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十二章 当然是不原谅她
    老金上一次单独约我喝酒,是小半年前的事情了,自从他找了女朋友之后,钱包和个人时间都身不由己,我们就再没有像之前一样,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了。

    所以老金突然的邀约,让我有些诧异。

    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两人相约来到了我们之前经常来的一家村口大排档,点好酒菜,两人坐下,我问老金,说怎么没带嫂子一起来。

    老金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连着一口气喝了三杯啤酒。

    他喝酒的杯子是一次性杯,三杯酒下肚,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然后盯着我,说道:“骂了隔壁,什么女朋友,不过就是一破鞋。”

    一听这话,我顿时就傻了。

    老金的女朋友马丽,是我们公司的前台文员,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年轻妹子,大专毕业,要文凭有文凭,要相貌有相貌,老金在我还没有来公司的时候,就一直在追她,足足追了一年半,方才得手,之后对自己女朋友千依百顺,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给她,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呢?

    我愣了一下,才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老金要来白酒,又喝了两杯,然后才接着酒劲,对我说道:“她之前私生活混乱也就算了,还跟我在一起之后,居然还背着我在外面偷人。”

    啊?

    我其实心中多少有了猜测,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忍不住说道:“老金,这件事情你确定了没有?”

    老金对我说道:“侯子,你还记得格林豪庭酒店的大堂经理阿顺不,对,就是我们醴陵老乡,是他告诉我的,说得有模有样的,绝对不会有错。”

    他这么一说,我心头立刻一沉。

    那个叫做阿顺的老乡,是两个月前我们在同乡会上认识的,当时老金是带着女朋友出席的,所以阿顺认出了马丽是很正常的,只不过……作为同乡兼好友,这种事情还是劝和不劝离的,所以我就说道:“这事情也未必是你想的那样,嫂子负责前台接待,帮公司的客户去酒店开房,这都是很正常的啊?”

    老金喝酒很快,听到我的话语,说道:“唉,说虽然是这么说,但她已经有好几次夜不归宿了,而且我总感觉她对我撒谎……”

    听到老金这般确凿无疑,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陪着他喝酒。

    那天夜里,我们喝了两瓶白酒,一箱啤酒,老金有意灌醉自己,喝得酩酊大醉,让我心头很是难过。

    最尴尬的,是我把他送回家的时候,还不得不对他女朋友客客气气。

    毕竟我喊这女人作“嫂子”。

    这事儿过了两天,我看老金上班的时候神态如常,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有心想问,又张不开口,想想还是算了。

    就在我以为这件事情过去了的时候,一天下午,老金把我叫出了办公室,一脸严肃地对我说道:“侯子,阿顺打电话过来,说马丽又跟人去格林豪庭开了房间。”

    我眉头一跳,说老金,这件事情你确定了没有?

    老金说我去问了,马丽没有在公司,另外我查了一下,今天也没有什么鬼客户要接待,绝对是那小贱人自己忍不住了,跟着野男人跑出去鬼混了。

    我说你是怎么想的?

    老金的脸色都有些扭曲了,直勾勾地说道:“老子倒是要看一看,她的那个奸夫,到底是哪一路的妖魔鬼怪——我对那小贱人那么好,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都给她,结果却换来了这样的结果,你说我能饶得了她么?”

    我当时也有些着急上火,看到老金的这副凄惨样,一咬牙一跺脚,说道:“那还愣着干嘛?捉贼捉赃,捉奸捉双,走!”

    老金待我如自家弟弟,所以他被戴了绿帽子,我的心头也是憋着一股火儿的。

    销售课这边是一个相对独立的部门,老金说走就走,我们两人出门,搭了一个黑摩的,来到了附近的格林豪庭酒店,老金打了电话,没一会儿,老乡阿顺就走了出来,左右打量了一下,然后对老金低声说道:“人在3022房间,跟一个男的,胖子,我看见两人来过几次了,回回都要墨迹一个多小时,绝对有事。”

    他说这话儿的时候,两眼放光,嘴角紧紧抿着,很显然,他这状态并不像是在帮老金,跟着同仇敌忾,而是单纯对这种事情有兴趣。

    说句实话,我心里是不舒服的,不过并没有说出来。

    简单交流一阵之后,给绿帽这事儿冲昏头脑的老金再也没有了平日里的沉稳,带着我就往三楼冲去,而始作俑者的阿顺则借口酒店管理严格,并没有跟着我们一起去。

    他估计要等闹开了之后,才会及时现身,来看热闹。

    我们很快到了三楼,来到了3022房间门口,我瞧见老金就要冲上去砸门了,赶紧拉住他,沉声说道:“老金,你可想好了?”

