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八章 那一吻的风情,及味道
    喝得迷迷糊糊的夏梦在瞧见我之后,一把就搂住了我的脖子,冲着我喊着。

    都说美人如玉,但喝醉了酒的美女,还真的是难搞。

    我扶住了夏梦,一股香皂还是洗发水的味道,混合着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赶忙问道:“你一个人,怎么喝这么多的酒啊?”

    夏梦醉眼迷离,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有些结巴地说道:“候漠、漠,我等了你好久,一直在等你,我还给你家打了电话,一直没人接,我以为你还是没有原谅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我……那件事情,一直藏在我的心里,让我难受,我难受你知道么候漠……”

    听到她语无伦次的话语,我有些惊讶,也有些感动。

    事实上,关于我之前在水泥厂的遭遇,甚至关于夏梦,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在我脑海里的印象,已经十分淡薄了。

    我满脑子想着的,是怎么活下去。

    然而夏梦却一直对于自己做过的错事耿耿于怀,甚至还影响到了她以后的人生,这让我很不是滋味。

    我将她抱在了怀里,拍了怕后背,安慰道:“傻姑娘,这件事情,我早就不怪你了。”

    我抱住她,只是想要给她一点儿安慰,但没有想到醉酒状态的夏梦却一下子踮起了脚,然后朝着我吻了过来。

    我有点儿方,脑子还没有转过来,就给夏梦亲上了。

    唔……

    我顿时就睁大了眼睛,出于男性的本人,下意识地将她的身子紧紧抱住。

    那一刻,我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揉进自己的怀里去。

    呕!

    大概是我太过于激动了,让处于醉酒状态的夏梦有些难受,身体的痛苦是连锁反应的,她忍不住打了一个酒嗝,紧接着一股酸臭不堪的呕吐物,就从嘴里喷溅了出来。

    ……

    当时的状况,真的是尴尬到了极点。

    我吐出口中的呕吐物污秽,脑子都懵了,而更尴尬的是,在这个时候,从旁边突然蹿出一个年轻人来,朝着我就猛然一脚踹来。

    我往旁边躲开,那人踹了一个空,怒气冲冲地骂道:“流氓,你敢非礼夏梦?”

    我有点儿晕,不知道这人是哪里冒出来的,而这个时候,连续吐了一滩的夏梦回过神来,冲着那人喊道:“孙杨,你发什么疯啊,我跟候漠认识的。”

    那年轻人听了,一愣,忍不住说道:“认识?认识还趁你酒醉欺负你?”

    夏梦有些不好意思说是自己先动的“嘴”,扶着我,对那人说道:“孙杨,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

    那个孙杨显然对夏梦有些意思,此刻瞧见女神这个模样,心都凉了半截。

    他脸上的表情又是悲愤,又是心伤,而我着急去救人,没有太多想法,问夏梦,说这是你朋友?

    夏梦听到我这么问,赶忙解释:“是我同事,招商局的同事。”

    我点头,对孙杨说道:“小孙,你好,我这边有点儿紧急事情要处理,必须马上就要赶往湘潭去,关系人命,十万火急的大事;夏梦现在喝醉了,我担心她的安全,你负责送她回家,可以么?”

    啊?

    孙杨听到我的话,有点儿懵,不过还是惯性地点头。

    夏梦也意外,问我:“候漠,你、你要去干嘛?”

    我来不及解释了,将夏梦交到了孙杨手中,然后拍了拍那小伙子的肩膀,说道:“拜托了。”

    说罢,我转身离开,而夏梦想要叫我,见我没有停步,便大声对我说了她的手机号码。

    她让我回头有空了,打电话给她。

    我回到了车子,感觉嘴里还有一股怪味,忍不住又吐了两口唾沫,三叔将保温杯递给我,说漱漱口吧。

    我有些尴尬,将染满污秽的外套脱下来,又喝了一口水,吐掉,这才感觉好一点。

    三叔发动车,往前开去,然后有点儿憋不住笑,身子直抖。

    我跟三叔混熟了,也没有了长辈和后辈的顾忌,郁闷地说道:“想笑就笑罢,用不着憋着。”

    三叔哈哈大笑,然后对我说道:“大漠,你真的是艳福不浅。”

    他这么一说,我又泛呕了,忍不住求饶,说叔,我的亲叔,咱们能不能别说这件事情了?

