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八十五章 大幕落下
    来人很多,而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人,我居然都认得。

    助拳团中,一直没有露面的欧阳青,她之前肯定是保护着李爷刘爷离开了,没想到此刻居然折返了回来,而跟在她身后的,则是蓄着浓密胡须、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宝芝林掌舵人苏城之。

    那个满脸严肃的老头儿,也跟在了他的身边。

    不是敌人。

    我的心中一松,没有再多考量,而是将手中的软金索长棍猛然一抡,就重重砸在了刘勇的天灵盖上面。

    第一次,是突破缺口,而第二次,则是要对方的性命。

    咚!

    对待刘勇,我没有对待王虎那般心软,在这个时候,越早将敌人击垮,越能够将自己身边的朋友救出困境。

    然而我这恶狠狠地一棒子下去,那家伙的脑门都凹了大半,居然都没有任何的血流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

    我有点儿发愣,那家伙却突然抬起了头来,鼻子突出,圆眼发光,乌紫色的嘴里有着上下四根尖牙,紧接着我发现他的头部变得一片深蓝,被我一棒子打垮的头颅有黏液留下,显露出了原本的模样——竟然是一个凹陷部位,呈碟状,里面有浑浊的水在晃荡。

    紧接着这家伙的身子开始变矮,随后毛发从身上冒了出来,手指变成了四根,手指与手指之间还有蹼……

    这是……河童?

    我想起了以前看过一些关于日本的民间传说,脑海里瞬间就想起了这么一个词眼来。

    难怪这个家伙明明是中国人,为什么又叫一个本间雅贵的名字。

    因为他的本相,根本就是日本民间传说的妖怪啊!

    铛……

    显露本相的刘勇猛然一刀,将我手中的软金索长棍挑飞,然后他没有再往前,而是用那细小狭长的眯缝眼盯了我一下,随后往后飞退而去。

    我想要去追这个家伙,趁着自己身上一股澎湃的劲儿,将他拿下,却不曾想身后却有人追了上来。

    王虎。

    这个身上中了好多枪的小巨人,居然硬顶着枪伤,冲上了前来,为刘勇那个河童打掩护。

    忠心可嘉。

    我心头愤怒,回过身来,猛然一棍子抽将过去。

    这棍势又急又猛,王虎没有办法如同那白眉道人一般捉住,只有用不受伤的左臂抵挡。

    他皮糙肉厚,硬生生挡住了这一棍子,我感觉就好像抽在一头牛背脊上一般,而随后王虎一把抓住了我的棍子,双手攥着,怒吼一声,猛然朝着他的方向拽去。

    他一边拽,一边大声吼道:“叛徒,叛徒,投靠了人类的夜行者叛徒,你不配做夜行者!!!”

    他愤怒地嘶吼着,仿佛疯狂一般地猛拽。

    而这个时候,马一岙从地上踉跄地爬了起来,掏出了那根炼妖球挂链,对我说道:“能控制住他么?”

    瞧见他这架势,我立刻知道,马一岙是准备用之前在港岛时的手段,来对王虎进行催眠。

    此刻的马一岙历经大战,又经受过枪击,身体已经快不行了,指望他来帮忙控制王虎,这是太过于想当然的事情。

    我必须站出来。

    深吸了一口气,我将妖力一泄,软金索长棍变软,化作长绳,而我则往前快步走了几脚,王虎猝不及防,往后倒去,而我则趁着这势头飞扑,将他按在了滩涂上面。

    王虎被我压住,怒吼一声,奋力地推我。

    他的力气堪称恐怖,先前一只脚踩在我胸口,就能够将我给压住,而此刻我整个人都压在了他的身上,都感觉还是不行,仿佛自己一不小心,就给掀飞了去一样。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咬着牙,气沉丹田,将所有的修为都集中到了手脚之上。

    我用一个比较古怪的方式,将他的脖子给扣住。

    好在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脏急速跳动,力量源源不断地从里面朝着全身扩散,倒也勉强能够压得住他。

    随后马一岙没有任何犹豫地冲了上来,半跪在地。

    他将那铜球在王虎的双眼之上晃悠,随后咬破左手中指,将流出来的血涂在了王虎的额头之上,一边晃动铜球,一边开口喊道:“

    灵宝天尊安慰身形

    弟子魂魄五脏玄冥

    青龙白虎队仗纷纭

    朱雀玄武侍卫身形

    赦!”

