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远回学校上课, 张杨请假了。

    他俩是班上的尖子生, 前后请假, 引起的关注不小。

    教务处找辅导员过去谈话, 叫她多关心关心学生的心理建设。

    辅导员按照顺序先把唐远叫到办公室,想问他身体好点没, 但看他精气神实在不怎么样, 挺漂亮的眼睛里也没什么神采,那话就在嘴边打了个转, 又吞回了肚子里, 开始打量了起来。

    女人心思,辅导员很快就打量出了名堂。

    唐远在开小差。

    他那三个发小一两天不去学校是不请假的, 直接走人,老师要是点名,就让同学代着点个到。

    按阿列的话来说, 大学里请假?还有那玩意儿?

    唐远无意识的撇嘴, 他们不行。

    大课还好, 人多, 专业课就悲催了,男班就那么十几个人,对老师来说全是熟脸。

    上午训练的时候, 老师就口误的叫了张杨几次。

    自己最得力的学生,牵肠挂肚。

    辅导员喊了声, “唐远?”

    学生没反应,她又喊了声, 音量提上去了几分。

    唐远眨眨眼睛,“嗯?”

    辅导员语出惊人,“你失恋了。”

    唐远看着辅导员的国际脸,有点儿懵逼。

    老师,你用这种陈述的口吻,吓死个人了好吗?

    辅导员继续语出惊人,用的还是一样的口吻,“初恋吧。”

    唐远,“……”

    辅导员一只手托着腮,另一只手在桌上翻找,“这样的经历对你来说利大于弊。”

    唐远一脸“逗我玩呢”的表情。

    “会让你有一点疼,疼完以后就成了你青春年少时最珍贵的一段回忆。”辅导员找到了想要的东西,是块儿水果硬糖,苹果味儿的,“有了初恋的懵懂,以后你再碰到让你怦然心动的姑娘,就会知道自己成长了多少。”

    唐远看了看辅导员递过来的糖果,他没接,“我不吃糖。”

    辅导员诧异,“小孩子不都爱吃吗?”

    唐远的脸上一红,“老师,我上周已经成年了。”

    辅导员很惊讶的啊了声,完了拉长声音,“看不出来啊。”

    “……”

    唐远翻了个白眼,每次接触,都会发现他的辅导员比上次更皮。

    古典气质美女的形象崩的差不多了,就剩个残影。

    “远的不说,我们说近的,”辅导员回到原来的话题上面,“唐远同学,你刚经历一场失败的初恋,这种情绪对你接下来的元旦演出会有很大的帮助,今晚的排练记得代入进去。”

    唐远的嘴角抽搐了两下,他把玩着手里的糖果,“老师,我什么都没说。”

    “嗯对,都是老师在说。”

    辅导员给他一个橘子,“放心吧,老师会替你保密的。”

    唐远结合上一次谈话,知道辅导员好这一口,他剥|开橘子皮,“老师,我还没缓过来。”

    “会缓过来的。”

    辅导员又开始翻找东西,把桌上翻的乱七八糟,似乎是没找到,她的脸上有明显的烦躁,下一秒就拿了杯子去饮水机那里。

    “一个人一生中会遇到很多很多人,其中就有你喜欢的,或者是喜欢你的,也有可能是互相喜欢的,一次恋爱失败不算什么,顶多就是给你的生活带来一点儿调剂品,又不是不可替代的东西。”

    唐远吃掉一片橘||肉,沉默了几个瞬息,忽然就问道,“那老师你怎么没缓过来?”

    辅导员的身子一僵,等她回过神来,学生已经走了。

    “这一届的学生一个比一个不可爱。”

    辅导员摇摇头,接了一杯水回到桌前,她发呆似的坐了会儿,想起来还有个谈话工作没做,找到电话号码打了过去,“请问是张杨同学的家长吗?”

    张平接到电话就从电脑前起身,大步流星的出了办公室,“诶诶老师好,我是张杨他哥。”

    “张先生你好,”辅导员说,“张杨请了两天假,说是家里老人生病住院了要回老家一趟,现在老人与海的情况好些了吗?”

