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十三章 见招拆招心底稳
    刘伯说起“露珠妹子”的时候,我有点儿尴尬。

    原因在于前几天被拉到我家来见面,算是“相亲”、“介绍”的女孩子里,露珠就算是一个。

    刘露珠比我小个五六岁的样子,小时候就没有在一起玩儿,但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

    她小时候是个拖着鼻涕四处跑的小姑娘,没想到女大十八变,现在长得也算是有模有样,身高腿长,十分漂亮。

    不过我一想起她小时候鼻涕妞儿的模样,就想笑。

    我是个背着沉重躯壳走路的夜行者,自然不会考虑在老家找一个女朋友,所以介绍过后,也没有动心,而事后露珠也告诉我,说她自己有一个男朋友,那人对她挺不错的,所以目前不打算换。

    两人聊清楚之后,也就没什么了,我前几天又忙得后脚跟打头,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她。

    瞧见平日里沉稳的刘伯此刻哭出声来,我赶忙扶住他,说您别着急,到底怎么回事,慢慢讲。

    刘伯告诉我,这些天他在忙白事,都没有怎么顾得上家里。

    等回家的时候,才知道姑娘不见了。

    他是老来得女,最是疼爱,就着急了,问老伴怎么回事,才知道这几天他老伴一直在逼着露珠,而露珠听烦了,自个儿就跑了,已经有两天没着家了。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了,露珠这才多大啊,家里人怎么就急了?

    事实上,在那个年代,女孩儿结婚都早,特别是我们那里,好多与露珠同龄的女孩子,都已经结婚抱娃了。

    也就是刘伯对自己小女儿疼爱,才让她继续读书。

    他老伴一开始以为自家女子赌气呢,也不急,一直到现在,才有些慌,这才敢跟刘伯说起。

    算一算时间,不是两天,差不离有三天了。

    他们赶紧找人,给露珠的同学、朋友打电话,每个人都找了遍,都没有任何的消息出来。

    然后他们一慌神,就去报了警。

    这种事情,报警的确有用,但人家派出所一天到晚那么多的事儿,还有兜兜这边的案子,哪里管得过来,所以只是简单记录了一下,就让他们回去等通知了。

    刘伯回到家里来,唉声叹气,正好碰到了回家的三叔,两人一聊,就免不得说到了我。

    大概是我这几天的表现着实耀眼,三叔就撺掇着刘伯过来找我问问。

    听到这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揉了揉脸,说道:“小女孩子赌气,也就是去玩得好的同学家里躲一躲,这个没有什么吧?我记得她还在上高中,问过学校没?”

    刘伯焦急地说道:“问过了,说好几天没来上课了,要不然我怎么会这么急?”

    我说其他人问过没?

    刘伯说都问过了,都没有消息,我都急疯了,还跟老婆子吵了一架,现在正让露珠的几个哥嫂到处找人呢,听老三说你年纪不大,但挺有办法的,就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主意——你们年轻人,见识的世面也广,跟我们这种乡下老头不能比……

    我连忙摆手,说您别说这个,别说。

    我让他们等一等,除了房间,去厨房洗了一把脸,让自己变得清醒了之后,又回来,问了几个问题,思考了一会儿,这才跟刘伯说道:“这件事情我可以帮忙,没问题的。”

    刘伯赶忙感谢,然后又表示,说如果能够把你那露珠妹子找回来,到时候给出五百块的辛苦费。

    我连忙摆手,说用不着,你别这么破费,露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总不能让她出什么事吧?

    刘伯千恩万谢地离开,三叔把人送出门之后,又折转了回来。

    他有些歉意地搓着手,然后说道:“那啥,大漠,这件事儿是叔给你找麻烦了,不过刘老哥这个人的人品很不错,平日里在村子里呢,谁家有事他都帮着张罗,露珠这孩子也招人喜欢;我想来想去,要是咱能帮忙把露珠找回来,也是功德一件,你说是吧?”

    我忍不住笑道:“怎么,你是觉得给我找麻烦了?”

    三叔瞧见我没有板着脸,就笑了,说嗨,大漠,说句实话,你叔我平日里的心气儿也高,不怎么看得上人的,但这两天跟你跑来跑去,是真觉得你这人厉害,以后必成大器的。

    我揉了揉太阳穴,说三叔,麻烦你去把那个楚小兔找过来吧,这件事情,我觉得还得她来帮忙。

    三叔说成,我这就去。

    他转身离开,而母亲则笑吟吟地走了上来,对我说道:“大漠,你刘伯这次过来,还拎了烟酒,可值不少钱呢,你要是还有假期,就帮忙弄弄呗。”

    我母亲这人什么都好,就是爱沾点小便宜,又有些小虚荣。

    那刘伯平日里在村子里的威望很高,她都得捧着,这回刘伯出了事,焦头烂额,却找到了我们家的门上来。

    别的不说,光这件事情,就让她挺得意的。

    我父亲也是,他倒是不在乎这点儿小烟小酒,而是为我被人重视骄傲。

    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大漠,你刘伯在村子里的为人不错,人人说起他,都竖大拇指,你要是能帮,就多尽点心思。

    两位老人家将基调一定,我也不能再说什么,只有苦着脸答应。

    其实按照我的计划,是准备明天启程,前往莽山。

    为什么呢?

