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十一章 归于平静
    在摸到那根原本并不存在的尾巴时,我的脑子嗡嗡作响,感觉世界都要崩塌了一般,然而过了好一会儿,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来,那就是当天我在浴室里洗澡的时候,曾用了那半块骨头去止血,而到了后来,那块骨头却莫名地消失不见了。

    难道,它现在长出来了?

    它叫什么名字来着?对了,知了骨——好像是这个名字,当时我应该多问一问小钟黄的。

    只是,我这尾巴都长出来了,是不是也代表着,我死里逃生之后,成功地渡过了最难熬的阶段,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夜行者?

    我回想起刚才的一拳之威,心乱如麻。

    说句实在的,刚才瞧见欺负我的这帮人一下子就怂了,对我无比惧怕,某一瞬间我的心头是很痛快的,然而我并不是一个盲目的人,经历过先前的种种事情之后,我深刻地明白到,如果我真的介入到这起事件之中,只怕未必能够有好果子吃。

    想起之前被人活埋的经历,我忍不住地后怕。

    如果可以,我宁愿什么也没有,平平安安,踏踏实实地挣钱。

    然而……

    我脑子很乱,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开了,有人喊道:“侯漠,侯漠出来。”

    我往外面走,门口走进来一人,瞧见地上的裂痕,大声骂道:“怎么回事?皮痒痒了对吧,谁搞的?站出来。”

    来人是一个脾气火爆的中年警察,眼色严厉,我听到,回头过去,发现刚才打我的那帮人全部都低下了头去,不敢出卖我,于是走到了门口,那警察瞧见没人承认,指着里面的这帮人骂道:“回头再收拾你们。”

    我跟着中年警察往外走,来到了韩队长的办公室,发现我们公司的老金和小刘居然在这里。

    韩队长瞧见我,站了起来,对我说道:“行了,你们公司的人到了,事情也调查得差不多了,你走吧。”

    我有些发愣,问道:“梁老师回来了么?”

    韩队长瞪了我一眼,说不该问的别问,让你走就走,怎么着,还准备留在这里过端午?

    我无话可说,在一张表格上面签了字,然后跟着老金离开了警局。

    出了警局门口,我还有点儿懵,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放了我,而老金则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侯子,到底怎么回事,一个月进两次局子,一次莞城,一次梅州,你到底是惹到了谁,还是今年犯太岁,怎么这么晦气呢?

    我苦笑,说我怎么知道啊,我也不想的。

    老金说你说你请假请了三天,结果这一个星期都要过去了,你知不知道泰哥跟我说什么?他说你要是再不上班,你以后就不要来了,听到这话没?

    我低着头,说老金……

    老金挥了挥手,说侯子,你是我亲手带出来的人,你以前多机灵,多拼命啊,怎么这回升了官儿,反而变成这样了呢?你实话跟我讲,到底怎么回事?

    我看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老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应该说什么呢?之前我说的那些,连警察都不相信,现在跟老金说,有什么意义呢?就算是说了,他估计也会认为我在编故事,满口谎言敷衍他吧。

    事实上,要是换成以前的我,估计也会这么想。

    瞧见我欲言又止,老金叹了一口气,说我在泰哥跟前拍胸脯保证过,这是最后一次,侯子,你就给我争点气吧……

    老金在我旁边说着话,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瞧见警局斜对面的巷子口,出现了一个身影。

    一个算不上很熟,但让我记忆深刻的人。

    马一岙。

    他怎么来了?

    我瞧见他朝着我招手,便赶忙对老金说道:“你稍等一下,我碰到一熟人,过去打声招呼。”

    老金疑惑,说你在这儿还有熟人?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小刘也瞧见了马一岙,他那黑西裤白衬衫的装扮让小刘印象深刻,出声问道:“唉,这人不就是那天在鹅城车站……”

    我没有理会小刘,径直走到了马一岙的跟前,对他说道:“你好。”

    马一岙伸出手来,跟我说道:“我听肥花说了,你去找过我,对吧?”

    我跟他相握,然后说道:“对,后来小钟黄带着我,过这边来找梁世宽梁老师,结果在她家的时候,我们被人给抓住了……”

    我跟他解释起来,马一岙听完之后,点头,说我听这儿局子里的朋友说了,据说你是被人埋了,然后自己爬出来的,对吧?

