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四章 顺藤摸瓜
    兜兜不见了?

    我的脑海里在一瞬间,就想起了那个全身穿着孝服、跪在那儿瑟瑟发抖的小孩儿的模样来。

    我忍不住拦住我父亲,说别慌,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我父亲焦急地说道:“就是不见了啊。刚才忙上山的事情,又办酒,到处都乱得很,等忙活完了,喝酒的人都散场的时候,阿丽找兜兜吃饭,却没想到哪儿都找不到,问了所有的人,都没有见过他,最后一次是春山家的小子,说兜兜抱完灵牌回来,说去上茅厕。再后面,就没人见过他了。现在到处都在找,阿丽和她婆婆都快要急疯了……”

    我听父亲这么一说,并不紧张,说他估计也是累了,那么小一孩子,折腾这几天,说不定找地方睡觉去了?

    我想起堂姐侯丽她那婆婆,脾气是真的不小,大概是有点儿怪兜兜,所以一直没有好脸色看。

    这几天,兜兜除了跪在灵堂前,和抬棺时捧着灵牌,其它时间,也没有什么存在感。

    父亲说谁知道啊?这不是到处找着么?

    我想起以前自己小时候爱躲的地方,说去各家谷仓啊,稻谷堆啊,还有祠堂那边,多找找,再就是山上,这些地方都看一下。小孩子,受不了委屈的,找到了多哄哄。

    父亲说别说了,你也帮忙找人吧。

    我没有拒绝,跟着他一起走,走到村西头,村里的大喇叭就响起来了。

    我们村会计扯着那那尖锐的嗓子喊道:“兜兜,兜兜你跑哪儿去了?快点回家,找你妈妈和奶奶……”

    播了几遍之后,又开始号召全体村民,只要有空,都帮忙四处找一下人。

    我们从下午一直找到了晚上七点多,太阳都快下山了,天色灰蒙蒙的,我和我父亲找遍了犄角旮旯。

    父亲累得呼呼出气,我说先停下吧,去丽姐家看看,说不定人找到了。

    两人往回赶,还没有到地界儿呢,远远地就听到丽姐的婆婆在哭喊,我走近了一些,才听到她在扯着嗓子骂堂姐侯丽。

    她是个农村老太婆,没有什么见识,但泼辣无比,大概是先死了儿子,又丢了孙子,整个人的精神都陷入了悲痛的情绪里,扯着嗓子大声哭嚎着,哇啦啦地喊。

    她骂丽姐是个败家子、扫把星,说她克死了自己的老公,又克丢了自己的儿子。

    还说她干嘛不去死呢,留在这世间,也是个笑话,丢人现眼……

    她甚至骂得更加难听,各种粗俗不堪的话语连续抛出来,别说当事人,我听着都有些扎耳。

    她在骂,旁边也有劝的,七七八八,乱得很。

    我跟父亲走进了院子里,找到了母亲,瞧见房间里也是乱哄哄的,便问怎么回事?

    母亲一说,我们才知道堂姐侯丽也去找了几回,最远地都跑到了隔壁村子,结果一样是没有找到人。

    她因为太过于劳累,又伤心过度,此刻已经昏了过去。

    里面有村卫生所的医生在呢,身体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太过于疲惫了,我问了一下,才知道还是没有找到人,有点儿头疼,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母亲说谁知道呢,各种说法,乱七八糟的,不过已经报了警,派出所一开始不愿意来出警,说没有过二十四小时,后来给闹得没有办法,就几个村都通知到了,也在找呢,应该能够找得到的——你说这个兜兜,也真的是不懂事,之前闹过一回,要吃肉,把自己爸爸给害死了,现在又来这一套……

    我听着母亲这意思,也在怪兜兜,忍不住说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暂时没有定论,等有结果再说吧。”

    母亲说我再去里面看看,这家里都已经够乱了,别再出什么事情。

    我走出院子来,三叔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递给我一根烟,说抽一根?

    我摇头,说不,不用。

    三叔说唉,伟龙家这事情啊,还真的是乱,事情一桩接着一桩,撞死伟龙的那货车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呢,现在又出了这么一个事情来——真的是流年不利,不过图老三说得也对,这事儿也怪阿丽,没事儿早上去跟那帮叫花子吵架,冲了晦气,现在傻眼了吧……

    啊?

    我听到他这般念叨,脑子一下子就转了过来,说:“哎?三叔?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那几个叫花子泄愤,把兜兜给拐走了?”

