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十八章 黄泉引路人
    话音未落,大火飞扬。

    明黄色、如牡丹花一般绚烂绽放的火焰将黑暗的污浊给瞬间清洗,它在一瞬间就从远处蔓延而来,落到了我与敌方几人之间,将他们的追击给隔开了去。

    我落在了泥地上,整个人都是懵的,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想象过,火焰居然会有这般的美丽多彩,映照在对面的几人脸上,却又折射出了几分古怪的诡异之象来,随后那两人出现在了我的跟前,将来人给拦住了。

    马一岙。

    在瞧清楚来人的一瞬间,我的心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他居然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在了这儿,也就意味着,当前的死局,并非无解。

    情况紧急,马一岙只是回头望了我一眼,朝着我点头示意一下之后,就回过了头去。

    而站在马一岙旁边的那一个白发老先生则是看都没有看我一眼,他穿着一套洗得泛白的灰色练功服,就好像公园里面练功的老头儿一般,身型削瘦,留着一小撮山羊胡,脸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冷冷望着前方,缓声开口说道:“边狼胡大干,黄泉引东兴十八罗汉之中的老八朱和气,老五牛峰,以及大司马长戟妖姬,不错啊,挺热闹的……”

    火焰消亡,远处的灯光落了过来,那半老头子胡大干瞧着面前这人,疑惑了一会儿,方才小心翼翼地抱拳说道:“敢问阁下是?”

    白发老先生一字一句地说道:“游侠联盟。”

    呸!

    老八朱和气终于将自己的大腿从钢筋之中抽出,捂住流血如注的伤口,骂骂咧咧地喊道:“什么狗屁联盟,你们游侠联盟早就消亡大半个世纪了,好跟我们扯什么蛋呢?”

    他满不在乎,然而远处那个躲在阴影下的女人却开了口:“阁下难道是湘南奇侠王朝安王老先生?”

    王朝安?

    听到这名字,对面几人都吓了一跳,脸色也都严肃起来,刚才还出言嘲讽的朱和气脸色惨白,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那白发老先生平静地说道:“没错,老头子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脸色一变,右手往旁边虚抓一记,却从那空气之中,抓出了一条茶杯口粗的大蛇来。

    这长蛇浑身斑斓,鳞甲发亮,长约近两米,三角脑袋烙铁头,看着就让人毛骨悚然,而尽管被这白发老先生握住身子,却也并没有束手就擒,而是使劲儿扭动,将脑袋扭过来,将嘴巴张开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猛然咬来。

    白发老先生头也不回,左手一搓,化作剑指,猛然一划,那蛇头陡然掉落在地,全身竟然化作一阵黑烟散去。

    对方出手偷袭,自然不会是一招而成,就在那蛇头跌落的一瞬间,刀疤脸老五和半老头子胡大干也挺身冲来,不再旁观,这两人出拳,拳风呼呼,破空而起,让我心中狂跳,只感觉这一拳倘若是砸在身上,估计能够砸出一个血窟窿来吧?

    不过面对着这两个凶人,白发老先生毫不在意,他也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把铁尺来,微微一抖,嗡嗡作响,紧接着往前猛然一拍。

    啪!

    一声轻响之后,铁尺化作铁尺,老先生长身而出,正面对上了那两个凶人去。

    铛、铛、铛,激烈的碰撞作响,无论对方的攻势有多么凶猛,老先生闲庭信步一般,在两人之中游走着,铁尺如霜,将黑夜染得一片宁静,而那两人在几秒钟之后,各有鲜血飙射而出,却是给那短尺伤到了要害。

    就在我以为这位叫做王朝安的老先生能够轻松制敌的时候,那刀疤脸和半老头子胡大干的身形却突然模糊起来。

    黑气缭绕,两人的身形一阵模糊,还没有等我弄明白,突然间一声撕裂黑夜的嘶吼,从对面传了出来。

    紧接着,借着远处的灯光,我瞧见一个满是黑毛、肥头大耳的脑袋,嗷嗷叫着,从黑雾之中挣脱了出来。

    这是怎么样的恐怖模样,就好像是野猪头被哈哈镜照过一样,扭曲无比,腥臭异常的味道瞬间扩散,充满了我的鼻腔之中,随后两根雪白的獠牙从那丑陋无比的猪头之中冒出,这家伙就像一台高速行驶的东风重卡,带着让人窒息的压迫力,陡然撞向了王朝安老先生。

