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八十章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啊……

    一种莫名悲愤的情绪,在一瞬间,将我整个人的心神都给控制住。

    虽然之前有经历过失去老金之事,但那毕竟没有发生在我的眼前,尽管我同样悲愤莫名,但远远没有此时此刻,亲眼瞧见海妮惨死在我面前来得直接和迅速。

    我的心脏,在那一瞬间,仿佛被一颗子弹给击中。

    死亡……

    在瞧见海妮明亮的双眼迅速黯淡下去,随后闭上了双眼,身子再无支撑,如同一个破布娃娃一般四肢垂落下来的时候,我脑海里,止不住地快速回放起了我与这个可爱而善良的女孩子有过交集的一幕一幕来:

    我第一次去羊城小院,这个女孩子泡在院子的大水缸里,用明亮而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清澈如水……

    我后来去小院,从马一岙那里得到《九玄露》,醉心修行时,她与肥花两人打打闹闹……

    后来我得了弱水,回去帮她做饭时,她在旁边的惊叹声……

    以及我们拿到了癸水灵珠,去接王朝安老先生时的匆匆一别……

    所有的一切,都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

    这世间的事情,当真很奇怪,我与海妮的交集明明并不算多,我对待她的感情,也远远不如马一岙、小钟黄他们那般深刻。

    从内心之中,我只是把她当做一个泛泛之交的朋友、小妹妹,但是在此时此刻,我的心却疼得几乎无法呼吸。

    而与此腾然而起的,是浓得无法消散的浓烈恨意。

    你们……

    你们这帮渣滓,凭什么可以如此蔑视生命,为所欲为?

    你们对这世间的一切,难道就没有半分敬意?

    凭什么?

    就凭你们拥有着能够决定别人生死的力量,就可以为所欲为么?

    不!

    如同野兽一般的嘶吼,从我的喉咙中不断发出,我的双目赤红,感觉整个脑子都要炸开了一般,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些追着我的人也终于赶到。

    他们并没有给我半分机会,瞧见我陷入疯狂状态,不约而同地从三个角度朝着我偷袭而来。

    这帮人行事毫无荣誉感,只注重结果,而不是过程,若是能够通过偷袭将我给拿下,甚至干掉,这对他们来说,才是最想看到的结果。

    然而此时此刻的我,就好像是火山喷发一般,满脑子都是各种杀戮的景象。

    我正愁找不到宣泄的地方。

    如果我这么一直憋着,说不定自己个儿都要疯了。

    他们的到来,反而让我获得了足够的宣泄渠道,当下也是没有任何犹豫地将绸布袋子揣在兜里,然后双手紧紧抓着那根硬如坚铁精钢的软金索棒子,猛然朝着前方掼了过去。

    棍,又称之为棒,古代还称之为“梃”。

    作为无刃的兵器,它素有“百兵之首”之称。

    正所谓“棍扫一大片”,长棍在手,抡圆了招呼起来,在这样宽阔的地形之中,还真的没有人有本事闯入内中过来,对我造成威胁。

    而两圈抡下来,我也终于瞧清楚了追击我的这三个敌人,却正是假鬼子杨勇,以及杀死老金的仇人朱和气,另外还有一个不男不女的家伙,这三人死死地盯着我的兜,显然就是冲着癸水灵珠来的。

    他们瞧见我突然醒转过来,扬棍挥舞的时候,都下意识地往后越开,不想与我正面冲突,免得一个不慎,将那癸水灵珠给误伤到。

    这帮人往后一退,我便立刻抽身出来,朝着海边狂奔而去。

    我此番所去,为的是那个八爪鱼一样的家伙。

    他将海妮给一枪捅死之后,还不泄愤,高高挑在空中,脸上露着残忍而狰狞的笑容,仿佛是在对这个“投靠”了人类的夜行者同类,有着不可饶恕的仇恨。

    杀了人,他还要鞭尸。

    就是这么嚣张。

    不可饶恕。

    我像疯狗一样地冲向那人,而那个下身是八爪鱼的光头大汉斜过脸来,一脸蔑视地看着我,将长枪一抖,海妮软绵绵地跌落在了水里去,而他则朝着我游了过来:“又一个叛徒,不可饶恕!”

    对方对我毫不在意,八爪破开水浪,朝着我挺枪刺来,而我更是死命儿加速,冲向了对方。

    在最后十米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一阵心悸。

    不管对方如何狂奔,但那一杆枪,却是恒定地指向了我的心脏,就好像是气息的锁定,让我感觉自己冲上前,就好像是直端端撞到了枪口上面一般。

    前进,要死。

    这是我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最直观的感受。

    对方很强大,是我的脑子里浮现出来的第二个想法。

    然而……

    那又如何?

