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四十章 鳄腹中藏软绳硬
    “既入门中,无人生还”……

    这声音不大,但尖锐入耳,在耳边回荡不休,让我的脑子嗡嗡作响,不敢上前,然而马一岙却恍然不觉,径直往里走去,我不敢与他脱节,生怕再次跟丢,于是紧紧跟着,心中却是忐忑不休。

    挤进门中,却瞧见内中一片混乱,原本神仙洞府一般的地方,到处都是狼藉之态,各种碎石烂木,着实如同被抄了家。

    而造成这般景象的,却是先我们一步抵达此处的那两个恶人。

    邱文东和笑面虎。

    至于他们的对手,则是刚才那个与我拼斗的野生夜行者,这小孩儿之前与马一岙交手的时候,一触而退,显然是受了重伤,没曾想此时此刻却又生机勃勃了起来,不但如此,他整个人的身上,都开始有无数藏青色鳞片出现,脑袋已经改变了大半,如同一个三角形的烙铁,双目赤红,时不时吐出一根长舌来,上面还带着腾腾蒸汽。

    除了这化身为蛇的小孩儿,这洞中还有另外两人,一人盘坐在三米多高的石柱之上,垂垂老矣,雪白的长发从上面扑下来,差不多有两米多长。

    这个老人已经是耋耄之年,气血不足,低着眉头,若不是洞中翻滚不休的劲风将他的长发吹起,我都以为是一个死物。

    除此之外,还有一人,却是一个体态妖媚的少妇。

    洞中光线充足,有宫灯分布四角照射其间,让我能够瞧得见那少妇模样,当真是丰乳肥臀、体态妖娆,这模样直接上电视都没有问题,光彩熠熠的,只可惜她仿佛是受了伤,胸口有了一大片的血迹,嘴唇处也是,此刻已经不能再战,退守在了那长发老者的石柱之前,气喘吁吁。

    那化身为蛇的小屁孩子几乎是陷入了疯狂之态,抓着两根石矛,以一敌二,想要将邱文东和笑面虎击毙于此,口中红信不断吐出,嗤嗤作响。

    不过这等拼斗之事,并非小孩子过家家,光有愤怒和搏命就能赢的。

    作为他的对手,这邱文东和笑面虎霍得仙,可并不是善于之辈,不管是秦梨落,还是马一岙,两人谈及这些家伙,都有些敬而远之,从这一点来说,就知道两人都是凶恶之人,而此时此刻,两人都显露出了真身本相来,一头是那尖嘴猴腮的黄胸鼠,另一人则是头圆耳短的断尾虎,凶相毕露。

    有劲气从身上腾腾而起,两人合力,却将那小孩儿逼得怪叫连连,仿佛绝望之地。

    瞧见这场面,我心惊胆战,下意识地看向了马一岙,而马一岙则将右手食指竖起,朝着我“嘘”了一声,然后沿着山洞边缘,往里走去。

    两人绕开混乱不已的战场,远离石柱,朝着反方向的那一边走,没多一会儿,就瞧见前方出现了一个小池子。

    这小池子不大,也就七八坪的样子,椭圆形,内中有极为精致的小假山。

    而在小池子的上方,有雕刻成龙形的钟乳石垂落相对。

    钟乳石的顶端,孕育着黄豆大的水滴,欲坠将坠,却终究没有滴下来,给人的感觉十分别扭,而下方的水池,有薄雾萦绕,仿佛一处袖珍的人间仙境一般,认真凝视,让人在这混乱的战场之中,心神一片莫名宁静。

    这是……

    我心中疑惑,而马一岙却低声说道:“这儿应该就是弱水之源,此物是助你冲破关口的药引,你赶紧去舀一勺,回头我助你破关。”

    听到这话儿,我心中激动,不再犹豫,箭步上去,随后想起自己身上并无容器,回过头来,刚要开口相借,却不料扭过头去,却是一道劲风扑面而来,紧接着听到一人愤怒至极的吼声:“狗日的终于出来了,还我珠子。”

    我给这一下弄得陡然心惊,下意识往后推开,却瞧见来人竟是邱文东。

    这家伙显然对我是恨之入骨的,故而在这般激烈的战况下,还放下了对那小孩儿的围攻,朝着我这边杀来。

    很显然,刚才我从他手中夺走宝物这事儿,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邱文东回过神来,身手堪称恐怖,骤发即至,吓得我有些应付不及,好在马一岙一直在旁警戒,早有准备,邱文东一杀将过来,他立刻就帮我应下,拦住了一劫。

    邱文东用的是锋利如霜的砍山刀,而马一岙用的,却是一把戒尺。

    这戒尺就跟以前早年间私塾里老师揣在手里,用来教训学生的那玩意一般模样,不过是金属材质,拿在马一岙的手中,却如同三尺青锋一般,十分犀利,挥舞之间,竟然有古荡不休的剑气纵横,让发了狂一般的邱文东多少也陷入了冷静之中来。

