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四十六章 世间并非皆无情
    当谭云峰老师傅挑着根扁担,跟我们走出了杨家墩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马一岙跟我提及“游侠联盟”这四个字的时候,会有那种发自内心的骄傲和自豪。

    这个在我看来“中二”无比的名字,它在某些人的心中,却是如此重要。

    谭云峰老师傅与我们素未蒙面,居然仅仅因为马一岙的一席话,就毫不犹豫地跟了来。

    要知道,这一次如果真的碰上,可是会有生死危险的。

    这事儿我们并不隐瞒。

    谭云峰老师傅在村口一家小卖铺喊了人,让一个小伙子开着小货车,将我们送过去,他平日里在村子里的威望很高,那小伙子一听说谭师傅有事,立刻就放下了嘴里叼着的烟,恭恭敬敬地请我们上车。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都在偷偷观察着谭师傅,而他却并不在意我,而是跟马一岙聊起老一辈的故闻来,互道渊源。

    他们聊得最多的,是民国十大家。

    虎头太保孙禄堂,武当剑仙李景林,神枪李络咨询发达、可以随手一搜的时代,或许大家能够通过各个渠道得知一些,但当时的我,是真的没有听过。

    先前虽然曾经听马一岙聊过一二,但当时的我更多的,是醉心修行,就像刚刚得到玩具的小孩,爱不释手,无暇它顾。

    此时此刻,我方才知晓这十人当年的事迹和威望。

    从晚清,到建国前,那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新旧交替,外面的大千世界一下子闯入了国人视野,无数的人受难,流离失所,国破家亡,而正是这样的大背景,使得当时涌现出了无数的大师和传奇人物。

    民国多奇人。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值得大书特书,我听着两人一开始还只是闲聊一二,到了后来,却是聊得口沫飞溅、眉飞色舞。

    很难想象,这样两个平日里完全没有交集的男人,是怎么这般一见如故、意气相投的。

    我也才知道,原来那位玉面虎韩慕侠,就连周总理都曾经追随过他,学习这拳脚和傍身的功夫,而玉面虎的儿子韩少侠还参加了我军,在建国后,又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奔赴朝鲜战场,同朝鲜人民并肩抗击美帝国主义的侵略……

    这些可都是活生生的历史,而且还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口述历史,听到这样的典故,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荣幸。

    可以说那一路的旁听,建立起了我对“游侠联盟”这个名字最开始的好感。

    两地相隔不远,但洪水泛滥,道路不通,一直到了中午,我们方才赶到了先前栖身的招待所。

    我们并没有直接在门口下车,而是远远停下,然后开始往里摸去。

    马一岙显得十分谨慎,一直在紧张的观察着。

    这件事情对我们十分重要。

    没有谁会想被人算计,而且这件事情还关系到他师父的性命。

    一刻钟之后,我们潜入了招待所的二楼,悄悄来到了马丁的房间门口,马一岙伏低身子,尽可能地将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放缓,然后将耳朵贴在了门上去。

    过了一会儿,他朝着我们这边打了一个手势。

    屋里没人。

    他掏出了一根细铁丝,在门锁里鼓捣了几下,随后轻轻一推门,进去瞧了一眼,然后招呼我们过去。

    我跟着谭师傅一起走到了门口,发现人虽然不在,但马丁随身的破包却搁在桌子上。

    很显然,马丁还没有退房。

    三人进了屋子,将门缓缓关上,马一岙打量了一下房间之后,对我们说道:“他应该还没有走,既然如此,我们一会儿在这儿等他,有谭师傅在,我们也不怕他找帮手——不管怎么样,大家当面锣对面鼓,把事情说清楚,如果他真的是因为自家小妮而情非得已,我也不怪他,只求他将这事情的幕后凶手说出,让我也好有一个明确的概念,知道是谁在弄我们。”

    谭师傅点头,说如此最好。

    他虽然不耻马丁的两面三刀,但那家伙之所以如此,却是为了自己女儿,从这一点来说,他倒也不是个畜生,多少也是有些人性的。

    不过即便如此,马一岙对马丁的忌恨已深,感情冷淡了,就少了许多顾忌,开始翻捡起了马丁留在房间的背包来。

    马丁虽然出身西北马家,但他本人,却是在丐门之中。

    这里说一句题外话,这所谓的丐门呢,其实也就是大家熟知的丐帮、花子帮,真实的它与金庸先生在武侠小说里面描写的不同,这并不是一个多么高大山的帮派,而且也并非是大一统的,不过的确是在历史上真实存在过,想要了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下后来李幺傻先生在天涯上面连载的文章《中国式骗局大全》,里面描述的丐门,差不多就是这样的现状。

