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二十三章 马兄失魂
    瞧见这个因为劳作而满脸通红,一身臭汗的男子,还有他的回话,让我突然间有一种错觉。

    我面前的这人,难道是马一岙的兄弟,又或者亲戚?

    不过他那颇具辨识度的两撇胡子,还是将我所有的猜测都给打消了去。

    这就是马一岙。

    我看着他,说马兄,你到底怎么了?不认识我了?

    马一岙拄着锄头,疑惑地看着我,好一会儿,方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认识我么?你怎么知道我姓马?”

    我有点儿恼了,说我不但知道你姓马,而且还知道你叫马一岙。

    他咧嘴笑了,很像是我刚开始见到王虎时候的傻样。

    傻大个儿。

    瞧见这个,我心里有些发虚,果然,随后马一岙开心地说道:“这你就猜错了,我叫做马九,可不叫什么马妙。嘿嘿嘿,你总算是猜错了吧……”

    瞧见他开心得像个一百五十斤的孩子,我有点儿难过。

    因为此时此刻的我,终于发现,他并没有在装。

    他是真的傻了。

    又或者,他失忆了,被人控制了。

    就在我脸色铁青的时候,楚小兔走了过来,对我说道:“这就是你要找的朋友?”

    我点头,说对。

    马一岙瞧见我身旁的美女,竟然有点儿害羞,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完全不像是之前那老司机的模样。

    我瞧见他脸上长出来的络腮胡,知道他应该是沦陷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忍不住走上前,一把抓着他的胳膊,然后说道:“马兄,我们走吧。”

    我当时的情绪有点儿激动,因为这个几乎算得上是我人生偶像的男人,居然像个傻子一样。

    这是我难以容忍的事情。

    然而马一岙给我抓住了胳膊,下意识地就反抗了起来。

    他一边使劲儿扭,一边大声喊道:“救命了,有坏人,有坏人啊,大嬢孃、二嬢孃、三嬢孃,有坏人要抓我。”

    他的力量很强,我感觉得到他的修为还在,只不过因为心智缺失的缘故,没有方法将劲气凝聚起来,所以被我牢牢锁住,而楚小兔很是紧张地对我说道:“侯子,你别乱来啊,会出事的。”

    小虎也很紧张,说来人啦,你住手,别闹得一团糟。

    我听到这话儿,下意识地朝着村子望去,却瞧见有一群人,还有几个庞大的黑影子,从远处匆匆赶来。

    等走近一些,我发现人是女人,不过看上去年纪都挺大的,差不多有五六十岁,更老的仿佛已经到了耋耄之年,白发苍苍,满脸皱纹和沟壑。

    而那黑影就恐怖了,居然是几头身型巨大的大熊猫。

    这大熊猫可不是电视上那种憨态可掬、萌萌的圆滚滚,每一个的身高都超过两米。

    它们一样是黑白色,胖乎乎的,如同移动的肉山,但那脸显得满是肌肉,裂开嘴,牙齿尖锐锋寒,爪子也是黑乎乎的,每一根指尖都如同匕首一样修长而锋利,看上去仿佛能够生撕猛虎一般。

    我可以肯定,这样的圆滚滚倘若是放在动物园里去,每一个看过的小朋友,估计都会发誓再也不会来了。

    因为,这真的是太吓人了。

    杀气十足。

    瞧见这几头恐怖的大熊猫跟着那一群老女人走上前来,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开,而旁边的楚小兔则低声说道:“没有想到,传说中绝种了的食铁兽,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食铁兽?”

    “食铁兽也是大熊猫的另外一种称呼,不过是远古的野生大熊猫种,这东西每一个成年的兽类,都长得极为粗壮,力大无穷,什么虎豹财狼,在它跟前完全不够看,一掌就能拍碎天灵盖,传说当年蚩尤出山,去跟黄帝打仗的时候,就是骑着这玩意儿。”

    食铁兽,等于大熊猫?

