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二章 白事要饭
    听到有人叫我,我有些诧异,回过头来,发现了一个瓜子脸、明眸皓齿的黄裙子女人。

    她年纪不大,穿着精致剪裁的修身长裙,圆领露出漂亮的锁骨,皱褶裙摆下面,露出白皙修长的大腿,一双红色布鞋简约大方。左手手腕上是一连串的细小红圈圈手镯,头发蓬松盘起,雪白的耳垂挂着两个银白环状耳环,非常时髦,而且还化了淡妆,嘴唇上涂了淡粉唇彩,卷翘的眼睫毛忽闪忽闪,明亮的眼眸里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我打量着这个人,脑子有点儿乱,疑惑地问道:“你是?”

    对方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就笑了起来,对我说道:“侯漠,你不记得了我,我啊,夏梦,水泥厂的那个……”

    夏梦?

    对方一说名字,我立刻就想了起来。

    事实上,这个女孩,我前文里是有提过的,就是那个被保卫科长欺负的车间小姑娘。

    当时我瞧不过眼,挺身而出,将人救了下来,结果到了后来,我却反而被倒打一耙,遭到排挤,更可气的是这个小姑娘在厂里面调查的时候,没有站出来作证。

    我当时一气之下就辞了职,去了南方漂泊。

    她现在的打扮,跟之前在水泥厂穿着工衣的朴素模样截然不同,我没有认出来也是正常的。

    之前的时候,我是挺生气的,不过后来在外面见识过太多的人情冷暖,反而想清楚了。

    说起来,一个小姑娘,无依无靠的,好不容易有一个正式工作,而且还是国企,如果当时真的站出来说出了真相,会面临什么后果呢?

    她难道能够学我一样,辞职南下,四处漂泊么?

    所以我对她早就没有了恨意,此刻瞧见,也只是当做普通熟人一般,微笑点头,然后说道:“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好长时间没见了,还好吧?”

    我也就是随口一说,缓解尴尬的气氛,没想到夏梦却说道:“我没在水泥厂了。”

    啊?

    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问道:“姓熊的那畜生后来又找你麻烦了?”

    提及当年那尴尬的往事,夏梦有些脸红,不过还是摇了摇头,说没有,我爸有一个老战友,他把我调到了市里面的招商局,一开始做合同工,后期可能会变成事业编制……

    我听到,说那挺好的啊,难怪认不出你来了,现在的变化挺大的。

    夏梦看着我,说是么?

    我点头,说对呀,变漂亮了,我刚才都不敢认。

    两人聊了几句,夏梦瞧见我并没有表现出反感的样子,不冷不热地应付着,咬了一下嘴唇,然后说道:“侯漠,对不起,之前的事情是我的不错,我……”

    她没有说完,我拦住了她,说别,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现在大家都挺好的,谈那些干嘛。

    夏梦激动地表达道:“不,你知道么,我心里面一直都很愧疚,觉得亏欠了你,一直想找你道歉来着,没想到你那天走得那么突然。”

    我摆了摆手,说别说了,这件事情,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而且没有那件事情,我也未必能够走到今天。都过去了,别多想。

    夏梦瞧见我是真不介意,没有再继续道歉,而是莞尔一笑,说对,你说得对,都过去了——对了,你现在干嘛呢?

    我没有跟她说起自己的情况,指着不远处跟肉贩子讨价还价的三叔说道:“家里面有位亲戚过世了,在忙白事呢,我过来帮忙搞点采购,跑跑腿。”

    夏梦问:“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问你现在在哪儿工作呢?”

    我说我在特区鹏城,在那儿——一家台资企业里面工作,负责化学药水的供应,到处跑,哈哈……

    我含糊地说过,夏梦打量了一下我,说嗯,你比以前都精神了,这是好事。

    我说你也变得挺漂亮了。

    夏梦说我这是因为工作需要,哎,对了,你回家几天,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吃个饭呗,也算是为当年的事情,给你正式道个歉。

    我说用不着,别这么客气。

    夏梦正色说道:“不,不,这是应该的,另外我们好久没见了,聊一聊也挺好的啊……”

    两人说着话,不远处的三叔冲着我喊,说大漠,走了。

    我听到,赶忙对夏梦说道:“那行,看情况吧,我这边有事,先去忙。”

    夏梦抓住我,说你家电话多少呢?到时候我找你。

    我给夏梦柔软的手指抓着胳膊,没办法,只有将家里的电话报给她,夏梦掏出了一个小笔记本来记下,然后笑着对我说道:“别失约,一定要来哦……”

    我有些狼狈地离开,跟着三叔将装肉的筐子搬上皮卡车上去。

    弄完这些,三叔笑嘻嘻地对我说道:“大漠,刚才那姑娘,怪漂亮的,是你女朋友?”

