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十章 横塘老妖,和老杨
    小兔被我毫不留情地一脚踹中小腹,整个人飞起。

    然而她那宛如蛇一般的小腹十分柔软,轻轻一扭,就调整了身形,整个人如同壁虎一般,趴在了对面的墙上去。

    满堂的壮汉簇拥着一个头发皆白、满脸皱纹的老婆子,拄着拐杖。

    她冷冷看着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面对着这早有准备的鸿门宴,我冷笑一声,说道:“横塘老妖,就是阁下?”

    老婆子拱手,说江湖人抬爱,不足一提。

    我笑了笑,点头说道:“好、好、好!”

    我连说了三个“好”,不再多说,那横塘老妖有些好奇,对我说道:“小伙子,你从大早上,就在打听我的名字,居然还真的找到了我这儿来,到底是想要干些什么?”

    我手摸向了腰间,整个人的自信陡然提升了起来,然后微笑着说道:“你……猜!”

    我这话音刚落,旁边越出一壮汉,怒声骂道:“猜你妈比!”

    他长身而出,冲着我就是一个“黑虎掏心”过来。

    这汉子身高足有一米九,又高又壮,人黑乎乎的,跟一铁塔似的,手又长,那一下过来,气势壮到了极点。

    一个字,凶!

    砰!

    对方气势很足,我却也不弱,根本没有给对方接近我的机会,一个鞭腿过去,就直接将人给砸倒在了地下。

    只一招,就将对方给撂倒在地,毫不含糊。

    随后我风轻云淡地看着对面。

    众人皆惊,就连横塘老妖都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来。

    事实上,别看我这般果断凶狠,但其实在刚才的那一霎那,我是做足了准备的。

    无论是对方出拳的轨迹,还是力量,以及身位,我都全部了然于心,再后发先至,全身的力量在那一瞬间做了高度协调,方才会做出如此的完美一击。

    为什么要这么完美?

    因为我此刻处于重重包围之中,如果不能够做到先声夺人的话,我便会陷入众人的重重包围里面去。

    对方并非弱者,别的不说,光我面前的这个横塘老妖,还有墙上的美女诱饵小兔,就绝对是夜行者,而且还是觉醒多时的。

    那个横塘老妖,别看整个人白发苍苍,垂垂老矣,但她那微微眯起的眼眸之中,却有着太多老年人不具备的精光。

    精光四射。

    这说明,对方是一个很强悍的老牌夜行者,方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果然,我一脚撂倒对手之后,除了那个人在呻吟着往后爬之外,现场之中,再没有了别的动静。

    啪、啪、啪……

    横塘老妖的掌声打破了沉默,然后她突然笑了起来。

    她裂开没有几颗牙的嘴巴,笑着说道:“很好,很不错,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后生,可畏啊!说出你找我的目的吧,我可以给你解释的机会,不然就凭你这本事,或许会有点麻烦,但绝对不可能杀出重围的。”

    我镇住场子,获得了平等对话的权力之后,并没有继续张扬,而是想着马一岙的教导,拱手说道:“前辈,我此番前来,是为了一个人。”

    横塘老妖问:“谁?”

    我说一个小孩子,六七岁的年纪,叫做兜兜,他应该是被宋城丐门的胡爷,和一个独眼龙乞丐卖过来的,不知道您有没有见过?

    横塘老妖的脸上,本来是有笑容的,但当我说出自己的诉求时,她的脸,变得很冷。

    冷到如同坚冰一般。

    气氛僵硬了好一会儿,她方才缓缓说道:“你是那小孩的什么人?”

    我本来以为对方会矢口否认的,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么说,多多少少也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是他舅舅。”

    横塘老妖问:“亲舅舅?”

    我摇头,说不,他妈妈,是我的堂姐。

    横塘老妖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之后,问我道:“你,彻底觉醒了么?”

    我有点儿犹豫,不过最终还是决定说实话:“没有,只过了第一重。”

    横塘老妖有些惊讶,说什么?你过了第一重?

    我瞧见她满脸不太相信的样子,没有争辩,说需要我证实一下么?

    横塘老妖看着我,又过了好一会儿,然后喊道:“老杨,你来。”

    一个身型削瘦的男人从门口处走了过来,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地方太小,施展不开。”

    横塘老妖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换个地方?”

