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二十六章 阿大求救
    光滑水亮的金属盖子揭开,那纯白色的瓷盘之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十来个粉嫩嫩的小玩意儿。

    我盯着看,发现卧槽,这居然是一窝刚刚生出来的小老鼠。

    这些小老鼠每一个都比小指头的一半小,躺在盘子里,居然还活着——有的在睡觉,眼睛都没有睁开;有的则无意识地滚动着,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大嬢孃却咧嘴笑道:“吃这个东西,是有讲究的。”

    她拍了拍手,有人进来,递上了三副尖端烧得通红的铁筷子,搁在我们跟前。

    大嬢孃亲自给我们示范,说为什么叫做‘吱三吱’呢,这里面是有说道的——用烧红的铁头筷子夹住活老鼠,它会“吱儿”的叫一声,这是第一吱儿;再来将它沾上特制酱油时,又会“吱儿”一声,这是第二吱儿;当食用者把小老鼠放入口中,咬破之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这便是“吱三吱”,讲究的是一个鲜美生动,活灵活现,能够让食材在口齿之间,有最大的原味保留……

    她说完之后,将那拼命挣扎的小老鼠放进了嘴里,猛然一咬。

    那小老鼠果然发出了一声“吱儿”的声音。

    大嬢孃咀嚼着,有鲜血从她乌紫色的嘴唇之中流了下来,她伸出舌头,将血液舔了回去,然后闭上了眼睛。

    她很享受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叹道:“啊,真美味……”

    我瞧见她这老饕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想要呕吐。

    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她吃完之后,睁开眼睛来,招呼我们道:“来啊,赶紧尝一尝,这些蜜唧要是睁开了眼睛,就不好吃了,腥味就会重。”

    我有些接受不了,摇头,说算了,算了。

    楚小兔也是一脸苍白,不敢尝试。

    大嬢孃瞧见我们都不愿意伸筷子,有些失望,说唉,现在的年轻人啊,都没有什么用于尝试的精神,你们真的得试一试的,这个真的很好吃。

    将我们都不肯吃,大嬢孃又拍了拍手掌。

    马一岙又来上菜,这一次就没有停歇了,先后上了油炸蝗虫配花生米、油炸蜈蚣、凉拌折耳根、血水肉、炒腌鱼、酥炸竹虫配九香虫、小白菜酿肉,最后还上了一锅牛瘪汤。

    除此之外,还配了看上去黄晶晶的泡酒。

    酒里面有一些碎屑,天知道是泡了什么东西的组织物。

    这里的每一道菜都很有特色,而且有点儿挑战我的想象力。

    特别是那个牛瘪汤。

    这玩意据说是用牛胃反刍出来的草糊糊弄出来的,有一股粪便和青草混杂的味道,再加上带着血丝的牛肉,那叫做一个嫩。

    全部上来之后,我的筷子伸了半天,最终都没有落下来。

    楚小兔帮我做了选择,她夹向了那凉拌折耳根和小白菜酿肉,那炒腌鱼的糊米,她也会吃一点。

    我有样学样,楚小兔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瞧见我们这小心翼翼的模样,大嬢孃咧嘴笑了,说怎么的?两位贵客,是不合胃口么?

    我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而楚小兔则说道:“我们两个,都是吃素的,沾不得太多荤腥。”

    大嬢孃有些惊讶,说啊?这样啊,不吃肉,怎么有劲儿干活呢?

    我赶忙接茬,说口味淡了,估计是改不过来了。

    一餐下来,菜没多吃,酒也没有喝。

    大嬢孃十分失望,也没有再宴席上面跟我们谈太多,也没有劝酒,吃过饭之后,她留我们下来饮茶聊天。

    我跟她说着话,脑海里却盘旋着她将那一整盘的小老鼠全部吞进肚子里面的情形。

    事实上,此时此刻,她的唇齿之间,还都是鲜血。

    这样的状况,让我浑身都止不住地泛起鸡皮疙瘩来,有一种想要马上逃离的冲动。

    然而我却不敢。

    因为我对面的这个老女人,按照小虎的说法,是修为几乎都凝聚成气,化作实质,这样的家伙倘若是跟她公开翻脸,只怕我们都没有办法活着离开这里。

    要是能够维持表面上的平静,那么该忍还是得忍。

    我小心翼翼地应付着这个老太婆,而她则跟我聊起了关于如何召回马一岙神魂的事情来,说需要准备这样那样的东西。

    像什么招魂草、八步花、罗摩悠说道:“真的没有?”

    我想了一下,扬起手来,说道:“哦,对,这儿哪里有水?刚才不小心,手上沾了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