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八十七章 医院里
    海妮是一个可怜的小女孩子。

    因为血脉太早显形的缘故,使得海妮从小就显得与众不同,而在她老家那个封建的小渔村里,海妮从小就遭受到了很凄惨的待遇。

    他不但被村子里的人各种非议,甚至连自己的弟弟都经常对她殴打。

    至于父母,对待她的感情也是十分冰冷和淡薄的,从小到大,她几乎都没有感受过什么温暖。

    一直到她遇到了马一岙,然后被接到了小院子里,与傻乎乎的王虎、热情的傻大姐肥花,和人小鬼大的小钟黄等人相处,方才感觉到活着的价值。

    这些话,是当时我跟海妮一起在灶房里做菜的时候,她跟我聊起来的。

    在小院子的那些时间,是海妮最开心的岁月——不用担心没饭吃,不用担心被人当作是怪物,更不用担心随时冲进来人殴打她……

    听到海妮的话,当时的我,心、其实是挺疼的。

    她的要求,还真的是太简单了。

    越是如此,越发惹人怜。

    只可惜……

    她终究还是死了。

    我的心情都如此悲恸,就像缺了一块,更不用说马一岙了。

    他跪倒在地,抱着海妮瘦小的身子,低声说道:“海妮,海妮,我答应过你,带你去海边玩儿的,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实现诺言。我对不住你啊……”

    因为枪伤,再加上伤心过度,马一岙终于倒了下去。

    我和旁边的阿水七手八脚地将他扶起来,发现他陷入了昏迷之中。

    我有些慌,不是我不够沉稳,而是关心过度。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而这个时候,许梦月大姐赶了过来,让我们将人给放平,之后帮着检查了一下,对我说你别急,人不会有危险,不过必须得赶紧送医院了,不然时间拖长了,肯定会留下后遗症。

    我点头,说好、好。

    我当时有点儿懵,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在许大姐是个十分有条理的人,叫人抬着担架过来,把马一岙抬离了滩涂这边。

    弄完这些,她又过来问我,说这小姑娘怎么办?要不然也送去医院,到时候再通知她的家人过来?

    我想起海妮家人的遭遇,有些痛苦,说不,她……没有家人了。

    许大姐瞧见我脸色苍白,也有些摇摇欲坠,赶忙叫来了欧阳青,把我给扶住,随后也安排了人,将我与马一岙一起送上了车,朝着附近的医院开去。

    阿水也受了伤,不过他不愿意跟着我们一起去医院。

    在车子启动之前,他找到我,让我转告马一岙一声,说他准备去一趟鹏城。

    我当时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下意识地问他去鹏城干嘛,阿水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就走了。

    等到回去的路上,我方才想反应过来。

    先前郑勇的身边有那个猛禽夜行者一般的高手照应,阿水没有办法给老歪报仇,所以才会跟着我们一起来。

    而现在一番火拼,黄泉引损失惨重,估计是顾及不了郑勇那个二五仔了,他这个时候赶到鹏城去,说不定就有机会将那家伙给拿下,祭奠老歪的在天之灵。

    阿水这人的话语不多,开口闭口却总是提及老歪,两人的交情显然是极为不错的。

    这一点从那三根极为稀罕的追风箭,就能够看得出老歪对阿水的器重。

    老歪没有儿子,说不定都将阿水当做儿子看待。

    到了医院,自有人安排给我们处理伤口,我心里想着马一岙和海妮的尸体,不肯第一时间处理身上的伤势,一定要在旁边看着。

    许梦月大姐听到之后,找到了我,说小侯,你别太绷着,先去处理伤口;这里的事情,都有大姐和其他几个兄弟姐妹帮衬呢,你放心,一切有我。

    她的笑容感染了我,也让我紧绷的心弦得到了舒缓,没有再坚持。

    在急诊室处理伤口的时候,急诊女医生和旁边的护士叫我脱下衣服之后,都给我身上的淤青和伤口吓呆了。

    好一会儿,旁边一个小圆脸的护士忍不住问道:“你这个,是几百人械斗么?”