    这是……

    我心中狂跳,这才知道我心中的夜行者,跟眼前这些凶人相比,终究还是差了太远。

    还他妈真的就是妖怪啊……

    就在我吓得想要转身就逃的时候,一直站在我面前不远处的马一岙也动了。

    他摸出了一块巴掌大的金属铁片来,双手合十,喃喃自语,仿佛在供奉什么,又有些类似于祭祀,而另外一边,王朝安老先生也是一声厉喝,往下蹲去,整个人仿佛缩成了一团般,而当那个长着扭曲丑陋猪头的壮汉冲到跟前来的一瞬间,他的右腿从一个不可思议地角度斜直朝上,猛然一蹬。

    这架势,有点儿像是路边对着电线杆子撒尿的野狗,模样着实不是很好看。

    然而姿势难看,效果却出人意料的厉害,那个如同重卡一般冲来的猪头怪物,给这么一脚踹在了胸口,冲势给完美地卸开大半,整个人腾空而起,越过了蓝瓦钢墙,落到了外面的路上去。

    我听到重重的一声,砰然作响。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黑雾弥漫,又有两个身影从中冲出,身形都增大许多,至于面容,更是狰狞可怖——一人面容极端可怕,体格粗壮,被毛稀疏,头上有角,粗大而扁,并向后方弯曲,身上仿有泥浆,双目发赤,外翻的鼻孔之中有白色气雾喷出;而另外一人则是头腭尖形,颜面部长,鼻端突出,耳尖且直立,毛发灰黑,大口微张,雪白色的獠牙甩落口涎无数,凶恶无比。

    后面那如狼一般的家伙速度快如闪电,后发先至,就在王朝安老先生将人给一脚踹飞的瞬间,它就冲到了跟前,挥爪而来。

    那家伙如同美国大片里面直立行走的狼人,一对爪子锋利如刀,每一处,都比王朝安老先生手中的短尺还要长。

    眼看着王朝安老先生就要给扑倒在地的时候,却听到那个削瘦的老人口中陡然喝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法由心生,生生不息。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

    他念咒之语,疾如风,骤然而发,下一秒,手中短尺如同电光一般,陡然摇曳起来。

    它顶着莫大的压力,迎上对方,正面撞到了一起。

    噗……

    相比先前激烈的交锋,这一声极为轻微,然而我却瞧见那恐怖得如同神话传说之中的家伙身子突然一滞,停了下来,紧接着跪倒在地,悲怆地呜鸣一句:“想不到,千斤大力王王子平的唯一传人,居然是剑仙一脉……”

    说罢,他整个人趴倒在地,再也没有能够起来。

    陡然的变故让场中气氛骤变,原本气势汹汹的牛头夜行者瞧见身边的同伴被一击而倒,给吓了一大跳,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地转身而走。

    他想逃,然而王朝安老先生却哪里会放过他,箭步而上,那道疾光摇曳,又朝着牛头夜行者冲去。

    因为有了防备,牛头夜行者多多少少挡了几下,不过终究还是扛不住铁尺锋芒,被那破空而来的铁尺陡然一下,抵住心脉,气息涌出,便轰然倒地而去。

    一连干翻两员大将,王朝安老先生并未止住,而是朝着远处喊道:“休走。”

    他人如离弦之箭,陡然而冲,朝着远处疾奔而去,而我放眼望去,却瞧见那儿黑乎乎的,早已没有了人影。

    一直藏身在阴影之下的那个短发女人,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然消失无踪了去。

    一想到这个,我立刻想到了刚才被踢飞到工地外面的猪头,那家伙极有可能就是亲手杀害老金的老八朱和气,他给踹飞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说不定就是瞧见事情不对,自己偷偷溜走了。

    我有些急了,赶忙朝着那边走去,结果刚走两步,发现身体如同生锈的机器,不动还好,一动就散架,哪儿都疼,连站都站不住,就要往旁边倒下去。

    好在这个时候马一岙伸过手来,扶住了我,说道:“你别动,好好待着。”

    我有些着急,说外面那人……

    马一岙说一切有我师父呢,你别担心了。

    有了他的安慰,我放下心来,不知道怎么的,眼皮顿时就有些沉重了,像挂了铅皮一样,不住地往下掉去,我努力地睁眼,却感觉十分困难,听到耳边马一岙轻声低语地说道:“你先睡吧,别强撑着,不然对你身体可没好处。”

    这般一想,我忍不住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眼,发现自己又躺在了医院里,想要动,结果发现身上全部是黏糊糊的东西,我掀开床单,原来是贴着许多膏药,散发着刺鼻的气味,我想要伸手去摸,却听到有开门声,紧接着看见马一岙走了进来,对我说道:“别动,你弄乱了,可就起不来了。”

    我瞧见他,赶忙问道:“那帮人呢?”

    马一岙说:“你问的,是黄泉引么?”

    我一愣,说什么是黄泉引?

    马一岙笑了,说你跟他们都打成那样了,居然还不知道对方的身份?黄泉引,全名叫做黄泉引路人,或者叫做幽暝摆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