    三叔愣了一下,然后摇头,说不至于吧?吵两句嘴而已,至于拐孩子么?再说了,兜兜都快六七岁了,懂事了,他们把孩子拐了去,还能卖了不成?

    我说要万一他们不是卖孩子,而是打断了腿,然后拿去行乞么?

    三叔给我的说法吓了一跳,有些慌神,说不会吧?

    他这般说着,声音越发低了。

    因为仔细想一想,若兜兜只是生闷气,自个儿躲了起来,现在说不定就已经回来了,毕竟小孩子的毅力也不强。

    除非是真的碰到外人了,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

    而所谓的外人,最有可能的,就是那帮叫花子。

    三叔越想越有可能,赶忙拉着我,说走,我们去乡派出所那边说一下情况,把这个事情跟田警察说一下。

    他去开他的皮卡车,而我这边则跟父母交代一声,然后跟着去。

    出门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看到时间快要接近八点,心里突然咯噔一下,想起了之前与夏梦的约定来。

    本来说她请客,两人去吃烧鸡公的,没想到又出了这么一个事情。

    兜兜的失踪,让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乱了套,我忙碌了一下午,心神紧张,牵肠挂肚,却是把那约定给忘了。

    现在想起来,多少有一点儿不好意思。

    明明说好的事情,结果现在却把人家放了鸽子,真让人愧疚。

    不过我这个时候,又不可能抛下兜兜的事情,跑去跟一漂亮女孩儿约会。

    我有心想告知一下夏梦,又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问女孩的电话号码,纠结了一会儿,三叔叫了我一声,我不再考虑,跟了出去。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赶到了乡派出所,跟负责这件事情的田警察说起了这个情况。

    田警官听到,十分重视,详细地问了我们几个细节之后,拿起了桌子上的座机,开始给几个大的派出所打电话,问他们那儿的片警,有没有认得这么几个乞丐。

    我们在那儿等了半个多小时,城关镇传来了消息,说的确有这么几个人。

    他们盘桓在火车站附近,经常行乞,附近的片警有点印象。

    不过那帮人行乞是行乞,但不偷不抢,也没有太多过分的行为,所以片警虽然知道,但也不关注,并不知道他们住在哪儿。

    田警察告诉我们,说现在还不确定兜兜到底是不是走丢了,没办法下结论,而且这事儿也没有办法麻烦人家,得再等等两天,上报到区里面去,等上面的通知下来再说。

    三叔有点儿不乐意了,说等到了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现在不能去查么?

    他这语气有点重,田警察不乐意了,说你以为我们都闲着呢对吧?这一天天的,一大堆的破事,你看到我们这里哪个闲着了?警力只有这么多,经费只有这么多,你说调查,好啊,你自己去啊?

    他吼过之后,感觉不太好,又补充了一句,说凡事都是有程序的,你们也别冲我发火。

    我和三叔走了出来,三叔抽着烟,几次激动得火都没有点着。

    我看了他一眼,又想起堂姐侯丽那儿的惨状,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三叔,要不……咱们自己去调查?”

    三叔一愣,说我们?

    我说田警察说得其实没错,火车站又不是他的辖区,想要那边帮忙,必须得等上面的来协调,而这个点儿都大晚上的了,领导肯定下班,找人也找不到。与其把希望寄托在这儿,不如我们先去调查一下,要万一有点线索,也是好的,你说对吧?

    三叔还是有些犹豫,说那帮叫花子,别看平日里脏不拉几,风吹就倒,其实个个都生猛着呢,要是真的有个什么,动起手来的话,你三叔我可扛不住。

    我笑了,露出一口白牙来,说三叔,有什么事,我这年轻人来招呼就成,你在旁边看着。

    我瞧见他不信,左右看了一下,随手捡起了门口那儿一块一两百斤的大石块来,双手轻松一举,然后放下,三叔去搬,结果憋红了脸。

    这是他才开口说道:“好,我也豁出去了,咱爷俩儿走一遭去。”

    两人商定,便开车前往火车站,抵达的时候,已经九点多钟了,两人挨着铺面问。

    在火车站做生意的这些商家,大部分都有见过那几个乞丐,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大帮十来个,不过至于他们具体住哪儿,这个就不知道了。

    我一直问,问道一家卖快餐的老板时,他居然知道,告诉我,说火车站要饭的这一伙人,住在东街胡同那里。

    他帮着送过外卖,知道他们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