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二十五章 鸿门宴上
    小虎的一句话,让我们都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凉气来。

    那个被叫做“小九儿”的老婆婆,如果真的是小虎口中七八年前进山的王翠华的话,那事情就变得古怪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会让一个年纪满打满算也才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人,变成六十多岁的老婆婆呢?

    楚小兔难以置信地问道:“你是不是当时的年纪太小,记错了?”

    小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认真地说道:“我三岁修行,五岁就能够背诵爷爷叫我的《毒蛊经》,那可有一万多字,我倒背如流,你觉得我会记错么?”

    我伸手拦住了楚小兔,说:“你继续讲。”

    小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无论是当年的王翠华,还是现在的蔡月娘,她们在进山的时候,都是迷迷糊糊,像是失了魂一样;而不同的,是现在的王翠华不再失魂,看样子还是十分清醒的,唯一不对劲儿的,是她突然间老了数十年,直接从少年跨越到了老年。”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怕就涉及到了这个村子里,最大的秘密。”

    我点头,说对,这里有古怪,而且很不一般——你们看到没有,这村子里面的男人,都很不正常。

    楚小兔也附和:“对,无论是你这朋友马一岙,还是田里面插秧的那几个男人,再就是见到那老太婆就跪倒在地的挑粪老头,都是一样的,很不正常。”

    小虎说道:“还有他们的名字,你们注意到了没有?阿大、吴阿三、杨老七,还有他们给你朋友取的名字……”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冷冷说道:“马老九——既然是捡来的,为什么知道他姓马呢?”

    楚小兔说从她们的命名原则来看,这个村子里,应该只有九个男人。

    我说对,不但如此,这九个男人,都承担了最主要的劳务工作,什么脏活累活,都是他们在干,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些女人,都在干什么呢?

    说到这里,我有些头疼。

    如果说这些老太婆都是落花洞女的话,那么为什么在这儿的情形,跟外界是反着过来的呢?

    明明失魂落魄、精神有问题的落花洞女,个个都精神抖擞,七老八十了还健步如飞。

    而其余的男人,却都傻傻呆呆的,整日忙碌,却毫无疲惫。

    这样的情形,真的是太古怪了。

    小虎看着我,说侯漠,月娘能不能得救,脱离落花洞女失魂落魄的状态,安全离开,就看我们是否能够发现这个村子的秘密了。你之前说了,会帮我的,对吧?

    我坚定地点了点头,说当然,君子一诺值千金。

    小虎有些激动,说我不想月娘变得跟那帮老枯皮一样,又老又丑,你答应我,不管出现任何事情,你都不要让她变成那样,可以么?

    我伸手过去,抓住了他一直都在颤抖的肩膀。

    我知道,这个少年郎,不管他装得多么成熟世故,但内心之中,终究还是个没有经历过事情的小孩子。

    我必须给他足够的信心。

    所以我按住了他的肩膀,认真地说道:“小虎,我答应你,只要我活着,我就会为了我的承诺而坚持。不光是她,我还得将我的朋友马一岙带出去,而且不是一个傻子,得回到原来的模样,这一点,我用我的人格,跟你保证。”

    听到我低沉的声音,和坚定的眼神,小虎终于松了一口气,对我说道:“刚才那个老太婆说什么丢魂了啊,三魂七魄的事儿,都是借口。”

    我点头,说我知道,所谓三魂七魄这事儿,太过于虚无缥缈,并无定论。

    小虎又说道:“我们在这儿,得万分小心——我刚才用我爷爷教的望气之法,打量了这一帮人,每一个老太婆,都是很厉害的修行高手,最厉害的是那个一直跟你说话的‘大嬢孃’,她的气息浓郁到几乎凝结成团。如果认真起来,我们三个,没有一个人是她对手。”

    我看着他,认真问道:“真的?”

    小虎点头,说千真万确,不但如此,那几个食铁兽也都是驯化了的,有一定的智商和人格,如果到时候让这些畜生出来,我们想逃走,也很难。

    他的话不但让我心惊胆战,也让旁边的楚小兔脸色一阵发白。

    她咬着樱桃小嘴,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咱们不是说去离别岛找黄大仙的么,怎么会跑到这个鬼地方来了?”

    我苦笑,说离别岛,只有马一岙知道,所以我才会来这儿找他,谁会想到,居然变成这样了?

    楚小兔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窗外的山景,然后说道:“那,我们现在跑,来不来得及?”