    张平那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嘴上说,“哦对,是那样的,家里的老人好多了,谢谢老师关心。”

    辅导员,“那……”

    张平立马就说,“老师放心,我会让张杨尽快回学校上课的。”

    辅导员说,“那好吧,张先生你忙。”

    “不忙不忙,老师再见啊。”

    “……”

    辅导员挂了电话还有点没回过来神,张杨他哥的性格跟他还真不一样,大不一样。

    果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两兄弟也不例外。

    张平那头气的肺都快炸了,他一拨通弟弟的电话就扯着嗓子骂,“死小子,你跑哪儿去了?”

    张杨似乎是刚睡醒,语气很差,“哥,你吼什么?”

    张平知道弟弟有起床气,这会儿他顾不上了,“这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睡觉?你辅导员刚给我打了电话!”

    张杨那头有悉悉索索声,应该是起来了,“我不是请假了吗?”

    “人关心你呗。”张平问道,“你到底在哪儿?”

    张杨说,“我在外地。”

    张平一愣,“你去外地干什么?”

    张杨没有回答,只是说,“哥,我早就成年了。”

    “你,”张平怒极反笑,“翅膀长硬了,要飞了是吧,飞吧飞吧。”

    张杨不说话,张平不挂电话,兄弟俩隔着电话僵持住了。

    张平自认作为兄长,这些年就没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问心无愧,他弟不是没良心的人,心里应该清楚。

    “杨杨,哥是担心你。”

    那头安静了几分钟,张杨妥协了,“我明天回去。”

    张平听出弟弟话里的不情愿,好像这通电话不打,还要在外地留几天,他狠狠搔了搔头皮,“就不能跟哥说实话?”

    “实话就是……”张杨顿了顿,“我上课集中不了注意力,出来散散心。”

    张平狐疑,“就这样?”

    张杨反问,“不然还能是什么?”

    张平松一口气,“那你可以跟哥打个招呼啊,要不是你辅导员打电话,哥都不知道,还以为你在学校里待着呢。”

    “还有,杨杨,下次请假别说家里老人生病,爸妈身体都好得很,你那样说,不吉利。”

    “知道了。”

    “那你为什么上课集中不了注意力啊?”张平不放心的问道,“在学校里遇到什么事了吗?有喜欢的人了?”

    以张平对他弟的了解,学习是第一要紧事,当年奶奶过世,他弟都没请假,等放了学才回来的,上课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在别人身上挺常见,但到他弟那里,不存在。

    除非是出了什么事情,而且自己解决不了,割舍不下。

    当时张平听辅导员说人请假的时候,他第一怀疑不是弟弟跟社会上的人出去鬼混,而是跑去见网友了。

    这个年纪的小孩,搞个网恋不是多稀奇的事情。

    现在看来不是。

    张平等了半天,就等来一句,“我挂了。”

    他把手机揣口袋里,完了又拿出来打给好哥们,噼里啪啦的吐苦水,“你说现在的小孩成天都想什么呢?我上着班累成狗了还操那份心,他呢,嫌我烦……”

    唠叨完,张平嘴皮子都干了,“老裴,别光是我一个人说,你说两句啊。”

    裴闻靳淡声说,“张杨是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他在我心里一直都是个小孩子。”张平拿鞋底蹭蹭地面,哎了声,“我是他哥,肯定是要护着他的。”

    裴闻靳问,“做错了事也护着?”

    不知道怎么了,张平觉得今天的哥们跟以往不一样,有情绪,还混杂着很锋利的东西在里面,让人不适,他干笑两声,“看是什么事吧,我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不过我这个亲哥没什么本事,要是哪天杨杨真的闯了祸,还得你这个裴大哥出面解决。”

    裴闻靳说,“做错了事,后果自负。”

    哥们的语气冷漠异常,听的人心里发怵,张平愣了愣,他哼笑,“是是是,就你有原则。”

    “老裴啊,等你碰着喜欢的人,你就找不到你的原则了,它不是自个跑的,是你亲手丢的,看着吧。”

