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七十五章 出师不利阴霾起
    游侠联盟。

    在赣西洪灾之时,我们遇到了马丁的背叛,当时他带着岳阳楼的一帮人过来,准备出卖我们,马一岙当机立断,夜奔庐山,请来了民国奇人修剑痴的徒孙谭云峰。

    那个如同相见老农一般的老汉在听闻了我们的境况之后,没有任何犹豫,背着一根铁扁担就随我们下了山;而后来我们在港岛遭遇困境,走投无路之时,也是前往元朗,找寻民国十大家的臂圣张策徒孙吴英礼,让他帮忙主持公道。

    而无论是修剑痴,还是臂圣张策,他们都跟一个松散的组织有关联。

    那就是游侠联盟,一个存在了几百年的团体。

    它虽然不如白莲教、红花会、青帮洪门一般,众人皆知,但是在降妖除魔的这一行当,却是大名鼎鼎的。

    然而它出现几百年之后,却在人才最鼎盛的民国时期突然覆灭,人员四散,不再成型。

    大半个世纪过去了,现如今,还有几人会认为自己是游侠联盟的成员呢?

    谁也不知道。

    但适逢绝境,唯一能够让我们有翻盘希望的,想来想去,也就只有游侠联盟这四个字。

    马一岙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在我“表白心迹”之后,不再彷徨绝望,而是将他师父留给他的那个破旧笔记本给翻找了出来,然后开始研究起了帮拳的可能性来。

    我们有三天的时间来办这件事情。

    是非成败,在此一举。

    首先我们去了禅城。

    这个以“无影腿”闻名的城市曾经出过著名的南拳大师黄锡祥,名扬四海的虎鹤双形、铁线拳、工字伏虎拳都是他的传世国术,他创下的“宝芝林”曾经是游侠联盟的重要成员之一。

    黄师傅因为其子肥仔二黄汉森与人较技横死之后,一身业技不传后人,但门徒众多,前后曾教授过两百多的弟子,凌云阶、梁宽、卖鱼灿、陈锦泉、帅老郁、帅老彦、陆正刚、林世荣、镜洲及继室莫桂兰等人,皆为其中翘楚,在全世界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根据笔记本上的说法,百年传承至今,还有影响力的宝芝林支脉,有三家。

    分别是梁宽、卖鱼灿和林世荣三人的后辈分支。

    其中影响力最大的,居然是当年名气最不显的卖鱼灿一脉。

    当然,这里说的是岭南禅城一带,林世荣(又作猪肉荣)分支在港岛、澳门、南洋一带和美国、加拿大等地都具有影响力,是最大的分支。

    只可惜对我们来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鞭长莫及。

    我们抵达了禅城之后,马不停蹄地按照笔记本上面的地址找上了门去。

    地方是靠南海乡下一个小镇旁边的村子,我们赶到的时候,询问了一下当地村民,才知道这个村子有一大半的人,都是宝芝林的成员。

    这里面有八姓,却如同一个宗族般生活,当今领头的人物叫做苏城之,掌事负责的有八个族老,个个身手不凡,而后一辈的人物也是颇多,其中优秀者有十六个,被称之为宝芝林十六英杰,最厉害的一人是苏城之的小儿子苏老四,外号摸云手。

    而宝芝林名下的产业也极多,医馆、武馆、药堂和凉茶铺,甚至糖水铺都有,这些产业走出了禅城,在岭南各市县、甚至海南都有分号。

    听到那人极为骄傲的话语,我和马一岙对视一眼,顿时就是信心满满。

    如果能够得到这样的地头蛇帮助,事情绝对会有转机。

    只是,我们该如何说服对方呢?

    时间紧迫,马一岙深吸一口气,也不敢多想什么,上门投了拜帖。

    他师父湘南奇侠王朝安的名声极大,拜帖投上之后,很快就有人把我们引进了深宅大院的内堂之中,一个蓄着浓密胡须、穿着白色练功服的男人站在内堂门口迎接我们。

    他大约五十多岁,因为常年练功的缘故,红光满面,双目锐利,脸上露出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这人便是宝芝林分支、卖鱼灿这一脉的当代掌舵人苏城之。

