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八十二章 阿水三箭定生死
    小时候,我曾经摔破过一个玻璃杯子。

    那碎玻璃碴子砸到了腿上,疼得我一宿一宿地哭,现在腿上都还有印记。

    而此时此刻,十指连心,手掌的敏感程度远胜于腿,那种直入心底深处的疼痛,瞬间就爆发了出来。

    除了疼痛之外,我还感觉到有一股湿滑炙热、如同电流一般的东西,钻进了我的手掌之中去。

    我下意识地抬头,去看我的右手手掌,却瞧见那癸水灵珠给我捏碎之后,那股青色碧绿、如有生命一般的东西,居然就钻进了我的手掌之中。

    然后我整个右臂都开始发光,紧接着一股力量将我瞬间支撑起来,还将压在我身上的大一帮人,都给弹开了去。

    当时的我,只感觉到整个世界都是一片黑暗,紧接着仿佛有绿光浮现。

    至于其它的什么,已然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但马一岙却是知道的。

    在后来的一次谈话中,他告诉我,当时的我就跟踩了高压线一样,整个人抽起了羊角风,将身上的这一帮人都给掀翻之后,就开始在地上打滚,而且还不是单纯的打滚,反而像是后来的亚洲舞王尼古拉斯赵四一样。

    这癫狂的劲儿那叫一个节奏感,估计配起迪斯科的音乐,都能够上天了。

    当时那帮人也是愣了,一开始还以为我从哪里借来了什么洪荒之力,一下子就打了鸡血呢,有人来扑,直接弹开去。

    后来王虎也上了来,这个大汉,两百三四十公分的身高,猛然压下,如同山峦倒塌一样。

    但他一样都给弹开去,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直到这个时候,我还是保持那种身不由己、不断癫痫抖动,甚至还口吐白沫的状态,周围的人都知道我恐怕是被那破碎的癸水灵珠给伤到。

    怕不是力量灌输不兼容,从而产生了如此诡异的状况吧?

    这帮人颇有见识,知道一般出现这种情况的,基本上的一个下场,那就是爆体而亡,

    所以他们为了避免溅得自己一身血浆,都往后退开去。

    我当时的意识几乎是模糊的,并没有什么概念,而根据马一岙的说法,是我在那儿,如同充气的气球一般,肚子、四肢甚至脑袋都膨胀起来,如同圆球一般,里面有恐怖的力量在左右冲撞,让我足足癫狂了三四分钟。

    关于时间的长短,因为马一岙讲述时脸上是带着戏谑的笑容,所以我也不能肯定他到底有没有在说假话调侃我。

    事实上,那个时候的马一岙,也正在遭受黄泉引最暴烈的围殴。

    他将那八爪人的两根爪子斩断下来之后,就给笑面虎带人给团团围住,而那个受了伤的八爪人更是用剩余的爪子卷起枪斧锤叉,发疯一般地冲着他攻去。

    在这样的一个状况之下,他即便是想要过来救我,也是突破不了重围的。

    事实上,他已经是自身难保了。

    甭管过程的时间有多久,当我的意识恢复过来、奄奄一息地躺在沙滩上面时,马一岙那边的战况还在继续,而旁边几人则在四五米之外,小心翼翼地看着我,虎视眈眈。

    当我与其中一人的目光对视时,那头长着个大狸花猫脸的家伙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随后有人伸出手来,一把拍在了他的脑袋上,恶狠狠地骂道:“怕什么,上啊。”

    大狸花猫的胆子远没有旁人那般大,有些犹豫地说道:“这家伙,胀成气球了都还不死,怕不是妖怪吧?”

    刘勇一脚将他给踹倒在地,恶狠狠地说道:“妖怪,妖怪,妖尼玛怪!”

    有人恐惧,也有人凶狠,那头黑山羊显然与朱和气的感情极好,此刻毫不犹豫地就冲上了前来,大声喊道:“我现在,可以打他了吧?”

    他对刘勇刚才的阻止心怀不满,而刘勇对我捏破癸水灵珠的行为同样气愤不已。

    他不再阻拦,而是毫不犹豫地说道:“打,只要能活着,其他的都没事,打残了算我的。”

    听到这话语,黑山羊没有了顾忌,抽出了一把匕首来,用长长的舌头舔了舔刃面,然后咬住这匕首,陡然扑上来。

    我想要爬起来,结果却跟抽掉了脊梁骨一般,浑身发软,麻麻痒痒。

    我全身浮肿,热流在全身乱窜,爬起来一小半就趴下去。

    砰……

    黑山羊的拳头,在这个时候如期而至,重重地砸在了我的下巴处,我感觉脑袋轰的一阵响,给直接砸飞了几米开外去。

    随后那家伙暴风骤雨一般的拳脚,就朝着我的身上倾泻而来。

    他真的就把我当做了人肉沙袋来打。

    他这边一动手,而我又是毫无抵抗能力,众人瞧见我居然是一只纸老虎,也没有再多犹豫,纷纷冲来,就是一阵暴打。

    我无力反抗,只有抱住了头颅,尽可能地让这帮家伙不伤到我的要害。

    然而此时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对方想要发泄,所以才没有真正下狠手,但我将癸水灵珠给捏破毁去这事儿,又如何能够善了?