    通话结束,裴闻靳把手机放到桌上,他低着头按了按后颈,眉间的纹路很深,拢着清晰的烦闷跟焦虑,感情的事他不但不擅长,还很生疏,所以他很多时候都是措手不及。

    现在才开始准备,难免会焦躁不安。

    信心是有,却不算多,勉强到百分之六十,不确定的因素全摆在眼前,哪一条处理起来都不容易。

    裴闻靳拿起手机翻出一段视频,靠着椅背看了起来。

    视频拍的不是很清晰,从裴闻靳背着少年从酒吧里出来,到少年哭着乱说话,发脾气,呜咽着表白,再到他在车边把人从背上捞到怀里,像对待珍宝一样紧紧圈在怀里。

    更是弯下腰背亲昵的用薄唇磨||蹭|着|少年的面颊跟耳朵,每一幕都记录了下来。

    只不过少年说的话听不清楚。

    裴闻靳第一次看这视频的时候,被自己脸上的表情给惊到了。

    ——那是一种魔障的表情。

    任谁见了,都知道他对怀里的少年是个什么样的心思,藏都藏不住。

    要不是张杨无意间拍下来这段视频,裴闻靳真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还有那么疯狂的一面,为一个少年。

    裴闻靳连着看了几遍视频就去看照片。

    跟视频相比,照片要清晰不少,裴闻靳一张张的看,心态慢慢变得懒散,薄唇还勾了起来,俨然就是一个恋爱中的模样。

    如果有镜子,他一定会被此时的自己吓到。

    半个小时后,裴闻靳收拾好情绪去开会。

    西宁这个烂摊子被塞到了他手里,情况比他从掌握的资料里了解的还要复杂,整个运营模式都要换掉,内部人员也要大换水,想要步入正轨,顺利的话一两周,不顺利,几个月。

    一天就能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更何况是那么长时间。

    裴闻靳必须把时间缩短,他做好了接下来每天熬夜加班的准备,药带够了,身体出不了大问题。

    但愿他的小少爷能给他时间准备充分。

    如果他的小少爷能够真正的成长起来,变得成熟些,就会看清楚他们之间究竟横亘了多少现实性的东西。

    无论是哪一样东西,都不能只靠“喜欢”二字解决掉。

    裴闻靳年长一些,经历的多,思考的时候多,想的也多,这条路其实看不到什么希望,从理性的角度来说,他不该孤注一掷,很有可能让自己陷入绝境,但这回他不够理性,他想自己把希望找出来带到他的少爷面前,说,我在我的未来给你留了最好的位置.

    西宁公司大楼底下,张杨脸色不佳的站在那里,那个男人吃住都在公司,他来了也见不着人。

    张杨知道那个男人是工作狂,以为他对所有人都一样,没有谁特殊,没想到竟然有,还就是唐远。

    一想到那个男人把唐远抱在怀里,就像是抱住了世上最珍贵的宝贝,举止是他从未见过的沉迷癫狂,张杨就嫉妒的面部扭曲。

    在他看来,他跟唐远唯一区别很大的地方就是家世,可那个男人不是市侩的人。

    大楼门口站着一个相貌清俊的小帅哥,瘦高的身段挺直,远看想一根青竹,气质高冷,引人注目。

    张扬对自己的|皮||囊|很有自信,那个男人没正眼看过他,说明并不注重外表。

    既不市侩,也不注重外表,那么,那个男人看上了唐远什么地方?

    少爷的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吃喝玩乐,还是……幼稚?

    张杨虽然只比唐远大两岁,但他认为自己要成熟很多。

    唐远是|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小少爷,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十指不沾阳春水,从小被伺候惯了,就是个祖宗,习惯了阿谀奉承,众星捧月,得小心翼翼的供着,那样能过什么日子?

