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三十一章 妖分五种
    《红楼梦》中对于小辣椒凤姐儿的描述,叫做“先闻其声,后见其人”,那言语之间,就将人物的性格甚至容貌都勾勒了出来,而我半蹲在那吊脚楼下方的阴暗潮湿处,虽然瞧不见上面的情形,却依旧能够感觉得出这个男人的大概性格来。

    粗豪,奔放,无所顾忌。

    作为除了我们这些新来者之外,呆贵村中唯一能够保持清醒的男人,他对大嬢孃这一帮落花洞女,完全没有一点儿敬意。

    不但如此,他开口就提条件,而根据他的形容,那个长腿大胸、前凸后翘的女人,估计就是我身边的楚小兔了。

    我下意识地朝着旁边望去,却见楚小兔正好也望了过来。

    她恶狠狠地剐了我一眼,显然是想要将那恶气,撒在我的头上来。

    我没有敢跟楚小兔交流,继续耐着性子听。

    这位自称“老赖”的家伙先声夺人,那大嬢孃仿佛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招呼他道:“赖公子你来了?来,坐,坐,尝尝我这儿的茶叶不?今年的新茶,黄金茶,提神醒脑,非常不错的……”

    老赖不耐烦地说道:“去去去,什么狗屁黄金茶,一堆树叶梗子,又苦又涩,难喝死了。你要真有心,就弄点山板栗炖小鸡仔、炸蚕蛹来吃——那个壮阳!”

    大嬢孃笑了,说行,你想吃,晚上就给你整。

    老赖说道:“我想跟你讲,那个大屁股的女人,你别告诉山神老爷,让我先玩几天——你答应我了,我现在就去把人给逮回来,行不?”

    大嬢孃有些尴尬,笑着说道:“这个,这个……我们都是风公子的女人,哪里敢瞒他?”

    老赖说那行,你们自己弄,我回我的清水溪去睡觉。

    他作势欲走,屋子里的女人都急了,那大嬢孃赶紧去过去拉着人,妥协道:“这样,这样,就当这件事情我不知道,可以么?”

    老赖说:“果真?我也不要你们干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就好了?”

    他美滋滋地离开,当脚步声走远的时候,原本死一样宁静的茶室,突然有人冷冷说道:“这个赖大,敢对神不敬,而且还觊觎神的女人,简直是不要命了。”

    大嬢孃冷笑了一声,声音显得格外阴柔:“他自以为修行多年,翅膀都硬了,不怕风公子了。”

    前面那女人愤愤不平地说道:“左右不过是一守门的癞蛤蟆而已,他有什么可得意的?倘若不是有风公子罩着,他早就给人三刀六洞,死无葬身之地了,哼!”

    大嬢孃说道:“他怎么作死,这个我们管不着,风公子自有论调。”

    啪、啪……

    她说到这儿,拍了拍手,然后说道:“各位,注意了,那三个迷路的小鬼头,自有赖大去处理解决,而我们这帮女人需要做的,就是赶紧把今天的婚礼场面给张罗起来,保证风公子开心,不能让他扫兴,才是我们为之奉献一生的事业,知道么?”

    茶室里面的所有女人都大声喊道:“是!”

    这一句话,倒是出自于真心。

    大嬢孃吩咐,说都动起来,每个人都知道该做些什么吧?张灯结彩,布置新房,还有教新娘子今天夜里如何服侍风公子——对了,这件事情我亲自跟她说。我丑话可说在前头,谁要是给我掉秧子,回头就把你扔进虫窟里面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番敲打之后,众人都各自忙碌起来,脚步声凌乱,而没多时,大嬢孃也离开了茶室。

    原本热闹的茶室,一下子就变得安静许多。

    我和楚小兔蹲在半米高的楼底之下,耐心地等待了许多,随后由楚小兔去探了一会路,趁着没人注意,两人又往村子外面溜去。

    眼看着我们就要离开村子,突然间一个无人居住的屋子里,探出了一个脑袋来。

    我余光瞥见,下意识地将手往腰间摸去。

    就在我准备猛虎疾扑的时候,那人开口喊道:“进这里来。”

    我这才发现,那人居然就是小虎。

    他没有在村外,而是也同样摸进了村子里面来。

    我和楚小兔摸进了屋子里,这里面空空荡荡,一股灰尘,应该是很久都没有人居住了。

    我一进屋,小虎就劈头盖脸问道:“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我有点儿不高兴了,说不是让你在村外面等着么,你为什么还要进来?要万一给人抓到了,那可怎么办?

