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七十八章 仇人见面分外凶
    美女欧阳青的出现,让这个临时团队的关系变得有些错综复杂,但这些对于我们即将面对的局面来说,都只是小事。

    在马一岙的房间里,众人汇聚,包括阿水,大家围绕着床上的一幅地图在研究。

    马一岙跟大家简单介绍了一下黄泉引的力量,包括那个极有可能出现的猛禽夜行者,然后就是他们极有可能调动的东兴十八罗汉,以及那帮人极有可能采取的措施等等。

    他昨天晚上推算一夜,眼圈都有些红,却将事情的种种可能都推导清楚,此刻一一道来。

    他思虑良久,各种可能性,都是挺让人信服的,而不管是谁临时提出来的问题,他都能够迅速回答,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对于他的准备,无论是许梦月,还是最为沉稳的林蓝平,都是十分的认可。

    随后马一岙开始根据个人的情况,征询每一个人的意见后,分配起了任务来。

    别人是过来帮忙助拳的,马一岙态度足够诚恳。

    带着癸水灵珠去交换人质的事情,自然是由马一岙来做。

    这事儿除了他之外,也没有别的人可以顶替。

    交换人质需要注意的,有两个地方,第一就是步骤,“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话儿说来容易,但实践起来却是颇多麻烦。

    而第二个,则是安全撤离。

    毕竟我们是真的惹到了黄泉引,这帮穷凶极恶的疯子要万一真的发起疯来,动手杀人立威,这事儿就麻烦了,关键在于,这件事情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会发生。

    所以我们需要在这里面多费心思。

    经过安排,我和阿水搭成了一组,因为远近亲疏的关系,我们被安排了最为危险,也是最为艰难的任务,那便是断后。

    至于其他人,则负责在途中接应。

    两位女士,安排在了最后,与宝芝林的少东主苏四一起,在国道的路边等待。

    昨天苏四答应过马一岙帮忙弄两辆车来,这事儿他今天跟我们说已经办了,所以最后的接力棒,是苏四会开着车,接到人立刻给带走。

    大家全部推演了一遍,再一次确定了每个人的职责之后,开始出发。

    离开了酒店之后,打车抵达附近的一个路口,苏四帮忙联系的两辆车已经停在这儿,一辆桑塔纳,一辆金杯面包车,苏四跟司机拿过钥匙,他和小狗,还有马一岙、许梦月、欧阳青上了小汽车,而我们其他人则坐上了面包车。

    面包车是我开的,因为驾龄一年多的缘故,算是老司机,所以开的还算是比较平稳。

    两辆车一前一后,赶往了约定地点。

    差不多九点半的时候,我们赶到了约定交易地点的附近,将车停在了路边,马一岙来到了我们的车里,跟我们又谈了一遍具体的细节。

    事实上,他最担心的,是那个飞在头顶上的家伙。

    尽管大白天那家伙出现的可能不会很大,但这儿毕竟不是港岛那种弹丸之地,那家伙就算是白天出现,在我们的头顶上乱飞,也并不是什么稀罕之事。

    对于这个问题,早晨讨论时一直显得很沉默的阿水突然表态:“如果那家伙在的话,我来对付他。”

    马一岙眼睛一眯,认真问道:“怎么对付?”

    阿水从随身的小背包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了一个金属球来,将机关打开之后,里面居然有一把折叠弓。

    这折叠弓一开始很小,然而经过他一番拼装,拳头大的一团,居然最终弄成了一张坚硬的金属弓来,而当他将箭矢摸出来的时候,马一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说这是白云山的追风箭?

    阿水点头,说对,歪哥以前帮我弄的。

    马一岙又问:“一共几支?”

    阿水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三支,够不够?”

    马一岙点头,说够了——白云山的追风箭,是专门用来克制猛禽夜行者的,只要它还在扇动翅膀,就要给追死去,可以,这个就没问题了。

    阿水将底牌亮了出来之后,马一岙终于算是舒了一口气,与我们对了一下手表,然后推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我和阿水也离开了驾驶室、副驾驶室,顺便路旁往外走。

    九八年的时候,除了市区,羊城的许多地方都并不算繁荣,这边更是避开了人群集聚区,到处都是林子,马一岙沿着大路走去,而我们则走到了路边的防风林里,然后往前走。

    我们这边行动了,其余的人也是分组行动,因为有着马一岙之前的计划,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并不慌乱。

