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四十四章 平地无端起风波
    我们相约赶到了出事的屏峰乡,抵达那巨蛇搁浅之地时,外边已经围得有许多的武警,还组织了工作人员往外面撵人,许进不许出,这样的态度让各地各村赶来看热闹的人很是不满,大家虽然不敢乱来,但聚集在外围不肯散去,有的骂骂咧咧,也有的试图找路进去,还有的则围在了那些瞧见过巨蛇尸体的人身边,听这些人口沫飞溅地说着这事儿。

    人都是爱吹牛的,这帮家伙说起此事,也是添油加醋,说得天花乱坠、各有不同。

    不过我和马一岙听了好几个人的说法,最终确定了一件事情。

    那条大蛇,很有可能就是先前在洞中被笑面虎霍得仙杀死、并且残忍解剖的白色巨蟒,而它之所以出现在此处,很有可能是洪水泛滥,江水倒灌进了霸下秘境,并将其冲了出来的缘故。

    也就是说,霸下秘境的大部分地方,与这外面的水域,其实是相通的了。

    不过我和马一岙都生不出半分重回秘境的想法。

    经过霸下临死之前的奋力一击,就算是那秘境之中有再多的宝物,恐怕都已经化作乌有、深藏于地下了,而我们此时此刻,最想要做的,就是找到自己来时的同伴。

    说句实话,见识了笑面虎等人的凶悍,以及霸下秘境的凶险之后,我们都挺担心他们出事的。

    马一岙在外围转悠了一会儿,找不到进去的机会,于是就放弃了。

    而就当我们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有一人叫住了我们。

    我回头一看,却见一身油垢、脏兮兮的马丁出现在了人群的边缘处,朝着我们招手。

    他的出现让我们都十分激动,赶忙迎了上去,马一岙见面就问道:“肥花呢?”

    满是都是泥浆,如同叫花子一般的马丁听到,不由得一愣,说啊,她没有跟你们在一起么?

    马一岙摇头,说没有。

    他把当天发生的事情跟马丁说起,听完我们的话语,马丁告诉我们,当日他去了秃子坳,发现父亲笔记里记载的入口果然轰塌,并没有任何可以进入的地方,于是就折返了回来,凭借着手中的感应符箓,找到了肥花,知晓了情况之后,也潜入水潭,进入了霸下秘境之中去。

    他进了霸下秘境,但是并没有遇到我们,也没有遇到笑面虎一行人,反而是遇到了黄毛尉迟等人,双方虽然没有交手,但起了冲突,彼此僵持了许久。

    后来江水倒灌,秘境轰塌,他不得不寻路离开,但是当他出来之后,想要凭借着感应符找寻肥花的时候,却不见了人影。

    当时我们脱下来的衣物,反倒是留着的。

    如果是这样说的话,肥花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要不然这东西不可能还留下,一定会带走的。

    和我们一样,这几天他也在到处找寻我们,但因为洪水泛滥的缘故,四处都是一片混乱,所以并没有得到什么消息,一直到这会儿,正好听到了这边有大蛇的新闻,就琢磨着过来碰一碰运气,没想到还真的就找到了我们。

    听到这话儿,马一岙皱起了眉头来。

    若说危险,自然是进入了秘境之中的我们才是最危险的,肥花就在水潭外面守着,藏着身子,只要不惹事,按理说是最安全的,怎么现在我们都露了面,反倒是她杳无音讯了呢?

    这事儿,着实是有一些奇怪。

    或者说,肥花很有可能遭遇不测了。

    这般想着,重逢的欣喜也被冲散了许多,我能够感觉到马一岙忧心忡忡的情绪,而三人在这儿还没有聊一会儿,就有警务人员过来撵人了,听那说法,好像是省里面,或者上头有大领导在江州这儿,让我们不要聚集,该回家回家,没有家的,就回聚集营地里去,不要在外面乱晃。

    见到了马丁,我们自然没有再回营地,而是去了马丁落脚的地方,找回了先前落下的衣服和背包,一番收拾之后,去找了个地方吃饭。

    即便是洪灾,也总有好吃的去处,店家是老招牌,三杯石鸡、石鱼炒蛋、鄱阳湖笋干炒肉、板鸭火锅和大蒜炒腊肉,还有香喷喷的米饭整出来,就算是心情不好,但我们也忍不住胃口大开,只可惜我身上有伤,不能猛撑,而瞧见这些当地美食,马一岙又忍不住叹气。

    要是肥花在,可不就是风卷残云?

