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三十三章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在那一瞬间,整个昏暗的村庄光芒大放。

    七彩光芒,赤、橙、黄、绿、青、蓝、紫,笼罩而下,落在了场间每一个人的脸上。

    原本脸色各种阴郁的落花洞女们,这些看上去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们顿时就疯狂起来。

    她们“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地,高举双手,激动地大声呼喊道:“郎君,郎君,我的爱人……”

    就连那看上去如同枯树皮一般阴沉的大嬢孃,这老妪放开了赖大,冲着光芒落下来的地方冲去,大声喊道:“郎君,你来了!”

    疯了。

    我瞧见这些落花洞女状若疯狂的表现,忍不住嗤之以鼻。

    不过就是一夜行者而已,披着个“山神”的帽子,弄点儿戏弄人心的招数,你们居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自己长什么模样,心里没点儿逼数么?

    你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现在都还没有弄明白?

    我心中冷笑着,却发现那一阵黑云消散,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身影,从半空之中缓缓落下。

    那状态,仿佛如同谪仙落下凡尘一般。

    无论是气度,还是风姿,即便是没有露面,都让人为之震撼。

    果然……

    我心头有些惊讶,而不远处站立在场的赖大在瞧见那人落地之后,也不情不愿地半跪在了地上去。

    积威甚重。

    这个赖大表面上看起来粗豪放荡,桀骜不逊,然而当这位风公子,山神老爷从天空之上徐徐落下之时,终究还是将自己心头所有的孤傲都给收敛了起来。

    他半跪在了地上,低着头,表示臣服。

    从这一点上来看,那个风公子还真的是让人畏惧,不管多么厉害的人,终究还是不敢招惹他。

    他,到底什么模样?

    那人一落地,我心里就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好奇心,想要打量清楚,然而从我这边过去,只能够看到侧面。

    但也仅仅只是这么一点儿侧面,我就能够感觉得出来,这应该是我有限的人生里面,瞧见过的,最帅的男人。

    他简直就像是少女美梦之中走出来的男子,有着一种近乎于完美的形象。

    从我的角度望去,他那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似乎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我的天!

    这样的人物,再配上“风公子”的名号,怎么着都不觉得有多突兀。

    我下意识地扭头,瞧见身旁的楚小兔双眼迷离,里面仿佛有小星星冒出来,整个人的脸儿如蒙上了红布一样,呼吸急促,身子忍不住地前倾。

    她想要更靠近那个散发着迷人气息的男人,哪怕是一点点。

    我赶忙拽住她,将她往后拉。

    楚小兔下意识地想要反抗,我赶忙附在了她的耳边,低声说道:“犯什么花痴?这人就跟吸血鬼一样,跟你来一发,你也变得七老八十,你愿意?”

    楚小兔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红唇,呢喃说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话儿听得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

    好在她也只是这么一说,此刻已经从那绝世美男的美色之中挣脱了出来。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将身子伏低下来。

    那白衣男子落地之后,环顾一周,然后看向了激动得难以自已的大嬢孃,满脸柔情地说道:“爱妃,好久不见了。”

    那在我眼中心机深沉的大嬢孃,如同小女孩一般扑了过去。

    她不敢去抱住心中的神,甚至都不敢用自己的身子玷污对方,而是趴在了白衣男子的脚下,用额头去触碰对方的皂色布鞋。

    她激动地直颤抖:“秀秀、秀秀想您,日日想,夜夜想,想得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白衣男子伸出修长灵动的手指来,抚摸着大嬢孃满头的白发,说嗯,我知道的,知道的。

    其余十来个老妇人都如同犬类一般,趴到在了白衣男子的跟前,倾诉着心中的思念。

    男子十分温柔地跟每一个人聊着,笑容恬淡如水。

    他记得这里每一个人的名字,甚至还调笑一二,让那女人激动得都快要疯过去。

    如果这些老妇人变成美少女的话,画面是相当温馨的。

    但是一帮满脸皱纹,老眼昏花、满头白发的老太时,那场面还真的是相当违和,让人觉得着实是太古怪了。

    女人们都疯了,而男人们则都如同木桩一般矗立着,面目僵直。

    马一岙在坪子的边缘处,头低着,看不到脸。

    唯独只有一人,胆敢抬头看着那白衣男子,那便是赖大。

    而从我的这个角度来看,虽然觉得那白衣男子的笑容如沐春风,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上面的原因,莫名觉得一阵虚假。

    他的眉目之间,其实是有着难以掩饰的不耐烦。

    事实上,任谁需要面对着这么一帮老婆子,还得当做情人一样对待,估计心理都有一些不太高兴。

    但他却演得很好。

    这演技,就算不是奥斯卡级别的,至少也是金鸡百花奖吧?

