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二十四章 古怪村落
    老妇人盛情邀请,我们自然不敢怠慢,连声道谢之后,跟着进了村子。

    我想跟马一岙走一块儿,然而他似乎因为我刚才的举动而对我戒备心十足,我走近一些,他就走远一些,根本不愿意与我接近。

    老妇人瞧见,笑着说道:“他现在就像小孩子一样,你也别介意,等过两天,给他招魂回来之后,就好了。”

    我苦笑,说他以前不这样子的。

    老妇人回头,看了一眼小虎背上的月娘,问道:“这姑娘怎么回事?是病了么?我们这儿有医生,可以帮忙看一下的。”

    小虎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虽然与他不熟悉,但是能够明白他眼神里的含义,于是说道:“没有,她只是有一些不舒服,休息会儿就好。”

    老妇人深深地看了月娘和小虎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对我说道:“请。”

    我与她一起前行,路过那几头体型硕大的食铁兽身边时,下意识地瞧了一眼这些大家伙儿,发现只要它们不露出凶相的时候,模样跟平日里电视上瞧见的大熊猫,其实相差不远。

    就好像是放大版的大熊猫。

    我有心想摸一下这畜生身上的绒毛,然而碍于旁边的这些老太太,又终究还是没有伸出手来。

    继续往前,我发现这个村子,当真如同《桃花源记》里面形容的世外桃源一样,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那青石铺就的道路上干净整洁,没有一点儿垃圾出现,就连灰尘都没有。

    而几只土狗在前面晃过,田里还有水牛和马儿,但都没有瞧见任何牲口的粪便。

    这田野到处青草茵茵,路边栽着桂花树,微风吹拂,却有异香浮动,让人觉得这地方,当真是风景秀美,让人流连忘返。

    这儿的人不多,水田里有好几个男人在劳作,都显得十分勤劳。

    他们佝偻着腰,忙忙碌碌。

    几人一刻都不停歇,就像机器人一样,不知疲倦。

    进了村子,这屋前屋后除了菜地之外,还有药田,我一眼望去,认出了好几种药材来。

    那老妇人热情地给我介绍,说我们这儿的气候温和,土地肥沃,药材种植条件十分不错,黄芪、贝母、元胡、桔梗、黄连、当归、川芎、生地、白术、白芍、茯苓等等,这些药材都有出产,而且品质优异……

    随后她指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说道:“小九儿她对制药、配药等事儿十分擅长,一会儿你们这姑娘醒了,要是不舒服,可以找她。”

    那个被叫做“小九儿”的老妇人听到,冲着我咧嘴一笑。

    她一张嘴,我能够瞧见她满口的牙齿都是黑黑黄黄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过除了牙齿黑黄、头发灰白和满脸皱纹、老人斑之外,不知道为什么,我隐约能够感受得到她的容貌,在年轻的时候,应该是极美的。

    怎么说呢?

    我感觉她跟蔡月娘的气质有一点像。

    这么对比其实很不合适,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就是我当时的第一反应。

    也是直觉。

    进了村子,一样是干净整洁,完全没有普通农村那种脏乱而局促,整整齐齐的一条青石道,两旁是精致的木质建筑,空气里弥漫着桂花香。

    这儿所有地方都修补得很是细致,精心雕琢,给人的感觉不像是深藏在山中的村落。

    它像是某一处特意搭建起来的影视基地,又或者特地规划出来,给游客游览的风景区,一点儿烟火气都没有。

    而且走进村子来,我几乎都没有瞧见什么男人。

    几个食铁兽进村之后,就各自离散,其余的女人也是,除了几个年长的之外,其他的都各自离开了。

    老妇人对我说道:“我们这儿有客房,先送你们过去那里歇息一会儿,然后请你们到我那里去吃饭,你觉得怎么样?”

    我拱手,说入乡随俗,全凭您安排。

    老妇人微笑,而前面一个拐角处,走出了一个老头儿来。

    那老头大约五六十岁,白发苍苍,身子佝偻,挑着一对粪桶,瞧见老妇人,就像瞧见猫的老鼠一般,赶忙往后退去。

    老妇人的眉头下意识地皱起,随后喊住了他:“阿大,你等等。”

    那个被叫做阿大的老头将粪桶放下,慌忙跪下,说大嬢孃,我错了,我不该走主道的……

    老妇人眉头一扬,说你站起来,都跟你说了,在我们呆贵村,用不着来这些——你去跟吴阿三说一声,今天来了贵客,让他准备几桌流水席,另外让杨老七把地窖里藏着的好酒拿出来,招待客人,知道了么?

