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四十一章 候漠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
    原本软趴趴的一团绳子,此刻居然开始逐渐变硬了起来,一开始还仿佛硅胶材质,等到了后来,居然如同滚烫无比的铁棍子一般,不断往两边撑开了去。

    那个时候的我刚刚吞服了血珠子,心中气血翻腾,灼热之意从胃部,一直翻腾到了全身各处。

    在这般热力的刺激下,我伤口处的疼痛,反而给隐下去了一些,似乎没那么痛。

    而且那棍子炙热无比,握在我的手中,却并不刺痛。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时刻,我突然间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触,就好像这根玩意儿,跟我莫名就生出了几分心心相印、气息与共的感觉来。

    这是很神奇的,它仿佛并非死物,而是如有生命的一般。

    我甚至有一种错觉,它仿佛是我的第三只手。

    或者,第三条腿。

    这个……

    一种说不出来的奇妙感觉,让陷于绝境之中的我不再彷徨和恐惧,力量在我的经脉穴道之中奔涌如流,让我凭空生出几许奋不顾身的决绝,和面对一切的勇气来,而在下一秒,这堆绳子完全伸展,变成了一根又烫又硬的棍子,而正是这个时候,却听到一道让人牙酸的声音,紧接着我终于重见了光明。

    那根棍子,却是将吞我入腹的鳄鱼巨兽的肚子直接撕裂,撑开了来。

    鲜血翻飞,我抓着这根炙热火红的棍子,从那鳄腹之中跳出,如同重获新生,而还没有等我呼吸两口新鲜的空气,就听旁边传来一声厉喝:“给我死。”

    我循声望去,却见马一岙依旧还在与邱文东拼杀,但与刚才不同的,是除了邱文东之外,旁边还有一个矮子。

    这矮个儿男人高不过一米五,五短身材,头大脖子粗,长相十分猥琐。

    然而他的手段,看起来却远比邱文东凶悍许多,双手各握一把雪亮短刀,看着仿佛是日本小太刀一般,上下翻舞,专攻下三路,逼得马一岙十分难堪,看着凶险处处,仿佛马上就要倒下的样子——从当下的情况来看,这个很有可能就是邱文东和笑面虎口中那个叫做“杨勇”的假鬼子,实力估计能够抵得过两个邱文东。

    正是这样的情况,让那个性子暴躁的家伙即使心有不满,但也只能背后唠叨。

    这两人联手,让马一岙有些狼狈,不过也仅仅只是狼狈而已,马一岙尽得师门真传,一身业技扎实得很,门户紧闭,完全不给对方两人半分机会,而当我从这鳄鱼巨兽的腹中挣脱出来,那邱文东发现我并没有死之后,却是如同之前的情况一般,又放开了对马一岙的围攻,怪叫一声,朝着我扑了过来。

    这人看起来怨念满满,非是要与我不死不休了。

    如果是之前,面对着这个凶徒,我或许会转身就逃,然而刚才在那鳄鱼腹中之时,我将那血珠子吞服下腹之后,不但浑身发热,汗出如浆,而且就连整个人的性子都变得狂躁不安起来,就连先前让我恐惧的疼痛和流血,在这一刻都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反而是激发了我凶性的源泉。

    此时此刻的我,即便是不照镜子,也能够知晓自己脸上的表情有多么凶残恐怖,而我眼中的景象,甚至一阵一阵地泛红,红如滴血,将整个世间都染成了一片血色。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啊……

    怒吼声中,我高高扬起了手中滚烫炙热的棍子,朝着这个凶神恶煞、一脸戾气的家伙扑了过去。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双方都是没有任何的言语,见面就干,在疾奔数步之后,邱文东早就显露本相,最先出招,抡起那寒光雪亮的砍山刀,挽出一片刀花,将远处的宫灯烛火反射到了我的眼睛之中,一片光芒绚烂,紧接着刀锋一转,就朝着我的身上斩来。

    我在羊城小院,在马一岙的指导之下有过特训,倒不是练了什么拳脚套路,而是明晰了搏击之义,在于勇,在于敏,在于沉着冷静,时时刻刻把握住对方的攻势,并且在短瞬之间,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真正国术之中的套路,其实更多的是来帮助你做潜意识判断的。

    铛!

    眼看着对方的长刀斩来,我舍弃了当头棒喝的那一下,因为我能够感觉得到,对方的刀,绝对快过于我的长棍,于是伸出这长棍过去,抵在了地上,挡住了对方这狠然一劈。

    刀棍相撞,铮然作响,金属之声“嗡嗡”而鸣,而我的双手,则感受到了那棍子传递而来的力量。

    很恐怖,微微的颤抖,甚至让我的双手都有些发麻。

    不过即便如此,那火红的棍子就插在了岩石地底,没有退上一分。

    我挡住了对方的倾力一击。

    这一下,让我的信心突然翻涌起来,因为我感觉得到,力量贯通全身的时候,我仿佛拥有了全世界一般,信心在层层累积,让我再也没有了先前那种畏畏缩缩、胆小害怕的心态,这些日子以来累积在心中的郁闷也一扫而空。

    来吧,你们要杀人对吧?

