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十一章 脑袋撞在裤腰带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我和老杨几乎是同时发出了一声撕裂嗓门的怒吼。

    啊!

    同样是怒吼,老杨的声音是歇斯底里的惨叫,而我则是为了壮声势,让自己不至于退让的吼声。

    那骨头碎裂的声响,并不是来自于我的腰间。

    而是老杨的脑壳。

    他那满是黑气缠绕的脑袋上面,凸出了一对尖角来。

    这一对尖角本来是要攻破我所有防备的利器,然而在此时此刻,却被我缠在腰间的“裤腰带”给抵住了。

    我这裤腰带别看软中带硬,跟一硅胶板一样,但它的密度决定了一切,也让老杨的杀招无法施展。

    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情况出现了,老杨并没有能够凭借他那一双尖锐的弯角刺穿我的腰间,而是惨叫一声,滚落到了地上去,我虽然往后退了一步,却并没有任何的伤筋动骨。

    头顶双角的断裂,让老杨疼痛不已,他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之后,方才踉踉跄跄地爬起来。

    他还待再战,横塘老妖却拦住了他。

    她说够了,你输了。

    有鲜血从脑袋上流下来,哗啦啦的,甚至都糊住了老杨的眼睛,他一把擦开,然后恼怒地争辩道:“他作弊!”

    本来垂头丧气的众人一听到这话儿,立刻就来了劲,大声嚷嚷道:“怎么回事?”

    “对啊,对啊,那家伙的腰间,怎么能够顶得住老杨的一撞?”

    “说好了不用器械,那小子绝对作弊。”

    众人纷纷嚷嚷,群情汹涌,而横塘老妖也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似乎在等着我的解释。

    我此时此刻,相当淡定,对这老杨咧嘴,露出一口白牙:“作弊?我怎么作弊?要说作弊的,应该是你吧?明明说好比拳脚,你却露出一对角来!”

    老杨憋红了脸,争执道:“角怎么了?角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你呢?你敢把你腰间那玩意拿出来么?”

    他咄咄逼人,显然是认为我在这场比斗中做了手脚。

    我哈哈一笑,冷冷说道:“拿出来,又如何?”

    我掀起上衣,将困在腰间的软金索露了出来,指着这玩意说道:“真的搞笑了,堂堂一澳门地下拳王,居然撞到了我的裤腰带上面,弄成这样,还好意思逼逼?”

    我将软金索一抖落,瞧见这软绵绵的样子,大家都一脸尴尬。

    的确,这也就是一根裤腰带。

    天啊,堂堂老杨,那无坚不摧的双角,此刻居然栽在了一条裤腰带上面,这脸……可真的是丢大发了。

    原本还在呱噪的众人,就算是脸皮再厚的,也都低下了头去。

    这事儿,你说怎么讲?

    说出去都丢人。

    众人默然,唯有作为当事人的老杨最是激动,他看着我,说不对,你下面绝对还有东西,你他妈的敢阴我,你个老阴比,我……

    他越说越恼,激动不已,然而这个时候横塘老妖却发了话:“够了。”

    老杨有些不服气,还待再说,横塘老妖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你还嫌不够丢人么?

    别看她年老体衰,但威望却是很高,老杨即便是心头再不服,也不敢多言,而我则乘机将软金索捆回了裤腰上。

    那横塘老妖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都散了吧。”

    她一句话,众人都不敢违抗,没一会儿,整个大厅之中,只剩下了三个人。

    一个我,一个横塘老妖,再加上一个小兔。

    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此刻站在横塘老妖的身后,就跟一个乖宝宝似的,而横塘老妖则看着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中了姬三娘下的十香软筋散,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倒下?”

    我一愣,气行一周,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忍不住说道:“你说笑呢吧?”

    横塘老妖瞧见我有些懵逼的脸,知道并不是我察觉酒菜有毒,装作不知,于是叹了一口气,说传说中的灵明石猴,果然是天之骄子。

    说罢,她看着我,认真说道:“虽然不确定你最后十分能够冲破五重关,但得罪你这样的一个夜行者,并不是什么好选择。所以我接下来讲的所有事情,都是真的,我会以我奶奶的名义起誓,保证话语的准确度。”

    我瞧见她十分严肃,点头,说请讲。

    横塘老妖说道:“你那外甥,的确是给姓胡的送来了,我亲自给他验过,是十分罕见的灵明石猴血脉,不过很淡薄,并不明显。对于那小孩,我并无恶意,甚至还有想要将他收为徒的想法,然而在这一切都还没有实施的情况下,变故发生了。”

    啊?

