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五十七章 不是猛龙也过江
    小陆去接人,来回花了差不多四十分钟,将那个偷摸逃跑的鬼云手李龙八和把他重新逮住的阿水接了回来。

    我和马一岙赶了过去,瞧见李龙八鼻青脸肿的,显然是给揍得不轻。

    重新抓回了人的阿水并没有得意,反而显得更加的沉默寡言。

    只有他低头的某一刻,眼角余光中闪烁而过的桀骜不驯,让我深刻地感受到,这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心中,藏着多少的骄傲。

    对李龙八的审问工作,在相邻老海的地下室进行。

    老海此人是一个觉醒不到两年的夜行者,之前的时候一直在广南一家大型养鸡场里面做饲料工,算不得什么久经历练的江湖人物,但李龙八却不同,他虽然不是夜行者,但自小就闯荡江湖,二十郎当岁就成为了华南一带小有名气的大贼儿,据说还曾经跟东三省南下的五大贼王有过交手。

    就他这样的江湖阅历,可不是一个小养鸡场打工仔能够比得了的,这话语里的真真假假,让人难以辨别,期间着实是费了不少的功夫。

    好在港岛霍家并不是什么规矩很重的地方,对待成员也是过分宽容,所以在李龙八在挣扎了一番之后,也顺利地缴械投降了。

    李龙八比老海的地位,至少要高上两个档次,知道的事情自然也比老海多。

    但作为港岛霍家在外的四大行走之一,黄毛尉迟别看模样轻浮放荡,但本质上还是一个极为谨慎小心的人。

    我们最想知道的,关于秦梨落的下落,他也不知晓。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个秦梨落,她是霍家仅有两位镇山大妖之一的秦三千养女,不但如此,她还是霍家二号人物的徒弟,早年间在法国留学,一直到这两年才从巴黎政治学院毕业归国,给赋予重任,从基层做起,帮忙处理事务。

    从李龙八的讲述中,我们知道,这位秦梨落是被霍家当做重要接班人来培养的,历练几年之后,必将会和其他的年轻一辈,共同执掌起霍家这样的庞然大物。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插嘴,问这个巴黎政治学院,到底是什么大学?

    李龙八摇头,说不知道,我都没读过啥书,问我这个干嘛?

    马一岙却告诉我,说应该算是法国排名第一的大学,不过也不确定,法国的学制跟这个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学制都不同,这导致了更出名的是教授,而非大学——不过不管怎么说,能够在那个地方上学的,都还是挺厉害的,毕竟那个地方出过四个总统和十三个总理,还有许多的名人、科学家和艺术家……

    这话儿听得我一头雾水,却莫名地自卑起来。

    秦梨落,跟马一岙这样的精英还真的是配一脸,至于我……

    等等,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呢?她从我的手里将那后土灵珠给“骗走”,按理说,我应该要恨她才对啊?

    莫非我……

    我赶忙将心头那股不切实际的想法给掐灭,继续听马一岙盘问。

    在内心里,我都开始有点儿崇拜这位四条眉毛的“陆小凤”了。

    除了秦梨落的来历之外,李龙八还告诉了我们另外一个重要讯息,那就是最近他们频频而动,包括向来都在东南亚一带活动的黄泉引和日本人没事儿都在华南一带晃荡等事,是因为两个月前发生了一次七星连珠,天象异变,据一位日本的观星师分析,说是最近南国一带,会有一件很重要的妖族圣物出土。

    那位观星师不确定那件妖族圣物到底是什么,却断定必将是改变夜行者世界格局的一件重要物品。

    或者说,它是承托了夜行者气运的重宝。

    正因为这个消息,所以许多组织方才蠢蠢欲动,一边四处招揽人手,一边根据星相的指示,找寻那宝物的下落,因为对于那玩意,那位星相师有一句很重要的谶言,简单粗暴地翻译成中文,就叫做“得至宝者得天下”。

    听听,这玩意儿得有多重要。

    马一岙对于李龙八这一段话的判断,感觉应该不像是撒谎,不过我却觉得这玩意很虚、很悬乎,要么就是空穴来风,无稽之谈,要么就是有人在搞阴谋,想要两桃杀三士,搞风搞雨。

    而且那个什么狗屁星相师,怎么听都像是看话本小说看多了,一嘴的套路和胡诌。

    李龙八瞧见我不信,焦急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那个星相师可是日本天皇的御用供奉,是有真本事的。”

    我说日本天皇又怎么样,要真的有那么牛逼,半个世纪前小日本子要是知道自己会战败,还给种下两个大菠萝,你觉得他们还会发动战争么?