    一阵暴揍之后,好几人将我给按住,紧接着黑山羊伸手过去,将嘴里咬着的匕首取了下来。

    他回头问刘勇:“本间先生,大人要的是活人,但不一定要他周全吧?我被他的手筋脚筋都给挑断了,这样是为了避免他逃跑,你说是不是?”

    这黑山羊显露本相良久,此刻维持不住,恢复了人脸,一副尖酸刻薄、脸无二两肉的模样。

    再加上那黑黢黢的山羊胡,还有常年吸烟导致的大黄牙,十足恶毒奸诈。

    刘勇听了,阴沉如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狠戾的笑容来,狠狠说道:“当然没问题。”

    说罢,他还冲着黑山羊举起一根大拇指来,赞叹道:“论阴招,还算你东兴老十五厉害,佩服。”

    黑山羊咧嘴,露出一口大黄牙来,然后狠狠地对我说道:“我先把你的手筋脚筋挑断,再废了你的丹田,就算是你能够熬得过这会儿,见到大人,恐怕也是没有未来——我,也算是为了八哥报仇。对了,你刚才对八哥说了什么?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话儿,还给你!”

    他恶狠狠地笑着,然后将手中的匕首高高扬起。

    这架势,仿佛不是割断我的手筋脚筋,而是要一刀插在我的胸口,让我永远毙命。

    而就在他将匕首扬到了最高处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了一声响。

    嗡……

    紧接着这个黑山羊的胸口处,如同幻影一般,多出了一支箭羽来。

    那箭羽是用某种鹰隼的羽毛制作,油光水滑,泛着亮光。

    而箭杆的颜色,又黑又红。

    追风箭。

    白云山的追风箭,一箭射苍鹰,第二箭,射到了这个家伙的胸膛之上。

    咚……

    黑山羊的匕首终究还是没有落下,因为他整个身体已经被高速射来的追风箭给穿过,然后带着巨大的惯性,将他钉在了沙滩上。

    原本洋洋得意的黑山羊此刻被钉在沙滩上,双脚蹬地,泥沙泛起。

    他双手下意识地往前抓了两把,随后无力垂落。

    死了。

    围在这儿的众人都愣住了,随后朝着箭射过来的方向望去。

    一个疤脸年轻人站在了堤岸之上,弯弓搭箭,射出了第三箭来——飕……

    啊!

    一声巨吼,这回中箭的那人,却是刚刚以绝对的力量将我压垮的王虎。

    不过这个傻大个在进入黄泉引之后,反应能力明显强大了太多,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往旁边平移了一些,直指心脏的一箭,最终射在了他的左胳膊之上。

    追风箭所携带的巨大力量,还是将他给带着,朝后连着退了七八步。

    这力量,当真恐怖。

    而就在阿水射出了手里所有的追风箭之时,他的身后,突然间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黑影来。

    是那个被他从空中射下来的猛禽夜行者。

    那家伙被射中了,又从半空中摔倒下来,我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却没有想到生命力这么强,而且这个时候还找到了阿水来。

    那家伙将阿水扑倒在地,两人在地上厮打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又看到了意料之外的另外几个人。

    钱国华、钱国豪两兄弟,江门林蓝平、茂名卫合道,还有那位说好了在远处接应我们的许梦月,以及小胖子简大勇,再有那个宝芝林的少主苏四。

    他们这些人,居然在感觉到情况不对之后,并没有按照马一岙指定的“弃车保帅”计划离开,而是全部都赶了过来。

    事实上,此时此刻的状况,他们应该都能够直观地感受得到。

    他们在此之前也听到过马一岙对于黄泉引力量的描述,明明知道此番前来还是凶多吉少,但终究还是选择了过来。

    瞧见这些人,我的心中是激动的,而随后我瞧见被一箭射中致命之处的黑山羊,竟然如同刚才的朱和气一般,整个人都化作了一滩腥臭浓郁的尸水去,十分骇人。

    没有等我想明白这事儿的原因,不远处的笑面虎就怒声大笑了起来:“甚好,甚好。”

    他一刀逼开马一岙,然后大声喊道:“既然都不怕死,那我黄泉引,今时今日,就要大开杀戒,所有人都得死;我要让从今之后的二十年,整个江湖,闻我黄泉引而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