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二十九章 迷阵脱身
    这是一件很让人惊悚的事情。

    当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死去的小九老太身上时,就在我们相邻咫尺的地方,一个大活人不翼而飞了。

    我一脸错愕,看向了旁边的楚小兔,说你看到了么?

    楚小兔也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说刚才我上来的时候,她还在旁边啊。

    瞧见这活生生的人儿突然不见了,小虎顿时就恼了。

    他原本就是冲着蔡月娘来的,现如今人不见了,他哪里能够淡然处之,将小九老太的尸体往旁边一扔,就跑到了跟前来,四处打量一番,然后蹲在了刚才的那地方看。

    我说怎么回事?

    小虎一脸焦急,说没有拖动痕迹,没有也没有任何脚印,就算是谁能够快得让我们瞧不见人影,也不可能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啊?

    楚小兔走到跟前,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没有闻到其他人的味道。”

    我说你确定人是放在这儿的么?

    小虎抬起头来,眼睛都红了,说你觉得呢?我刚才放人的时候,你就在我后面,我没有注意,你难道没有瞧见么?

    楚小兔瞧见我们两个都快要吵起来了,赶忙来劝,说你们先别吵,都自己仔细回忆一下。

    我感觉到事情很不对劲儿,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回忆。

    事实上,这一路上,从我们出了村子开始,我就感觉到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仔细想一想,落花洞女们即便是发现了许多漏洞,却并不愿意去揭穿。

    最终的原因,就是想要将我们给哄骗到坨弄死地去。

    为什么呢?

    那里必然是有蹊跷的,但说来说去,它到底是什么,与落花洞女们的关系是什么,又为什么会使得马一岙完全不认得我呢?

    千丝万缕,无数疑问,让我头疼得都差点儿要炸裂。

    我努力提醒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

    随后,我走向了路边,试图搜一下那小九老太的身,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参照的东西。

    然而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小九老太的尸身,居然也不翼而飞了。

    啊……

    我忍不住叫出声来,赶忙喊道:“不对,不对……”

    楚小兔和小虎都赶了过来,瞧见空空荡荡的草丛,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来。

    片刻的沉默之后,楚小兔从怀里摸出了一根线香,用火柴点燃。

    当线香燃烧,白色的烟浮空而起的时候,我们发现,在那白烟的掩映之下,我们的周围,居然有七彩光芒浮动着。

    我下意识地避开那光芒,然后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楚小兔的俏脸黑了下来,一字一句地说道:“难怪如此诡异,我们已经进到人家的迷魂阵里面去了。”

    迷魂阵?

    我和小虎都十分惊讶,看着她,而楚小兔则解释道:“我的这截香,叫做定魂迷迭香,能够安宁心神,祛除幻觉;而这些七彩光,应该是某种矿石发出来的,平时看不见,但是配上某些植物花粉和手段,能够制造出幻境来。而这样的幻境,再加上周围环境的设置和陪衬,便是迷魂阵,它通过对于人体视觉的迷惑,将人的心神操控起来……”

    我听得心惊胆战,说你的意思,是我们已经进来了?

    楚小兔点头,说对,已经进来了。

    我感觉到手足冰凉,说:“那帮人说坨弄死地在翻过后山,还要往里很远,居然是想把我们的思维给固定住了。我们千防万防,结果还是落到了陷阱里来。”

    小虎很急,说那怎么办?他们到底把月娘弄到哪里去了?

    楚小兔拦着他,说你先考虑一下自己的生死吧。

    小虎红着眼睛瞪她,说月娘要是出了事,我就算是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在旁边看着,有点儿无语。

    这小破孩子才十三四岁的年纪,结果居然就已经变成了个痴情种。

    真可怕。

    我深呼吸,让自己静下心来,然后问楚小兔,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楚小兔举着手中的线香,说我这个定魂迷迭香,是用檀香、龙涎香和多钟香料,用秘法配制而成,最能够提神醒脑,如果能够在它燃完之前,咱们离开这个迷魂阵,就有逃离的希望。

    我说事不宜迟,赶紧走吧。

    楚小兔点头,领头往回路走,而走了两步,那小虎却没有肯挪步,我叫他:“小虎,走啊?”