    我说对,我都跟警察说了,但他们就是不相信我。

    马一岙说他们不相信你是对的,这种事情,无论是谁听到,都不会相信的——不过没事,我这次过来,主要是想要问一下你具体的事情,那天掳走梁老师、我师弟和王虎的人,都长什么样子?另外关押你们的地方大概是什么样儿的,你知不知道?

    我跟他详细地描述起当天发生的事情来,瘦老头、地中海、刀疤脸,还有他们身后那个发号施令的女人,再有就是后来关押我时出现过的飞哥,我都一一说来。

    听完我的讲述,马一岙眯起了眼睛来,说哦,原来是他们,过江猛龙啊。

    我有些惊喜,说你认识他们?

    马一岙点头,说对,算是认识吧,原本以为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没想到居然惹到我们的头上来了……

    我说那该怎么办?

    马一岙显得十分平静,说没事,这事儿我找我师父来处理,不管怎样,他们多少也得给点面子的,不然我们这边不死不休,他们也落不得什么好。

    说完,他问我道:“你呢,准备干嘛去?”

    我指着不远处的老金,说我公司的同事过来接我了,既然你这边能够处理,我也帮不上忙,就先回去了——对了,小钟黄和王虎如果要是脱险的话,记得给我打个电话,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都是因我而起的。

    我刚想要报上自己的手机号码,结果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在之前的冲突中丢失了,于是报上了我们销售课的座机。

    马一岙记下之后,说好,等事情有了结果,我给你消息吧。

    说完,他准备离开,然而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对我说道:“对了,有件事情我得提醒你,凡事小心点,那帮人如果发现你没有死的话,很有可能会去找你麻烦……”

    啊?

    我有点儿懵,一直到马一岙离开了,我都没有回过神来。

    我极力想要摆脱这一切,没想到最终还是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而这些,我真的能避过么?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老金找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都跟你说了,别跟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混在一起,你看看,一身麻烦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倏然回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情没跟马一岙说。

    那就是我长出了一条尾巴的事情。

    这件事情,让我很犹豫,从情感上来说,我已经接受了小钟黄的说法,也知晓了马一岙这些人,很有可能就是游侠联盟的人,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跟夜行者是天然对立的——但我仔细回想起来,在羊城那个小院子里的几个人,很有可能也是夜行者,又或者带着夜行者血脉的人。

    包括王虎,我在被囚禁的时候,就听到有人说他是虎相的夜行者。

    这说明马一岙对夜行者的态度,并不是黑白对立、泾渭分明的。

    更何况我还不确定自己是否过关了。

    如果依旧没有渡过,那我这一路的奔波,岂不是白费了?

    我纠结无比,然而马一岙人影无踪,我也没办法再找人,只有跟着老金和小赵离开。

    回程的路上,老金一直在唠叨我,说因为一个过路的“骗子”,把你搞成这个样子,你看看你自己,一脸丧样,萎靡不振的,别说泰哥,就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听到老金的唠叨,我苦笑无语——我之所以会这样,主要的原因,是折腾了这些天,精神和身体都还没有恢复过来而已。

    不过出门在外,能够有这么一个人在关心着你,其实还真的是挺温暖的。

    我也知道,老金之所以这么说,是真的把我当做弟弟了。

    从梅州回来之后,我搬了家,离开了那个住了一年多的城中村,搬到了公司附近的一个小区里去,房租虽然贵了许多,但至少心里踏实,而回到公司之后,我自然又给泰哥像训狗一样地大骂一通,然后警告我,说如果我再出现什么差池,那就别干了,卷行李走人。

    除此之外,本来就处于副课长试用期的我,官职给撸了下来,回到了储干行列。

    这件事情对我的打击挺大的,毕竟这个职位是我努力了许久的结果,没曾想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没了,然而更让我郁闷的,是接下来的这些天,我仿佛就触到了霉头一样,事事不顺,做什么都出现纰漏,好几次陪客户的时候都出现了大事故,倘若不是老金帮我圆场,只怕我早就给开除了。

    除此之外,我下班回家,然后努力回想起先前在看守间里的情形,试图感受那一种力量,然而让我郁闷的,是没有一次能够成功。

    只有那一根大拇指般的小尾巴提醒着我,我之前的那些经历,都是真的。

    如此过了一个多月,马一岙没有打过电话来,让我有些着急,而一天下班,老金叫住了我,说侯子,等等,晚上陪我一起喝点酒,我有事情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