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十五章 脑残少女
    滨湖会馆。

    从几乎吓尿了的黄毛口中,我得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个家伙别看模样长得不咋地,但是个情场高手。

    他专门负责去学校找那些涉世未深的女孩子,用谈恋爱的借口,将女孩子骗出来,先将人给祸害了,随后就用缺钱的理由,挑唆女孩子出去卖。

    如果女孩子被爱情洗了脑,愿意的话,他就亲自带,当做是自己的印钞机。

    而如果女孩子不肯,他也有办法,那就是直接卖给一些夜场之类的地方,赚一笔快钱。

    凭借着高明的泡妞技巧和花言巧语,黄毛无往而不利,赚了大把钱。

    栽在他手里的,据他自己交代,就有十三四个。

    听完他的讲述,我恨不得直接捏爆了他的蛋蛋。

    这种王八蛋,不杀了,还留着过年?

    只不过我得忍。

    现在毕竟是法治社会,如何判决他,并不是我的事情,而我目前需要做的,就是赶紧把刘伯的小女儿露珠从那滨湖会馆里救出来。

    问明清楚之后,我揪着黄毛和短脖子出了门。

    门外有一堆人在外面看着,瞧见我拖着两人出来,都吓了一大跳。

    这里面有许多短脖子的人,瞧见自家老大这样,就有些蠢蠢欲动,而短脖子给我一把掐住了喉咙,赶忙说道:“别动,别动,江湖恩怨,这位大哥只是带我们去办点事情,你们别参与,知道不?”

    他既然这么说了,其余人也不敢妄动,我轻易地将人带下了楼,回到车上之后,楚小兔则轻车熟路地捆人。

    随后我开车,在黄毛的带领下去了滨湖会馆。

    接下来的事情进行得很顺利,我带着被教训一顿的黄毛和短脖子抵达了滨湖会馆。

    为了确定露珠人在这儿,我故意很低调,让黄毛来谈,终于将露珠找了出来之后,果断动手,大闹会馆,将门店给砸了。

    随后我扬长而去,让楚小兔照顾好饱经折磨的露珠妹子,又押着黄毛和短脖子去当地公安机关投案。

    在路上的时候,我跟他们说清楚了,你们要是肯自己承认的话,那就进局子里待着。

    该咋判咋判,我管不着。

    要是不肯,没关系,你们自己回家,回头我找到你们,挨个儿打断腿。

    打断腿,这一辈子都残疾了。

    不但如此,黄毛的话,我还要废了他的子孙根,让他再也没办法祸害人家姑娘。

    我说得很陈恳,很认真,希望他们能够选择其中一个。

    我有些凶残狰狞的表情,让他们也认真地做出了抉择。

    无一例外,都选择了第一个。

    他们刚才,瞧见过我在滨湖会馆里一个人打八个的样子。

    里面专门被顾来当打手的大汉,他们两个得喊“哥”的大混混,几乎是一照面就给我撂趴下了,就知道我刚才说的话,应该是没有折扣的。

    说到做到,社会人。

    我把这两人送到了局子里去,报了警,搞得接待的人都挺惊讶的,听到了这两人的叙述之后,愣了半天,赶忙去请示领导。

    没多久,就来了好几个人,将人给分开审问了。

    我们这边有证据,有苦主,连当事人也愿意投案自首了,所以过程其实并不复杂。

    唯独有一点,那就是关于滨湖会馆的事情。

    我能够感觉到,负责做笔录的人谈及此处,都有一些谨慎,我就知道这里面有一些古怪之处,我想要以一己之力将其端掉的想法算是落空了。

    当然,对于这个结果,我其实早就有所估计,所以并不纠结。

    这样的认知,除了我自己这些年混迹南方的人情世故之外,还有的是马一岙的教导。

    他跟我说,不要妄图跟大部分人作对。

    至少不要跳在明面上来。

    心中有正义,但是这个得做一些妥协,得绕点弯子,不然就容易被当成愣头青、出头鸟,给人一枪端掉。

    这句话我深以为然。

    弄完这些,基本上都是晚上时分,我处理好了一切之后,借了警局的座机,给村里打了电话。

    我给刘伯报了平安之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很快就会带人回来。

    电话那头的刘伯满口感激,有点儿哭腔。

    一个领导送了我出来,临别之前,跟我握手,然后低声说道:“这件事情,谢谢你了,你要相信我们,就算是克服再大的困难,我们都要将这些乌烟瘴气的东西给打掉,请给我们一点时间。”

