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五十一章 马一岙挣钱之道
    两人在街上走,周围都是游客,行人如织,然后我很意外地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虽然眼前有着一大堆的烦心事,但马一岙却并没有时时刻刻都皱着眉头。

    他会时不时地看一下摊子上的商品,如果遇到感兴趣的东西,甚至还会驻足,跟人讨价还价。

    我注意了一下,发现他特别喜欢电子类的产品,无论是cd机,还是手掌游戏机,兴趣都十分浓烈,这个与他平日里的沉稳气质有些不一样,也让我对他的认识更加深刻了一些。

    大将风度。

    我们从街头一直逛到了街尾,马一岙对一款马来产的cd机特别着迷,试了又试,那老板以为有戏,耐心讲解着。

    结果到了最后,马一岙却带着我离开了,惹得老板在背后咕哝,说着低俗的粗话。

    我听他骂得难听,忍不住回过头去,要跟他争执,结果马一岙却一把拉住了我,然后说道:“走,外面说话。”

    我点头,跟着他来到外面,然后听到马一岙问我:“侯子,你手头还有多少钱?”

    这一句话,说得我挺尴尬的。

    事实上,这一路过来,乘车吃饭,都是我在付钱,对于这一点,我并不介意,一来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再一个马一岙也帮助了我那么多,来来去去,大半都是算为我奔走忙碌。

    我花钱,也是应该的。

    只不过,我南下也才几年,真正有不错收入的,不过是在祥辉当药水供应商的一年多。

    主要是有提成。

    我这几年工作积累下来的积蓄,在这段时间的各种破事之中已经是油尽灯枯了,最后一笔款子,也是拿给小钟黄去买药材熬汤了,此时此刻,我手上几乎是没有什么钱。

    我将兜里面的六十多块钱全部都掏了出来,苦笑着说道:“您看,都在这儿了。”

    马一岙有些惊讶,说存折里面也没有了?

    我摇头,说能取出来的,都取出来了——我又不是什么大老板,就是一小打工仔、业务员而已,哪里会有什么钱呢?

    马一岙瞧见,挠了挠头,有些头疼。

    我也挺尴尬的,揉了揉鼻子,终于将心中一个存续已久的问题说了出来:“咳咳,那个啥,马兄,像你们这样场面上的人物,平日里东奔西走的,四处忙活,干的都是大事儿,不过——那啥,你们可能也有普通人的需求,也是要吃喝拉撒的,既然有这些事儿,就得有经济支撑……冒昧问一下,你平日里的经济来源,都是些什么啊?”

    听到我这尖锐的问题,马一岙愣了一下,突然笑了。

    他说你算是问到点子上了,说起来,修行者也是普通人,不事生产,也得饿肚子,怎么,想知道我们的钱是哪里来的么?

    我弱弱地问道:“难不成是飞天大盗,劫富济贫?”

    马一岙哈哈大笑,说你真能联想,咋不去写小说呢?还劫富济贫呢,替天行道么?醒一醒吧,现在是法治社会,要是不想坐牢,或者被四处通缉,就得安安分分,守点规矩来。

    我弄不懂了,说那是啥?

    马一岙说猫有猫路、鼠有鼠路——你比如说那些出家的和尚道士,他们自有香油供奉,而据我所知,许多的修行者祖上自有传承,都是颇有家产的,而即便是没家产的,也有一身本事,不行就去找工作,给国家打工,给有钱人打工,又或者挂靠某个公司当顾问,这些都是来钱的活儿,至于我……咳咳,走,我带你去见识一下。

    反正要等老歪的信息,这会儿闲着也是闲着,马一岙不介意带我长长见识。

    两人出了中英街,就在附近晃悠,我看着马一岙四处望,眼睛贼兮兮的,有些担心,怕他没事儿伸手,做起那“三只手”的勾当,想一想又觉得可笑,他这般的人,去抓小偷还差不多,自己做,未免太跌份了。

    总之走了半个多小时,他到处晃悠,也不肯说,弄得我迷迷糊糊的,终于,他来到了一处不算热闹的街口,在一个举着幡挂着旗的算命摊子前停下了脚步。

    那算命先生是一个戴着墨镜的瞎子,五十多岁,留着山羊胡,穿着一件干净的青色袍子,千层鞋,端坐在小马扎上,他跟前摆着一大片写着周易八卦的黄色布毯,煞有介事。

    幡旗之上,写着“刘半仙”三个大字。

    似乎感觉到了我们的到来,那先生嘴角一瞧,伸手扶住山羊胡,然后招呼道:“两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日又纷纷梦,神魂预吉凶,在下姓刘,祖籍福建。字解玄,号指迷,乃当今江湖之上最为著名的预测师,择日师,命名师,风水师。吾自幼热衷于易学,曾游走四海,拜访名师,对周易、相学、八字、日学、姓名学、风水学等预测学科有深层次的见解和丰富的实践经验,能够真正的运用易经文化为人指点迷津、排忧解难,江湖人称‘刘半仙’,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们的么?”

