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二十二章 候漠单手断水流,马一岙田间劳
    我这一棒子,正好砸在了那癞蛤蟆的舌头上面,痛得那畜生哇哇大叫,收回了缠在月娘脚踝上面的舌头。

    与此同时,它浮出了河面,那一对如灯笼般巨大的眼睛,放出了精光来,瞪着我。

    下一秒,整个河面变得不再平静。

    无数拳头大、足球大甚至有半人大的黑绿色癞蛤蟆,从水面之下浮现出来,一同发出了“哇、哇”的叫声,将整个这一片大河都给充斥了去,让人头皮发麻起来。

    没有了拉扯,小虎将月娘拉到了河岸边儿上,将她往后推,然后大声质问道:“这,就是你要嫁给的神?”

    月娘即便是刚刚从死亡线中挣脱出来,却也是一脸淡然的样子,平静地说道:“它?只不过是神的看门狗而已,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小虎说:“可它想把你给吃了。”

    月娘依旧平淡,说你放心,神会惩罚它的,它的报应,迟早都会来临。

    我听着两人争执,忍不住出声说道:“如果你的神能够惩罚它,那就让它快一点,否则就来不及了……”

    没有等我说完,那些水下蟾蜍就已经按捺不住了。

    随着那巨大的癞蛤蟆一声啼叫,满河的蟾蜍都开始朝着我们这边奋力游来,有的到了河滩上,然后纵身一跃,朝着我们这边跳跃而来。

    它们的攻击方式,是张开嘴巴,从里面喷溅出一些黑色的液体来。

    而这些液体落在地面上,便有腾腾黑烟冒起。

    烟里有毒。

    这些玩意,绝对不是寻常的癞蛤蟆和蟾蜍,因为它们除了一样长得丑陋之外,还具有十分强烈的毒性,从这一点上来说,它们就已经是十分恐怖的了。

    因为曾经有过相似的经历,面对这样的场面,我多少还是稳得住心思的。

    软金索长棍在手,我毫无畏惧,那癞蛤蟆飞跃而来,我就如同打棒球一样,猛然一棍子挥去,将那癞蛤蟆打得很远。

    砰、砰、砰……

    一连击飞了七八个大小不一的癞蛤蟆,突然间我头顶上的天空陡然一黯。

    天地都被遮挡。

    我抬起头来,瞧见河中那最为巨大的癞蛤蟆,居然从中跃起,猛然腾身于半空之中,然后呈鹰扑之势,朝着我们这边凌压而来。

    我对后面的众人大声喊道:“快走。”

    催促着人走,我却并不逃避,而是将手中的长棍高高举起,然后猛然一跃,硬生生地怼了上去。

    砰!

    长棍重重地戳在了那如同小汽车一般巨大的蛤蟆身上,它那白色的肚皮看似柔软,却坚韧得如同橡胶一样,长棍戳中,却望着旁边滑落而去,根本无法着力其中。

    但我在那一刹那,将全身的妖力陡然集中,喷薄而出,再无顾忌。

    随后那癞蛤蟆给我挑开,当我落地下来的时候,那癞蛤蟆“噗通”一声,落到了河水里去。

    它仿佛是受到了重创,落水之后,没有再浮现,而是沉入水里。

    与它一起的,是那些子子孙孙,居然也在同时消退,全部都沉入了水底,没多一会儿,原本热闹非凡、蛙声一片的河面,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

    它仿佛一条玉带般,横呈在我们的面前。

    呼、呼……

    我将那巨大的癞蛤蟆赶走之后,落在地上,因为用力过度,全身有些酸麻,不断地喘着气,回想起来,有些后怕。

    那畜生,很恐怖。

    楚小兔冲上前来扶住了,对我说道:“没事吧?”

    我摇头,说还好。

    楚小兔冲着我眨眼睛,说你刚才的表现,很棒呢——想不到,平日里温温吞吞的你,居然会有这么超卓的表现,帅呆了呢。

    我苦笑,说我平日里,温温吞吞的?

    楚小兔放开了我,冲着我眨了眨眼睛,说对呀,你不知道么?一点年轻人的活力都没有!

    她走开去,而这个时候,月娘又要往前走,准备下河,小虎赶忙拉住她,说月娘,你疯了么?那些蛤蟆刚下水,一定藏在水底,准备使阴招呢,这太危险了啊……

    蔡月娘却不管,而是固执地说道:“它已经得到了神的惩罚,应该不会再敢动歪脑子。”

    我伸出软金索长棍,拦住了她,说你脑子坏了,眼睛也瞎了?刚才明明是我打退了那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好吧?