    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起了分离之后的经历来。

    谈起这些,不可避免地说到了麻风少年胡车,对于这个小孩儿,马一岙的评价很高。

    虽然这个评价,多少也受了我的观点影响,但马一岙最终还是觉得,大概是因为儿时的生活境况实在是太困难了,又饱受了外人的歧视,使得这个少年的心智有些扭曲,而正因为如此,胡车方才会在后来的表现中,让人啧啧称叹。

    这是个天才少年,如果能够往好的方向引导,必然又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传奇人物,但如果因为这种变故而没了约束,极有可能就是一让人头疼的大祸害。

    一念成圣,一念成魔。

    这种事情,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看各人的机遇和心思吧。

    说到机遇,胡车还真是不差,不但通过吞噬那敦实男子的妖丹而成功觉醒,将缠身恶疾给治愈,而且还一直潜隐着,在最终时刻,夺走了那霸下秘境的千年妖丹,只要是他不作死,恐怕就会在近几年内快速崛起,成为让人敬畏的大妖。

    至于我们这次,马一岙是一无所获,两手空空,马丁在秘境之中得到了两件古物,一个是青铜莲花阴阳碗,另外则是一小罐鲛人灯油,算是没有白走一趟。

    唯独我,虽然伤痕累累,肚子处甚至来了一贯穿伤,看似凄惨无比,但却从秦梨落手中,得到了觉醒夜行者血脉破关最为关键的药引——“弱水”。

    不但如此,我还得到一截十分奇怪的玩意。

    那根我从石柱之中剥离下来的东西,它平日里的时候如同软骨硅胶一般,软中带硬的一堆绳索,甚至都能够当腰带用,但当我灌注妖力进去的时候,却能够改变它的状态,让它变得坚硬起来。

    妖力越强,那硬度就会越发坚硬,宛如钢铁。

    然而唯一有些遗憾的,是不管我怎么弄,都没有办法再像当日一般,让它变得通红发光,如同烙铁一般,一棍子砸过去的时候,烟尘滚滚。

    对于这事儿,我跟马一岙的分析结果,是因为我的力量还不够,或者说身上有伤。

    再一个,就是我当日吞服那血珠子,力量膨胀,无处喷发,方才会体现在了那根长棍之上,让它变得如此恐怖——事实上,那样的血珠子没有任何加工和调配,直接吞服的话,最大的可能是消化不了,走火入魔,甚至更有爆体而亡的危险,当时我也是误打误撞,方才留了一条小命。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而马一岙却不这么觉得。

    幸运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而这事儿如果上升到了气运的高度,这就是命数了。

    马一岙不太懂阴阳五行、天干地支及伏羲八卦等易学算术的文夫子行当,但他也能够觉察得到,我的运势,虽然此刻有些黯淡,但还是呈现出了上升的趋势。

    与马丁汇合之后,我们又在江州待了几日,我因为身上有伤,走动不便,所以没有怎么外出,就住在县里的一家招待所里。

    至于马一岙则和马丁,他们则四处找寻着肥花的下落。

    除了自己找,他们还到处贴寻人启事,甚至委托当地的公安机关来找人,并且也跟那村子的民兵排长取得联系,至于他们是怎么沟通的,我知晓得也不多。

    只可惜如此找了几天,都没有任何的消息,肥花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事儿还真的是让人沮丧。

    一天夜里,马一岙突然找到了我,对我说道:“侯子,我们走。”

    我当时已经躺在了床上,都已经睡着了,迷迷糊糊,脑壳都不清楚,爬起来问怎么了,有这么急么?

    马一岙没有跟我解释太多,一边看着门外,一边说道:“给你两分钟收拾。”

    我瞧见他说得严肃,表情很冷,不敢再多问,赶忙穿衣起床,然后匆匆收拾行李,随后跟着他出了屋子,来到走廊上时,我看了一眼旁边马丁的屋子,刚要张口询问,却给马一岙给阻止了,用手势告诉我噤声,不要多言。

    我不明就里,只有遵从,两人下了楼,又来到外面的场院,马一岙带着我往外走,边走还边回头,不知道到底在搞些什么鬼。

    大概走了一百多米,两人转过了街角,藏在一暗处,我瞧见他没有那么紧张了,便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马一岙阴沉着脸,说出事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