    应付完了一大帮的女人之后,白衣男子终于抽出点儿空来,看向了旁边的赖大,然后平静地问道:“赖将军,事情处理好了么?”

    赖大原本挺有性格的一人,此刻居然慌忙抱拳拱手,说属下该死,花了大半天时间,还是没有找到人。

    “嗯?”

    白衣男子的眉头一掀,冷意一下子就浮现出来,随后他平静地盯着赖大,眼神清冷,像初冬的雪水。

    好一会儿之后,他方才缓缓说道:“既如此?还不快去找?”

    赖大不敢有任何解释,赶忙起身,说是。

    说罢,他转身欲走,然而那白衣男子却淡淡说道:“且慢。”

    赖大转过身来,却听到白衣男子的声音如同寒冬进入了初春一般,温软了许多:“跟你开玩笑的,要找人,明日去便可,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你留在这儿,喝杯喜酒,再走也不迟。”

    赖大听完,紧绷的身子终于放松了不少。

    不过他不敢继续停留,躬身到地,说道:“我辜负了山神老爷的嘱托,我该死,今天不找到人,我就不回来了。”

    白衣男子听了,脸色越发温和。

    他平静说道:“难得你有这份心思,那好吧,秀秀……”

    他挥手,那大嬢孃赶忙上前来,恭敬地问道:“郎君,怎么了?”

    白衣男子扬手说道:“去拿壶酒,和两个杯子来,我跟赖大喝一杯,让他也沾沾喜气。”

    大嬢孃听了,赶忙跑到最近的八仙桌上,拿了酒和杯子,递给两人之后,如同最温柔的少女一般,给两人斟满。

    白衣男子举杯,温言说道:“故人南台旧,一别如弦矢。今朝会荆峦,斗酒相宴喜。为余出新什,笑抃随伸纸。晔若观五色,欢然臻四美——赖将军,你为我镇守山门,奔波忙碌,挡住俗人,劳苦功高,没有你,便没有坨弄的悠闲,这杯酒,我敬你。”

    赖大赶忙举杯,小心翼翼地用杯口碰了一下白衣男子的杯身,然后激动地说道:“您客气,你客气。”

    他斟酌了一下词语,又说道:“我是个粗人,不会说话,老爷,我对你是忠心耿耿,您指东我不敢往西,您让我打狗我不敢撵鸡,有什么事,您吩咐一声就是了。”

    说罢,他一口饮尽。

    白衣男子那如同少年人一般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蛋微微舒展,笑着说道:“好,好,赖将军是个实诚人物,我没看错。”

    他仅仅用嘴唇沾了沾酒杯,便将杯子拿开。

    赖大不敢再作停留,再次躬身之后,转身离开。

    白衣男子笑吟吟地看着赖大离去之后,然后回过头来,问大嬢孃:“秀秀,新娘子呢?”

    大嬢孃脸上浮现出几分嫉妒之色,随即收敛,指着闺红阁说道:“在那儿呢,是个美人,年纪小,身子嫩,知道今天是好日子,兴奋得坐不住,好几次都想去找您了……”

    “哈、哈、哈……”

    白衣男子得意地笑了起来,随即说道:“情花蜂向来挑剔无比,它们布花粉的对象,必然是精选而出的;我对我的孩子们,向来都是信任的。”

    大嬢孃问道:“您需要现在过去么?”

    白衣男子洒然说道:“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大喜之日,若不饮酒,少了几分雅致,来来来,我们先饮酒,等月上眉梢,再将美人抱于窗前,月光如水,美人如玉,少女娇羞,峰峦叠嶂,方才是最妙的时刻……”

    大嬢孃涎着脸,说是,是的哟。

    一众老太婆陪着白衣男子,在主桌前坐下,旁边的男子有的吹着芦笙,有人添酒添菜,倒也十分热闹。

    如此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不知道怎么回事,那黑云“嗡”的一声散去,却是无数蜜蜂离散,随后白衣男子看着头顶洒落的白月光,大笑道:“碧玉当年未破瓜,学成歌舞入侯家,今时今日,良辰美景,正好……”

    他大步朝着斜对面的闺红阁走去。

    眼看着他走上了木台阶,伸手摸向门环时,我的心脏几乎都停止了跳动。

    而仿佛有所感应一般,白衣男子的手伸到了一半时,也停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