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五十五章 新富豪里风云翻
    其实仔细想一想,秦梨落和黄毛尉迟,以及他们背后的港岛霍家,行事作风,其实都挺柔和的,那就是从不强求别人,向来都是以利相诱,让人心甘情愿加入其中。

    说回现实,这个港岛霍家,跟我们熟知的那个红色家族无关,不过从财力上来讲,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这些产业名义上都是别人的,也有代理人帮忙操持,不管是当时的新闻报刊,还是后来的网络媒体,都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算得上是十分保密的,知晓的人少之又少。

    而就算是知晓,恐怕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即便是今天,我也未必能够说出全部的公司来。

    从这一点来讲,同样是夜行者的组织,港岛霍家跟黄泉引那帮人完全就是天壤之别,境界不知道高出了多少倍。

    当然,对于拒绝了港岛霍家的邀请,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毕竟我这人一直都挺信奉一件事情的。

    道不同,不相为谋。

    从鬼云手李龙八的口中得到了关于尉迟京的消息之后,我和马一岙互视了一眼,随后马一岙做出了决定:“阿水,你在这儿看着他,我们去新富豪里面找人。”

    阿水有些犹豫,说歪哥吩咐我跟着你们一起的……

    马一岙摆手,说不,只要能够找到人,其它的我们都能够摆平,你在这儿守着,别让这家伙逃脱了,给里面通报消息。

    阿水这才不再坚持,说好,我知道了。

    吩咐完了这边的事儿,马一岙跟我一起下了那辆老款的富康车,两人虽然兜里没钱,但却昂首阔步地走向了新富豪去,一进大门,立刻有迎宾走上前来,左五个右五个,整整齐齐的两排,躬身招呼:“两位先生,晚上好。”

    这场面相当气派,随后又有穿着暴露的部长走上前来,招呼我们,那热情的劲儿,叫人还真的难以拒绝。

    我虽然以前当供应商、招待客户的时候来过这样的场所,但自己并没有涉足其中,瞧见这红肥绿瘦、肉光熠熠的场面,还是有些拘谨和尴尬,好在马一岙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物,与那部长一番攀谈,然后问起那三楼还有没有包厢,一派老司机的模样。

    部长不疑有它,赶忙领着我们上了三楼。

    九八年那会儿,条件并不是很好,但胜在大胆,场间一派奢靡之气,马一岙与我一直盯着房间的门牌,发现方向错了之后,马一岙赶忙说道:“嘿,厕所在哪儿?”

    这般说着,他都不管回答,就朝着3502的方向走去。

    那部长一愣,赶忙喊道:“老板,我们包厢里面洗手间的,您走错了……”

    她大声喊着,我却也赶忙对她说道:“我去叫他。”

    我也脱了身,朝着走廊对面走去,两人脚步轻快,朝着前方的走廊疾奔,转过一个拐角,我瞧见有一个脸容稚嫩的少年,搂着两个大胸肥臀、打扮妖艳的女人从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而门口处有一个矮胖子冲着外面喊道:“部长、部长,来个人啊,给我这小兄弟安排一个房间,童子鸡,扛不住了,快!”

    他似乎喝了酒,扯着嗓子大声叫唤,醉眼迷离的感觉,然而当他瞟见我和马一岙的时候,脸色却是一变,回过头去,朝着包厢里喊了一句。

    我听不清楚他到底喊了什么,只瞧见在我前面的马一岙大吼一声,就冲了过去。

    马一岙冲势很快,一下子就来到了包厢门口,却见那矮胖子从里面冲了出来,抬腿猛然一脚,朝着马一岙踹来。

    这一戳又疾又狠,而且还是朝着下阴踹去的,阴狠歹毒。

    马一岙早有所料,从袖子里滑落出一把铁尺来,朝着那人的脚上拍去,两人一见面就激斗,而我这边刚要往前跑,却感觉到身后拳风一阵,下意识地转身过去,抬手挡住,然后一个戳心脚,重重踢在了那人的胸口处。

    砰……

    一声轻响,来袭之人给我一脚踹飞了七八米远去,而这个时候,我方才看清楚朝着我袭来的那人是谁。

    正是刚才左拥右抱的少年郎。

    他,想必就是海妮的那个奇葩弟弟。

    少年应该是觉醒了一部分的夜行者血脉,给我这么一脚踹过去,整个人都飞了,居然还有气力,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又哀嚎一声,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就朝着我冲锋而来;我刚才没轻没重,是因为不晓得对方是何人,此刻确定了身份,心念他到底是海妮的亲弟弟,不由得卸去几分劲儿。

    我抵挡住了他那疯狂的进攻之后,对少年说道:“脑子进水的狗东西,你知不知道,你爸你妈,就在刚才,给人活活砍死了?”