    张杨捏了捏手机,他仰头看面前的高楼大厦,幻想那个男人办公的画面。

    好在老天爷给了他机会,他已经捏住了那个男人的把柄,有的是时间,那就慢慢来吧。

    十天不行,就十个月,必要的时候他会采取手段,反正这段关系的开头就不光彩。

    他不在乎多用几次手段,只要最后能达成所愿。

    况且唐远那样的,身边的|诱||惑|多到难以想象,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的巴结,能喜欢那个男人多久?搞不好到时候他还没怎么用手段,对方就跟其他人勾||搭上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没什么不可能的。

    远在宿舍里的唐远正在午睡,突然从你睡梦中惊醒了。

    对面床铺的陈双喜连忙爬到隔板那里,把头探过去紧张的询问,“唐少,你没事吧?”

    唐远干哑着说,“水。”

    陈双喜麻利的抓着扶栏跳下床,倒了杯水递过去,还不忘在倒水前把杯子冲洗两遍,小少爷有洁癖,有时候能忍,有时候完全不能忍。

    唐远靠着墙壁坐起来喝了几口水,汗从脖子上往下滚,“我做了个噩梦。”

    陈双喜挠了挠脸,“唐少,梦跟现实是相反的。”

    话落,他就发现唐少的表情变得很怪,说不出来的怪。

    唐远梦到自己看见那个男人在跟张扬玩耍,玩的可热乎了,他直接冲上去就是一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血哗啦流了一地。

    梦里嘛,没什么逻辑,也不知道刀是哪儿来的。

    这还没完呢,唐远把浑身是血的男人拖回家关了起来,整天跟他来血||淋||淋||的游戏。

    之所以会做这样残暴的梦,完全是因为睡前看了个血腥的漫画。

    如果是相反的,那不就位置转换过来了吗?

    唐远竟然有种可耻的期待跟兴奋,他扬手就给了自己一大嘴巴子,醒醒吧你,傻||吊。

    趴着床沿的陈双喜看呆了。

    唐远淡定的揉了揉被自己打疼的脸,“有蚊子,没打着,飞走了。”

    陈双喜不假思索的说,“唐少,现在是冬天。”他反应过来,战战兢兢的嗫嚅着嘴唇,“不过蚊子跟人一样,冬天也有不怕冻的,哈哈。”

    笑的别提有多干了。

    “……”

    唐远从床头的隔板上抓起辅导员给的糖果,“这个你吃不吃?”

    不是随便一丢,是询问的语气。

    陈双喜一怔,唐少真的跟他以为的那些富家公子不同,看了看裹着粉色糖纸的糖果,他小心的把手伸过去,“我吃。”

    唐远将糖果放到他手里,“辅导员那儿拿的,苹果味。”

    陈双喜腼腆的笑,“谢谢唐少。”

    唐远看了几眼陈双喜脸颊边的小梨窝,“你妈妈的手术做完了吧?”

    陈双喜摇头。

    “还没做?”唐远吃惊的问,“那回你不是说已经跟医院沟通好了吗?”

    陈双喜把抓着扶栏的手拿下来,垂放在两边,他耷拉着脑袋看鞋尖,“是沟通好了,可是术前检查的时候,我妈的身体情况不好,就往后推了。”

    唐远的视线扫过陈双喜的发顶,“那现在呢?”

    陈双喜说,“医生说下周应该可以。”

    唐远问道,“成功率怎么样?”

    陈双喜许久都没说话,就在唐远打算放弃的时候,听到他说,“不到百分之五十。”

    这回换唐远沉默了。

    他伸出手拍了拍陈双喜的肩膀,“有希望总是好的。”

    陈双喜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嗯……”

    唐远下床冲洗掉身上的汗,换了身衣衫继续躺着,一直躺到上课前十五分钟才起来。

    晚上唐远在排练厅外的走廊上见着了张杨,风尘仆仆的样子,他刚跟学姐排完舞,浑身都是汗,什么都不想做,就想回宿舍瘫着。

    “唐少,”张杨把人叫住,“我刚从西宁回来。”

    唐远不明所以,我管你去哪儿,一边玩儿去吧,谢了。

    张杨惊讶的说,“你不知道吗?裴大哥去西宁出差了。”

    唐远的呼吸一顿,出差了?还去了西宁?这样的鬼天气去那儿,能吃得消?

