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远小学那会儿跳过级, 读书又早, 高中举办十八岁成人礼的时候, 他还没到那个年纪, 只能置身事外的趴在操场的栏杆上,听家长代表上台发言, 看三个发小和许多同学右手握拳举起来, 认真严肃的立誓。

    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那场面带给他的触||动很大, 至今记忆犹新。

    现如今轮到唐远了。

    学校不可能单独给他办成人礼, 但他爸给他办了,以前每次过生日都会给他搞个宴会, 请商界名流过来推杯换盏,谈吐间不是合同味儿,就是股||票|味儿, 上次他考上大学, 办的那叫一个隆重。

    这次反而简单化了, 就只在家里办个家宴, 生意场上的人一个没请。

    唐远感动的稀里哗啦,他终于可以过一个简简单单的生日了,为此他一知道消息就飞奔去书房里找他爸。

    没找着人, 只在书桌上看到了一封信。

    书桌整理过,那封信摆的位置非常显眼, 上面没有字,就一个图案。

    画得挺粗糙的, 周围还有不少边缘线,又称杂草,能想象出来画画的人当时一定是一边黑着一张脸,一边生硬小心的勾线条,搞不好还会生出一种自己小脑发育不全的悲壮感觉。

    那图案是龙。

    唐远是属龙的,小龙。

    足足过了起码有三分钟,唐远才从难言的情绪里抽离出来,他定下神去把书房的门关上,拉开椅子坐下来。

    盯着信看了会儿,唐远才将信从桌上拿起来摊开,映入眼帘的是一行行苍劲有力的钢笔字。

    我最亲爱的小孩:

    今天上午十点二十七分,你从一个未成年变成了一个成年人,恭喜你,不对,是祝贺你。

    时间过的太快了,快的让人来不及往回看,爸爸头上长了白发,你成了大人,感觉就是一转眼的事情。

    知道十八岁以后跟十八岁以前的本质区别是什么吗?

    本质区别就是十八岁以后做错了事,要自己站出来承担后果。

    责任心是作为一个优秀男人的必备条件,爸爸可以给你优渥的物质生活,却不能给你那样东西,需要你自己去摸索,去获得。

    儿子,爸爸其实不想让你走爸爸走过的老路,那路在外人眼里是一路繁华,可只有自己走才知道是什么鬼样子,但是你应该知道,人生在世,有得必有失,这是常理,希望你不要怨爸爸。

    刚才说到哪儿来着,责任心,对,是那个,除了责任心,十八岁以后的你还要多思考,儿子,你得明白,很多时候,柳暗花明又一村都是在思考之后。

    今后你会碰到多个人生的十字路口,每一道弯都是一个未知的转折点,不清楚会转向哪里,你或许会迷茫,会彷徨,不要慌,静下来好好想一想,自己想要什么。

    冲动引来的几乎都是魔鬼,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才能看到天使。

    总的来说,饭要一口一口吃,目标要一个一个定,一个一个实现,慢慢来,你的人生还长着呢。

    还要说点什么呢,让爸爸想想啊,可以善良,可以宽容,但不能一味的妥协,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原则一定要有,要守住自己的底线,不能退让。

    虽然不用按照“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毁我一栗,我毁人三斗”这个死信则来做人待事,但你必须记着,不能把原则丢掉,对谁都不行,否则就很难再捡起来了。

    如果你遇到了喜欢的人,不要盲目的陷进去,要看对方站在什么位置,又把你放在什么位置,陷进去了几寸。

    你要记住,不能自己一头往里栽,不然到时候连个把你拉上来的人都没有。

    爸爸的爱情跟你妈妈一起长眠地下,忘了是什么模样了,一切都很模糊,所以在这方面给你的指导并不多。

    不过,有一点爸爸可以肯定的告诉你,爱情要经得住时间的考量。

    经不住,那就别要了。

    ……

    ……

    儿子,爸爸身强体壮的时候给你遮风挡雨,等爸爸老了,就做你的后盾。

    尽管大胆的往前走吧,不要怕,爸爸在后面呢。

    爸爸爱你。

    最后落款的日期旁边还画了一个爱心,周围是一圈杂草,跟龙是一个画风。

    唐远一手拿着信纸,一手遮住眼睛,肩膀不停颤动,温热的液||体从他的手心里滑了出来。

    书房里响着少年激动而压制的哭声,渐渐的变成嚎啕大哭。

    外面的走廊上,唐寅长叹一口气,“仲叔,你说我这算不算煽情了一回啊?”

