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十三章 引路人
    只一拳,人就飞了起来,这种只有在功夫动作片里面出现的场景,让所有人都为之惊愕。

    抓奸事件的结局,让所有人都没有能够预料得到。

    泰哥给我一拳打得喷血,这个已经算得上轻伤了,自然引来了警察,我可悲地在一个月时间内,第三次地进了局子,好在后来经过老金的几番斡旋,并且答应不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之后,躺在医院的泰哥才答应了不追究我的责任,但我却不得不离开这个工作和奋斗了一年多的台湾公司,同时也失去了这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

    离开公司那天晚上,老金和销售部几个关系不错的同事给我践行,那天老金的情绪特别激动,一不小心就喝多了,拉着我的手就哭,说是他连累了我。

    对于这话儿,我也很难过,但并不后悔自己当时砸出去的那一拳。

    没别的,爽快。

    如果时间能够再次倒回过去,即便是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再一拳挥过去。

    因为我是个男人。

    因为刘庆泰这孙子,太他妈不是人了。

    那天我陪着老金喝了很多,我知道那天的事情过后,马丽就从老金的住处搬了出去,两人算是彻底分个手,我还听小刘说看见马丽在医院的病房照顾泰哥,一对狗男女似乎已经完全看开了,完全并不在意旁人的看法。

    要知道,泰哥在台湾可是有家有室,有儿有女的,他大儿子都十八岁上大学了,上次考上了台湾交大,还请全部门的同事去吃过饭,我们都还随了份子钱呢。

    而且我还知道,老金和马丽在一起的这些时间,给那女人花了不少钱,估计现在手头上都在捉襟见肘,所以才硬着头皮,还在泰哥手下干着活。

    人世间的不如意便是如此,虽然不甘,但终究没办法反抗。

    喝过了践行酒,我离开了公司,开始奔波于鹏城的几个人才市场,想要赶紧找到新的工作,养活自己,只可惜想要再找到像祥辉那样的工作很难——要知道98年的时候,当地普遍的工资水平只有四五百,而我在祥辉的基本工资都在一千五以上,再加上不菲的销售提成,在当时已经算是非常高薪的工作了。

    以我的条件,想要再遇到差不多的,真的很难。

    习惯了高薪工作,我很难再去找寻薪酬太低的活计,心态失衡,如此奔波于鹏城几个特别大的人才市场,高不成低不就,让我心烦意乱。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类似的工作,面试的时候感觉都挺好的,结果没过一会儿,人家突然问我,说我以前是不是在祥辉干过?而且还打过领导?

    一句话,让我心中生出的所有希望都破灭了。

    祥辉在行内虽然并不算是龙头,但至少也能够排进前五,这个圈子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几家公司既是竞争对手,又都有些联系,我不知道泰哥是怎么跟人说的,但我又不能在外人面前去揭老金的疮疤,毕竟老金在行内,也是有面儿的。

    如此蹉跎一个月,我发现自己的财务有些紧张了。

    虽然我之前靠着高业绩,的确是赚了一些钱,但因为日常开销和往家里寄钱之类的开支,再加上搬家时交了三个月的房租,我手上的钱本来就不太多了,结果上次在梅州的时候,手机丢了,那可是公司配备的,98年时候的手机跟后来可不一样,贵得让人吐血,这个又赔了一笔,导致我手头越发拮据。

    除了经济紧张,我还有另外一个烦恼,就是自己的身体。

    自从那天将泰哥打伤之后,我发现了一件事情,每当自己的情绪激烈的时候,我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有的时候力量会突然增长,手上的力量十分强,我甚至试着直接将那不锈钢的勺子给毫不费力地弄弯去,然而平日里的时候,我想要拥有这样的力量,却发现完全不行。

    它就像《天龙八部》里面段誉的六脉神剑一样,一点儿都不可控。

    除此之外,屁股上面那一小截尾巴也让我十分郁闷,尽管我可以穿了比较宽松的裤子,在镜子里也看不出来,但我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总感觉别人在用诡异的目光盯着我,仿佛能够透过裤子,看见那玩意儿一样。

    这事儿我备受煎熬,甚至冲动到想要去医院动手术,将它给割了。

    然而说到动手术,又回到了先前那个问题。

    没钱!

