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一章 飞来横祸
    游侠儿,出自王昌龄的《塞上曲》:“蝉鸣空桑林,八月萧关道。出塞复入塞,处处黄芦草。从来幽并客,皆共尘沙老。莫学游侠儿,矜夸紫骝好”,指的是自恃勇武、讲义气而轻视生命的人。

    我最早听说游侠联盟这个名字,是在1998年的夏天。

    那个时候的我在南方已经混迹了两个年头,之前的我中专毕业之后,父母托了关系,给分配到了宋城醴陵下面一家国企水泥厂,担当化验科的技术员,算是有工作的人,一时间春风得意,没曾想待了半年不到的时间,就因为得罪了保卫科的科长而遭到排挤,当时的我也是年轻气盛,一气之下就离了职,丢下铁饭碗,在父母的痛心叱呵下,南下羊城。

    我在羊城驻足两个多月,借住在一个初中同学的亲戚家,后来又辗转莞城、特区、香山和珠城,做过五份工,第一份工是跟那位初中同学在番禺一家制鞋厂当普工,刷胶手、贴合工、打磨、转料,又脏又累,一天下来腰都伸不直,我僵持了两个星期就扛不住了,后来去小饭店给人洗碗跑堂,因为跟客人发生争执,又没了工作。

    之后我还在香山一家灯饰厂,和珠城一家线路板厂做过一段时间,但时间都不长,那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了在外奔生活的苦处,也明白了母亲的眼泪和父亲的叹息,并非没有缘由。

    不过我并不后悔什么,当初我跟保卫科长的矛盾,在于他调戏车间的小姑娘,我抱打不平,结果到了最后,反而变成了我企图不轨,作风不检点。

    最可恨的,是那个得到我帮助的小姑娘,选择站在了保卫科长的那一边。

    我忍得住苦和累,忍受不住这背地里的腌臜。

    好在我以前读书的时候,学的专业跟化学有关,在水泥厂待了半年的时间里,跟老科长学了不少本事,凭着这点资历,我在珠城一家线路板厂工作的时候,跟一位当药水供应商的老乡关系处得不错,人家看得起我,便邀请我去位于特区的一家化学药水公司上班。

    凭借着这一次机会,我干上了化学药水销售的行当,因为先前吃过太多的苦头,所以我工作起来十分勤奋好学,加上我那老乡肯教我,我又有悟性,经过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迅速成长为这家台资企业销售部的骨干。

    98年春节前后,我那老乡成为了销售部的课长,我也是跟着水涨船高,因为业绩卓著,再加上公司主管销售的副理(台企职务)、台湾人泰哥对我也十分赏识,所以我就被破格提拔成了三个副课长之一。

    成为副课长之后,我更加卖命,到处辗转推销,成功地接下了好几个大单,让公司,特别是销售部的非议声小了很多。

    六月份的时候,我驻扎在莞城厚街,准备攻克一家叫做金信电子的线路板厂——这是一家大厂,员工有超过两千多人,几个车间对于药水的需求非常大,之前的供应商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不过竞争对手那年因为高层人事变动的关系,导致药水质量下降,在加上这家工厂湿法车间的主管跟老金有些关系,所以我们这边就有了机会。

    为了拿下这个单子,我在附近找了家便宜的酒店,在厚街常驻。

    戗客户这种事情,各行各业都有门道,猫有猫道、鼠有鼠路,就说我们这个行当呢,杀手锏只有两招,第一就是回扣,第二就是伺候好客户,特别是关键客户。

    那一个星期,我都在想方设法地游说关键人物,第一位当然是采购部的老大,第二位则是那位负责联系的湿法车间主管,搞定这两个人之后,剩下的就是他们身边跟着喝汤的几个副职,这期间吃吃喝喝自然是避免不了的,另外关于回扣的多少、如何分配,这些都得跟人聊,而且还得偷偷摸摸,不能明目张胆,太过于露骨。

    差不多忙活了一个星期左右,那家工厂湿法车间的主管老马跟我打电话,说基本上谈得差不多了,但采供部老大发话了,说我们这边,还是差点儿诚意。

    我问老马,我诚意还不足么,一个星期,海鲜都吃了两回?

    老马在电话那头笑,说到底是年轻人,还是差点儿火候,要不然你回头去问一下你师傅?