    如果在之前的时候,有人跟我说吊炸天的蚩尤大神骑着一头大熊猫,却跟黄帝干架,我估计会捧腹大笑。

    然而这个时候,我却不认为是在开玩笑。

    因为,这——一、二、三、四……总共四头身型恐怖、肥肉堆积的大熊猫走到跟前来的时候,让我都有一种近乎于窒息的感觉。

    这是猛兽所带来的特有压迫力,即便是我,都感觉到呼吸不畅。

    我下意识地放开了马一岙,而他则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立刻就朝着前面那一帮老女人的方向跑了过去。

    他跑到了一个垂垂老矣的妇人跟前,委屈地喊道:“大嬢孃,这个人欺负我,要抓我走。”

    说罢,他躲在了一群穿着蓝色土布衣服的老妇人身后,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一群人走到了我们跟前来,那领头的老妇人睁开满是眼屎的眼眶,用那浑浊的眼球打量了一会儿我,方才说道:“小伙子,你认识我们家的马九儿?”

    我当时也有些恼了,即便是对方气势惊人,但也没有示弱,开口说道:“他不叫马九,而是叫做马一岙。”

    老妇人点头,说哦,原来如此。

    她居然没有任何生气的情绪,而是对身后的马一岙解释道:“以前我们不知道你的名字,就随意叫了你马九儿,现在既然你朋友找上门来了,告诉了我们你的名字,那以后我们就叫你马一岙吧。”

    马一岙听了反而生气,嘟着嘴,说不,马一岙多拗口啊,不好听,我喜欢叫马九——马九、马九、马九……

    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嘟嘴生气,老妇人一脸溺爱地看着他,摇头苦笑。

    她转过头来,对我说道:“你的朋友前些天的时候,被我们在坨弄死地附近发现了;他受了伤,又懵懵懂懂,一点儿记忆都没有了,便擅自做主,将他接到了这里来养伤,没想到他对这里很喜欢,也爱和我们这些老婆子待在一块儿……”

    我听完她的说法,敌意消退,问道:“您们这儿,不是坨弄寨?”

    老妇人点头,说对呀,我们这儿叫做呆贵村。

    我说那坨弄寨在哪里?

    老妇人指着东北的方向,说你看到那边的高山没有,翻过那山,走到后面的林道,差不多几里地的沼泽之后,就到了坨弄寨——你是准备去那儿么?不行,不行,那里很可怕的,白天还好,到了晚上,到处都是讨命的厉鬼,还有无数的鬼打墙,但凡走进去,基本上就不可能活着离开。你朋友能够保住一条性命,算是很幸运了。

    我很是着急,说那现在怎么办?

    老妇人说他这种情况,应该是丢了魂,三魂七魄,任何一样东西丢了,就会失忆,如果丢得多了,就会变成傻子,甚至躺在床上,什么都不知道。

    我看了一眼满脸惶然的马一岙,感觉他这模样,跟傻子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我说能不能把魂招回来呢?

    老妇人点头,说这个是可行的,不过需要等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我们有一个老嬢孃,最擅长这事儿,不过她出门采药去了,过两天回来,你们要是不嫌弃,就在这里住两天吧。趁这段时间,你跟马九……哦,错了,错了,他叫什么来着?

    我说马一岙。

    老妇人点头,说对,马一岙,你跟小马多熟悉熟悉,看看有没有可能让他自己就清醒过来。

    我听完,十分感激地道谢,说多谢你,真的是太感谢了。

    老妇人摆手,说没事的,我们呆贵村太封闭了,很少来外人,外面的谣言也多,但其实我们还是挺热情的——对了,说起来,你们是怎么过的黑风沟?那里到处都是危险和陷阱,我们都没有办法出去呢……

    我看了旁边趴在小虎背上的月娘一眼,没有说实话,而是含糊说道:“嗨,我就是心急我兄弟,就进来了,一路上,也是跌跌撞撞。”

    老妇人没有再追问,而是问我道:“你们……怎么称呼?”

    我将自己和身边人都介绍了一番,老妇人也给我们介绍,让我叫她大嬢孃。

    其余的则是二嬢孃、四嬢孃、七嬢孃等……

    至于身旁的几个巨大食铁兽,她则温柔地抚摸着那些恶兽的鼻子,微笑着说道:“它们几个很乖的,这个是春天,这个是夏天,还有秋天和冬天,都挺可爱……”

    那几头食铁兽冲着我“嗷呜”一叫,凶相不在,立刻就变得蠢萌蠢萌起来。

    而老妇人则笑吟吟地对我们招呼道:“进村吧,远道而来的客人,我请你们喝竹筒酒,吃糯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