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三十三章 蚌鹤相争
    我从小到大,就算是在电视上,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蟒蛇,更何况是通体雪白,看着仿佛——哦,对了,说起这个,《新白娘子传奇》算不算?

    我有些懵,不敢上前,只是远远地瞧着。

    不过虽然隔得远,但场中的激斗还是让我心惊胆战,却见在那幽绿光源的映照下,周围的蛇群不断游弋着,一群群、一团团、一丛丛,密密麻麻,看得人后脊发凉,浑身鸡皮疙瘩一片片,而与这般恐怖的白蟒相缠激斗的邱文东和笑面虎,则真的如同秦梨落所说一般,勇猛无比。

    这两人一个拿着一把砍山刀,一个拿着手臂长的精钢尖刺,一左一右,与那头白蟒纠缠,而周围的蛇群不晓得是什么原因,居然很少有胆敢冲向前去的。

    想必他们用了刚才所说的驱蛇药吧?

    而即便如此,还是有那么一两条不受控的长蛇,瞧见这边战况激烈,也忍不住往前游去,想要加入,却给手拿尖刺的笑面虎十分轻松地陡然一刺,堪堪扎在了七寸之上。

    那蛇就算是再凶狠,再狡猾,被扎中了七寸,终究还是难以再动。

    我瞧得冷汗直冒,要晓得,在这样混乱的场面之中,光线又这么差劲,那家伙居然还能够有精力看住这些“漏网之蛇”,而且还能够一击必中,无论是心理,还是反应力、身手方面,都是一等一的角色,方才能够有如此的表现。

    这般想着,我下意识地往岩壁上面挨去,结果一不小心就碰到一片冰凉湿滑,吓了一跳。

    而被我碰触到的那长蛇也很是慌张,游动着尾巴,一溜烟就缩到了黑暗中去。

    战斗还在继续,邱文东和笑面虎身具驱蛇灵药,身手又利落无比,但那条白蟒却并非凡物,它浑身的鳞甲坚如钢铁,我瞧见邱文东那把锋利的砍山刀猛然斩在了鳞片上面,那么凶狠的力道,居然没有能够斩进去半分,反而还有火光迸射出来,让人惊骇无比。

    这条白蟒,莫非是成了精?

    我仔细看了一眼,发现那条白蟒的额头之上,居然长了一个婴儿拳头大的瘤子。

    刀剑无效,唯一让我感觉能够威胁到白蟒的,估计就只有笑面虎手中的钢刺了,而且那玩意还得扎到要害之处,要不然在别的地方,那坚硬得可怕的鳞片,当真是让人绝望。

    只不过这头白蟒的身子灵活无比,不断游走,时而在泥坑之下潜行,时而又传到了岩壁顶上去,尾巴猛然抽打过来,气势凶狠到了极点。

    这人蟒大战,看得附近潜藏的我惊骇无比,平日里遇到这样的场面,我肯定第一个跑得没影儿了。

    因为这两边不管谁赢了,我都感觉自己会很危险。

    但此时此刻,我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待在这里,因为这蛇窟之中,也许有着那颗马一岙最需要的后土灵珠,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邱文东和笑面虎之所以要跟这条怪异白蟒死磕,很有可能是因为那后土灵珠,就在白蟒的体内。

    要不然,按照这两人的秉性,是绝对不会多作无用功的。

    我强行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恐惧,偷偷看着,这一场人蟒大战,在经历了最混乱的时刻之后,已经进入了尾声。

    虽然那条怪异白蟒如此凶悍,仿佛能够横扫一切,但它的对手,毕竟是两个凶名赫赫的夜行者,这两人战斗到最凶险的时候,也是没有了任何的顾忌,直接显露出了本象来——一人尖嘴猴腮,脸上满是针扎一般的黄色毛发,眼珠子里显露出凶戾而妖异的红色;而另外一人,头圆耳短、四肢粗壮,嗷呜一声,整个空间都在颤抖。

    那蛇群纷纷退避,四散而逃,当真无愧他“笑面虎”的威名。

    这两人显露出了夜行者原始的本象之后,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又或者战斗的本能,都比之前要强大太多,甚至翻倍了去。

    在这样的力量加成之下,白蟒开始节节败退。

    而即便是在这样的败退之中,它也表现出了足够的凶性来,似乎预知到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很是悲惨,所以它几乎是不要命地翻滚着,好几次都将那两人打翻到了泥地之中去,甚至还有一次,张开大嘴,一口咬住了邱文东的右臂,仿佛想要猛地一下,给吞下去一般。

