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二十六章 雨夜追凶
    如果说先前马丁还是在试探对方的话,当“霸下秘境”这四个字从麻风少年的口中说出来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严肃起来。

    马一岙走上前一步,盯着那少年,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听得到我们的谈话?”

    少年毫不畏惧地扬起头来,说嗯。

    马一岙看了一眼门外,似乎是在测算距离,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不错,隔着这么远,居然能够听得到我们这儿的谈话,天赋异禀啊——来,你继续,来试图说服我吧。”

    马丁有些不高兴了,说他就算是顺着风听到一两句,又能说明什么?

    麻风少年显然是早有准备,开口说道:“两年前有人来过秃子坳,待了半个月,然后秃子坳垮塌了,附近一带都成了水洼——那是因为霸下秘境的地道出事,直接封住了,你们要想去,就只有一条路;而那条路,只有我知道,你们不信的话,明天去实地看一下,就知道了。”

    听到这话儿,马丁没有再多争执,而是掏出了罗盘,跑到外面去。

    过了几分钟,他回了破庙,盯着那少年,然后说道:“说吧,你想要我们帮你干嘛?”

    瞧见反对意见最强烈的马丁都松了口,麻风少年仿佛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可以带你们去霸下秘境,但你们需要帮我报仇,干掉那三个杀害我父母的家伙。”

    马一岙眯着眼睛说道:“之前你不说,现在讲,哪里还能找得到人?”

    麻风少年仿佛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不但顺风耳,而且嗅觉也特别强,能够闻得到他们的气味,只要你们肯帮助我,我就能够带着你们去找到他们。

    马一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道:“那帮人出手凶悍,冷血无情,为什么你能够活下来?”

    麻风少年脸色阴郁下来,说道:“我的听觉和嗅觉很发达,当时出事的时候,第一时间躲了起来,只可惜……”

    “也就是说,你并没有跟那些人打过照面咯?”马一岙沉吟一下,继续问道:“如果是这样,我很难判断,我们是否能够制得住他们,如果不行,那么我答应你,岂不是把自己和朋友的性命给扔了?”

    麻风少年有些激动,喊道:“可以的,你们可以的,绝对没问题。”

    马一岙盯着他,说不如……报警吧?

    麻风少年听到,好一会儿,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他笑得如此凄凉,眼泪鼻涕都不由得流了出来,随后他突然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马丁拦住了他,说去哪里?

    麻风少年抬头,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爹死了,我娘死了,他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没有了他们,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任何意义,既然如此,不如今天就随他们而去吧……”

    说罢,他继续往前走,马丁伸手相拦,但是瞧见麻风少年那扭曲如恶鬼的脸庞,却终究还是停住了。

    这时马一岙终于开口了:“可以。”

    麻风少年听到,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他,有些激动地说道:“你说什么?”

    马一岙走上前去:“可以,我答应你,不过你得记住你说的话,如果你只是在我面前耍心机,我会亲手送你下去,陪你父母,知道么?”

    麻风少年并没有被他的话语给威胁到,而是激动地说道:“好吧,我们现在就走。”

    马一岙伸了一下腰,说我们赶了一天路,大家都很累了,明天不行?

    麻风少年摇头,急迫地说道:“不行——今晚还会下雨,如果雨幕一大,就会冲散路上的气味,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我们就再也找不到那几个人了。”

    马一岙眉头一掀,再一次跟他确认,说你确定自己能够凭借着嗅觉,找到那帮人?

    麻风少年使劲儿点头,说对。

    马一岙说你先回家,收拾一下,我们这边商量商量,回头给你答复,可以么?

    麻风少年看了马一岙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他一走,马一岙示意肥花将门关上,然后摸出了一盏青铜莲花灯来,在莲花瓣的边缘摩擦两下,有幽幽的蓝色火焰出现,随后他让大家靠拢光亮一些,低声对马丁道:“这小孩儿,很古怪啊,你觉得是夜行者不?”

    麻风少年的天赋异禀让马一岙产生了怀疑,他弄出这青铜莲花灯来,显然是想要隔绝那少年的偷听。

    马丁犹豫了一下,说没闻到妖气。

    与马一岙不同,马丁并不会在意我和肥花的感受,开口就直言“妖”,好在我和肥花都不是传统的夜行者出身,对于这种称谓倒是没有什么咬文嚼字的反感,也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羞辱。

    马一岙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那么他刚才的话,有可能是真的?”

    马丁点头,说九成吧,他既然这么有把握,肯定还是掌握到什么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父亲留下来的笔记内容,就没有用了,只能靠他——不过,他说两年前有人曾经来过秃子坳,并且地道垮塌,那么来的人,又是谁呢?