    要杀我对吧?

    来!

    战个痛快吧……

    长棍翻腾,我开始迎上了对方,一开始的时候,邱文东还处于攻势,凶猛得如同一头出笼猛虎,想要在气势上将我给压倒,然后摧拉枯朽,将我斩杀,却不曾想我虽然是初出茅庐的小角色,但在气势上却并不输于对方,用家乡话大声喝骂着,然后举棍而上。

    刀棍交击,双方斗成一团,看上去难分难解,然而当那砍山刀与我手中长棍交击几个回合之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那砍山刀看似锋利无比,寒霜凛冽,然而斩落在长棍之上,仿佛打铁一般,火星迸射,然而没几下之后,那刀居然开始钝了,随后两人全力一拼之后,那砍山刀就仿佛干脆饼一样,从刀尖往回的三分之一处,直接断裂开去。

    砍山刀一断,那邱文东大惊失色,高声喊道:“你这棍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这问题当真可笑,莫说我一脸懵逼,什么也不知晓,就算是知道了,那又如何,在这等生死之交的时候,难不成我还会好心提醒他不成?

    我没有边交手边对话、分散自己注意力的习惯,当下也是举棍而上,没有任何犹豫地连续敲击。

    如此又交手了几个回合,邱文东手中的砍山刀又断了一截,手中的这一点儿,就跟一短木棍一样,当下也是不敢再与我缠斗,手腕一翻,将那刀柄连着断刃朝着我投掷而来,给我眼疾手快,一棍子挑飞后,转身就跑。

    他此刻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凶戾,而是大声叫道:“好你个毒心肠的小崽子,凭借着手中的兵器好来欺负人,这算什么?”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紧跟而上,一个箭步就贴近了他,然后猛然一棒子砸落下去。

    这一棍是冲着那家伙的脑袋而去,去不曾想他的反应极快,陡然一闪,避开了这要害,不过这火红的棍子还是硬生生地砸到了对方的肩膀上。

    砰!

    却听到一声让人牙酸的声音,邱文东倒退的身子陡然一歪,栽落到了地上。

    而长棍与他相接触的肩膀相交,赤红色的温度瞬间就将他肩上的黄毛点燃,而相交之处,更是漆黑一片,仿佛烙痕一般,疼得邱文东直打滚。

    这个时候,我终于意识到,我手中这个可软可硬的玩意儿,是个宝贝了。

    趁你病,要你命。

    我并没有拖延太多的时间,打蛇顺棍上,继续向前,邱文东给我一棍砸中,半边膀子一片漆黑,翻滚几回,方才将身上的火焰扑熄灭,此刻只能狼狈地滚地,避开我暴风骤雨的棍势,然后大声求饶道:“杨勇,杨先生,救我……”

    正在与马一岙激斗的那矮子扭头过来,盯了我一眼,让我感觉如坠冰窟,就好像脑袋上有一盆冰水淋下来一样。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过来,而是冷哼一声,继续与马一岙相斗。

    我又连着几棍下去,其中一棍打中了邱文东的右腿,直接将他的腿给打折了去,邱文东感受到了性命的威胁,终于放下了所有的面子,杀猪一样大叫道:“本间先生,本间雅贵先生,求你救救我……”

    他这般喊着,我方才知晓那个矮子的日本名,叫做本间雅贵。

    大概是听到邱文东真的扛不住了,那矮子使出一记狠招,将马一岙逼退之后,身子一旋,却是扑向了我这儿来。

    而这个时候,我体内的热力已经攀升到了极致,陡然腾空而起,往下就是一棒。

    噗……

    这一棍子,正好敲在了邱文东的脑袋上,那毛茸茸的丑陋脑壳顿时就开了花,脑浆飞溅,而随后我往旁边一滚,避开了那矮子的袭击。

    马一岙适时而至,站在了我的前面,将我给护住。

    瞧见被我一棒敲死的邱文东恢复了原来那络腮胡大汉的模样,本间雅贵咬着牙,怒吼一声:“八嘎!”

    言罢,他却是从怀里摸出了一块黑乎乎的东西来,恶意笑道:“你们想要这弱水?做梦吧!”

    话音未落,那黑色石头一样的东西就落到了那盛满了弱水的小水池之中去,紧接着原本仙气盎然的小池子突然间水汽蒸腾,就像煮开锅了的水一般,紧接着白色雾气瞬间扭转,化作滚滚浓烟,还散发着一股十分刺鼻的气味。

    啊……

    我瞧见渡劫的希望瞬间破灭,心口疼痛,面红耳赤,朝着那池子飞身扑去,却不料身后伸出一只手来,将我一把拉住。

    这人却是马一岙,他冲着我怒声喊道:“不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