    都是久趟江湖的狠角色,行家一交手,就知有没有,瞧见并不能够一下子达成碾压之势,邱文东立刻收起了搏命的架势,与马一岙认真拼斗起来。

    两人在方寸之间上下腾挪,斗得惨烈,铛、铛、铛的金属碰撞之声不绝于耳,让人震撼。

    马一岙挡下邱文东之后,急声催促:“快去,别耽搁时间。”

    我不敢停留,赶忙绕过两人,继续向前,却不料刚刚来到了池子跟前,后背却是一阵剧痛,随后我低下头来,却瞧见腹中伸出了一根箭头来。

    我被人用箭射穿了身子?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节箭簇,伤口处就跟烈火烤炙一样,火辣辣的疼,鲜血也随着破口往外涌出来,我艰难地回头,瞧见朝着我射箭的,居然是那个长相妖媚的婀娜妇人,她搭弓挽箭的样子相当性感,只不过这一箭是射在我身上的,那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捂着肚子,缓缓坐下,感觉疼痛一阵加上一阵,而那女人却没有再管我,而是将弓箭移动,又射了一箭。

    飕……

    这一箭,居然是射向马一岙的。

    那女人的箭术刁钻诡异,相当精准,马一岙差点儿给他射中,也是吓了一跳,抽身往后退,我坐在地上,感觉生命随着鲜血的涌出而流逝,眼前一阵发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前方又有一物,从那水池的边缘处蹿了出来。

    此物身型巨大,全身发黑,布满盔甲一样坚硬的鳞甲,尾长而体重,大嘴一张,密布的尖利牙齿显现,腥风扑面而来,却是一头长约两丈的鳄鱼。

    我以前做药水供应商的时候,曾经在珠市的鳄鱼岛见过动物园的鳄鱼,基本上一两米,最长的也就三米多一点。

    这个可是六七米长。

    那畜生一出现之后,四脚爬行,很快就来到了我的跟前来,我看着这血盆大嘴扑面而来,想要站起来躲闪,腹中长箭却让我力量消退,无法站起,只有就地一滚,避开了这生扑,却没有想到刚刚落地,那畜生的尾巴就扇了过来,拍得我腾空而起,重重砸落在了那石壁上,滑落下来的时候,浑身直疼。

    没等我缓过神来,那畜生又转过头,朝着我这儿爬了过来。

    我浑身疼痛,腹中的箭也折断了,疼痛如一张大网,将我紧紧绑着,让我无法挣脱,但我知道,真正到了这样的情形,我如果不奋力反抗,恐怕是逃脱不了身陷这畜生腹中,化作一团粪便的下场了,于是猛然站起来,抓着手中的短刃,就朝着那玩意的身上刺去。

    短刃锋利,猛然刺下,正好碰到那畜生扭身过来,扎了个正着,却不曾想卡在了里面,我想要拔出来的时候,那玩意皮肉一紧,竟然根本无法拔出。

    我奋力扯动,却拔不出来,而这个时候,那头巨兽已经回过头来,张开大口,猛然一下将我吞下。

    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是陷入绝境,给那畜生咬了一口,正好咬在了身后的背包上,将秦梨落送我的背包扯拦,露出了那一大团的绳索,还有剩下的血珠子来,我伸手过去,抓住了那颗血珠子,结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给这畜生囫囵吞枣一样的吞进了腹中去。

    呃……

    这巨兽的进食习惯还真的让人意外,我感觉自己往一处又腥又臭,温热异常的地方缩去,有点儿搞不清楚对方为什么不咀嚼撕咬,但也知道,自己是给吞进了腹中。

    这事情实在是太离奇了,不过一想起我这些天来经历的种种事情,又显得不是那么突兀。

    我赤手空拳,伸手去撕扯,却不曾想这畜生的体内相当坚韧,根本伤不得半分,而且还没有等我回过神来,就感觉双脚处有如火烧一般,火辣辣的疼。

    这是那畜生体内消化食物的酸液在作用。

    随着时间流逝,我恐怕会被这酸液融成一滩烂肉去。

    怎么办?

    我拼命挣扎,却没有半分鸟用,心中有些绝望,捏了一下拳头,发现还攥着那颗血珠子,不由得想起了先前胡车吞服妖丹的事情,脑子一热,也顾不得什么排斥反应,将其往嘴里送去,随后一口吞下。

    血珠入腹,一股热力直往天灵盖翻涌,而紧接着,我四处乱抓的手,又摸到了一根软绵绵的东西。

    是那堆绳子。

    不过此时此刻,我腹部喷溅而出的鲜血落在了那堆软绵绵的绳子上,让它开始渐渐变得有温度起来。

    随后……

    它。

    硬。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