    不过既然是一门一派,里面自然有规矩,而马丁在其中,算得上是一高层人物,自然也要以身作则,所以才会常年不洗澡、不刷牙,肮脏不堪。

    马丁邋里邋遢,但这个帆布背包,却是十分干净,洗了又洗,颜色都有些发灰。

    马一岙将包打开,里面塞了几本破烂书,两件换洗的内衣裤,再加上一块红色的布和一张照片,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那照片上,是马丁和一个六七岁小女孩的合影。

    两人的笑容,都十分灿烂。

    马丁之前从霸下秘境之中得来的青铜莲花阴阳碗,和那一小罐鲛人灯油,都没有瞧见。

    那可都是好东西,想必他是自己贴身揣着了。

    马一岙并没有翻捡出什么证据,有些不安,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我能够感觉得到他的情绪有些低落,也有些不确定——他好像在自我怀疑,生怕自己误会了马丁,所以才会借着来回踱步,不断地思索着事情的前因后果。

    不过他终究是一个沉稳果决之人,没一会儿,就停下了脚步,坐在了正对门的一把椅子上。

    而我和谭师傅,则坐在了床上。

    三人都没有说话,安静等待着,如此等了差不多一个多钟,门口处突然传来了动静,我们几个看了一眼,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随后马一岙缓缓地站了起来,然而门并没有开,而是传来了敲门声。

    砰、砰、砰……

    坚定而有节奏的敲门声,仿佛击打在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头,如此三遍之后,门外有人说道:“马兄弟,我是你胡桥胡二哥,时间地点都是你约的,人我们已经带过来了,你别跟我说你不在……”

    我们都沉默着,彼此互看一眼,不知道来人到底什么意思。

    外面那人看里面没有回应,不由得冷笑起来,说马兄弟,别在里面给我们装死,鲁大爷托我给你带一句话,这次的事情你办漂亮了,一切好说,你若还是再这般遮遮掩掩,拖着咱们,那您自己玩儿,我们可走了,到时候你后悔了,可是来不及的。

    当他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马一岙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里面有精光蹦出。

    很明显,他已经想通了事情的缘由。

    场中依旧一片沉默,门口有另外一人低声嘀咕道:“二哥,那家伙说不定不在这里,要不然咱们先撤吧?他之前不是说过,那姓马的小子和一个夜行者就住这层楼的尽头那儿,要是动静闹大了,惊扰了他们,那可不好。”

    那二哥犹豫了一下,恶狠狠地骂了一声:“擦!”

    说罢,他带着人离开了这里。

    随着脚步的离开,谭师傅用探寻的目光看着马一岙,等待着他的决定,而马一岙却并没有说话,而是无声地摇了摇头。

    他并没有追上去怼这帮人的意思。

    当人都走得很远的时候,我忍不住开口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马一岙叹了一声,说是我想岔了——马丁跟黄泉引没关系,他应该是受了川东巨寇鲁大脚的胁迫,想要那我的人头去换他女儿的性命吧。

    鲁大脚?

    我听得一头雾水,而潭师傅则立刻问道:“可是巫山黄风寨的鲁大脚?那可是一代凶煞,你怎么惹到他了?”

    马一岙苦笑着说道:“我早年间四处帮人打拐,跟鲁大脚的独孙起了冲突——他那孙子是个变态,而且还觉醒成了夜行者,到处祸害妇人,整个长江巫峡两岸,东邻巴东,南连建始,西抵奉节,北依巫溪,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被他坏了贞洁,我路见不平,坏了他的好事,却不曾想被他不死不休地追杀,将我从渝城追到了锦官城,又从锦官城追到了大凉山,结果在大凉山碰到了川西圣手,他老人家嫉恶如仇,出手料理了这畜生。”

    谭师傅说既然如此,他自该找冯自然的麻烦,与你何干?

    马一岙说冯老前辈闻名天下,一身修为独冠西南,鲁大脚虽为大妖,却奈何不得他老人家,便只有将气撒到了我头上来了。

    谭师傅说原来是这般,既然如此,你当如何处置?

    马一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马丁兄此次也是遭人胁迫,事出无奈,我本应帮他处理此事,但我师父昏迷在床,也没有时间蹉跎,既然如此,那就离去,不再纠缠了吧。”

    谭师傅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点头说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