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十七章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黄大仙原名黄裳元,苗族人,在三十年前的时候,曾经与王朝安老爷子并走西北,探寻丝绸之路的遗迹。

    然而因为某种变故,他们却最终分道扬镳,不再联系。

    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王老爷子不愿意多说,我也不敢问,只知道了关于“离别岛”的一个大概范围和区域。

    除此之外,他告诫我,千万不要在黄大仙的跟前提起他的名字,一个字都不许说。

    因为只要说了,就很有可能会给我带来不好的遭遇。

    说完这些,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很差,止不住打起了呵欠来,我知道他身体有些扛不住了,赶忙告辞。

    本来快要睡着的老爷子突然睁开了眼睛,叫住了我。

    他说:“侯子,不管怎么说,夜行者总是逆天而为,路途坎坷,你明天出发的话,我怕我起不来,送你一句话。”

    我躬身,说您请讲。

    王老爷子张开了口,缓缓说出了八个大字:“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我听到,浑身一震,感觉醍醐灌顶,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来。

    随后,我长身一躬,开口说道:“受教了。”

    当夜,我又去拜见了李、刘两位大爷,然后跟小钟黄聊了一会儿天,方才睡下。

    一夜无话,次日我早早起来,与小钟黄说了一声之后,告辞下山。

    山路崎岖曲折,到了山下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钟,我赶到楚小兔住着的招待所,远远的,就瞧见她站在路口,朝着来路张望。

    那个时候,太阳光从东方斜斜落下,金色的光辉落在了她鹅蛋型的绝美脸庞上,即便相隔很远,我都能够柑感觉得到她脸上那甜甜的微笑,以及眼神之中充满期待的情绪。

    这种被人期待的感觉,让我在某一瞬间,突然有了一种心脏扑通的错觉。

    我有点儿迷失自己,几乎是下意识地甩了甩头,将心头所有的杂念都抛开,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走到楚小兔的面前,说道:“走吧。”

    楚小兔看着我,说去哪里?

    我说去湘西。

    她双眸明亮,盯着我,很激动地说道:“你知道离别岛在哪儿了么?”

    我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实话:“大概吧,跟着我走就是了。”

    我往车站走去,楚小兔跟在我后面,一边走一边问:“你不能骗我哦,你知道么?我昨天晚上都没有睡好,一直都有蚊子在房间里嗡嗡地转悠,讨厌死了……”

    我苦笑,说我要是骗你,还过来找你干嘛?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搭伴而行,乘车去了火车站,准备前往位于湘西之地的要道鹤城。

    鹤城地处湘中丘陵向云贵高原的过渡地带,自古以来就有“黔滇门户”、“全楚咽喉”之称,是我国中东部地区通往大西南的“桥头堡”,从这里往西走去,就是传统意义上的苗疆地区,也就是十万大山的门户了。

    一路上与楚小兔的争吵调笑自不必言,下了火车之后,我在火车站附近的小卖铺买了一张地图,仔细研究起来。

    随后我又前往市区的邮政局,在卖手机的地方徘徊好久。

    然而我此前回家,给了母亲五千,又借给了发小二胖一万,再加上这几日奔波的花销,早已是囊中羞涩,终究还是没有钱购买。

    楚小兔看着我那纠结的表情,问我:“想买?”

    我点头,说对。

    她很奇怪,说这鬼地方,信号差得要死,稍微往乡下走一点,就没有信号,你买它干嘛?

    我说当买一份保险。

    楚小兔盯了我好一会儿,然后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小巧的手机来。

    我盯着这手机,愣了半天,方才说道:“你有手机?”

    楚小兔白了我一眼,说废话,我没有这东西,怎么跟姥姥沟通啊?

    我犹豫了一下,说里面有话费么?

    楚小兔说当然。

    我说借我用一下,楚小兔没有拒绝,点头说好,随后我把电话拿了过来,拨打马一岙的手机,结果还是没有能够接通。

    这事儿让我有些郁闷,连着又拨通了几回,都是如此。

    当我把手机还给楚小兔的时候,她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贝齿来,对我说道:“都跟你说了,这玩意到了乡下地方,当砖头都不够硬,你打电话那人,估计都在那个山窝窝里蹲着呢。”

    我叹气,说好吧,不过还是拿着吧,你记得充电,别关键时刻掉链子。

    两人在市区逛着,我找了一家专门做砂锅饭的小店子吃饭。

    这家的砂锅饭看着门面不大,油腻腻的,但是客人却出奇的多,我们还排了十几分钟的队,等到东西上来之后,有些微糊焦香的锅巴和白色米饭,再加上点缀着的腊肠,以及几碟随堂小炒,都让人食指大动,胃口大开。

    为了照顾吃素的小兔,我给她特意点了两个素菜和不加腊肠的砂锅饭。

    这点儿贴心的举动让她十分感动。

    而楚小兔报答我的方式也很耿直,一口气吃了六碗砂锅饭,弄得老板差点儿都忙不过来。

    我瞧见她狼吞虎咽的样子,忍不住说道:“你慢点啊,饿鬼投胎一样?”