    这人说话一套又一套,说话的水平很高,为人打扮又是仙风道骨,让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我不知道马一岙要干嘛,想着兜里都没啥钱,算个屁的命,却不曾想他一屁股坐在了那刘半仙的对面,咧嘴一笑,说听您老这话儿,的确厉害,不知道师出何处?

    他这话儿一出口,那瞎子的脸色就有些不对,思索了两秒钟,这才拱手说道:“家师秦八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明白事理,通晓人理,人称三理先生是也。”

    马一岙嘿然一笑,说不知道你师父秦八斗的左手,有几根手指?

    这话儿一说,我立刻感觉到那人的墨镜之下,似乎有点儿动静,认真一瞧,却见那人竟然睁开了眼睛来,看了马一岙一眼,似乎感觉到我们在看他,赶忙闭上了眼睛去,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五……四个?”

    “别紧张,是‘根’不是‘个’,你确定是四根?”

    “呃……五根。”

    “确定了?”

    “您到底什么意思?不知道阁下什么人,还请赐教。”

    “据我所知,三理先生天生六指,你难道是觉得他叫做秦八斗,所以才猜他两只手,一边四根指头?”

    “这个……”

    瞧见这刘半仙紧张得已经在擦额头了,马一岙便笑了起来,说行了,别装了,既然能够搬得出三理先生的名头来,想必你也是个跑码头的汉子,我今天也不为难你了,不过需要借你的一件东西用下。

    那刘半仙知道这会遇到真本事的人了,不敢怠慢,赶忙从马扎下面抽出一铁盒子来,将其打开,苦笑着说道:“今天生意不好,也就赚了这点钱,您不嫌弃,都拿走吧。”

    马一岙掀眉头,说我会要你这点儿辛苦钱?别废话了,脱衣服吧。

    刘半仙诚惶诚恐,说不敢,不敢……那啥,大兄弟,我这人不好男风,对这事儿,一直都挺抗拒的,以前跑码头去北方,澡堂里一大帮人都有些不习惯,咱有话好说……

    马一岙呸了一口,说想啥呢,我要借你一身行头赚点钱,不耽误你多久,赶紧的。

    听到这话儿,刘半仙长舒一口气,整个人轻松多了,将墨镜摘下,说嗨,您早说啊,我还以为您看上了我这一臭骨架子呢,唉……

    两人往树后面钻,没一会儿,马一岙换上了刘半仙的行头,摇头晃脑地走出来,问我道:“怎么样,像一回事儿不?”

    我苦笑,忍不住吐槽道:“你有没有一个师兄,叫做杂毛小道?”

    啊?

    马一岙愣了一下,说谁?

    我摇头,说没啥,神经搭错,突然跳戏了——你继续,开始你的表演。

    马一岙翻了一下白眼,坐回了小马扎上去,然后拿起地上的一本书,开始翻读起来,我和刘半仙蹲在旁边,瞧见他半天没动静,不知道他要干嘛,而刘半仙有些着急,问道:“您这是准备干嘛呢?”

    马一岙放下书,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说怎么,着急了?

    刘半仙赶忙摆手,说没,没呢,我没急,这不在等着您开张呢——我这是野路子,自己琢磨的,就想跟您多学点东西,以后也好学以致用嘛。

    马一岙摇头,说我的本事,你学不来的……哎,女士留步!

    啊?

    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从摊子前匆匆而过,听到马一岙的叫喊,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来,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叫我?”

    她穿着一件藏青色的小套装,黑丝袜高跟鞋,嘴唇上面还抹着口红,这打扮在那个年代算是很时髦的,而马一岙则微笑地点头,说对,我叫您呢,我感觉你的气色不是很好,如果不着急的话,耽误你两分钟可以么?

    少妇长得不算漂亮,但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气质,都挺知性的,但这种女人对街头算命的,向来都挺排斥,估计很难中招吧?

    我感觉她皱了一下眉头,仿佛有些不满,倘若不是马一岙长得还算不错,气质也好,不像我旁边这位脱了袍子、换回常服的刘半仙那般猥琐,我估计她早就走人了。

    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不好意思,没时间。”

    说罢,她转头就走,而我以为马一岙这单生意就要黄了的时候,他突然开口说道:“女士,你最近是不是四肢容易冰冷,对气候转凉特别敏感,如果不化妆,脸色会比一般人苍白,还喜欢喝热饮,很少口渴,冬天怕冷,夏天耐热?”

    一连串的话语说出,那个本来已经走出几米开外的少妇突然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一脸诧异地说道:“你、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