    阿大听闻,喜上眉梢,笑着说道:“好,好嘞,我去叫他们弄。”

    老妇人吩咐道:“叫他们快点啊,客人赶了一天路,都饿了。”

    老头赶忙拱手,说好,好,一定。

    他挑着粪桶,美滋滋地从屋边小道离开,老妇人对我们说道:“我们这儿的吴阿三,以前是个厨师,做红白喜事流水席出身的,手艺很不错,一会儿你们可得好好尝一尝。”

    我听到了,又赶忙躬身,说劳烦您了。

    老妇人故作恼怒,说你再这么客气,那我就撵人了啊。

    我这才长吐一口气,说好,好,我不客气了。

    老妇人这才喜笑颜开,说对嘛,你们是马九儿的朋友,也跟我的孩子一样,高兴着呢……

    这村子不算大,说话间就到了供我们休息的地方。

    那是一处大部分都是用竹子构建的屋子,楼前有垂荫覆地的大榕树,旁边有葱茏的凤尾竹,它虽然只有一层楼,但修筑得十分漂亮,就好像是电视上面的建筑一样。

    我们走进了这竹屋,最外面是一处客厅,里面的桌椅板凳十分齐全,大部分也都是用竹子制作而成。

    老妇人给我们介绍,说这儿一共有四个房间,都有床和被褥,你们自己调配一下,屋后面有水井,不过要洗热水的话,你提前说一声,我让人给你们送过来。

    我打量了一下这周围的环境,非常雅致,那墙上还挂着字画。

    那些字画,笔迹秀美瑰丽,画风蔚然出色,让人感觉好像是古代学堂一般。

    我满心感激,说您想得真周到,谢谢,谢谢。

    老妇人瞧见我们很满意,也开心地笑了,然后对身边的马一岙说道:“马九儿,你跟你朋友一起住两天,一会儿来吃饭,嬢孃回去了啊。”

    马一岙一听,赶忙抱住了她的胳膊,委屈地说道:“我不,嬢孃,我要跟你一起去,我不想跟他在一起。”

    老妇人很奇怪,说为什么呢?他是你朋友啊?

    马一岙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一样,说不,他才不是我朋友呢,我都不认识他。他是坏人,我不要跟他待在一起。

    老妇人给小孩儿一般的马一岙缠得没有办法,对我苦笑道:“你看这……”

    我也无奈了,对她说道:“没事,让他回去呗,等回头的时候,我们商量一下,怎么帮他招魂吧。”

    老妇人淡淡一笑,说也好。

    她领着人离开,当她们一行人离开了我们视线里的时候,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楚小兔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道:“侯子,我觉得……”

    我伸手拦住了她,低声说道:“止言。”

    我让楚小兔别乱说话,而小虎检查了一下旁边的座椅之后,将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蔡月娘给放了下来,随后身子伏低,将耳朵贴在了地板上面倾听着。

    好一会儿之后,他站起来,朝着我打了一个“没人”的手势之后,又去了别的地方。

    来回搜了一圈,小虎回到了大厅里来,对我说道:“没有布置,应该不会有人在偷听。”

    我点头,说好,你觉得刚才那个大嬢孃所说的话,有几成真假?

    小虎看我,说你指的是哪一方面?

    我说都可以谈谈。

    小虎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先说我比较肯定的事情——首先‘呆贵’在苗语里面的意思,是女人、美女的意思,呆贵村,按照你们汉人的说话,应该叫做女人村。”

    女人村?

    我琢磨了一下,问道:“你的意思,是?”

    小虎说我能够确定的事情,是这些老女人,应该都是当年进山的落花洞女——传说中的事情果然是真的,在黑风沟里面,果然有一个专门接纳落花洞女的村落,也就是这儿。

    我有些惊讶,说是么?这些人都是落花洞女?但为什么她们看起来,并不像月娘一样,傻乎乎的,就好像是没有魂儿一样?

    小虎摇头,说我不知道——事实上,我也很奇怪,而有一件事情更让我奇怪,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说你时间紧张,你别绕弯子,直接说。

    小虎低声说道:“那个小九儿,我其实是认识的,应该说是有记忆——她是我们邻村王寨的,叫做王翠华,在我还只有五岁的时候,作为落花洞女,给送进了山里。”

    我说哦,这有什么奇怪的,你当时还小,她没有认出你来,不是很正常么?

    小虎摇头,一脸严肃地说道:“我是想讲,我差点儿认不出她来了——你知道她被送进山里的时候,多少岁么?”

    我听到他这么说,联系前后,不由得一脸惊恐,说道:“等等,七八年前的事情?”

    小虎点头,说:“当年的她,只有——十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