    我瞧见她并不像是在骗人,有些心慌,说什么变故?

    横塘老妖突然问道:“你知道在苗疆一带,有一个叫做‘离别岛’的地方吗?”

    我一愣,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说道:“你指的苗疆,是什么?据我所知,它大概是一个地理范围,说的是我们国家西南部的地方,包括滇南、西川、黔州、湘南、渝城、广南等各省市部分,而具体的,是什么?”

    横塘老妖笑了,说你的地理学的很好,但对于这江湖,却什么也不知道。

    我说我有点不太理解,这一带,十万大山,连绵不绝,哪里还有什么岛?

    横塘老妖说你既然不懂江湖,那么我就这么跟你说了吧——你的外甥,的确是在我这儿过,但就在今天早上的时候,他给一个叫做“黄大仙”的家伙掳走了,而那个黄大仙呢,就是来自于著名的苗疆离别岛。至于黄大仙是谁,离别岛在哪里,我不想说太多,但我想说的,是我比你更想找到他。

    她停顿了一下,解释道:“因为,那家伙打伤了我好多兄弟,还将我的一个心腹爱将,给杀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脸上明显有些抽搐,恨意洋溢。

    给掳走了?

    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怎么会这样?”

    横塘老妖没有回答,而是拍了拍手。

    啪、啪……

    掌声在空旷的大厅里响起,紧接着她的手下,押了两个人过来,一个体型微胖,像个精明计较的商人,而另外一人,则是一个瞎了眼的老头儿。

    那老头儿的身上,散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古怪味道。

    这两个,就是绑走兜兜的家伙。

    他们被绳子绑得结实,然后身上、脸上有多处鞭挞的痕迹,人脑袋打成了狗脑袋,精神萎靡不振,显然在此之前,是受到了许多折磨的。

    我一开始的时候,还觉得横塘老妖有可能在忽悠我。

    但当她将这两个家伙拿出来之后,就明白了她的诚意,毕竟她这边可以撒谎,但那两个不会。

    横塘老妖用拐杖指着这两个家伙,说:“本来,你没有来之前,我是准备把他们浸了猪笼子,丢进江里喂鱼,用来祭奠我那死去的爱将;但你今天既然来了,又赢了老杨,我就给你一份面子,让你把他们带走。”

    我的确是想要把兜兜给找回来,但这并不能抹灭我心中对于人贩子的恨意。

    现如今兜兜被那个什么黄大仙掳走了,不知所踪,我只能够将气撒在了这两个人贩子身上来。

    所以我走过去,一脚一个,将两人踹得老远。

    我只踹了一下,就没有再上前。

    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力量,把这两个狗逼给弄死了。

    他们最需要接受的,是法律的制裁。

    踹完人,我朝着横塘老妖拱手,说多谢前辈。

    我准备拎着这两人离开,而这个时候,横塘老妖拦住了我,说道:“等等……”

    我有些诧异,害怕她反悔,而这个时候,横塘老妖有拍了拍手,没一会儿,被我留在山下的三叔,居然出现在了这大厅里。

    他给人带了过来,我瞧见他脸上有些惊慌的模样,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切。

    横塘老妖既然能够在刚才那里摆下鸿门宴,自然是早就知道了我们在找她麻烦,而既然如此,又怎么可能放过独自留在山下的三叔呢?

    所以,从一开始,三叔就被他们掌握在手里,当做人质。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我刚才的表现,但凡有点儿差池,三叔就极有可能变成了对方手头的筹码,用来威胁我就范。

    姜,到底还是老的辣。

    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我再一次向横塘老妖拱手,对她的大度和通融表达谢意,而横塘老妖没有再多说什么,挥了挥手,让人送我离开这里。

    一行人来到地面上,我才发现三叔的那辆皮卡车停在了不远处的场院里。

    横塘老妖的人将那胡爷和瞎眼老乞丐扔到了皮卡车的后面,朝着我拱手之后离开。

    我看了一眼,觉得这两个大活人扔在货厢里并不合适,准备把他们移到车里来,却给留在最后的小兔拦住了。

    她说道:“他们放车里,我坐哪儿?”

    我一愣,说什么,你跟着我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