    我跟他使劲儿地摇了摇,说我相信您,也相信大家的决心。

    领导对我说道:“侯漠,我都听说了,你挺厉害的,一个打八个,很厉害啊;怎么,有没有想法来我们这里,正好局里面有几个特招方案……”

    我摇头,说不了,其实……南方省厅那边,对我也有想法。

    哦……

    当我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领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用力地跟我握手告别。

    我回到车上的时候,手上满是汗水。

    对方的手,很软。

    楚小兔陪着露珠坐在后排,我将车子发动起来之后,开口说道:“露珠,你怎么想的。”

    露珠抱着双脚,将头埋在膝盖里面,痛哭了起来。

    在下午的过程中,我了解到,就这几天的工夫,她不但失身于黄毛,而且还在滨湖会馆那里给人逼着接了客。

    这件事情,是瞒也瞒不过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警局这边,我打点了一些,至于家里,我不会跟刘伯说,也不会跟任何人说起。你跟家里面人说的时候,就说跟同学去玩了,知道么?”

    露珠这才抬起了头来,抽抽噎噎地说道:“漠、漠哥,谢谢你,谢谢……”

    我摇头,说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回头让刘伯带你回学校,那两个拐骗你的人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没有等我说完,露珠突然插嘴问道:“王安他会怎么样?”

    我一愣,说王安是谁?

    露珠犹豫了一下,方才说道:“就、就是你喊的黄毛。”

    我的脸变得严肃起来,回过头,看着她,说他是死是活,关你屁事?我跟你讲,要不是他,你会变成这个样子?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才以为你跟他是真爱呢?你傻了么,你知道他骗过的女孩子,没有二十也有十八个,你算什么?在他眼里,你就是一堆钱而已,懂么?

    我有些恼怒了,说话毫不客气。

    事实上,到了这会儿,她还念着那黄毛,就已经不是运气不好,而是真正脑残了。

    别的都可以挽救,但如果脑残,那天王老子下来,都没办法了。

    露珠给我骂得头也不敢抬,低着头,抽噎起来。

    我原本还算不错的心情,给露珠这女子的脑残问话搅得一阵心烦,也没有了继续教训她的想法,发动油门,只想着赶紧将人送回家,算是交代了任务。

    回到九龙湾,把露珠送回家之后,刘伯自然是无比感激,他的几个儿子儿媳也对我十分热情。

    我的心情不太好,简单交代两句之后,也没有再管,告辞回了家。

    楚小兔想要跟着我一起,给我说了几句,气得直瞪眼,说你有气撒在那脑残妹子身上啊,管我什么事情?

    我冷冷看了她一眼,说你可别忘了,横塘老妖也是做这种皮肉生意的,跟滨湖会馆是一个德性。

    楚小兔不服,说可是我们那儿的姑娘,没有一个是被迫的。

    我冷哼,说谁知道?

    楚小兔气得半死,骂了我一路,我并不管她,将车子还给了三叔之后,回家睡觉。

    次日清晨,我早早地起来,跟母亲和父亲聊了一会儿,就准备离开了。

    我得赶紧赶回莽山去。

    临别前,母亲才想起来,说对了,昨天白天的时候,有一个叫做马一岙的人打电话过来,问你在不在。

    我一听,赶忙问道:“他说了什么?”

    母亲说没什么,我跟他讲了你的事情,他就没有再说什么,挂了电话。

    我赶忙跑堂屋,给马一岙的手机打了回去。

    结果提示我,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到底怎么回事?

    经过这么一件事儿,我归心似箭,赶忙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结果走出家门口没多远,就碰到了冷着脸的楚小兔。

    她看着我背着包,冷冷说道:“怎么,想甩开我,一个人溜?”

    我说没有,正准备去找你呢。

    楚小兔说你睁着眼说瞎话呢,三叔家在西头,你往村东头走,这是去找我么?

    我没有跟她接话,绕开她走。

    楚小兔追在我后面,说道:“你要是真嫌我烦,那好,我不跟着你就是了。不过,我得提醒一下你——你外甥兜兜身上被婆婆埋了点东西,只要是在二十里范围内,我都能够感应到……”

    啊?

    听到这话儿,我停下了脚步,问道:“当真?”

    楚小兔冷哼一声,说你以为我是过来监视你的么?婆婆是真喜欢兜兜,才叫我过来帮你的,你当我爱跟着你这个臭脾气啊?

    我听了,赶忙拱手,说好,好,前面是我的错,跟你道歉,走吧。

    楚小兔扬起头,用圆润莹白的下巴对着我。

    然后,她鼻子里哼出了一声话儿来。

    势利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