    他很是疑惑,而马一岙却做了决定,说行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出发吧;说起来,我对那帮随意夺人性命的家伙,也没有什么好感。

    马一岙是我们这个小群体的领头人,他既然做了决定,大家就都开始张罗起来。

    花了十分钟,我们收拾好东西,然后出门,肥花去对面叫人,而那少年早就准备好了,他换了一身厚实些的衣服,用布条扎了绑腿,再捆了一根红腰带,上面还插着一把柴刀。

    双方汇合之后,他指着南边的方向说道:“往那里走,他们走得不远,我们快一点,应该能够追得上。”

    我望了一眼南方,那里正是秃子坳的方向。

    一行人摸黑出发,因为天实在是太黑了,我们准备了火把,免得一不小心就得摔一个大马趴,我们四人都举着,唯有麻风少年没有,他虽然容貌丑陋,身体素质也一般般,但五感发达,夜里的视力也厉害得很,一个人在前面领路,就像一个上蹿下跳的猴子,灵活得很。

    即便如此,山路难行,特别是暴雨过后的山路,到处都是稀泥,一不小心就会陷入泥坑之中去,抬一只脚都艰难无比。

    肥花虽然同情那麻风少年,但从干燥的篝火堆边,又重新回到满是潮湿泥泞的黑夜之中,心情顿时恶劣起来,在连续摔了好几个大马趴之后,终于开始忍不住唠叨起来。

    我的情况不比肥花强多少,有一次从五米多高的坡上摔下去,要不是附近有草木托着,还真的就出了事。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咬牙撑着,不敢多作抱怨。

    正如马一岙之前所说,能够帮助我的人,只有我自己,如果我整日牢骚,一点责任都不愿意承担的话,还不如回家等死。

    如此艰难地在黑夜之中行进着,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之后,马丁出声叫住了那麻风少年:“喂,秃子坳在那边。”

    少年回头,黑夜中他的眼睛有些发亮。

    他开口说道:“我不叫喂,叫我胡车。”

    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来,而马丁却是毫不在乎,继续指着左边的方向,一字一句地说道:“秃子坳在那边。”

    少年胡车停下脚步,也盯着他,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但是我们追的人,走了这边。”

    两人相互瞪眼,气氛僵持,旁边的马一岙走了过来,拍了拍马丁的肩膀,说行了,跟着他走吧。

    马丁不愿,说秃子坳就在跟前,我要去哪儿看一下,确定情况。

    他终究还是不愿相信这个容貌丑陋的麻风少年。

    马一岙愣了一下,说这……

    他有些为难,虽然之前有过断论,但现如今秃子坳就在不远处,如果能够去探查一番,必定能够确定许多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看向了少年胡车,而胡车却是寸步不让,很是坚决,就是摇头,说不行,他们刚走没多远,但如果我们停下来,去一趟秃子坳的话,未必能够再遇到……

    马一岙没有说话,他在思考和权衡,而这个时候,马丁说道:“这样吧,我一个人去秃子坳,如果真的如他所说,我放绿色信号,然后过来找你们;但如果他说了假话,我放红色焰火,你们直接赶过来——我们有感应符箓,这点距离,应该能够找到彼此。”

    这个方法折中,比较有操作性,马一岙想了一下,点头答应。

    于是我们在路口分道扬镳,马丁继续往南,而我们则朝着西边的方向前行而去。

    与马丁分开之后,麻风少年胡车的脚步显得更加急促,在路况好些的地方,他甚至是一路小跑,到前头去探路,然后又回过头来催促我们,从他的语气中,我能够感受到他的焦虑,也能够明白,我们此刻离杀害胡车父母的凶手,已经越来越近了。

    如此又行走了二十多分钟,我们来到了深山的一处水潭前停下。

    这水潭位于一条山涧下游,水潭之下有溪水,暴雨过后,小溪的溪流宽阔许多,蔓延开去,我们从下游往上,十分艰难,而抵达这儿之后,麻风少年显得十分紧张,再三确定无人之后,方才敢靠近这儿。

    很快,他来到了一块半人高的大石前停下,并且从边上,翻出了一个包袱来。

    马一岙走上前,瞧见他翻捡那包袱,问道:“你着急什么?”

    少年指着浑浊的潭水,说道:“他们进去了。”

    啊?

    马一岙有些惊讶,说进去哪儿?

    一路走来,少年的精力有些透支,浑身打颤,却是一字一句地说道:“霸、下、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