    张杨盯着唐远的眼睛,不放过那里面涌现出的任何一丝情绪波动,越看,他的脸色就越难看。

    受伤的自尊心跑出来咆哮,张杨把背脊挺的更直,脸上挂起了笑意,“我在那边待了两天,耽误了裴大哥工作。”

    唐远没说话,就那么看着得意洋洋的张杨。

    张杨嘴角周围的|肌||肉|有点僵了,他把背包拽下来,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一个纸袋,“这是西宁特产,糖炒栗子。”

    唐远可不敢吃,怕自己会噎死,他冷笑,“张杨,我跟你没到这份上。”

    张杨叹息着说,“裴大哥是你爸的秘书,我不希望他夹在中间难做,也不希望你因为我迁怒他。”

    唐远嗤了声,抬脚就走。

    张杨追了上来,低低的说,“唐少,我从小到大都是第一,上了大学以后,那个位置被你给拿去了,我心有不甘,所以前几次对你的态度不是很好,我向你道歉。”

    唐远说,“我不接受。”

    张杨没听清楚,“什么?”

    “我说,我不接受。”唐远手插着兜,借着几厘米的身高优势吊起了眼角,“你嘲也嘲过了,道个屁歉啊?”

    张杨不慌不忙的说,“那你想怎样?嘲回来?我没问题,只要唐少不迁怒裴大哥,我怎么做都可以。”

    唐远瞪着张杨,眼睛越来越红,随时都会哭出来。

    但他没有,他忽地想到了什么就微微前倾身子,张杨身上没有那个男人的味道,一点都没有。

    俩人好像还没发生什么实质性关系。

    张杨像是发觉出了唐远的意图,他站在原地看对方往前走,距离拉开了就拿出手机放在耳边,“喂,裴大哥,我到了,知道的……”

    直到僵硬的人影消失在拐角,他才把拿着手机的手放了下来。

    张杨自嘲的想,难怪很多明星都是舞蹈演员出身,跳舞跳出了演技。

    他还想尽快进娱乐圈,看来希望挺大。

    这个礼拜有个试镜,配角,二十岁左右的男青年,要会现代舞,他虽然是民族舞出身,但其他舞种都有研究,说不定他进娱乐圈的机会来了。

    演技是没问题的,看他刚才的表现就知道了。

    回宿舍的路上,唐远拐去了湖边,一脚踹在树上。

    那次他在电话里情绪失控,吼着说自己也是同性恋,几天过去了,那个男人竟然都没一丁点反应。

    恋爱了,不管他了。

    那个男人肯定认为老板的儿子是不是同性恋,关我什么事,我为了自己的饭碗不能把事情传出去,就当什么都没听到算了。

    唐远气炸了,不||光||气,还委屈,他蹲在湖边,把脸埋在膝盖里面。

    感情的事儿讲究你情我愿,他一个人愿意能有什么用。

    唐远用力摁了摁眼睛,他按了一串号码,问那个男人什么时候回来,尽快把他的外套还给他,就这么说,他都想好了,结果电话一接通,嘈杂混乱的背景音就搅乱了他的思绪。

    “你在喝酒?”

    “嗯,几个生意上的……”

    “喝死算了!”

    唐远挂了电话才发现自己有多搞笑,该担心的是张扬,不是他。

    另一头,裴闻靳看着挂掉的电话,少有的愣怔。

    有小姑娘过来倒酒,模样长得嫩,是一老总的情人,说话声音也好听,有一把好嗓子,吃饭前已经秀了几段京剧。

    其他人见裴闻靳没反应,就接连逗小姑娘,问她是不是得罪了人裴秘书。

    小姑娘那脸上染了|诱||人|的绯红,带着水雾的眼睛直往男人身上瞄,他长得太帅了,是那种很有男人味的帅,身上围绕着一种严谨|禁||欲|的气息,跟这一圈油光满面,眼神放|肆|露||骨|的几人格格不入。

    如果他带她走,她会很愿意。

    裴闻靳把酒杯推推,“不喝了。”

    包厢里的氛围立即就变了。

    酒桌上没人这么来,就算不想喝了也是暗着使招儿,这么明目张胆,得罪人。

    唐氏董事长的秘书是酒桌上的老手,不会干出这种行为,但是人现在还真做了,做的那叫一个从容。

    在场的交换了一下眼色,今天做东的那位老总率先表态,“小裴,是刚才电话里那位管了?”