    月娘抬起头来,看着我,一副神棍的表情,指着天:“一切都是天意,你刚才的行为,也是神指使的。”

    说完这话,她继续向前。

    小虎终究是少年人,有些慌,感觉拉不住月娘,便求教我:“侯哥,这该怎么办?拦也拦不住啊?”

    我瞧见那月娘像是中邪了一般,摇头叹了一口气,然后将手中的棍子高高扬起。

    我举重若轻地往下一砸。

    砰!

    执拗的月娘后脑勺给我敲了一棍,双眼翻白,直接就瘫软在了地上去。

    小虎没有预料到我会对月娘动手,下意识地抱住月娘,然后怒声对我大叫:“你干嘛?”

    我指着昏迷过去的月娘,说喏,这就是办法啊。

    瞧见月娘只是昏迷,并没有受到别的任何伤害,小虎这才放松下来,转怒为喜,对我说道:“原来是这样啊?”

    我叹了一口气,说别跟疯子讲道理。

    小虎原本对我并不太友好,这会儿终于折服了,说道:“侯哥,厉害还是你厉害。”

    表达完了敬佩之情,他又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试探性地问道:“要不,你先带着她离开?”

    小虎摇头,说我就算是带着她离开这是非之地,但她的精神恍惚,性情大变,终究还是会回来的——我防得住一时,防不住一世啊……

    旁边的楚小兔帮忙出主意:“听说落花洞女都是未婚的,要不然你给她来一发,改变这个条件?”

    小虎连忙摇头,说不行,这怎么行?

    我说你不行?要不然,我勉为其难帮下忙?

    小虎羞恼,说什么叫做我不行?别看我小,我什么都可以了——我指的是这损招不行,你们说的,是被神盯上之前的条件,而月娘她现在,已经成了落花洞女,她自己的心也嫁给了神,如果我现在将她给玷污了,她醒过来的第一反应,就是为神守节,想尽办法去自杀的……

    我听他说完,开口说道:“那我们就另外找路,绕开这条河。”

    小虎说黑水河横贯沟底,此处一样,别的地方也是一样,绕不过去的。

    听到他这么说,我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我的心头突然一动,走向了河边去。

    楚小兔叫住我,说那帮癞蛤蟆睚眦必报,想必还蹲在水底里,准备阴人呢,你小心一点啊……

    听到这关怀的话语,我点头,笑了笑,然后将右手手掌,放在了缓缓流淌的河水之中。

    一股碧绿荡漾的青光,从我的手掌心处浮现出来。

    随后它迅速蔓延,落到了对面去。

    紧接着,让人惊讶万分的事情出现了,这七八米宽的河面突然从中截断,裂出了一条宽约一米五的道路来。

    河底之下,满是泥沙和鹅卵石,甚至水草和几头来不及撤离的癞蛤蟆。

    整条河,突然断成了两截。

    这情形让众人都为之诧异,而我则催促道:“行了,别傻呆着了,赶紧过河。”

    楚小兔回过神来,推了一把小虎,而小虎赶忙将月娘背在了身上,从我身边走过,下到了那条突然出现的河底道路去,朝着对岸走去。

    七八米的距离,对于河水算宽,但步行来说,几步走过,倒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我待两人走过,也走入其中。

    这时水道不再,但所有的河水碰见我的时候,都自动地让开了去,不敢靠近而来。

    我感觉到了那头巨大癞蛤蟆就在附近潜伏着,但它瞧见了这神奇一幕,终究还是给吓到了,迟迟不敢动弹。

    我们过了河,楚小兔立刻冲了过来,抱住了我的胳膊,使劲儿晃,然后激动地说道:“天啊,你这是使了什么妖法,居然把整个河水都给截断了?这个,也太神奇了吧?”

    我平静地笑着,说小手段而已,继续走吧。

    我们继续向前,林子越发茂密,在黑暗之处,的确时不时地冒出一些古怪的嚎叫来,像极了小虎之前提过的野狼。

    我将软金索收回,走在最前面,小心防范着。

    走了不知道多久,突然间前面的空间一转,树林变得稀疏,而林间树下,居然出现了田垄,随后我瞧见更远处,居然有高高低低的村落出现。

    我看着远处的那些吊脚楼,知道我们的目的地坨弄寨子到了。

    望着远处的寨子,我突然间寨门口一处田垄上劳作的人影有些熟悉,快步走上前去,却瞧见光着上身的马一岙,正挥舞着锄头,在田间劳作着。

    虽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我还是走过去,喊道:“马兄,马兄,你在干嘛?”

    马一岙抬起头来,抹了一把额头上面密集的汗珠,然后一脸疑惑地问道:“你叫我吗?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