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九章 杨名山庄
    餐馆老板跟我唠唠叨叨说着话,而我的眼睛却是突然间一亮。

    因为我当时想起来一句话,就是那个张老四说的。

    他说这儿花窝子比较多,靓妹子开放,让人流连忘返,这说法在跟这餐馆老板说的综合起来,基本上是没有跑了。

    我赶忙问明那山庄的地址,老板以为我们是老司机要“开车”,赶忙去问了一人,然后跟我们说起。

    我并不在意老板异样的目光,结了账,然后跟三叔出了门。

    三叔还没有明白状况,问我,说我们先去哪家好?

    我说去杨名山庄吧。

    三叔有些疑惑,说为什么是哪里啊?我觉得在河边那里的一家会比较像而已,毕竟那里有水路,出了什么事情,也好跑路啊,你说对吧?

    我摇头,说不,先去杨名山庄。

    大概是这些天来我的表现给予了三叔一定的信任感,他并没有说太多意见,点头,发动了皮卡车,然后出发。

    没多一会儿,我们到了河边的公路旁,望着不远处山坡上的庄子,三叔问我,说要上去么?

    我想了一下,说你停路边,找地方待着,我一个人去。

    啊?

    三叔愣了一下,说你一个人?会不会有危险?

    我笑了,说三叔,你得放心我。

    想起那天三叔被人劫持的事情,我又交代了他一句,说你在这儿也小心,我们今天问了一天,太扎眼了,说不定就被人盯上了,你随时保持警惕,要万一有人接近,你别傻傻地待着,赶紧开车离开,知道么?

    三叔想起昨晚的事情还心有余悸,点头,说我火不熄,随时一脚油门轰走。

    交代完三叔,我开始下车,朝着山上走去。

    一路上其实挺荒凉的,天色暗了下来,除了坡顶上有些光亮之外,路上都黑漆漆的。

    好在不时会有汽车和摩托车路过,光线打过来,将路面的崎岖照出,让我不至于踩到坑里去。

    事实上,其实不用这些灯光,光凭着月光,我也能够毫无障碍地行走。

    夜行者,它对于我的改变是潜移默化的,并不仅仅只是表现在我的力量和修为之上。

    更多的东西,是心理层面的,难以表达。

    山坡不高,我来到山庄跟前。

    说是山庄,但其实也就是几栋建筑组合在一起,此刻灯火阑珊,我走到门岗前,敲门,里面走出一人来,斜眼看我,说干嘛?

    我十分镇定,说来吃饭。

    那人打量了一眼我,说对不起,只接熟客。

    他准备往回走,我赶忙喊道:“别啊,我是刘老板介绍过来的。”

    那人愣了一下,回过头来,问:“哪个刘老板?”

    我故意生气地说道:“还有哪个刘老板,就是横塘的刘老板呗!”

    那人有些犹豫,而这个时候,旁边走来一人,在他耳边低语几声,他终于不再板着脸,而是走过来开门,说进来吧。

    我往里走,一个三十多岁、花枝招展的女人走了过来,笑着对我说道:“哎哟,先生,您是一个人,还是跟朋友约好了一起来的?”

    我说就我一个,不过说不定还会来俩朋友。

    女人将我引进屋子里,我在大厅看了一下,发现这儿的人还挺多,吃吃喝喝,十分热闹。

    我在角落里找了一个位置,女人问了我两句,然后对我说道:“您先吃饭,一会儿要是有什么需求,去隔壁的小厅找我哈。”

    她带着一股香风离开,服务员走过来,等我点菜。

    我随意点了两个招牌菜,又要了一壶自酿米酒——这菜单上的菜品是真的贵,比鹏城一些大酒楼都黑,要不是我出门的时候,马一岙给了我一些钱,而我又怕母亲担忧,没有全部给她,此时此刻,我还真的就是捉襟见肘了。

    点过菜,我坐在角落,装作漫不经心地观察着这大厅里的一切。

    来这儿的人分三种,一种是达官贵人,或者大富豪,这些人进来之后,直接奔楼上的包间,不会在楼下停留太久;另外一种是寻常人等,三五好友,有点儿小钱,约在这里玩一玩;最后一种人的气质很明显,都是开车的司机。

    这里说的“司机”,并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老司机”,而是真真正正的驾驶员。

    这些人长期在外面奔波,手里又有钱,消费能力自然也高。

    十个司机九个老司机,讲的就是当时的风气。

    我耐着性子吃了许久,并没有瞧见任何我所想要见的人,酒都加了两壶,终于坐不下去了。

    我结账之后,起身离开,准备回头再想办法,结果没有想到我这刚刚走出大厅门口,就给之前引路的那女人拦住了。

    她笑着对我说道:“先生这是要走?”

