我说这样的傻比,留着过年呢?

    小虎大喊道:“她是被蛊惑的,她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呢……”

    我无奈,将人放开,那月娘从泥巴田里挣脱出来。

    她新娘妆化了,披头散发,厉声骂道:“你们胆敢冒犯神灵,这是大不敬,都得死,你们——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