    梆……

    软金索长棍棍尖,与那骨质长枪的枪尖猛然相撞,对方是扎,如同毒蛇探穴,而我是挥,长虹贯日,如此彗星撞地球。

    双方的意志都坚决无比,而结果让我们都有些错愕——八爪鱼站立不稳,直接栽倒在了海水里去,而我则给巨大的力量机击得腾空而起。

    我还没有落下来,身后就有好几处袭击逼了过来。

    我挥着长棍,抵挡周遭的时候,好几人将我给团团围住,而那头八爪鱼站在外围,吐了一口浊水,骂道:“骂了隔壁,还挺有力气的,就这潜力,去做人类的走狗,可惜了……”

    他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身后传来一道凌厉之极的剑光。

    唰……

    一剑西来,八爪鱼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抬腿甩去,却给那剑光一曳而过,两根湿滑粗壮的触手顿时就脱离了下身,而随后我听到马一岙歇斯底里地怒吼声传来:“尼玛,草泥马、草泥马……”

    这个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显得风度翩翩的男人,此刻双目赤红,宛如疯狂一般地冲上前来。

    他的身后,是追击而来的笑面虎。

    然而他完全不理会笑面虎的拦击,手中的铁尺在这个时候,变得无比炙热通红,猛然挥出的时候,竟然有模糊的气息浮动。

    那是……剑气?

    我感觉马一岙此刻也是愤怒达到了顶点,出手之时完全不讲究任何退路。

    他要是反应稍微慢上一点儿,估计就要给笑面虎一刀给劈挂了。

    然而他却每一次,都堪堪避开了对方的刀尖。

    马一岙在死神的刀剑跳舞,而我也是遇到了同样的事情,在好几个人的围追堵截下,我已经不能再如猛虎出笼一般地猛冲猛打了,因为在这个时候,除了那个假鬼子刘勇之外,其余的几人,都显化出了自己的夜行者本相。

    除了朱和气的亥猪,还有一头黑山羊,一头凶神恶煞的大狼狗,以及一只大狸花猫。

    这帮人露出本相之后,当真是什么妖魔鬼怪都有,个个肌肉发达,凶相毕露。

    而且他们的手上,各种兵器,寒光四射。

    在不久之前,我还是给朱和气给吊打,而此时此刻,一根软金索的长棍在手,我堪堪抵住了这一帮凶人,却也只能深陷于此,没办法前去与马一岙汇合,给予他帮助。

    这样的结果让我怒火越发旺盛,当下也是立刻转变了目标,盯上了跟前之人。

    朱和气。

    既然那边我鞭长莫及,那么你呢?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是自我安慰的话,仇人近在眼前,我如何能够放过?

    我没有再想着往外突围,而是将长棍收回,开始疯狂地劈向了朱和气。

    这家伙没有想到我会突然间转变进攻对象,给我猛然一棒拍在了左肩上,哎呦一声叫喊,往旁边退开,立刻有人补位上来,是个长着弯曲羊角的妖人,手握双锏,奋力架住了我砸下来的棍子。

    因为承受不了力量,他双脚陷入了泥沙之中,然后跪倒在地。

    而我借助着他的反抗之力,陡然跃起,一蹿三米高,又落到了朱和气的跟前来,又是一棒子砸下去。

    朱和气往旁边扭开,而这个时候,我发现他的动作有一点儿别扭。

    之前的时候,一直追逐,我并没有发觉。

    但现在,一旦近身搏击起来,我就发现他无论是反应,还是闪避的动作,都显得很不流畅,而正是因为这个,让我一下子就回忆起了往事来。

    当初杀了老金,然后在我住处伏击我的时候,这头肥猪可是受了伤的。

    尽管夜行者的身体素质远比寻常人要强太多,但这种伤筋动骨的伤势,对自己的行动多少还是有些影响的。

    平日里看不出来,但是在这危急关头,就体现得淋漓尽致。

    我提棍上前,穷凶极恶。

    后面不断有人追赶而来,但在此时此刻,却只有我和朱和气两人。

    一连串的长棍落空之后,精疲力竭的朱和气慌了,大声喊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我的双眼之前,掠过了老金躺在停尸间的场景,那惨白的脸色,还有刚才海妮惨死的情形,猛然一棍子荡开了身后的无数攻击,心情突然间变得异常平静。

    我对他说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噗……

    长棍掼胸,将整个体重超过两百公斤的大肥猪怪,钉在了沙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