    无论是马一岙,还是王朝安,他们对于江湖上的许多事情,都很是了解。

    我想要找到兜兜,知道那个什么离别岛和黄大仙的下落,还是得听一下他们的建议才行。

    没曾想人还没有出发,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

    乡里乡亲的,人家都张了这口,我还能怎么办,只有赶紧解决咯。

    没多一会儿,三叔领着楚小兔来到了我家。

    瞧见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我母亲的双眼都瞪直了,一会儿又是上茶水,一会儿又是摆糖果,跟招待新上门的儿媳妇一样,殷勤得很。

    我无奈,只有等我母亲忙活完之后,叫开她,这才说道:“事情三叔路上应该都跟你说了吧?”

    楚小兔笑吟吟地应付着我母亲,此刻空下来,喝了一口茶,然后才说道:“你家这儿,挺不错的呢……”

    我正色说道:“咱讲正事。”

    楚小兔说事情我知道了,很简单,宋城丐门都给你打了大半,用不着怀疑他们;至于其他可能,你现在有没有一个想法了?

    我也不藏着掖着,开口说道:“我觉得吧,这件事情无外乎两种可能——第一种,露珠自己找了个地方躲起来,或者同学家,或者朋友家,不想露面;第二种,她离开家之后,遇到了一些坏人,被控制了人身自由。”

    三叔说如果是第一种的话,我觉得可能性很小——你看刘大哥他们都已经报警了,露珠就算是不上课,这消息传到她耳朵里,估计也怕了,会自己回来的。

    我点头,说对,这是应有之事,所以刘伯他们才会这么急。

    楚小兔看着我,说你是不是心里早就有想法了,别绕圈子,直接说吧。

    我咳了咳,然后说道:“的确,前几天的时候,我跟露珠见过一面,她跟我说她有一个男朋友了,而这件事情,刘伯却并不知道。所以我在想,事情的突破口,或许就在她的那个男朋友身上。”

    我简单分析了一会儿,三叔问道:“大漠,你直接吩咐吧,我们该怎么做?”

    我看着三叔萎靡不振,时不时打呵欠的状态,说道:“三叔,你这状态不太好,今天先休息一天,等明天事情还没有结果的话,我们再一起去。”

    三叔不愿,说这怎么行,事情是我揽的,怎么能光让你来跑?

    我说我是年轻人,精神头足,你不行,来日方长,别急于一时,你说对吧?

    三叔没有再坚持,而是把他那辆二手皮卡的钥匙给了我。

    撵三叔回去之后,我看了一下堂屋的挂钟,才中午十一点半,母亲准备好了饭菜,我和楚小兔在家里随便吃了一点,然后出门,前往区里面的第二高级中学。

    那里是露珠读书的学校。

    路上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副驾驶室上面的楚小兔,说你胃口不太好?

    我母亲瞧见楚小兔在,就特意多加了两个肉菜,结果楚小兔却不怎么吃,偏偏挑着蔬菜下饭。

    楚小兔对我说道:“我吃素的。”

    一路无话,两人来到了中学门口,我把车停在学校附近,然后去找门卫聊了两句。

    按理说学校是不准外人进入的,但我并不怕,上去跟门卫说明情况。

    那人瞧见我的模样和气场,又看了一眼我身后漂亮得耀眼的楚小兔,最终还是让我们登记了一下就放行了。

    我们到的时候,正好是放学,我找到了露珠的班主任。

    说明缘由之后,班主任十分帮忙,不但跟我介绍了一下露珠的学习生活情况,还叫来了她几个相熟的同学。

    三个女同学,一个男同学,大家在一个课外活动室里面坐着,没有老师。

    我怕有老师,同学们会拘谨,没想到现在的学生,远比我们那个时候要活泼,男同学一进来,眼睛珠子都快掉进了楚小兔的胸口里去,而女同学都嘻嘻哈哈地问我与露珠的关系。

    我感觉女孩们看着我的时候,眼睛也在冒光。

    我聊了几句露珠的生活情况,然后话锋一转,说道:“露珠有没有男朋友,你们知道么?”

    “没!”

    “没有。”

    “她,没有吧?”

    男同学和两个女同学相继回答,只有最后一个眼镜妹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好像有一个,最近跟她,走得挺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