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终
    编制。

    跟多年之后不一样,98年的时候,一个编制,而且还是涉及到公安部门的干部编制,即便是在当时经济水平领先全国的南方,都是十分具有诱惑性的条件。

    事实上,即便是在二十年后的今天,“编制”两个字,依旧是让许多人都打破了头,才能够抢得到的东西。

    而现在,只要我们点头,就能够唾手可得,这条件,实在是太优越了。

    这位马能马警官,可真的是下了血本呢。

    这话儿说出来的时候,当时就有人意动了——事实上,如果是在几个月前的我,估计都不会犹豫半秒钟,就把这件事情给应承下来,还生怕对方反悔。

    不过,我终究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因为比起编制和国家干部的身份,我眼前还有一个更加迫切需要去解决的问题。

    那就是生存。

    即便是从霸下秘境之中得到了弱水,并且在马一岙的帮助下,冲破了第一个关口,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只不过是给我续了一波命而已。

    它也就是把我从悬崖边儿上拉了一把,但并没有改变我此刻的危险。

    死神的降临,或许在两年之后,或许在一年之后。

    这些,都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我必须不断前进,跟随着马一岙,去找寻除了弱水之外的另外四种东西。

    乌金、叵木、烛阴和息壤。

    除非是我找到了这些东西,并且顺利地突破了另外四个关口,成为了真正的夜行者,避免了血脉冲突而引起的基因崩溃,在没有再有性命之危后,我才会去考虑别的事情。

    比如人生价值的自我实现,比如买房买车。

    比如说……

    找一个能够让我心动、又愿意为她付出所有的女人,相伴一生。

    所以面对着省厅老马伸出来的橄榄枝,我保持了沉默。

    有人沉默,也有人最终选择了接受。

    一个是鹤山云宿的林蓝平,另外一个是茂名的卫合道。

    这两人的性格呢,一向都是嫉恶如仇,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愿意在所有人都拒绝我们的情况下,答应前来助拳。

    现如今正式加入省厅,专门打击为非作歹的夜行者,这个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自我价值的实现。

    至于许梦月许大姐和欧阳青,则出于各方面的考虑,婉言拒绝了。

    不过许梦月还是答应,会帮忙去询问一下那些相熟的江湖朋友,如果有人怀有这样的理想,或者兴趣,都会帮忙推荐的。

    另外老马口中那种松散的组织形式,也可以考虑筹办一下。

    毕竟敌潮来袭,不抱团取暖,就有可能被各个击破。

    守望互助,这个还是需要的。

    老马这个人在省厅的位置看着是挺高的,位高权重,故而时间也是十分宝贵。

    今日出了这样的事情,有许多的事情需要收尾解决,特别是还拘捕了不少的黑西服,这些人的审问工作,都需要他去盯着,所以没有再聊太多,简单又聊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

    后面还需要继续做一些笔录,不过都是下面的工作人员。

    当会议室只剩下我们的时候,我跟许梦月提及了马一岙的担心。

    认真听我说完之后,许大姐想了一下,说道:“从道理上来说,黄泉引不会这么疯狂,不过这话儿也说不准,从防患于未然的角度上来说,尽早转移也是应该的。”

    许大姐是一个说干就干的性子,没多久,她就给我们安排了转院。

    对接医院,是个挺出名的军区医院,而且远离市区,走的什么路子我们不知道,不过从安全角度上来说,的确是比之前那一家要强上许多,而且待遇方面也很是不错。

    每个人都有单间,而我则挨着马一岙,随时都能够窜房。

    我在那医院待了三天,然后与陪同坐着轮椅的马一岙一起,去了附近殡仪馆办理海妮的火化。

    一同出行的,还有许大姐、欧阳青、林蓝平、卫合道和钱氏兄弟,另外李老和刘老也来了,这两个平日里向来淡然、昏昏沉沉的老头儿,在瞧见海妮被推进火化炉的那一刻,顿时间就老泪纵横起来。