    这是个台阶,丢出来了。

    聪明人知道顺着台阶下来,不会站在上面玩,那上面没什么风景可看。

    一两分钟后,裴闻靳沙哑的开口,“是啊,不让喝。”

    桌上的氛围在瞬间恢复到原来的轻松,伴随着一阵暧||昧的哄笑,问谁有那本事,管的住人裴秘书。

    裴闻靳说是一只小猫咪。

    后面再有人问,裴闻靳干脆说了品种,波斯猫。

    这下子大家的表情都有点儿微妙了,所以猫是真猫?不是会撒娇会挠人的小姑娘?真猫还会打电话?厉害了啊.

    唐远心里揣着火,他把三发小叫了出来,就在学校后门的那条街上,陈列离得远,开了辆风骚的机车过来,到那儿时还来了一个华丽的漂移,非常的酷炫。

    旁观的唐远给他的漂移术点了个赞,并交代,尽量少飘,人还是要接地气,小命要紧。

    张舒然赞同道,“小远说的对。”

    宋朝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嘴里就两字,“傻逼。”

    四人进了会所,唐远一口果汁还没咽下去,就听到一个劲爆的消息,陈列说他跟宋朝的远房表妹联系上了。 

    本来他还想遮一遮自己失恋的这股子衰样,没想到陈列就成功帮他分走了注意力。

    唐远咽下果汁,“阿列,什么叫联系上了?怎么个联系法?好上了,还是把人睡了?”

    “扯什么淡呢?”陈列一脸正色,“我们是纯洁的友谊。”

    唐远当他放屁。

    陈列搭上宋朝的肩膀,“哥们,够义气,谢谢你把你表妹介绍给我,她挺有意思。”

    宋朝把他的手臂拨开,“我表妹不是王明月。”

    “安啦,我也没把她当王明月,”陈列把手里的易拉罐环丢到了垃圾篓里,他灌了自己一大口啤酒,啧了声笑,“世上哪儿来的那么多王明月。”

    唐远往张舒然那边靠,“阿列还没从王明月挖的坑里爬出来。”

    张舒然说,“或许因为是初恋吧。”

    这话一下子就把唐远给刺激到了,他有感而发,“是啊,初恋那玩意儿狠着呢,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走的时候要么刮你一块心头肉,要么把你踹坑里,还体贴的给你盖上土。”

    张舒然在昏黄的光线里看身旁的人,“小远,你暗恋的那个人是不是……”

    唐远茫然抬头,“嗯?”

    “我是问你,晚上要不要去我那儿。”张舒然说,“接下来几天会大降温,你是寒性体质,宿舍里没空调,温度低,会睡不好。”

    唐远眨了眨眼睛,“去你那儿啊?”

    张舒然温和的看着他。

    唐远撇嘴,“那我还不如回家呢,家里多舒坦。”

    “……”

    唐远不想回家,他爸不怎么回来,他回去了也是一个人,宿舍里人还多点,可以让他不那么想念那个男人。

    不那么想念,痛苦就能减轻一点点。

    过了会儿,张舒然接到家里的电话,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他的眉心拧了起来。

    唐远发现他向来温和的表情没有了,那样子有点陌生。

    张舒然察觉唐远的视线,他转过头笑了笑,带着几分安抚,几分温暖。

    又是唐远熟悉的模样。

    张舒然穿上大衣,叮嘱了句,“小远,阿列,小朝,我回家一趟,你们别玩太晚,尤其是阿列,你的学校离这儿远,回去晚了,宿舍的门就关了。”

    “关就关了,小爷又不是住不起酒店。”陈列满不在乎的翘着二郎腿,“再说了,我还可以去小朝那儿,他宿舍就住着两个学长,空个床位。”

    角落里响起宋朝的声音,“没被子。”

    陈列说,“那我跟你睡一被窝呗,又不是没睡过。”

    “就因为睡过,我才不敢,一朝被蛇咬,十年怕锦绳。”宋朝皮笑肉不笑,“我睡在上铺,被踹下去会得脑震荡,运气不好能把命丢了,你还是放过我吧。”

    陈列被噎的满脸涨红。

    唐远懒得看他俩斗嘴,从小斗到大,没完了还,他问着准备离开的张舒然,“家里没什么事吧?”