    我没有说话,反倒是小虎回答:“不行——你往里面跑,是死地坨弄寨子,且不管那老太婆说的鬼打墙到底是真是假,有没有在骗我们,但绝对很危险;而如果想要离开,出了黑风沟,也很难,毕竟我们来的时候,是靠着月娘带路,所以一路风平浪静,但如果想要出去的话,恐怕就难了……”

    他这般说完,我的脑海里顿时就跳出了一个词语来。

    龙潭虎穴。

    事实上,除了小虎所说的这些之外,我还看出了许多的不对劲儿来,我甚至怀疑这个所谓的呆贵村,其实就是当年的坨弄寨子。

    因为身处其间,我总感觉到一丝丝阴冷之气,而这气息,并不像是丝竹之间的淡雅。

    而是死气。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种直觉,没有具体的证据来支撑。

    几个人在这儿低声说着,突然间门口的走廊处传来了脚步声,我们赶忙闭上了嘴,回过头去,瞧见一个稍微年轻一点,不过也足有五六十岁的老妇人走了进来。

    当她发现我们都看向她的时候,居然有些脸红,低下头去。

    她说道:“大姐让我过来,告诉你们一声,宴席准备得差不多了,你们跟我过去吧。”

    我估算了一下时间,有些惊讶,说这么快?

    老妇人说:“不算快,很多东西都是现成的,吩咐一声,立刻就可以开火做了。而且你们过去,可以先喝点茶。”

    我有些犹豫,看了小虎一眼,他赶忙摇头,说我不去了,太累。

    我瞧见他往月娘的身边靠去,知道他放心不下月娘,害怕我们走了之后,这些老妇人会将本身也是落花洞女的月娘给带走。

    但如果我们带着月娘去赴宴,免不了又会被问询起,难以自圆其说。

    我想了一下,对那老妇人说道:“我这小兄弟有些不太舒服,我跟你们一起去吧,回头的时候,我给他带点饭过来就行了。”

    老妇人抬头看了一眼小虎,又赶忙低下头去,说道:“好。”

    她转身往外走,我跟在后面,冲小虎打了一个手势,而楚小兔则跟着我过来。

    我知道这是一场鸿门宴,不愿意楚小兔跟着我,瞪了她一眼。

    我示意她跟着小虎一起留下来。

    然而楚小兔却伸手过来,将我的胳膊挽住,然后装作没看到,开心地说道:“好啊,终于有吃的了,这一天下来,还真的很饿呢……”

    我瞧见她执意如此,有些无奈,只有跟着她一起走出了门。

    过来叫人的老妇人有些害羞,只顾着低头走路。

    我们走在后面,楚小兔故意拉得远一些,然后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姥姥教过我一些识毒辨蛊的法子,我跟着你去,免得你在宴席上面给人下了药,也变成你朋友那个呆子模样——要真的是那样,我们都没救了。”

    我这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从朝着她认真地点了点头。

    然后我低声说道:“谢谢。”

    楚小兔抬起头来,忍着笑说道:“哼,瞧你这德性。”

    那大嬢孃的住处,离客房不远,走了两三分钟,顺着石板路走到尽头就到了。

    她这儿的住处,要比其它的木楼要高大一些,足有三层,然后木板上刷着桐油清漆,看上去就非常豪华。

    我给引进了屋,发现这儿的构造与普通吊脚楼很不像,反而类似于古装电视剧里面的场景。

    典雅精致。

    过了堂屋,来到左厢房的静室,发现这儿的摆设十分简单,正中间是木茶几、蒲团。

    不远处的角落有一个屏风,上面绘着的是一个三头六臂的古代战将,脑袋上似乎还有牛角,而胯下则正是凶相毕露的大熊猫。

    大嬢孃在里面等待,待我和楚小兔落座之后,她给我们沏茶,一整套茶艺行云流水,让人看着十分舒服。

    喝茶的时候,只是简单聊聊,没多一会儿,有人过来说一声:“饭好了。”

    大嬢孃让人撤去了茶具,摆上碗筷和酒杯,然后挥了挥手,走进来一人,居然是马一岙。

    他是过来上菜的,端着盘子,目不斜视。

    当他放下盘子时,大嬢孃想起了什么,对他说道:“你别忙乎了,这都是你的朋友,坐下来一起吃吧?”

    马一岙憨笑着说道:“我在厨房吃过了——吴阿三做的饭,就是香,嘿嘿,嘿嘿……”

    他放下金属圆盖罩着的盘子,转身离去。

    大嬢孃伸手,放在那金属盖上,然后笑吟吟地说道:“穷乡僻壤,没有什么好吃的,不过东西都挺有特色的,比如这一道——吱三吱,蘸着我们自酿的酱油,味道特别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