    我和阿水在林间穿梭着,彼此配合。

    我负责盯着林间的动静,还有跟着马一岙的背影,不让他脱离我们的视线,而阿水更多的则是仰头往上,抬头看着天空。

    我们的撤离,最大的危险就是那个鸟人,除此之外,其他的都还可以一搏。

    很快,我们这边出了林子,几十米开外,看到了海堤。

    马一岙在大路上缓缓走着,双目平视,但余光却不断地打量着,当他朝着我们这边扫过来的时候,我扬起了手,给了他一个安全的信号。

    我们站住了撤退的位置,然后开始四处搜寻着,生怕在那个角落里藏着埋伏的敌人。

    怕就怕对方对我们太过于重视,天罗地网。

    好在没有。

    在这人迹罕至的偏僻地方,我们并没有瞧见什么人影,这情况并没有让我感觉到轻松,反而更加小心翼翼起来,一边隐藏着自己的身形,一边找寻敌人。

    我们就如同黑暗森林里面的猎人。

    就在我将全部精力都集中在那些有可能埋伏敌人的地方时,不远处的阿水开口说话道:“有人来了!”

    我抬头,朝着海堤方向看去,却见马一岙站在堤岸边儿上,不远处来了两辆车子,都是黑色的丰田皇冠,十分气派,稳稳行驶,来到了马一岙十米之外的平地前停下,紧接着从第一辆汽车的副驾驶上,走出了一个男人来。

    瞧见那人的一瞬间,我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心脏不断地跳动。

    我不得不低下头,因为我怕自己的目光汇聚在那人的身上,会被他感应出来。

    那个男人,就是笑面虎霍得仙。

    黄泉引东兴十八罗汉之中的老四,这个家伙的手段,我可是有领教过的。

    果然,那东西是从他的手里丢的,他便要亲自拿回来。

    只不过,以此人的睚眦必报,恐怕这一次不会善了。

    我们这边相隔不算远,加上我在度过第一关头之后,听力强化了许多,勉强能够听到风声吹来的对话。

    作为主动方,笑面虎在于马一岙亲切寒暄,摆足了胜利者的姿态,而马一岙却并没有跟此人许久的情绪,而是冷冷地说道:“人呢?”

    笑面虎并不退让,眯着眼睛说道:“东西呢?”

    马一岙将绸布袋子从怀里掏出,然后举了起来,说在这里。

    笑面虎依旧质疑,冷哼一声,说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马一岙缓缓地解开了袋口的绳结,将癸水灵珠给摸了出来,那玩意的内里有一抹灵动青光,仿佛有生命一般,一经拿出,立刻在太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它映照得马一岙整个人都是一片碧绿,十分扎眼。

    瞧见这癸水灵珠,笑面虎顿时就控制不住心中的贪婪,下意识地上前两步,伸手想要去抢。

    马一岙往后退去,然后厉声大喊道:“你若再上前来,信不信我将它给毁去,谁也得不到?”

    他的威胁让笑面虎投鼠忌器。

    那家伙笑了笑,定下身来,然后笑道:“好,好,我不乱来,你也别乱来……”

    他说罢,往后一挥手,那两辆车的门打开,只见海妮、刘爷和李爷都给黑西装大汉押下了车子,推到了跟前来。

    他们都给绳索绑得结实,嘴巴还给堵住了,海妮人年轻,状态看着还算不错,而两个老爷子一大把年纪了,修为又散了去,此刻一番折腾,有气无力。

    他们倘若不是有人扶着,只怕已经是要摔到地上去了。

    瞧见两人这状态,马一岙黑着脸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之前不是说说了么,东西我交出来,人你得给我好好养着。”

    笑面虎耸了耸肩膀,说道:“这两个老东西不想给你增添负担,没事儿还要绝什么食的,怪得了我么?”

    马一岙铁青着脸,指着人质说道:“放开他们。”

    笑面虎也伸手,说东西给我。

    马一岙扬起了手来,重复了一句:“放开他们!”

    笑面虎不敢跟他顶牛,吩咐手下将海妮和两位大爷的手脚松绑,又把他们嘴里塞着的破布给扯了开来。

    这边一扯开,海妮就喊道:“马哥,你别管我们,赶紧走,他们……”

    她话还没有说完,又给那破布堵上了,而李爷也大声喊道:“小马,别信这帮扑街仔,他们根本不想让我们活着离开,他们……”

    三人口中的破布都给人堵上,拼命挣扎的时候,给黑西装们按倒在了地上去。

    马一岙大声喊道:“放开人。”

    笑面虎上前一步,咄咄逼人:“你把东西给我们,人就给你。”

    马一岙冷哼一声,说放屁,我把东西拿给了你,你回头就叫人砍死我们——你当我傻么?

    笑面虎说道:“你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