    李龙八给我胡搅蛮缠的话语逼得直翻白眼,不敢再说。

    审问完了李龙八,马一岙又说了刚才对老海的一套说辞,然后威胁他道:“我知道你一身手艺,想要逃离,举手之劳而已,所以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要么你现在把身上所有的刀片和铁丝都交出来,安安稳稳在这儿待着,我过些日子把你给放了;要么等我一会儿搜出来,直接把你弄死,大家都安心,你觉得呢?”

    都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没有必要闹出生死来,李龙八十分配合地从舌下、腋下、脚趾缝、肚脐眼处等地方,将东西都给交了出来,然后举起双手让我们搜。

    这些东西零零碎碎,并不仅仅限于细铁丝和刮胡刀片,还有许多特制的小玩意。

    即便如此,马一岙还是十分有经验地搜起身来。

    他搜得很仔细,这种专业程度,反而让李龙八松了一口气。

    很显然,他的识相救了他一命。

    如果是真的想心存侥幸,做了点手脚,此刻恐怕是浑身紧张,冷汗止不住地流了。

    处理完这边的两人,马一岙出来,给老歪打了电话。

    我不知道两人在电话里到底交流了什么,但总之阿水最终留了下来,在这儿地方帮忙看守李龙八和老海,而离开之前,马一岙也跟那位大光头打了招呼,说明情况。

    对方表示他不参与这里面的恩怨,不过会提供伙食。

    次日,小陆将我们送回了旧州港,而随后我们在鹏城待了两天,马一岙托老歪通过关系,弄了两张港澳通行证来,然后带着我前往了一河之隔的港岛。

    我虽然来了南方两年多,在鹏城也待了许久,但从未有去过对面那个东方金融之都。

    说起来,心中还是有点儿小激动。

    二十年后,国内的北上广深,甚至一线城市自然也到处都是高楼大厦了,然而在九八年,即便是已经在了改革开放的窗口待过,但抵达港岛、瞧见这入眼而来的繁华,我的心头还是十分震撼的,四处打量,总感觉眼睛都不够用,有种乡下土包子进城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我越发地能够感受到秦梨落当初招揽我的自信是从何而来。

    很少有人能够抵御得住这种繁华的诱惑。

    大部分人都如同海妮的弟弟罗东伟,以及老海一般,没有任何犹豫,就会愉快地接受了招揽。

    不过新鲜归新鲜,我倒也没有太多的羡慕,因为像我这样的情况,与其将命运交付在别人的一念之间,还不如自己去奔走,更何况我还找到了一个似乎志同道合的人作伴。

    马一岙也没有来过港岛,不过他比我淡定许多,先购买了地图之后,又用粤语跟人询问公车的路线图,一切井井有条。

    两人忙活一早上,终于来到了坚尼地道一带。

    马一岙在坚尼地道一号的雍仁会馆驻足了许久,不知道在干嘛,直到里面有人走了出来,他方才若无其事地带着我走开。

    我忍不住问他这个雍仁会馆是干嘛的,他摇了摇头,说以后再告诉你。

    他语焉不详,而即便是走了很远,都忍不住回头去看,很明显心中是有怨念的,搞得我都以为到了目的地。

    离开雍仁会馆,又往前走,没多一会儿,我们来到了那家金x福店。

    店里珠光宝气,金银首饰看得人眯眼,马一岙并不理会,直接往里面的贵宾间走,有店员迎了上来,他开口说道:“我有家传的老物件,想请你们的大档头帮忙掌掌眼,给估个价儿。”

    店员听闻,打量了一眼我和马一岙,然后很有礼貌地说道:“两位这边请。”

    刚才那番话是暗号,我们径直往里走,过了一个狭窄的过道,来到了一个装修豪华的隔间,店员请我们坐下,然后躬身说道:“两位稍等,我去叫经理来。”

    他离开,没半分钟,进来一个美女店员,给我们沏了两杯咖啡之后又离开。

    如此又等了五六分钟,一个戴着黑框眼镜、身穿定制西服的中年男人从里面的门走了出来,看了我们一眼,朝着我们点了点头,招呼道:“两位先生,找我们大档头有咩事?”

    马一岙坐在真皮沙发上,端起咖啡,看都不看那人一眼,平静地说道:“跟你们当家的谈一笔生意,你不够格。”

    中年男人的眉头一跳,有些恼怒,不过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从兜里的金盒名片夹里摸出了两张名片来,递在了我们跟前的茶几上,刻意敲了一下桌子,微笑道:“在下是这儿的主管,跟我说也可以。”

    马一岙看着对方,一字一句地说道:“那好,李龙八和海民威的性命,你能帮忙出个价么?”

    话一出口,对方浑身一哆嗦,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