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六章 巧舌如簧
    麻姑一言九鼎,她一开口,众人就一窝蜂地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在场的有八个男人,一个女人,还有好几个孩子,理论上来说,拿下我应该是绰绰有余的事情。

    所以他们才会这么嚣张。

    当然,也是因为如果我将这儿的事情曝光出去,他们的美好生活恐怕就此截止,所以才会想要把我拿住,让我没有办法出去说话。

    如果是平常人,或许就真的栽在这阴沟里了。

    但我不是。

    我是夜行者,就算是血脉没有完全觉醒的夜行者,但对付这几个喝了酒的家伙,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冲得最前面的那人,是刚才出来放水的张老四。

    他手里抓着一根生锈的钢管,脸上露出凶悍的表情,冲上前来,扬起钢管就朝着我的脑袋砸了过来。

    我能够感觉得到他挥舞钢管时的力度,也几乎能够猜测得到这钢管打在我头上的效果。

    头破血流。

    这帮人是动真格的,没有在虚张声势。

    咚……

    面对着这帮人的冲击,我毫不示弱,迎那砸落下来的钢管,走上前两步,一个侧踢,避开了那钢管砸落的轨迹,猛然一脚蹬过去,踢在了张老四的胸口,将人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直接踢飞。

    那家伙重重地跌落在了墙上,发出一声闷响,随后软软地滑落下来。

    随后我又出了一脚,将身后一个提着砍刀的家伙踢到了院墙上去。

    那人先是给我踢了一脚,然后又扎在了墙头上的玻璃碴子,痛得哇啦啦地大声叫唤。

    两脚踢完之后,那个朱广才大声喊道:“等等,等等,这小子邪门……”

    其实用不着他来喊,这帮叫花子出身的家伙早已停住了脚步,小心翼翼地看着我,然后将我团团围住。

    麻姑的脸色一阵变幻,最终还是努力让自己变得温和,然后陪笑着说道:“大、大兄弟,有啥话好好说,别这么激动,好么?”

    我走向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那外甥,给你们带到哪里去了?”

    麻姑努力笑出来,说道:“他啊,去了,去了……”

    她吭吭哧哧,仿佛要说,又仿佛犹豫,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劲风。

    早有提防的我猛然回头,一把抓住了朱广才的手腕,拦住了他刺来的短刀。

    我右手猛然一捏,那人便哎哟哟地大声叫了起来。

    这人能够发现我在院子里,自然是个练家子。

    不过就算是练家子,离我也还是有点儿距离,此刻给我拿捏住,忍不住直哼哼,然后喊道:“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旁边好几人嚷嚷道:“放开他,放开他,不然弄死你!”

    这里一片喧闹,结果院子外面传来了三叔的声音:“大漠,大漠你没事吧?”

    我听到这话儿,下意识地朝着门口望去,却发现刚才还挂在墙头叫唤的那家伙一个翻身,跳到了墙外面去。

    紧接着没两秒钟,三叔就给那人拿着半片带血玻璃,顶着脖子,给推搡了进来。

    我抓着朱广才的那右手猛然一扯,将这家伙拉近了我的怀里来。

    三叔给人挟持住,浑身都在打颤抖,双脚哆嗦,却有水剂滴答、滴答流了出来,居然是给吓尿了。

    他身后的那人身上有好多处伤口,疼得脸都扭曲了,拿着玻璃片,顶着三叔的脖子,大声吼道:“放开朱哥,放开,不然我杀了他……”

    我抓着朱广才,将他手中的短刀夺了过来,然后看着这一院子的人,缓缓说道:“真的要鱼死网破?”

    三叔是担心我才过来的,我没有办法责怪他,只能想办法。

    麻姑瞧见他们手里有人质,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大兄弟,看你样子也是江湖中人,咱们有话好商量,你放我们一条生路,然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说好不?”

    我没有搭理她的话茬,依旧问答:“我外甥在哪里?你们唯一的机会,就是被他交回来。”

    那个挟持三叔的年轻人恶狠狠地骂道:“去你麻痹,放开人不?不放开,我弄死这个老头子,你信不信?”

    三叔这个时候也特别不争气地喊道:“大漠,救我啊!”

    他在我们村子里,算是十分有见识的人物了,然而在这生死关头,终究还是少了几分胆气,浑身发软,倘若不是身后挟持他的那个年轻乞丐扶着,他估计都要栽倒在地上去了。

    我瞧见那人拿着三叔的性命来威胁我,心中顿时就是一阵怒火。

    我肯定不会妥协,不然还不是给他们拿捏住了?

