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三十一章 英雄救美
    想明白了这件事情,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说时迟那时快,我果断无比地用短刃在自己的左胳膊上划出了一道伤口,然后使劲儿绷紧肌肉,让里面的鲜血流淌出来。

    这种尝试其实是很冒险的,因为如果我的猜测是错的,那些围着我的无数毒蛇,很有可能会受到血腥味的刺激,越发狂躁,一拥而上,说不定就将我们都给淹没了去。

    而面对着这么一群又一群的毒蛇,就算是我和秦梨落再厉害,都未必能够扛得住这围攻。

    不过好在我赌对了。

    当鲜血流淌出来,滴落在泥坑之中的时候,原本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弹射而来的蛇群,居然开始退缩了,翻卷往后。

    而随着鲜血不断滑落,那些蛇群居然悉悉索索地往旁边游绕而去。

    我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往前,发现除了被我掉下来压死、压伤的长蛇之外,其它的蛇群都下意识地往旁边绕开去,终于是放下了心来,转过身去扶住了瘫倒在地的秦梨落,说道:“你怎么样,还能走么?”

    原本英气逼人的秦梨落,此刻连站都站不起来,我以为她是吓得腿软了,却不曾想她开口说道:“我、我被咬了,不能动,一动就会加速血液的流动,如果毒火攻心的话,就必死无疑了。”

    啊?

    我吓了一跳,慌忙地往下摸,想要给她检查伤口,却不曾想居然摸到一团软绵挺翘之物,紧接着我的手腕给秦梨落猛然咬住,这女人气呼呼地说道:“卑鄙无耻,趁人之危……”

    指尖的触感让我心中一荡,然而听到秦梨落激动的骂声,还有手腕上传来的痛楚,让我心神一凛,赶忙说道:“别误会,我只是想要给你检查伤口。”

    听到我这么说,秦梨落方才松开牙齿,闷哼一声道:“脚踝,还有……”

    这蛇窟离上面的通道足足有七八米,内里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瞧不见,我几乎是两眼一片黑,仅仅能够凭借着感觉去感知周围的情况,自然也瞧不到秦梨落的伤情,听她这么一说,赶忙说道:“你别动,我帮你吸出来。”

    我在确定周围的蛇群不敢上前之后,蹲下身来,小心翼翼地往前摸去,抓到了一只小腿。

    秦梨落腿型的比例,要比寻常妹子长上一些,我抓在手中,尽管没有丝袜,却莫名感觉到一阵滑腻,如同摸到玉器一般。

    结果秦梨落的脚一缩,略有些娇羞地说道:“不是这一只。”

    我换了一只,半蹲下来,右手在身上擦了擦,这才伸过去,确认了一下,发现的确有两颗深深的咬痕,有血液往外涌出来,与此同时,因为毒素的作用,那脚踝已经肿大了许多,就跟粽子一样。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嘴唇贴在伤口上,开始吮吸起来。

    秦梨落虽然假装淡定,但当我抓着她脚踝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体都在轻微颤抖,仿佛极力憋着一般,而且她有些不确定我是否懂这个,担忧地说道:“你吸可以吸,但得赶紧把它吐出来,千万别咽下去,不然到时候你死了,我可不负责。”

    我自然懂得,点了点头,一口又一口地往外吸,吸一口吐一口。

    尽管我十分小心,但是蛇毒在口腔里含着,短暂滞留,还是有些反应,没一会儿,我感觉自己的腮帮子都有些发麻,牙龈也开始疼痛起来。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停下来。

    第一,作为一个男人,既然都已经决定了的事情,自然不能出尔反尔;再有一个,那就是秦梨落好歹也是一个美女,说句猥琐点的话语,平日里我想要把玩这一条完美比例的大长腿,除了做梦之外,估计都没有别的机会。

    这说的是大实话,因为如果是黄毛尉迟,我估计会犹豫,甚至抗拒这件事儿。

    不过即便是秦梨落的美腿,但在这样的环境里,吸吮那沾满了恶臭污泥的长腿,其实并不是一件香艳的事情,我也是尽量不呼吸,免得自己给熏晕,呕吐出来。

    过了一会儿,秦梨落出声喊道:“好了,这里好了。”

    我放开了她的脚踝,揉了揉发麻的腮帮子,然后问道:“另外一处伤口呢?”

    秦梨落没有说话,她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小声地说了一句话:“在这。”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娇羞不已,我差点儿听不到她的声音。

    呃……

    好吧,这儿还真的是香艳,难以诉诸于文字来。

    虽然香艳,但吸完两处地方,我脑壳儿有些发沉,两边脸都有些发麻,整个儿昏昏沉沉的,使劲儿摇了摇头,却不曾想脖子处多了一根坚硬的东西,仿佛是一根簪子,尖端如针,顶在了我的大动脉上。

    簪子一用力,我的小命就没有了。

    握着簪子的那只手,是秦梨落的。

    我刚刚救了这个女人,拼尽全力,把她从阎王爷那儿拉扯了回来,然而她却在我不经意之间,掌控住了我的性命。

    给这女人用簪子威胁着,我心往下沉,又急又恼,愤怒地说道:“什么意思?”