    老金的眼睛都红了,说侯子,都这个时候了,你要拦我?

    我说不是拦你,只是跟你说一声,要万一发生什么事情,你千万得冷静,不要意气用事,知道么?

    老金点头,然后去敲门。

    砰、砰、砰,门给一阵急促敲响,结果里面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谁啊?”

    这一声说出来,我直接就懵了,因为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那就是我们的台籍老板泰哥,我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老金,却瞧见他仿佛并没有发现这件事儿,而是捏着嗓子说道:“先生你好,你门口掉了一个钱包,里面有一千多块钱,不知道是不是你们的?”

    老金这家伙能当我师父,自然是有本事的,简单一句话,里面的人就意动了,没多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响,开出了一条缝。

    出来这人,正是负责我们销售部门的副理泰哥。

    他只穿着一条裤衩,光着膀子,脸上、脖子上和胸口,都还有口红印呢,满脸红光的样子,显然没干好事。

    他打开门一看,瞧见我和老金,不由得一愣,说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平日里的泰哥,高高在上,颐指气使,而此时此刻,虽然还算镇定,但眼神之中,多少还是有一些慌乱的。

    很明显,做贼心虚。

    老金这个人勤勤恳恳,但并不是老黄牛那种,毕竟能够在销售供应商岗位上面做到他这种程度的,多多少少也有几把刷子,他盯着泰哥,说老板,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泰哥脸色很不好,说我做什么事情,需要给你交代么?

    他这般的模样,有些色厉内荏,然后想要关门,结果我适时伸脚,将门缝给挡住,而这时,里面传来了一声尖叫,正是老金女朋友马丽的声音,这动静让老金一下子就疯了,他猛然一撞,将那门给撞开之后,直接冲进了房间里去。

    我也跟着进去,瞧见老金的女朋友马丽正在慌乱地穿着衣服,在瞧见我们冲进来之后,又赶忙钻进了床上的被子里去。

    我瞧见房间里衣服到处散开,凌乱一地,显然在我们来之前,这儿正在经历着激烈的战斗。

    老金脸色铁青,冲上去冲着马丽大声骂道:“你个裱纸,居然背着我跟别人睡觉,你对得起我么?”

    马丽看着模样,是文静淑丽,白莲花儿一般的人物,但并不是被人欺负的小姑娘,她瞧见事情败露了,也是横下心来,对老金说道:“对得起你?我们结婚了么?没结婚,我爱跟谁睡觉跟谁睡觉,要你管?”

    她这边硬气,而赶回房间里的泰哥也是一脸凶相,对这老金吼道:“老金,你要干嘛?你还想不想干了?”

    一句话,将老金心口的所有火气都给浇灭了。

    我瞧见了老金眼里的犹豫。

    他老家挺困难的,有弟弟妹妹要养,需要定时给家里寄钱,而且他前阵子打算结婚,还在附近买了一套房子,贷着款子呢,如果工作一丢,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生活之中的种种困难,让老金原本扬起的手,怎么都难以挥下去。

    瞧见老金脸色变化,人精一样的泰哥语气缓慢了一些,然后对他说道:“老金,我们也共事三年多了,你知道的,我这人当领导,一直都不错,这一次我跟马丽,是情不自禁,真没有别的意思,你这人也是,凡事大度一点,看开些,不就什么都没有了么?对了,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头再说。”

    说着话,他就要赶人了。

    老金给气得又急又怒,一边是付诸终身的爱人,一边是掌握事业的老板,他要是稍微敢动一下,说不定就给公司开了,一想到这事儿,就浑身僵硬,一动也不动。

    但让他就这么走了,他又心中不甘。

    讲道理,是个男人,恐怕都忍不了这样的耻辱吧?

    泰哥瞧见老金不肯动,就看向了旁边的我,一脸严肃地说道:“侯漠,愣着干嘛?带金康走啊,上班时间你跑这儿来,这是什么?旷工你知不知道……”

    他调转枪口对准备,是想要让我出头,带着老金离开,给老金一个台阶下,却不曾想我在旁边看着,对老金的感触是感同身受,想起老金把我从流水线上拉扯出来,言传身教,对我像自家弟弟一样,又看着面前泰哥那副丑陋的嘴脸,顿时就像点着了的爆竹,完全控制不住心头的怒火,上前就是一拳:“你麻痹的,睡人老婆,你还有理了?”

    砰!

    只一拳,泰哥整个人就飞了起来,重重地摔倒在了门口的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