    除了他之外,旁边还站着一人,是个脸色严肃的老头儿,须发皆白,站在角落,平静地看着我们。

    马一岙是个经常在场面上招呼的人物,跟我这种初出茅庐的人不同,走上前去,拱手寒暄。

    苏掌舵显得十分热情,就好像是见面多年的朋友一般,拉着马一岙进去说话,请我们在堂前坐下之后,又有身材轻盈的小姑娘过来倒茶,很是客气。

    马一岙与苏掌舵寒暄了十来分钟,瞧见对方并不主动问起,终于耐不住性子,开始讲起了此行的由来。

    他讲得比较有技巧,并没有开门见山、平铺直叙,而是稍微点了一下。

    他主要谈及了黄泉引的危害,希望苏掌舵能够按照当年游侠联盟的约定和规矩一样,带着宝芝林站出来,帮忙主持公道,不要让这帮人为所欲为,将岭南一带搞得乌烟瘴气。

    听到马一岙的话语,对方一下子就明白了,开始旁敲侧击,而马一岙则说起了自己朋友被黄泉引绑架的事情来。

    本以为对方这一脉人丁兴旺,而且看着也是有着守旧的传统,会如同谭云峰老先生一般,急公好义。

    然而让我们失望的,是苏掌舵并没有应承下来,先是顾左右而言它,随后开始大倒苦水。

    他这儿是家大业大,一大帮人在跟着混饭吃。

    若是他挑头,跟黄泉引那帮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起了冲突,这个对他们宝芝林名下的产业将会产生巨大的冲击。

    做生意嘛,还是想要以和为贵的。

    当苏掌舵很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之后,我们并没有再多游说,而是立刻起身告辞。

    游侠联盟,断绝大半个世纪,已经不成气候,当年的成员也更新换代,早就没有了之前守望互助的传统,别人愿意帮你,那是情分。

    然而不愿意帮忙,安于现状,那是本分。

    没有什么可以抱怨和指责的。

    当下我们恭声告辞之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了香山古镇。

    那里有一位奇人,名叫欧阳岳,他爷爷曾经是当年中山先生身边的贴身保镖,虽然因为工作的缘故,并没有名列民国十大家,但一身修为造化,却也不会输于同时代的那些大家。

    正是因为有着他的护翼,这才使得中山先生在那个刺客如雨、风雨飘摇的年代,得以善终。

    然而我们赶到的时候,才知晓这位先生居然去了新加坡,而且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了。

    我们与欧阳岳老先生的家人简单聊过之后,也没有太多叨扰,告辞离开。

    紧接着我们又去了江门的烟墩山和蓬莱山,拜访了两处人家,第一家是对方因为各种原因并不愿意跟着我们离开,而第二家在听到我们报上名号之后,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

    这样的结果让我很是丧气,而马一岙却毫不气馁,带着我又是四处奔走。

    两天多的时间内,我们奔走了四个市,拜访了十来家,最终答应,并且确定能够前来的,只有两人,一个是鹤山云宿的林蓝平,此人三十四岁,洪拳世家出身,擅使飞刀;另外一人是茂名的卫合道,二十七岁,一套五郎八卦棍使得还算厉害。

    而不确定会不会来的,又有三人,其中有两人是兄弟。

    第三天早上的时候,我们回到了羊城,风尘仆仆,一脸疲倦。

    在出发之前,马一岙信心满满,觉得这“游侠联盟”的大旗一招展,或许就能够引来高手无数,然而事与愿违,随着时间的流逝,现如今的人们,早就忘记了当年的荣光,也没有人再将除魔卫道这件事情,当做是精神信仰了。

    这两天的时间,我们不知道碰了多少壁,吃过多少闭门羹。

    有的人甚至对我们多有嘲笑,觉得我们不过是两只仓惶四顾、慌不择路的野狗罢了。

    而心怀正义,答应前来助拳帮手的那两人,论起身手,其实并不算厉害。

    从目前的状况来讲,他们过来,估计也不过是送人头。

    所以回程的时候,马一岙跟我商量,说要不然跟人家说一声,这件事情就算了,免得害了人家性命。

    我听了,没有说话,心中越发烦躁。

    两人抵达了羊城火车站附近,在一个巷子里待了没一会儿,有一个人出现了。

    小钟黄。

    他按照马一岙留的标识找了过来,将那金丝绣边的绸袋交给了马一岙。

    里面装着癸水灵珠。

    我们想要换人,必须得有真东西在,否则黄泉引脾气一上来,直接撕票,那可就糟糕了,所以在接到电话的第一天,马一岙就通知到了小钟黄,让他将东西带了过来。

    至于他们师父王朝安,自有人帮忙照顾。

    马一岙检查过了癸水灵珠之后,拍了拍小钟黄的肩膀,说行了,你回莽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