    小虎被我训了,却没有之前的桀骜,低头说道:“你让我作的布置,我弄得差不多了,瞧见你们还没有来,就摸进来了——她们这儿好像是有什么事,张灯结彩的,四处忙碌,反倒是放松了警惕……”

    我没有继续说他,而是将刚才在楼底下听到的一切,跟他谈及。

    听完我的讲述,小虎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你是说,我们进沟里来时,遇到的那头大蛤蟆,居然是个妖怪,现在显化人形来了?”

    我纠正道:“不是妖怪,是夜行者,他是个能够化形的夜行者。”

    楚小兔在旁边说道:“这样说来,那个所谓的山神老爷,也就是风公子,应该也是一个夜行者,而且还是一个活着不知道多少年的妖王。”

    小虎有些不太懂,说妖王?什么是妖王?

    楚小兔看着我们,说你们不懂?

    我也问道:“我半路出家,不太懂这里面的说道,你来说说看。”

    楚小兔叹了一口气,说其实吧,这个也是人类最先提出来的。一般来讲,刚刚基因觉醒,获得了超出寻常人力量和速度,并且懂得行气小手段的夜行者呢,被称之为“生妖”,又叫做“小妖”;已然成型,稳定下来,并且能够有修行手段的寻常夜行者,被称之为“平妖”,或者“信妖”;而对于那些声名远播,名头大盛,又或者从山川野泽之中走出来的厉害角色,便称之为“大妖”;再往上……

    我眉头一跳,说那便是妖王?

    楚小兔点头,说那些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声震八方的领袖人物,方才能够称之为“妖王”;而最后一种,比妖王还要厉害无数倍的,则是“洪荒大妖”、“远古大妖”,至于这种,都是活在传说之中的存在了。

    听到楚小兔这般一说,再结合我之前从马一岙那边听来的信息,我对于整个夜行者实力板块,终于有了一种清晰的印象。

    此时此刻的我,算起来,居然还是最低级的生妖。

    生瓜蛋子来着。

    我说这种系统的评定,有什么讲究,或者来历么?

    楚小兔说最开始的时候,其实是没有的,江湖嘛,讲究的是名声,而不是这个科举职称一样的东西;不过后来在清朝中叶的时候,有一个人类联盟,根据对抗夜行者的难度,划分出了这么五个分明的等级之后,一下子就流行起来了。

    我眼皮跳了一下,说你讲的这个,是游侠联盟?

    楚小兔点头,说对,就叫这个名字——一开始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都笑了,好奇怪的名字,不过后来姥姥告诉我,在七八十年前,这个组织风起云涌,横行一时,不知道有多少夜行者听了闻风丧胆,吓得瑟瑟发抖呢。

    小虎这时插嘴说道:“我家的祖上,也是游侠联盟的。”

    我不想多扯什么,问道:“你觉得,那个幕后黑手,也就是那个风公子,有妖王级别的实力么?”

    瞧见我这般认真,楚小兔犹豫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不知道,从这家伙的猥琐程度上来看,或许并没有,估计也就比大妖强一些,不然外界不可能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声。”

    小虎一脸执着,说不管它是什么大妖呢,还是妖王,我都不管,它敢打月娘的主意,我就跟它拼死。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揉了揉发涩的太阳穴。

    好一会儿,我睁开了眼睛,然后说道:“所谓的难度等级划分,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提醒而已;事实上,夜行者也是人,也有缺点,也有短处——我就曾经遇到过一头洪荒大妖,但那又怎么样,我还不是活着在你们面前,活蹦乱跳了么?”

    啊?

    两人听到,都是一脸惊诧,楚小兔盯着我,说你怕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平静地看着她,然后说道:“你可曾听说过霸下?”

    楚小兔点头,说听过,龙之第六子。

    我伸出了右手来,掌心处的绿光有如活过来一般,泛着灵动的光芒,楚小兔瞧见了,咽了咽口水,然后对我说道:“算你厉害。”

    我故意装了一个逼,是为了给大家对抗敌人的信心。

    而落到实处,我却看向了小虎。

    我看着这个少年,问道:“你的祖上,既然是游侠联盟的,那有没有什么降妖除魔的蛊毒和手段,可以拿出来?”

    小虎低着头,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抬头看着我,说道:“有,还真有一个。”

    说罢,他张开了嘴巴。

    这少年郎的舌头一翻,从舌苔之下,爬出来一条黑红色的小爬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