    他说的师傅,就是我老乡老金,而我一听这话儿,立刻就懂了。

    这是要我帮忙安排妹子。

    我在祥辉干了一年多,什么样的客户都有碰过,这种事情也不是头一回,当下也是笑着说懂了,懂了,我来安排,回头给您电话。

    挂了电话,我立刻给公司打了过去,不是我安排不了,是来厚街这一个多星期,我手头的经费都快用光了,如果真的要安排什么的话,我肯定还是要跟公司去申请的。

    老金在这一行里做了多年,我又是他亲手带出来的徒弟,在听完情况之后,没有多做刁难,直接把经费给我打了过来。

    毕竟这一单能够做成的话,公司能够赚上不少。

    经费到手,我当下就通知老马,说我在附近最著名的金太子摆宴,让他帮忙邀请几位领导。

    晚上的时候,我在金太子二楼的粤餐厅请金信采购部的老大和老马,以及他们的两位副职吃饭,这帮人晚上过来,本来就不是奔着吃来的,简单吃过之后,就来到了四楼的卡拉ok,我对这儿不是很熟悉,好在这几位领导都是识途老马,跟着妈咪领班招呼一下,来到一个包厢里,说要先唱唱歌,然后再办事。

    我有求于人,自然什么都答应,过一会儿来了一排姑娘,哗啦啦十五六个,将小小包厢都挤得满满。

    老马他们挑了两批,都选了陪酒的公主,瞧见我一个没点,问我为什么。

    我当时回答,说我是伺候各位领导的,你们喝好了就行。

    说是这么说,最主要的,是我这边经费有限,请客户的话,什么都好说,但我这边却不敢乱来,免得到时候查账的时候说不清——毕竟我们是台资公司,宝岛老板的抠门德性,想必很多人都懂。

    姑娘们来了,又是唱歌又是划拳又是劝酒,热闹得很,我赶忙跟几位领导谈合同采购的事情,因为我这边安排得不错,领导们都很高兴,特别是采购部的那个老大,直接拍胸脯说没问题,让我明天直接到他办公室签合同就行。

    得了承诺,我就松了一口气,在旁人的劝闹下多喝了几杯,整个人懵懵的,肚子也不舒服,便想要起来上洗手间,结果这时包厢门给人一下子推开了。

    这个时候,老马等老司机已经开始对自己点的公主上下其手,手都伸进人家衣服里面去了,这门突然一开,顿时吓了一大跳,我也是,然而没想到推门而入的,居然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皮肤白如牛乳一般的女孩子,特别是那一双大长腿,立刻就把包厢里其他的姑娘都比了下去。

    大长腿美女应该是走错了包厢,瞧见里面的一切,连声道歉,准备离开。

    采购部的老吴酒喝得有点儿多,又瞧见那姑娘穿着ktv公主的制服,于是就借着酒劲儿上前,一把拉住姑娘的手,把人拖到了沙发前来,非要跟人家喝酒。

    妹子大概也知道自己理亏,就跟包厢里面的几个人挨个儿敬酒。

    她喝的是啤酒,金威纯生,一番闹腾下去,四杯见底,人就有些迷离,等到给我敬酒的时候,我说算了姑娘,你回去了,不用跟我喝了。

    采购部老吴一把推开我,说装什么大尾巴狼呢,她就做这个的,要你可怜?

    我给他推一下,心头一股火,不过又不敢得罪客户,低头装熊,老吴一把抱住了那妹子,调笑道:“妹妹你是几号,回头跟你妈咪说一下,今天你陪我。”

    妹子羞红了脸,说老板,我不是做这个的。

    老吴一边把人往自己的怀里揽,一边伸手,去摸人家挺翘的屁股,笑嘻嘻地说道:“哎呀,是不是刚下海,怎么这么矫情啊?没事的,一回生二回熟……”

    他跟那女孩儿纠缠了好一会儿,我在旁边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又要上前,没想到老马还有那位采购部老大都上前来调笑,动手动脚的,就在这个时候,门推开了,来了一个黄头发的男人,眯缝眼鹰钩鼻,他瞧见这儿闹成这样,赶忙过来劝,然后又叫来了服务生,开了一瓶看上去很不错的洋酒,给我们包厢里面的五个人挨个儿敬酒,面子做足了,这才领着人离开。

    人家做事敞亮,老马等人就算是再不甘心,也不敢再闹,回去继续喝酒,而我则去外面上洗手间。

    在洗手间的时候,我酒意上涌,忍不住了,抱着马桶就开始吐了,吐得那叫一个稀里哗啦,别说晚上吃的饭,就连黄胆水都吐出来了,而且闻到那呕吐物一阵腥臭,越发止不住,差点儿就挂在了洗手间。

    等我好不容易吐完,浑身虚脱,在洗手台里洗漱了一下出来,准备回包厢的时候,听到远处有女人喊道:“就是他。”

    我抬头一看,好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朝着我飞奔而来。

    还没有等我弄明白什么呢,我就给按在了地上,紧接着旁边有人说道:“包厢里面的那几个死者,跟他是一起的……”

    什么,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