    楚小兔瞪了我一眼,说你不知道,我昨天晚上都没有吃饭——那儿的油不对,有一股下水道的味道,我吃了就吐,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我笑,说没事,你跟着我,不怕没好吃的。

    楚小兔说你对吃怎么这么有研究呢,那么多的店子,就挑中了这一家,贼拉好吃。

    我说那是,你不知道,我以前有个梦想,就是开一家餐馆,所以我对于吃很严格的,每到一处地方,都会去挑最有当地特色的馆子吃饭,然后记住这个味道,多多学习,想着自己能不能够做出来。

    楚小兔满眼信心,说哇哦,那你做菜岂不是很好吃咯?

    我很是得意,说对,有机会让你尝一尝,保准你舌头都要咽下去。

    听到我的话,楚小兔十分期待。

    于是她又吃了三碗。

    傍晚时分,我拉着吃撑了还要嚷嚷着再吃的楚小兔离开,两个人赶上了前往西边一个县的最后一班车,这班车很是破烂,车厢里面有着浓郁的汽油味,沉闷无比,然后又有人在前面不断咳嗽,弄得我都都有些脸色苍白。

    而楚小兔因为晚上吃得太多,差点儿就要吐了。

    那个时候的公路并不是很好,国道都破破烂烂的,一路摇晃,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终于来到了一个小镇子。

    我们下了车,楚小兔走出了几步,整个人就不行了,趴在不远处的田坎上吐了起来。

    我路上的时候买了水,等她吐得差不多了,走过去,帮着拍了拍背上,然后把水递给她漱口。

    楚小兔漱过口,勉强回过神来,对我说道:“我们到底要去哪里?”

    我说去一个叫做错木村的地方。

    楚小兔又问:“那我们要去干嘛呢?”

    我说跟我一个朋友汇合。

    “他知道离别岛在哪儿么?”

    “不,他不知道,但是想要找到离别岛,就得找到他,不然谁来也白搭。”

    “到底什么意思?你能不能说清楚再行动?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跟着你到处晃悠。”

    “你可以不跟来。”

    “傻子,我就知道,你这个王八蛋,从头到尾,就是想要把我给甩掉,哼,就是不如你的愿。”

    ……

    两人吵吵闹闹,并不进镇子,而是沿着这条公路往前走,在前面的山坡前转弯,开始沿着小路朝山里走去。

    当时的情景,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月光在头顶的某一处地方高悬着,白月光,如水一样地洒落在地面上,楚小兔咬着嘟起的嘴唇,然后无辜地看着我,眼眶里面仿佛有雾水一样,十分的委屈。

    当时的夜,月亮也美,人也美。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跟着这个有点儿小闹腾、又有点儿小活泼的女孩子,一直走下去的冲动。

    不过这样美丽的情怀,终于还是被山路的曲折给打败。

    越往山里走,那路途越是崎岖,大概是下了一阵雨的缘故,一开始的时候还好,越往后走,那山路越发泥泞,有的时候一不留神,一脚踩在了泥坑里面,拔出来的时候,满脚的泥巴,让人心烦意乱。

    不过这情况只是仅对于我而言的,深入山林,楚小兔就跟一只猴儿般灵巧无比,走上走下,每一次都能够绕开泥坑,走在草堆上。

    我一开始还在领路,后来却不得不让她走前面,我在后面亦步亦趋。

    如此一致走到了凌晨三点多,我们终于来到了一个夜幕笼罩的村子,而这个村子规模很小,一眼望去,也就十来户人家,而且家家都是木房子、吊脚楼,都是非常原生态的样子。

    我有些激动,下坡的时候差点儿摔了好几跤。

    随后我来到了村子从下面数上去的第六家,敲开了人家的门。

    叩、叩、叩……

    如此敲了两回,里面传来一个慵懒的人声:“是哪个哟?”

    我恭敬地回答道:“‘千古风流今在此,万里功名莫放休,三山五岳成一快,降妖除魔是朋友’,后辈侯漠,拜见联盟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