    但它终究还是敌不过两个凶恶无比的夜行者,不但被邱文东死死顶住了嘴巴,将手臂给拔了出来,还被笑面虎连续捅了十几下腰眼处。

    一开始的时候,白蟒鳞甲坚硬,火光迸射,然而后来,一下两下三下,尖刺终于扎进了血肉里面去。

    开了一个口子,接下来的事情轻松许多,越来越多的伤口出现,让白蟒痛苦地不断翻滚,它甚至不得不放弃了来去自如的游击战,而是开始选择用水桶大的腰身,紧紧缠住了刚刚把手臂从它口中拔出来的邱文东,一圈又一圈。

    它已经不打算逃命了,而是准备用身下的所有力气,勒死其中一人。

    它恨。

    恨意凛然,是那种不死不休的架势。

    拼斗进入了最后关头,谁最开始松懈,谁就一触即溃,化作乌有。

    只可惜,最后的胜者,是人。

    哦,错了,应该说是两位夜行者。

    当那条白蟒绷得笔直的尾巴最终垂下的时候,邱文东从那几乎成了破筛子一般的蟒身之中挣脱出来,毛发开始退散,恢复成了原来大胡子的模样。

    他扶着面前这条刚刚失去生命的巨蟒,那坚硬如钢的鳞甲开始迅速变得黯淡,没有光泽,而他则是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叹道:“我去,这破玩意到底跟我有什么仇,居然命都不要了,非要弄死我?”

    他一脸后怕,整个人快要累瘫了一般,而旁边的笑面虎则并没有停歇,他用钢刺在蟒身之上划拉着,弄出了一个缺口之后,喊道:“把你的刀子给我。”

    邱文东累得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用尽全力,才将手抬起来,开山刀却“啪”的一声,掉在了烂泥潭中。

    笑面虎走到他身边,弓下身去,将开山刀捡了起来,然后开始剖开了蟒身来。

    他很是专业,专业得让我以为他是个屠夫的出身。

    很快,那家伙弄开一个口子来,半个身子都趟进了里面去,一番套弄,居然摸出了一大块的血肉来。

    那玩意看着很像是人的心脏,桃形,上面挂满了血色肉丝,看着十分恶心,然而笑面虎却是哈哈大笑,说总算是没有白来一趟,找到了,果然不出我意料之外,真的是它。

    邱文东这会儿来了力气,伸出手来,说是么?给我看看。

    笑面虎没有犹豫,将都东西递给了邱文东,然后转过另外一头去,对着那白蟒的脑壳说道:“这玩意的脑门顶上,都长出了角来,俗话说得好,‘蟒蛇长角是为蛟’,这家伙的脑壳下面,说不定会有些血珠妖丹呢,我弄弄看……”

    说罢,他又开始了解剖的行径,而且这一次熟练许多,没多一会儿,居然从那蟒蛇的脑壳下面,又摸出了一连串的肉珠子来。

    那玩意看着跟糖葫芦一般大小,因为隔得远,我看不起具体的模样,但总感觉这玩意,跟那所谓的血珠妖丹,有些不太搭。

    那么高大上的名字,不应该是金光闪闪的么?

    “一二三四五六七……”

    笑面虎激动地数着手中的珠子,志得意满,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间痛苦地大声喊道:“啊,我去……”

    凄厉之声,骤然响起,却见一道红影骤然掠过,与笑面虎交错,随后我瞧见笑面虎痛苦地倒在了地上,大声叫嚷着,手中那刚刚逃出来的血珠子都散落一地了去,随后他强忍着痛苦站起来,左右张望,大声喊道:“谁?”

    一个不到十岁的光屁股小孩从阴影之中走了出来,一脚踩在了那散发着幽绿色光芒的东西上,场中的光线顿时变得无比黯淡。

    而那小屁孩死死盯着白蟒尸身跟前的两人,用极为晦涩的口音说道:“你们,杀了我干娘,你们,都得,死!”

    他似乎很久都没有说过话了,一点儿都不流利,几乎是一个词、一个词地往外蹦。

    笑面虎捂着右臂,盯着面前这个小孩。

    因为背对着我,我只能够瞧见他宽阔的背上在抽动着,显然是强行压制住了身体的疼痛,然后说道:“想不到,这儿还有一只野生的夜行者。”

    邱文东在笑面虎的掩护下,勉强俯身下去,从浑浊的泥坑之中,捡起那些落在里面的血珠子。

    笑面虎大声吼道:“小朋友,你惹错人了!”

    说罢,他猛然一蹬脚,朝着那小孩子冲去,手中的钢刺凶猛,眼看着刺中对方,那小孩却往后疾退,张开嘴巴,喷出了一大股的黑雾来。

    笑面虎就地一滚,再一次冲上前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潜藏着没动的我,也终于开始了自己的冲刺。

    我不得不动了,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如果我让它就这般活生生地溜走,那么我面临的,将是十分凄惨的下场。

    机会,只有这一次。

    就在笑面虎跟那个野生夜行者缠斗的时候,我也是踉踉跄跄地穿过了蛇群,来到了邱文东的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