    “不算。”管家说,“这是真心实意。”

    唐寅乐了,“就你会说话。”

    听着书房里面传出来的哭声,唐寅又叹气,“我这心里头怎么就这么不好受呢?是不是年纪大了都会有的毛病?”

    管家的嘴一抽,“当父母的,都是既希望孩子长大成人,又希望孩子不要长大,一直在自己怀里撒娇。”

    “还真让你说准了。”唐寅揉了揉眉心,“我养他十辈子都没问题,可我就是怕哪天自己倒下了,他的心理不够成熟,肩膀也不够宽,一个人撑不下来。”

    管家会意的说,“所以还是要让少爷自己多磨练磨练。”

    唐寅全然没了商界帝王的强大气势,就是个普通的老父亲,“社会太乱了,比我们那一代要乱很多。”

    管家也担心,他嘴上安慰的说,“不是还有张家陈家宋家那三孩子吗?他们都是跟少爷一块长大的,感情很要好,以后能相互帮衬着一些。”

    唐寅哼笑,“那是我在的时候,我不在了……”

    他没往下说。

    管家也没再说什么。

    大家族里的是是非非不是一两句话能顺清楚的,关系也是如此.

    唐远下楼的时候,眼睛红彤彤的,鼻子也是,跟只小兔子似的。

    他那会儿哭的那么惊天动地,花园里的小蚂蚁都知道了。

    管家跟佣人们顾虑他的面子,一个个的都没往他身上看,该做什么做什么,除了他爸。

    “儿子,你眼睛怎么红红的?”

    唐远不搭理。

    唐寅明知故问,没事找事,“太阳晒的?”

    “不要你管。”

    唐寅把报纸对折丢到一边,“反正你也成年了,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爸不管了。”

    唐远在他身旁坐下来,端起果汁喝两口,“这话谁信谁是傻逼。”

    唐寅,“……”

    他语重心长,“爸以前是说假话,这次是真的。”

    唐远斜眼,“你在信里说了,不管我多大,永远都是你的小宝贝。”

    “是吗?”唐寅一脸无辜,“那信是我让何助理准备的,内容我不知道。”

    唐远霍然丢下果汁起身。

    茶几上的玻璃杯晃了晃,唐寅连忙扶住,“干嘛去?”

    唐远扭头微笑,“我上去把信撕掉。”

    唐寅怒吼,“你敢!”

    父子俩互瞪了会儿眼睛,老的继续看报纸,小的继续喝果汁。

    过了会儿,唐寅若无其事又云淡风轻的说,“儿子,那信是爸一笔一划写的,打了好几份草稿,废掉了一大把脑细胞,你可不准撕掉。”

    没回应。

    唐寅又来火气,“你老子跟你说话呢!”

    唐远鼓着腮帮子唔唔。

    唐寅拍儿子脑袋,“果汁不喝下去,在嘴里咕噜着干什么?”

    唐远把一口果汁咽下去,“好玩儿呗。”

    “……”十八了,还是个小屁孩。

    “老唐同志,你那笔迹我会不认得?忽悠我也不想个高明的招儿,信我留着,就放我房间的保险柜里。”

    唐远咳两声,耳根子通红,不好意思了,“爸,谢谢啊。”