    苏四和小狗本来也是准备过来的,但两人被宝芝林禁足了,没办法,只有求了一个师兄,过来送了个花圈,表达哀意。

    海妮火化过后,我的伤势也好得七七八八了,拆了绷带之后,我抱着海妮的骨灰盒,离开了医院。

    我要前往的,是海妮的老家,一个靠海的小渔村。

    因为担心,欧阳青执意跟着我一起去。

    我没有底气拒绝,事实上,自从进医院之后,我和马一岙的兜里就是空空如也,这几天的操持都是许大姐在做的。

    如果不是她们在,我们连医药费都交不起,更不用说海妮的丧葬费了。

    我就连前往珠市的车票,都是纠结许久,跟即将要去省厅上班的林蓝平身上借来的。

    送海妮的骨灰回乡很简单,但要给她修坟的话,又涉及到钱的事儿来。

    我没钱,但欧阳青却是个富二代。

    与美女同行,本来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是因为沉重的主题,使得整个气氛都变得有些沉闷。

    欧阳青感受到了我情绪里面的东西,并没有如之前在医院时那么呱噪,反而是乖巧地坐在我的身旁,然后看着骨灰盒上面海妮那清秀的脸庞,以及她那双无辜的双眼出神。

    一路上,我都在抱着海妮的骨灰盒,一直都没有撒手。

    欧阳青几次想要帮忙,我都没有让。

    一直到抵达了珠市的长途汽车站,下了车,闷了一路的欧阳青方才问道:“这个女孩,对你很重要么?”

    我摇头,说不,我认识她并没有多久,也谈不上太深的感情,我心里面有着的,只有内疚和自责;相对于我,她对马兄,可能会更加重要吧?

    欧阳青轻轻叹了一声,说对呀,她是个挺可爱的女孩,可惜……

    我没有听清楚她后面的话,而是伸手去拦出租车了。

    抵达了小渔村之后,我们赶到了海妮的家,就是曾经出现过凶杀现场的那户人家,我赶到的时候,门紧锁着。

    我敲了门,没有人应声。

    我找到了旁边的邻居询问,才得知海妮父母死亡的当天,海妮的弟弟罗东伟的确是有回来过,不过他很快又离开了,根本不露面,就连丧事的操办,都是海妮的小叔和姑姑弄的,而为了弄这些事情,在村长的见证下,还将这个房子给卖了。

    一直到现在,海妮的那个弟弟罗东伟,都没有再露过面,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当然,也有可能是海妮的小叔和姑姑知道,但不肯跟外人说。

    也就是说,这儿的房子都已经不再是海妮他们家了。

    只不过因为这里出了人命官司,所以买家即使是买了房子,也不会搬过来住,而是将它晾在这儿,要等一些时间再处理,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谢过了邻居之后,我问起海妮父母的坟给埋在了哪儿。

    邻居给我指,说在靠海边的那个小坡。

    小坡是一个能够望海的土坡,不高,但是因为靠近海边的缘故,显得十分陡峭。

    这儿是一片小坟山,这个小渔村的好多人都埋在这儿,因为没有规划,所以显得特别乱,我们没有找人引,只有从下往上找,终于找到了两座新坟,修得并不是很好,大概是出于省钱的缘故,显得十分局促。

    我望着墓碑上面的两张黑白照片,沉默了许久。

    那天我和欧阳青在小山坡上待了许久,我在看大海,看那浪起浪翻,思考着人生的意义。

    这么讲,或许太过于文艺,又或者故作伤感,但我当时真的就是一看看了许久。

    而欧阳青,因为家学渊源,看过风水,则帮着选址看坟。

    两天后,一座新坟砌出,排场不大,但很精致,跟海妮这个人一般,离她父母并不算远,又能够看到不远处的海。

    有海风吹来,将纸钱吹上了半天,晃晃悠悠,飘向了远方去。

    我看着墓碑上的照片,那个面目清秀的女孩儿在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来。

    她的眉眼儿,真好看。

    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夜行者,没有那么多的妖魔鬼怪,她会不会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然后和她所有的同龄人一样,读书上大学,谈一场注定不会结婚的恋爱,最后过往她平平淡淡的一生呢?

    谁也不知道。

    给海妮办完了丧事之后,我们又回到了羊城,苏四和小狗居然溜了出来,大家聚在一起,又喝了一场。

    马一岙和钱国伟因为身上有枪伤,倒也没有太过放纵。

    又过了十来天,林蓝平、卫合道和钱国豪走马上任,加入了省厅马能马领导的麾下,成为专案组成员,而钱国伟则回了老家,许梦月和欧阳青也随之离开。

    我和马一岙,则离开了羊城,赶往了莽山。

    我在莽山待了一段时间,到了十月份的时候,因为家里出了一间小事情,不得不赶回老家。

    一九九八年。

    这是我进入夜行者和修行者世界的第一年。

    也是多年之后的。

    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未来有那么多的不可能,在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