    我摇头,不想说话。

    之前心头热血澎湃,身上的伤口完全都感觉不到疼,而此刻那种紧张感松懈之后,那种火辣辣的感觉就像虫子啃噬一般,将我吞噬。

    不过身体的痛感远远比不上心中的悲伤,我的脑海,一直不断地徘徊着海妮惨死之时的场景。

    我想起她死去之时,喊出口中的那一句话。

    还有她那绝望的眼神……

    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下意识地紧紧捏住了拳头,骨头捏得喀喀作响,旁边的医生开口说道:“干嘛呢?别用力,血都崩出来了……”

    我这时方才想起这里并不是战场,我跟前的这些人,也并不是八爪怪人、笑面虎、刘勇和白眉道人。

    上半身和头部、脖子的伤口处理了小半个小时,随后又给我处理腿部和屁股。

    当说要我脱下裤子的时候,我本能地拒绝了。

    旁边的小护士一本正经地说道:“害羞什么?好像谁没有见过似的,这里是医院,你要摆正心态,知道么?”

    我依旧不肯,因为裤子一脱,我屁股后面的那一小截尾巴,就露出来了。

    这东西对我而言,是一件十分避讳去提的事情。

    更何况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展示出来?

    我的不配合引发了医生的强烈不满,在数次交涉未果之后,医生将医用手套一脱,愤愤不平地说道:“没见过你这样的病人,一个大男人的,害什么羞?不就是那一坨毛毛虫么,有什么好看的……”

    她走到了门口,对外面说道:“谁是病人的家属?或者他单位的,过来一下!”

    她推门出去,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回来,护士不知道情况,也跟着溜了出去,反而是欧阳青溜了进来,对我说道:“侯哥,听说你跟医生吵起来了?要不然,我让他们换男医生?”

    我躺在病床上,苦笑着说道:“算了,一会儿我自己来吧?”

    欧阳青瞧见快要被包成木乃伊的我,忍不住笑了,露出了两排雪白的贝齿,然后说道:“就你这样,估计不行吧?你知道外面那些护士怎么议论你的么?”

    “怎么说?”

    “她们说你真的是铁打的汉子,身上那么重的伤势,就跟在滚刀阵里趟过来的一样,居然都没有哼哼一声,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还有什么?”

    “她们还说你骨头真硬,要是平常人受了这样的打击,骨头早就断了不知道多少根,结果你一点没事。”

    我瞧见欧阳青赖在这儿不肯走,忍不住苦笑,说好吧,我坦白——我屁股后面,有一根小尾巴,不想让人瞧见。

    欧阳青听到,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了眨,对我说道:“那我来给你处理伤口吧——你放心,我学过的,不会弄疼你……”

    之前我不愿意让医生和护士处理,是不想在外人面前显露自己的尾巴。

    在欧阳青这种同甘共苦的同伴面前,我倒是没有太多忌讳。

    事实上,之前被擒住、然后给暴打的时候,我受伤最多的,就是双腿和臀部。

    毕竟有一种说法,叫做“打断你的狗腿”,而“踢屁股”这事儿,又解恨又不至于背锅,故而挨了无数的踹。

    在征得了我的同意之后,欧阳青开始给我处理伤口和敷药。

    为了让我不至于太尴尬,她便跟我聊起天来。

    大概聊了一下今天的状况之后,欧阳青一下子就将话题转移到了马一岙身上来。

    我多多少少也在社会上混了那么长的时间,而且还是那种察言观色、伺候客户的推销行业,自然不会是不解风情的二愣子,而且欧阳青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还没有太多隐藏目的的心机,让我能够了解到,她对马一岙其实是非常有好感的。

    欧阳青问了我许多关于马一岙的事情,比如我是怎么跟他认识的。

    又比如我怎么就跟他混到一起了呢?

    他平日里都喜欢干些什么,有什么兴趣爱好,喜不喜欢文学,最喜欢的书是哪一本?

    他……心里面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我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一开始的时候吧,欧阳青多多少少还收敛一点儿,毕竟有着女孩子的娇羞和矜持,但是当我跟她确定了马一岙之前曾经为了帮朋友忙,打拐数年的事迹,还有他的学霸经历时,欧阳青已经放下了所有矜持,两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都已经在发光了。

    反倒是我,一想起还有另外一个年轻人对这个唇红齿白、清纯明媚的小姑娘有着好感,心里就发虚。

    都说爱情是盲目的,但我终究还是不希望马一岙跟苏四打起来。

    我的话渐渐变得少了,但欧阳青并不在意。

    她叽叽喳喳地问着,就算是我的伤势处理得差不多了,给送进了病房里去,她还是时而娇羞,时而热烈地跟我聊着。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人来到房间,打破了我这尴尬的窘境。

    来人是许大姐,她告诉我,说马一岙醒过来了。

    他说要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