    张舒然扣上大衣扣子,“没什么事,就是家里来了客人,我爸让我回去陪着喝杯茶。”

    “噢。”唐远说,“到家在群里报个平安。”

    张舒然抬起温柔的眉眼,“好。”

    原来唐远心里就两个秘密,一个是他不止喜欢看bl漫画,还是基佬,天生的,二是他喜欢上了他爸的秘书。

    这两个其实还好遮掩。

    现在多了一个不好遮掩的,他失恋了。

    四人里头,唐远最怕的是张舒然,心思细腻不说,看人还深,之前他又不小心说漏嘴,跟对方说了自己暗恋的事情。

    陈列是个粗神经,唐远不怕他。

    宋朝的女朋友是手机,魅力无穷,完全吸引走了他的心思,只要不主动招,他就是个安静的美男子,靠在角落里跟手机|亲||热|,基本可以忽略。

    这会儿张舒然回家了,唐远绷着的那根神经就放松了下来,他无精打采的看陈列点了首歌,名儿叫《爱情鸟》。

    得亏陈列是个跑掉小能手,跑起来,一万匹马都追不上,这才没让唐远有所触||动。

    一首《爱情鸟》唱完了,陈列拽开一罐啤酒咕噜咕噜喝了大半,粗野的喘了口气,“爽!”

    唐远给他几张纸巾,让他擦胸前毛衣上的啤酒,“阿列,你说爱情是什么东西?”

    这话其实问的很突兀了,粗神经的陈列没觉察出来,他擦着啤酒,挺长的睫毛颤了颤,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狗||屁东西。”

    唐远,“但是?”

    陈列呵呵,“但是它就是香,甭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一个接一个往里头扑。”

    唐远伸手去拿桌上的易拉罐,“喝了。”

    陈列一手抓住他的手腕,一手把易拉罐往自个怀里拨,“千万别,舒然可跟我说了的,不能让你喝酒。”

    “他什么时候说了?”

    “微信上。”

    唐远无语几秒,“舒然的话你这么听?”

    陈列无奈摊手,“他老大嘛。”

    唐远示意他看角落里的那团,“小朝就比舒然小两天,怎么没见你听他的话?”

    陈列满脸呵呵哒,“小一分钟都是小。”

    唐远,“……”

    一物从角落里飞出来,准确丢到陈列头上,是个空烟盒。

    陈列卧槽了声,“我说宋少爷,你他妈找抽……”

    角落里窜起一道橘红的火光,照着宋朝那张不怎么笑的脸,阴森森的,他见陈列看过来,还露出了一口白牙,像一头嗜血的兽类。

    别说陈列了,连唐远都有点儿头皮发麻,论阴,谁都比不过他们家宋朝。

    唐远把烟盒捡起来扔进了垃圾篓里。

    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唐远回到宿舍发现陈双喜不在,他随口问了下铺的那位。

    “接到一个电话就跑着出去了,跑的还挺急的,在走廊上摔了一跤,到宿舍楼底下的时候又摔了一跤,从台阶上滚下去的。”

    唐远拨了陈双喜的号码,没拨通。

    下铺那位似乎是怕他怪罪自己,就澄清的说,“我也拨了,可能他是有什么事儿在忙吧。”

    唐远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今晚不会这么平淡的过去。

    接近零点的时候,唐远接到了陈双喜的电话,那头是他崩溃的哭声,夹杂着语无伦次的声音,“唐……唐少……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我妈妈……她流了很多血……医生说她不行了……” 

    唐远带人赶到医院的时候,陈双喜的妈妈已经断气了,自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