    小虎眯着眼睛,冷冷说道:“你们走吧,我要去找月娘。”

    我瞧见他没有想明白,一把拉住了他,说你在这个鬼地方能做什么?只能够给人玩死。我们离开,不是逃跑,而是出了迷魂阵,再来找这帮家伙的麻烦。月娘现在是落花洞女,生命不会有危险,反而是你,再待下去,可能就变成被人操控的傀儡了。

    小虎听到了我的话,犹豫了一下,才给我拉着走。

    一行三人,开始往回路退去,结果走了几步,小虎突然叫住了我们:“不对,他们把空间倒置了,这不是回去的路。”

    我打量周围,发现果然不对劲儿,看了楚小兔一眼。

    她毫不犹豫地决断:“往旁边撤。”

    线香不多,时间有限,这幻境之中,道路都是铺陈设定好了的,如果按照别人规定的道路行进,很可能香还没有灭,我们都没有办法走出去,所以只能不走寻常路。

    三人离开道路,往坡下匆忙行走。

    走了不到十米,突然间前方一阵闹腾,紧接着那树上、草里还有石头缝中,涌出了许许多多的长蛇来。

    这些长蛇,有黑的、红的、青的、黄的……五彩斑斓,长的快两米,短的几十公分,有的单独一根,盘踞于某处,有的彼此勾连,层层叠叠,密密麻麻。

    放眼望去,这一片片,看得人头皮发麻。

    小虎瞧见,笑着说道:“蛇,一般来说,不会这么密集,放心,是幻觉。”

    他走上前去,刚刚走近一些,一条长蛇挺直蛇尾,陡然蹿出,如同利箭一般,小虎吓了一大跳,往后一跳,然后手中的镰刀猛然一挥,将那长蛇从中斩断。

    那蛇断开,居然还没有立刻死去,而是两截扭动,不断挺立。

    瞧见这状况,小虎方才倏然惊醒:“是真的?”

    楚小兔盯着手中线香,然后催促道:“怎么办?快想想办法,再拖下去,我的这线香就没有了。”

    小虎也很激动,开口说道:“你自己看看,这一片花花绿绿,每一条的毒性都强烈,只要是咬上一口,绝对走不出十步,硬闯的话,我们都得死……”

    两人焦急无比,而这个时候,我却站了出来。

    我伸出了左手,在小虎的镰刀上面轻轻一划,小虎瞧见,下意识地收起了镰刀,一脸惊讶地问我:“你干嘛?”

    我看了他一眼,说道:“止言。”

    我没有跟他多做解释,而是用右手食指在伤口处沾了血,随后抹在了楚小兔光洁的额头、手腕胳膊和脚上面。

    楚小兔对我的信任度颇高,任我布置,随后我同样对小虎做了一遍。

    小虎有些惊讶,问我:“你的血,能驱蛇?”

    我伸手,从衣服上面撕下一块布条来,将伤口处扎好,然后右手摸向了腰间,将软金索拿出,在半空中抖动了两下,有炸响发出。

    随后它变得笔直,又粗又硬。

    手持软金索长棍,我走在了最前面,义无反顾地进入到了蛇林之中去。

    楚小兔紧紧跟随,而小虎则有些犹豫,走在了最后面。

    我入林中,走在这到处都是软绵长蛇的地方,心中其实多少也有一些忐忑,但却知晓,在这个时候,我必须得要站出来。

    不站出来,大家都得死。

    所幸不管是我的鲜血,还是软金索长棍,对这些无足的冷血动物都还是有震慑性效果的,所以这一路往前,它们虽然蠢蠢欲动,但都还是保持着足够的克制,并没有上前来。

    没多一会儿,前方的林子少了这些无所不知的长蛇,却又多出了几分薄雾来。

    这回轮到楚小兔来领路了,我们继续往前走,其中又拐了几回弯。

    终于,走到一片草坪子处,听到潺潺流水声时,楚小兔将所剩不多的定魂迷迭香给掐灭了去,我看了她一眼,说出来了么?

    楚小兔指着前方,说你看。

    我顺着她的手指方向望去,却瞧见我们居然又回到了呆贵村这儿来。

    不过我们之前是从正前方的长路寻来,而此时此刻,我们却是在左侧的竹林之中。

    出来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轻松许多,而就在这个时候,小虎突然激动地说道:“月娘果然被她们给抓了。”

    我放眼望去,瞧见在村子里面,一个青石板砌出来的平地上,有几个人影。

    而其中一个,正是消失不见了的月娘。只不过她并没有被抓,而是与那帮老妇人一起,谈笑风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这是……

    没有等我想明白,楚小兔推了我一把,说你看。

    我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却瞧见在平地的另外一端,有一个旗杆一般的木头杆子。

    而杆子上面,高高挑着一具头颅。

    阿大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