    我将朱广才扭过来,用他的身体作掩护,隐约计算了一下之后,猛然推开朱广才,手中的短刀朝着那人甩了过。

    唰!

    短刀飞出,随后我听到“啊”的一声叫唤,却见挟持住三叔的那个年轻人肩头扎了一把刀,痛苦地叫唤着,然后去捂自己的左肩。

    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一个飞身箭步,冲到那人跟前,猛然一脚,踢在了他的胸口。

    砰!

    那人腾空飞起,重重落地的时候,再也爬不起来了。

    我把愣住了的三叔往门外推,对他说道:“去报警,把警察叫过来。”

    三叔听到这话儿,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跑去,而这个时候,院子里的其他人也四散而逃,却是不奔着我来,想要从其他地方逃开。

    当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我要从这帮人身上问出兜兜的下落,肯定不能让任何人走了,于是冲上前去,一人一脚给撂倒去。

    那个麻姑有点儿本事,挡了我好几下,后来我发了狠,伸手过去,抓住了她的头发就往墙上撞,咚的一下,那女人给撞得头破血流,嗷呜之叫,却也不敢再跑开。

    这悍妇一倒,其余人更是轻而易举地倒下。

    至于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也是十分识趣,自己蹲在那儿,不敢动弹,这才免了一通毒打。

    还有屋里面的几个孩子,他们几乎都是残疾,瞧见我,都往里面缩。

    我将一院子的人都给撂倒了,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门给推开,好几个警察冲了进来。

    有人瞧见我站在院子中间,其余人都倒下去了,厉声喝道:“干嘛的,蹲下,蹲下……”

    那人拿着警棍指着我,我有些诧异,怎么三叔刚刚跑出去不远,警察就来了呢?

    他报的警么?

    我心中无愧,好不害怕,走上前去,开口说道:“各位,我……”

    没有等我说完,那警棍就落到了我的身上来,对方厉声吼道:“叫你蹲下,听到没有?”

    我给挨了两下,虽然用手挡住了,但对方用的力量很足,胳膊有些疼,心里也有气,不过当前的局势下,我也不能跟对方硬抗,只有蹲下身去,双手抱头,表现出了足够的顺从。

    这时三叔从门口走了进来,喊道:“这是我侄儿,他不是坏人。”

    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警察走了进来,喊道:“干嘛呢?干嘛呢,大晚上的,怎么都跑这儿来了?”

    我蹲下去,抱着头,开口说道:“尽管你好,我们是xx乡九龙湾的人,这帮要饭的在今天绑架了我外甥,我们在乡派出所报了警,然后得到消息,就赶了过来调查。我刚刚听到他们说起了我外甥,给他们卖到了湘潭去,而刚才我偷听,被他们发现了,就想要把我捉住,把我送去卧轨,杀人灭口……”

    我耐心解释着,然而这个时候,那个给我打昏了的麻姑突然就醒了过来。

    她大声嚎哭道:“冤枉啊,冤枉,明明是我们这帮要饭的苦哈哈,好不容易凑点钱,吃顿好的,喝点酒,你非要跑过来,对着我们就是一顿打;还说什么讨饭的都比你吃得好,这个世界没天理了……”

    这乞丐婆红口白牙说瞎话,张口就来,赶来的这几个警察和协警听得一头雾水。

    麻姑继续往下讲,不过却被老警察拦住,然后看向了我。

    老警察看着这躺倒一地的人,好一会儿,然后问我道:“这些人,都是你给打趴下去的?”

    我点头,指着地上的刀具和钢管,说是他们先动的手,我这个是正当防卫。

    旁边有一个青春痘的年轻警察冷哼一声,说懂得还挺多,正当防卫都知道,了解得挺多的呗?

    我没有跟他起冲突,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话。

    老警察打量了院子好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行了,大半晚上的,打架闹事,还扰民,别委屈了,全部都带走。”

    他一说话,旁边几个协警都上来了,里面传来了小孩子的哭声,一个只有半截腿的小男孩从屋子里爬了起来,哭喊着说道:“麻姑妈妈,麻姑妈妈,你别走啊,你走了我们可怎么办?”

    老警察瞧见还有好几个孩子,犹豫了一下,然后指着麻姑说道:“行吧,其他人跟我们走,你留这里。”

    我听到,当场就急了,大声喊道:“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