    啊?

    少年的眼睛都已经变红了,听到这句话,原本的疯狂终于收敛了几分,难以置信地看着我,说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是你姐姐的朋友,刚才去过你家了,你父母被人杀害了,到处都是警察,你还有心情在这里找小姐,你对得起你爸妈么?

    这个时候马一岙已经将那矮胖子给制服,冲进了包厢里去,少年又惊又疑地看了我一眼,迟疑了两秒钟,终于大声喊道:“京哥,我家出事了,我先回去看一眼,到时候再跟你去港岛啊……”

    他说完话,转身就跑,而我则没有再理他,跟着冲进了包厢,里面黑乎乎一片,还有女人的尖叫声。

    我守着门,伸手将灯打开,瞧见包厢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女的在拼命尖叫,而地上,则躺着一个男人。

    除此之外,再无别人。

    灯光骤亮,我瞧见马一岙往洗手间里面走,然后出来,对我喊道:“妈的,爬窗户跑了。”

    我一惊,问怎么办?

    马一岙说你看住这个胖子,我去追。

    他说着话,人就进了里面去,我往前走了两步,一脚踩住了那胖子,那家伙叫唤一声,不敢再动,显然是给马一岙给收拾妥当了,我瞧见他不敢造次,便抽身向前,探头往洗手间里瞧,却见洗手池上有一个窗户。

    窗户很小,按道理是钻不出去的,但无论是我们的目标黄毛尉迟,还是马一岙,都已经再无踪影。

    望着空空荡荡的洗手间,还有滴答滴答流着水滴、仿佛尿不尽的水龙头,一股巨大的失落感涌上了我的心头。

    明明布置得如此缜密,还是让那家伙给逃了。

    我捏着拳头,一股怒气憋在胸口,甭提有多难受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喧闹声,我回过头来,瞧见包厢门口有四五个彪形大汉围堵着,后面还有人往里面挤,这些人每一个的脸上都流露着彪悍和张狂的气息,领头一个人大声喝道:“闹事的人在哪儿呢?”

    一个体型稍胖,一直都在沙发上哭啼尖叫的女人指着我,尖声喊道:“就是这个扑街仔,就是他……”

    那几人一下子就往里面涌来,有人踩到了地上的矮胖子,那人哼哼一声,沙发上的女人赶忙喊道:“你们别踩到了海老板,把人弄伤了,谁来买单啊?”

    几人赶紧避开,而这个时候,我也回过神来。

    这帮人,估计是新富豪这儿的老板养来看场子的打手,因为这儿发生了事情,就赶过来处理的。

    我不想跟人打架,眼瞅着这帮人气势汹汹,出言说道:“各位老板,出门办事,行个方便,我找这人麻烦,至于你们,别搀和进来……”

    没等我把话说完,那领头的汉子就一拳砸了过来:“行尼玛的方便!”

    他上来就动手,我也不再客气,直接也一拳招呼过去。

    两人的拳头碰在一起,我将力量运在拳骨之上,力贯其中,那人一拳砸来,给我的感觉软绵绵的,而对方却好像是砸到了钢筋上一样,脸色剧变,大叫一声,收回拳去,一看,我去,拳骨上面尽是鲜血,随后一瞬间就变得又红又肿了起来。

    那人疼得直叫唤,后面的人却不信邪,三三两两冲进里面来,差点儿将房间都给塞满了去。

    我冲破第一关,又修习着《九玄露》,心中自有一股气,信心满满,也不怕对方来多少人,反正都不是什么修行者,当下也是硬碰硬地往前走,虽然当时兵荒马乱,或多或少都吃到了拳头和脚踢,但都跟挠痒痒一样,但我一拳挥过去,问题可就严重了,几乎没有人能够挨得住几下。

    没一会儿,地上倒了一片,而我则拖着地上的矮胖子出了门。

    临走的时候,我将矮胖子屁股兜儿的钱包找了出来,将里面一大堆人民币和港币一撒,然后说道:“冤有头债有主,各位别乱动,请勿自误啊……”

    我拖拽着矮胖子离开新富豪,来到马路对面,瞧见那辆富康已经不见,不由得一愣,左右张望,满是疑惑。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车从远处开了过来,停在了我的身边。

    这是我们的车。

    车窗摇下,那司机小陆招呼我道:“侯哥,阿水哥刚才去帮忙马哥追人了,那个鬼云手自己解开了捆绑,开车逃了——对不起,我啥也不会,不敢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