    我是真的发火了,“农夫与蛇”的故事听了许多,但真实发生在我的身上,还是让我有些愤怒。

    我心中后悔不已,而这个时候,秦梨落却说道:“举起你的右手。”

    我听她的话,无奈地将右手举起了,心想着这黑乎乎的,她知不知道我右手上握着短刃,如果我这个时候反击的话,能不能将这个女人给反制住呢?

    这个念头只是想了一下,随即我想明白过来。

    目前的我,并不是她的对手。

    我只要一动,那根金属簪子就能够将我的脖子刺穿。

    我不敢轻举妄动,而秦梨落则缓缓说道:“我要你发誓,今天的事情,你谁也不准告诉——你要是胆敢说出去的话,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听到她的话语,我方才反应过来。

    她并不是想要置我于死地,否则她不会这么无聊,画蛇添足地逼我发毒誓。

    想明白这点,又想起刚才让两人都有些尴尬的场面,我那郁愤的心情终于释怀了许多,照着她的话语说了一遍,那根簪子也就离开了我的脖子,紧接着她半边身子挨着我,然后说道:“你搀着我离开这里吧,往边上走,这里养着那么多蛇,肯定是有出口的。”

    温香软玉在怀,然而经历过刚才的生死威胁,我已经不敢再掉以轻心了,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好。”

    我面无表情地扶着秦梨落,往着边上走去。

    经过这么一会儿,我胳膊上的伤口凝固了一些,不过气味依旧在,那些蛇群并没有围上来,而是我往前走着,它们纷纷退散开去。

    这蛇窟之中,泥泞难行,腥臭不已,我知道脚下踩着的泥土,很有可能就是这些长蛇的粪便,心中恶心想吐,却不想在秦梨落面前丢脸,强自忍着,走了几分钟,终于离开了泥坑,来到了一处稍微干燥一些的岩石上,继续往前走,离那蛇群有了一段距离之后,我忍不住问道:“这儿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养着这么多蛇呢?”

    离开了蛇窟,跟那些冰冷的冷血动物保持距离之后,秦梨落恢复了一些气色,长长舒了一口气之后,对我说道:“你知道霸下秘境,是什么意思么?”

    我点头,说听说过一些,不过还是有点儿不明白。

    秦梨落跟我解释,说霸下秘境的说法很多,有人把它称之为乌龟墓,有人也叫它玄武妖境——就我而言,觉得最后一个名字,更适合它一些。

    我说什么叫做玄武妖境。

    秦梨落说道:“在历史上的某一段时期,曾经出现了一大批强大的夜行者,有的想要推翻人类的统治,缔造出完全属于我们夜行者的天下,而也有的夜行者对于世俗的权利斗争完全无感,他们更在乎自身的修行——那是一个灿烂辉煌的黄金时代,也是我们夜行者最有可能扭转一切的时代,只可惜当时的人类也涌现出了许多的强者,百家争鸣,最终因为夜行者族群的不团结,使得我们丧失了机会。”

    她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在那个时代里,诞生了好几个倾世大妖,而其中玄武,正是其中一个。”

    我眉头一跳,忍不住说道:“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你说的是这个玄武?”

    秦梨落点头,说对,你说的这四个名字,正是当时名震一世的倾世大妖,而“妖”,只有在这个特定的时候,我们夜行者才不会认为是一种侮辱,而认为是一种流芳百世的称呼——玄武此人,精通机关谋算、天命地理之术,倘若不是当时人类墨家的钜子设下圈套,凭借着它当时的绝世修为,以及种族天赋,说不定能够活到现在呢……

    我听得一头雾水,瞧见她还忍不住滔滔不绝地谈论历史,忍不住问道:“你的意思,刚才的种种陷阱,以及这些蛇群、吸血蝙蝠,都是玄武的布置?”

    秦梨落笑了,说有的是,有的不是。

    我说如果不是,那又是谁?

    她张了张口,准备说话,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间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秦梨落听到,伸手拦住了我,低声说道:“别说话。”

    她拉着我藏在一块岩石后面,我紧挨着她,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有些心猿意马,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脚步声渐近,有人开口说道:“四哥,这儿就是蛇窟,再往里走,恐怕会有危险啊。”

    另外一人说道:“放心,我们备得有驱蛇药——日本人说了,那东西应该掉落在蛇窟之中,拿到了那玩意,我们这一次才算是没有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