    三叔笑得不行,一路上都在调侃我,弄得我都快郁闷死了。

    半夜的时候,我们赶到了横塘。

    这是一个特别小的镇子,我们赶到的时候是半夜,而且得到的信息也不多,大概知道那个所谓的横塘老妖是个开饭店的。

    至于是哪家饭店,报数的人也不是很清楚。

    要是知道,肯定是麻姑知晓得最多,但那女人大概是知道了自己的罪行,死鸭子嘴硬,就是不开口。

    如果她落到了我的手里,我或许能够学电影里面的手段撬开她的臭嘴。

    但在派出所,我完全没有办法。

    当下也只有先打听打听,正好我们赶到镇子上的时候,一条街上,好几处亮光,有一处居然是一家卖早餐的店子。

    这种早餐店起得很早,此刻凌晨四点多就生了炉子,我和三叔走过去,看了一下单子,三叔点了一碗牛杂汤粉,而饥肠辘辘的我则不但点了一碗肥肠粉,而且还加蛋、加量。

    别看这是一个小镇子的不知名早餐店,但这粉,味道真的不错。

    汤头浓郁,粉有嚼劲,肥肠清爽不肥腻,再加上一勺红辣椒和香菜,唉呀妈呀,那滋味,甭提多美。

    我一夜奔走,身心俱疲,但那碗红油油的辣汤一口喝下肚子,立刻就精神起来。

    三叔瞧见我吃得这么快,问我还要一碗么?

    我摇头,说不用。

    三叔没吃完,但放下了筷子,有些发愁,说这镇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到哪里去找那个什么横塘老妖啊?

    我说这么一个镇子,开饭店的,算上小铺子,也就二三十家,一家一家地看,挨个儿问。

    三叔有些头疼,说唉,到底是年轻人,想得倒是天真。

    我拿纸擦嘴,然后认真地说道:“三叔,我能够理解你的意思,但是你得想一下,咱们都到这儿来了,怎么能打退堂鼓呢?我堂姐侯丽的那情况你也知道了,她老公死了,婆婆又是那个样子,儿子再没了,估计又一条性命去了,咱们不坚持,怎么行?”

    三叔瞧见我的劲儿,叹了一口气,说我老了,跟你们年轻人没法比了。

    我笑了笑,说您陪着我跑了一夜,说这话儿?

    买了单,结了账,我对早餐店的老板问道:“老板,您知道咱们这儿,有一个叫做横塘老妖的么?”

    那满脸油腻的老板一脸懵逼,说啥老妖?

    “横塘老妖!”

    “横塘?你说我们横塘的老妖?没听过,就听说过黑山老妖……”

    我们离开了早餐店,然后将小镇子大概走了一遍,多少了解一些底细,随后等到天亮了,我们开始挨家挨户地问去。

    有的饭店开得比较早,有的饭店开的比较晚,所以这个挺费时间的。

    我和三叔从凌晨一直走访到了下午,累得半死,结果都没有问出任何结果来。

    那帮人,要么就是不知道,要么就是拿看傻逼的眼神来看我和三叔。

    横塘老妖,什么鬼?

    三叔有点儿受够白眼,找了个地方坐下就不肯走,我却不会,毕竟是做推销员出身的,多难堪的局面我都见过。

    这东西,只要是你心态好,其他的都无所谓。

    我将三叔安置在一个凉粉摊前,然后自己又出发,结果到了傍晚,都还是没有任何有用的消息。

    两人找个地方草草吃了饭,三叔叹气,说那帮家伙,是不是在撒谎啊?

    我摇头,说不,我亲耳听到的,说兜兜是给他们头儿胡爷,和那个独眼龙老乞丐带过来,找的那个横塘老妖,这些都是对得上的,没错。我们只是没有找对方法而已……

    三叔想了一会儿,说镇上你是都找过了,但……你说有没有可能不在镇子上?

    我说不在镇子上,那在哪儿?村子里?村里能开饭店?

    三叔说你得这么想,那帮人做的是拐卖人口的买卖,如果弄在镇子上,那得多扎眼啊,对不对?我知道,在咱们宋城,就有不少人在乡下开饭馆,叫啥来着?农……农家乐,对,就是农家乐,好像是一种新方式,前面有鱼塘,后面有菜地,到处散养本地鸡,离得也不远,这样子腻味了城里生活的人,才乐意来。

    农家乐?

    我在南方打拼几年,自然知道这东西,听三叔说着,沉思了一下,点头,说对。

    随后,我找到餐馆老板,问附近有没有什么农家乐之类的。

    餐馆老板告诉我,说农家乐没听过,但镇子附近的确有几家餐馆。一个在镇子西头两公里的小河边,一个在河对面的山上,叫做什么山庄来着——那地方,嘿哟我跟你说,都是城里面的有钱人、达官贵人过来的,听说有那种项目,老好玩了。

    我看着老板对我挤眉弄眼,心中咯噔一响。

    对,就是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