    最后一声落定,他将右手拍在了王虎的额头上面,大拇指和小拇指往外滑动,按在王虎左右两侧的太阳穴,用劲一按。

    那双瞳混沌惨白、满脸狠戾的大个子突然间眼往上翻,手脚抽搐,口中有白沫涌出。

    如此抽动几下之后,他竟然昏死了过去,不再动弹。

    而马一岙将王虎控制住之后,整个人也将近虚脱,一下子趴倒在了王虎宽阔而又染着鲜血的胸口上,脸色苍白。

    我从王虎的身上爬了下来,扶住他的肩膀,说你怎么样?

    马一岙摇头,说死不了。

    听到这话,我松了一口气,转过头来,发现随着宝芝林的苏城之带着一大票人介入,使得现场的形势已经直接逆转了。

    黄泉引的人从一开始还节节抵抗,到了后来,便四散而逃。

    我的目光在找寻人,却发现刘勇这个日本妖怪已经冲进了海里,与那个八爪怪人一起沉进了水里去,而笑面虎也带着白眉道人等一帮夜行者朝我们之前藏身的防风林突围。

    他们留下了那些黑西装在阻击追兵。

    而天空之上,有一个身影歪歪斜斜地扑腾着翅膀,朝着大海的方向飞去。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枪声再次响起,我下意识地缩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瞧见了大盖帽。

    除了江湖人,苏城之居然还把衙门的人请来了。

    大概是知道了这一场拼斗发生了枪击事件,所以警方也没有太多的犹豫,直接用上了枪。

    在真正的专政力量面前,黄泉引也不过是纸老虎,除了那一帮夜行者凭借着身体的优势强行突围之外,其余的黑西装,几乎没有谁能够逃脱得了。

    他们开来的那几辆车,居然都给掀翻了去。

    这样的场面,算是彻底控制住了,我有心去追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感知到安全之后,我的心脏跳动开始减缓。

    随之而来的,是疲倦一下子就用上了我的心头,全身各处的疼痛也传到了我的脑海之中。

    啊……

    我的眼前一黑,差点儿就要倒了下去,实在是没有办法再爬起来,去追击笑面虎。

    我和马一岙对视一眼,都没有能够再站起来,只有躺在滩涂上,靠着王虎庞大的身体,享受活着的感觉。

    我勉强坐了起来,将软金索收了起来,把裤子扎紧。

    而这个时候,苏四和小狗两人出现在附近,朝着我们这里跑了过来。

    两人一番酣战,身上也有好几处伤口,衣裳满是血迹,不过从他们的精神状态上来看,还是比较不错的。

    很明显,刚才的形势虽然危急,但没有人受重伤。

    苏四走过来,将马一岙扶起,问道:“我看到你受了枪伤,怎么样了?”

    他说话的时候,小狗也把我给扶了起来,我这个时候才发现,小狗的衣服上面全部都是喷溅的鲜血,但那都是别人的,他自己倒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马一岙站起来,摇头,说没事,我身体结实着呢——对了,我看到钱国伟也中枪了,现在怎么样?

    不远处,钱国豪将自己哥哥扶起来,欧阳青在帮他处理伤势,看状况还算不错。

    苏四笑了,说得亏是修炼硬气功的,一身老茧,气运全身,虽然中了枪,但子弹都没有能够打进深处去,没有伤到内脏,所以也没什么事情——倒是你,看着状态不太好啊。

    马一岙表示没啥事,而旁边的小狗则激动地对我们说道:“你们两个,太牛逼了,牛逼牛逼牛逼。”

    这个家伙跟人干架的时候,那叫一个机灵,反而是说话的时候,却有点儿拙于表达。

    我苦笑,说都给揍成狗了,有啥牛逼的啊?

    小狗说还不牛?那么一大帮人围着你们两个,个个都超级厉害,你们居然还能够坚持到我们过来……

    马一岙对他很欣赏,说要说厉害,你可是真厉害,让笑面虎那一大帮人都围着你转悠。

    小狗挠着头笑,说嘿嘿,我这都是靠运气,打游戏学的。

    马一岙愣了一下,说打游戏?什么游戏?

    小狗说仙剑啊,仙剑奇侠传你知道么?就是宝岛出的一个游戏,特别好玩,里面有李逍遥、赵灵儿和林月如……

    他巴拉巴拉说一堆,马一岙一头雾水,而苏四赶忙拦住兴奋过头的小狗,说别理他。

    几人聊着天,而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了一个声音:“玩够了?”

    我抬头望去,却见苏四的父亲苏城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们身边。

    他的旁边,还有一个长得很像苏四,但年纪要大一些的男人。

    那男人冲着苏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老幺,你能不能懂点事?别人搞个光伟正的破旗号一忽悠,你就傻乎乎地跑过来给人家挡枪,你这样,哪天死了都不知道?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你知道父亲为了你这点儿破事,费了多少工夫么?昨天族老堂开会到了半夜。你啊你,什么时候能有点脑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