    如此心烦意乱了一个多月,一天老金找到了我,说他认识香山一家电子厂的老板,他们那儿需要招药水车间的工程师,问我要不要去试一下——虽然没有提成,但工资一千六,还算是不错了。

    我在鹏城待得烦躁无比,现在有了一个还算不错的机会,自然没有拒绝,当下拿了老金给的名片,就准备回家收拾东西。

    房子租约三个月,退不了的,而我也不确定面试能否通过,所以只是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如果能够进那家厂子的话,到时候我再回来搬家也不迟。

    花不了多少时间,我收拾妥当了,一个双肩包装满,然后准备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了一声尖锐的猫叫。

    喵……

    大中午的时候,许多人都已经去上班了,楼层寂静,突然间传出这么一声猫叫来,让人倏然间就觉得毛骨悚然,我总感觉这声音十分熟悉,下意识地朝着猫叫的阳台走去,打量了一下,什么也没有发现。

    然而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瞧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郎,出现在了我的房间里。

    这是个长着娃娃脸的少年,黝黑的头发,发亮的眼睛,比我矮一个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黑色的眼眸之中,荡漾着一抹绿光,就像是富营养化的河水一样,有一股让人恶心的感觉。

    喵!

    他又叫了一声,我脑子里轰然一下,终于想起了这叫声为什么那么熟悉。

    这声音我听过,上次是在先前我在旧出租屋洗澡出事时出现的,我因为当时发病,所以脑子有些迷糊,但是这会儿,我却一下子就想了起来。

    这家伙,是猫,还是人?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下意识地往厨房瞄了过去,想要拿一把菜刀防身,多少有点儿安慰。

    因为我知道这样一个突然出现在我房间里面的家伙,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或者说,这就是一个夜行者。

    实实在在。

    我盯着那个少年,他也眯眼看着我,两人对峙了几秒钟之后,我身子动了,朝着厨房冲了过去,然而他却比我更快,身子一闪,人就堵在了厨房门口,然后对我说道:“你想干嘛?”

    我瞧见他堵在门口,身如鬼影,不敢轻举妄动,而是问道:“你是谁?”

    少年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说我们见过面,不久之前,你难道这么健忘么?

    我眯着眼睛,说那天晚上,你在?

    少年说不光那天晚上,其实这些天,你一直都在我的眼中,只不过你并不知道罢了。

    我心情紧张,说你想要干嘛?

    少年说我看你这意思,是准备出远门了,对吧?

    我说需要你管么?

    少年嘻嘻笑,说当然了,你身上,可是种了我们的启明蛊,那东西这么金贵,十分罕见,我们可是下了本钱的,可不能让你就这么跑了。

    一听这话儿,我顿时就一股怒火直冲额头,怒气冲冲地吼道:“你跟那帮人是一伙的?你们想干嘛?”

    少年说你别着急,没有想要害你的意思,我只想问你一下,你是准备离开这里,对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对。”

    少年说那行,我叫一个人过来,跟你见一面,聊一聊。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脑海里顿时就浮现出了两个人的身影,一个是在ktv包厢给我们下毒的黄毛尉迟,另外一个,则是找到出租屋,给我种下启明蛊的长腿美女,而这两个人,无论是谁,我都招架不住。

    既然如此,那我还不如拼死一搏。

    想到这里,我当下也是怒吼一声,一是给自己壮声势,二来也是试图激发出自己身体的潜能,然后冲向了对方。

    然而结果也是毫无悬念,我几乎是一照面,就给那少年给撂倒在地,随后他捂住了我的嘴巴,一脸严肃地说道:“你别在这儿鬼喊鬼叫的好么?要万一引来人了,那可怎么办?难道要我杀你灭口?”

    一句话说得我面无血色,当下就是一动也不敢动,浑身僵直。

    少年压住我,认真地对我说道:“我放开你,你老实点,我叫上面的人过来跟你谈一谈,到时候怎么处理,与我无关,你别叫,可以么?”

    我无奈,只有点头。

    少年放开我,让我坐在了沙发前,然后从兜里摸出了一张黄符纸来,三两下,折成了一只纸鹤,念念叨叨一番,然后猛然吹了一口气,那纸鹤居然像是活过来一般,挥着翅膀,晃晃悠悠地飞到了阳台,然后消失了去。

    这场面,看得我目瞪口呆,不知道该怎么说,有心问一下,结果少年郎却冷着脸,一副生人勿进的架势坐在我对面。

    等了十多分钟吧,门口传来动静,那原本锁住的防盗门给人轻轻扭动一下,居然就直接开了,然后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个女人。

    一个让我记忆深刻、难以忘怀的女人。

    她将门反手关上,黝黑的眼眸凝视了我好一会儿,然后樱桃般的朱唇轻启:“认识一下,我叫秦梨落,是你的引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