    我点头,说对。

    女人笑吟吟地说道:“来我们这儿玩,怎么能吃个饭就走呢?我们这儿还有点其他项目,在后院,要不要去看一看?”

    我心知肚明,却还是故作不知地问道:“什么项目?”

    女人笑着说道:“就是给你放松放松的休闲娱乐,你去看看不?看您第一次来,给你打个八折、啊不,给您打五折——看您这么年轻,长得又帅,我给您打五折……”

    我半推半就地跟了过去,想着能够在这里碰见那个胡爷和瞎眼老乞丐就好。

    穿过主楼,来到后面,这儿弄成温泉山庄的模样,路上有好几个水池子,热气腾腾,还有人在里面泡着呢,而我跟着那女人,七拐八拐,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

    这儿有一座小楼,走进里面去,布置得相当豪华。

    女人领着我来到其中的一个包厢,让我坐下之后,对我说道:“先生,您稍等,我去把姑娘们都叫过来。”

    我瞧见这纸醉金迷的环境,即便知道自己是过来找人的,并不会消费,但还是有些心慌,拉着她问道:“这儿,要多少钱?”

    女人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来,说您想多了,不贵的。

    她离开之后,我坐回沙发前,想着如何能够找到人,还没有等我想好,门被敲开了,紧接着走进了一个人来。

    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一个漂亮的年轻妹子。

    那妹子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魔鬼惹火的身材,一头大波浪形的金色卷发发出耀眼光芒,细长的大腿裹着一条鹅黄色的超短迷你裙,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白皙无暇的皮肤透着红粉,薄薄的双唇宛如玫瑰花瓣一般,娇嫩欲滴。

    美。

    这个女人从头到脚,都透露着这样一个字,风情万种。

    我以为是会来一堆人,让我挑选,却没有想到就来了一个,那女人长得虽然妩媚,但眉目之间,又透着一股清冷,我下意识地站了起来,然后说道:“哎,这……”

    妹子走到了我的跟前,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然后对我说道:“你好,我叫小兔。”

    我点头,说你好,你好。

    小兔走到了我的跟前来,说来,我给你脱衣服。

    我下意识往后退,说做什么?

    小兔一愣,随即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她一笑,满脸的清冷就消退了,化作了万种风情,妩媚端庄,不一而足,随即她说道:“你们男人来这儿,还能干嘛?干呗,有啥不好意思的?来、来、来,我给你脱衣服……”

    她走上前来,动手动脚,一股浓烈的香气碰得我有些头晕。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然后推开她,说道:“别,别,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小兔却不管我的推脱,上前来搂住我,胸口一对规模超大的大白兔顶住了我的胸口。

    她这样的亲密动作,让我的抵抗有些勉强。

    我是一个正常男人,又不是柳下惠,自然不可能做到多么正气凛然,这样一个漂亮尤物投怀送抱,多少还是有些难以抵抗的。

    就在这时,小兔在我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看看,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她伸手,往下摸去,我有些心慌,下意识地咬了一下舌头。

    舌头一咬,痛感传来,我精神一凛,突然间,许多事情都传到了我的脑海里来,也化作了种种疑问。

    为什么只有一个人来?

    像我这样的散客,都不确定兜里能有几个钱,为什么会安排这种极品美女给我呢?

    他们就不在乎我兜里,到底有没有钱么?

    不对,不对。

    这里面,有古怪!

    在这温柔乡里,我的脑子瞬间进入清醒状态,而这个时候,我感觉到小兔抱着我脖子的双手上,指甲未免太过于尖锐了一些……

    砰!

    我精神紧张,往回一收,小兔猝不及防,被我推开,脸色一变,手上一扬,居然摸出了一根尖锐的小刀,朝着我的眼睛扎了过来。

    我没有犹豫,一脚蹬在了她的腹部,将人踢飞了去。

    而下一秒,包厢好几个地方都涌出了人来。

    只在一瞬间,房间里出现了十来个人,个个体型壮硕,而一个老婆子从门口那儿走了进来,对我说道:“听说你在找我?有什么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