    我此刻前来,心志本已决绝,自然毫无畏惧,点头说道:“客随主便。”

    双方谈妥,于是在一众人等的簇拥之下,我们离开了包间,往外走去,一路上都没有碰到人,我才知道这儿并不是什么娱乐场所。

    人家对我是早有防范的,所以才会把我带到这没人的地方来。

    这般想着,我方才知道自己到底还是太嫩了,今天这一天的举动,也着实是有些张扬。

    一行人转过楼梯,来到了一个地下室。

    这地下室十分敞亮,空间也宽阔,地上铺着软木地板,有三面都有镜面装修,面积差不多有超过两百平,或者三百平,层高有四米多的样子。

    看得出来,这是横塘老妖专门用来训练自己手下的地方。

    一众人等都散落周围,而那个叫做老杨的男人则站在了我的对面。

    他年纪约莫三十来岁,很瘦,站定之后,脱下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一身结实的腱子肉来,挥了挥手,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爆发性的力量,充满进攻性。

    横塘老妖对我说道:“老杨是我这儿最好的拳手,曾经在澳门地下拳赛里面有着很好的成绩,你若是打赢了他,我告诉你一切。”

    我捏了捏拳头,发出了“咔嚓”的声响,然后说道:“好。”

    老杨脱了鞋,光着上身,穿着一条短裤,双脚在软木地板上面跳来跳去,活动完了筋骨之后,对我说道:“怎么样,拳脚还是器械?你擅长什么?”

    我看了一眼角落里的兵器架,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无所谓,你喜欢什么都行。

    老杨做不了决定,看向了横塘老妖。

    横塘老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好一会儿之后,方才说道:“既然都是夜行者,就没有必要决出生死,比拳脚就成。”

    她看向了我,仿佛在询问我的意思。

    我点头,说好。

    老杨早已急不可耐,听到这一声,立刻抱拳,从我行了一礼,然后说道:“开始吧。”

    我低头抱拳,却发现老杨已经如同一颗炮弹般冲了过来。

    飕!

    他一脚踹了过来,带着巨大的风压声。

    我往后推开,却发现他这一套腿法是连环的,飕飕带风,我有点儿没有提防他这暴烈如风的腿法,只有不断后退。

    我闪开了对方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这让他有些发恼,几次之后,忍不住出言嘲讽道:“你麻痹的,除了躲躲闪闪,你就不会别的么?懦夫,胆小鬼……”

    他分心说话,腿法就没有了那么凌厉,我则是深吸了一口气,瞅准机会,猛然向前。

    砰!

    我一拳打在了他的脚尖之上,双方的劲力在那一瞬间碰撞,轰然作响。

    我往后退了两步,而老杨也是如此。

    这一下交锋,打了个平手。

    对我而言,平手无关紧要,但老杨是势在必得的,这情况对于他来说,有点难以接受,当下也是厉喝一声,整个人就冲了过来。

    紧接着他腾空而起,如同雄鹰当空一般,紧接着右脚朝着我的面门探了过来。

    这一招夺人声势,好不刚烈。

    我瞧见他这一招,心中冷笑。

    你是雄鹰当空,我来黄狗撒尿,看看到底是你在天空上能够搏杀猎物,还是我扎根大地,身沉力猛。

    在那一瞬间,我蹲下去,将整个身子都收缩成了一团,然后猛然出腿,如同炮弹一般踢出。

    砰!

    两人的双脚再一次碰撞到了一起,只不过老杨是赤足,而我则是穿着运动鞋的。

    双足相交,巨大的闷响出现,老杨“啊”的一声叫喊,整个人腾空翻滚几下,而我的那一只运动鞋则受不了两人的力量冲击,整个胶底都融化了去,随后直接裂开,四分五裂。

    这一下,让周围瞧见的人都大吃一惊,而翻滚落地的老杨被我给激怒了,嗷呜一声,整个人开始冒出了层层黑气来。

    他虽然没有显露本相,但腾腾的妖气,却再也没有束缚。

    紧接着他一边叫,一边朝着我发起了冲锋。

    这一下,他的速度几乎提高了三成一声,随后整个脑袋低下,朝着我的腰间猛然撞了过来。

    这是……头槌?

    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几乎想要下意识地让开,然而下一秒,我却改变了主意。

    我气沉丹田,然后扎了一个沉稳的马步。

    我让自己的双足,死死吸住了地板。

    咚!

    两人再次相交,老杨那冒着滚滚黑气的脑袋,终于撞到了我的腰间来。

    在相撞的那一瞬间,发出了“喀”的一声脆响。

    周围的众人在瞧见了这一幕之后,都起身欢呼了起来:“哈、哈、哈,赢了,赢了!”

    气氛热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