    我摇头,说您说笑呢,不是。

    三叔擦了擦手,然后说道:“不是女朋友,就是女同学。总之小姑娘看着,对你好像挺有意思的,你得主动一些啊,发展发展,不就成女朋友了?看那姑娘,人才挺好的,在哪儿工作呢?”

    他八卦心泛滥,我只有苦笑着说道:“三叔,人家是市招商局的,正经工作的人,哪里能看得上我呢?”

    三叔吹了一下胡子,说那又咋地?我听你娘说,你在特区,一个月能拿四千呢?

    听到他这话儿,我更是苦笑不已。

    我这母亲啥都好,就是有点儿小虚荣,爱在别人面前吹吹牛——一个月四千,是我业绩很不错的时候,那时也是跟她顺嘴一提,没想到她还满世界跟人说去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在三叔说是这么说,但也觉得我跟人家在市招商局里的女孩儿有些差距,也没有再多说。

    两人买完了肉,又去丧葬品店买各种东西,来来回回倒腾了好几趟。

    三叔年纪大了,累得腰直疼,好在我成为了夜行者之后,这体力向来强悍,搬上搬下的事情我都主动来做。

    瞧见我这劲儿,三叔感慨,说还好翊哥叫你跟着我来搞这些,要是换了个其他的年轻人,油嘴滑舌,好吃懒做的,我可就惨了。

    我笑了,说您也不能一棍子打倒一大片。

    三叔说嗬,你是不知道,现在这帮年轻人,天天没事儿就打牌抽烟,四处闲晃,跟在家里别娘老子的钱,自己啥事也不做,要是个个都像你一样在外面赚大钱,我们这些当老人的,也不用这么操劳咯——说到底,还是你爸你妈好福气……

    听着他羡慕的话语,我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或许之前的我,能够成为他口中的情况,也是别人家的孩子,而现如今的我……

    唉。

    世间事,有得必有失,岂能事事如意?

    我跟着三叔一直忙到了半夜才回家,母亲回来了,而父亲还在灵堂那边守灵。

    所谓守灵,就是摆几桌麻将,在那儿打,又借了一台录像机,搬台彩电在灵堂旁边,给小孩子、年轻人看。

    那个时候这玩意挺稀奇的,旁边好多人都来围观,我路过的时候,瞧见放的是周星驰的电影,叫做《百变星君》,其中有一个场景,是坐直升机的时候,冰淇淋掉进泳装女孩子的“欧派”里面去,惹得大人们纷纷将小孩子的眼睛给遮住。

    周星驰的电影,我在鹏城的时候都看过,又不爱打麻将,跟我父亲聊了两句,就回来了。

    在家里,母亲拉着我问东问西,说了一大堆的事情,我勉强应付着,撒了一堆善意的谎言,后来扛不住了,就问随多少的份子。

    母亲说别人都随五十八十,我们随一百就行。

    我想了一下,回房间,从包里的信封里抽出了五千块钱来,出来之后,递给母亲,说钱你拿着,抽出一千来,帮我随礼,其余的钱你留着。

    母亲接过钱,有些不舍,说干嘛送这么多啊?你挣钱也不容易。

    我说丽姐也不容易,孤儿寡母的,感觉那个婆婆也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日子艰难;我小的时候,她对我不错,就当是尽份人情吧。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母亲没有再反对,不过还是有些不舍,念念叨叨,说我现在花钱,大手大脚了。

    我听了,心中苦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夜无话,后面几天,我都在跟着三叔一起忙前忙后。

    因为在外厮混多年,我为人处世的态度和做事情的能力都还算不错,三叔很是满意,经常在村子里的几个主事人面前夸我,大家也都说侯老三家的大小子出息了,以后说不定是个人才呢。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居然还有人想要给我介绍对象,姑娘都领到我家来了。

    我不敢耽误人家,赶忙推辞。

    上山那天,请了一整个戏班子,搭台办事,吹喇叭、吹唢呐,好不热闹。

    主持白事的那个先生是我们这儿的一个名人,我跟过马一岙,与这人聊了几句,感觉人挺有水平的,忍不住跟他多说几句,两人都觉得对方不错,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母亲跑过来,对我说道:“大漠,不好了,快出去,外面吵起来了。”

    我一愣,说谁吵起来了?

    母亲说外面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帮要饭的,跟你堂姐吵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