    唐寅没说什么,只是抓住儿子背后的衣服,一把将他捞到怀里摁在胸口,又抓住来使劲揉揉他的头发。

    儿子,应该爸爸对你说谢谢才是,要不是因为有你,爸爸走不到今天。

    下午老太太被司机从大院接过来了,带了换洗衣服,要住一段时间。

    这宅子地上有五层,没装室内电梯,上下全靠两条腿。

    一楼是佣人们住的,二楼是客房,唐远三楼,他爸四楼,顶楼是阳光房。

    但是老太太岁数大了,腿脚不好,唐寅亲自把南边的两层小房子收拾了一番。

    那地儿是这栋宅子的最佳观景点,空气也好,出门就是一大片园子,站在客厅能闻到草木香,老太太住着会比较舒心。

    老唐同志是用了心的,里三层在三层的擦,把房子收拾的那叫一个干净整洁。

    期间没让谁搭一下手,哪怕是递块毛巾。

    老太太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熟悉的人都看得出来,她对儿子的安排很满意。

    唐远,“奶奶,不夸夸我爸?”

    “不夸都要上天了,”老太太哼了声,“夸了还得了?”

    唐远,“……有道理。”

    老太太把老花镜一扶,“小远呐,跟冯玉那孩子处的还可以吧。”

    唐远说,“就朋友。”

    老太太噢噢,“朋友好啊,挺好的。”

    她往后接一句,“你们这代人不是讲那个什么,男女之间没有纯洁的友谊吗?”

    “……”

    唐远认真的眨眼睛,“奶奶,我跟她可纯洁了。”

    老太太从包里拿出了一袋子蚕豆,自己种的自己炒的,就这么点儿,全带过来了。

    唐远把手伸过去,被拍开了,他撒娇的喊,“奶奶。”

    老太太拉着脸说,“你要是把吃东西的心思分一半到谈对象上面,对象还不早就谈几个了。”

    “那哪儿能分啊。”

    唐远看老太太脸又往下拉,他立马就把脑袋靠过去哄道,“分分分,以后我一定分。”

    老太太推推孙子的脑袋,“小远,你爸怎么瘦了?”

    唐远拨开袋子吃起蚕豆,“忙的。”

    “你爸也是,”老太太,“钱几辈子都花不完了,他还那么拼命干什么?”

    唐远脱口说,“家里一大家子都靠他这锅饭活,他不能偷懒。”

    老太太不吱声了。

    唐远后知后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他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喊,“奶奶?”

    老太太握住孙子的手,“小远,你以后不要跟你爸那样,你想偷懒就偷懒。”

    “你爸已经为家里吃了很多苦,家里谁都不会怪你,谁要是敢……”

    说着就老泪纵横。

    唐远吓着了,他一边后悔自己说错话,一边轻轻拍着老太太干瘦的后背,“我爸是我爸,我是我,以后我累了,忙不动了,肯定就会偷懒的,好了好了,奶奶,不哭了哈,哭了就不漂亮了。”

    老太太被孙子逗乐,“贫!”

    “笑了好,”唐远理理老太太花白的头发,嘿嘿道,“笑一笑十年少,奶奶以后可不能这么哭了,会老的快哦。”

    老太太叹息,“奶奶想不通,你打小嘴就甜,怎么身边就没个亲近的女孩子呢?”

    唐远的眼角一抽,得,又绕回去了。

    聊了会儿,老太太就卧床歇着了,人一旦年纪,精神头好的时候毕竟有限。

    唐远拎着蚕豆出去,问立在门外的人,“仲伯,我爸呢?”

    管家说去公司了。

    唐远啧道,“那他晚上回不回来?”

    管家说,“少爷生日,先生一定会回来的。”

    唐远走几步停下来,“仲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心里有点儿慌。”

    管家看他一眼,“兴许是天气不好。”

    唐远抬起头一瞧,阳光明媚。

    管家也跟着瞧了瞧,“出太阳不一定就是好天气。”

    唐远咧嘴,笑的比阳光还要明媚灿烂,“仲伯,你把你这一本正经胡扯的功夫教教我呗?”

    管家,“……”

    唐远在花园里溜达了一圈,回去吃蚕豆看漫画,一本没看完,家里的座机就响了。

    管家接完电话说,“少爷,先生让我送您去赛城湖那边。”

    “干嘛?”唐远在漫画里看到合适的用词,现学现用,“看他演射雕?”

    管家看过去的目光从迷惑变成一言难尽。

    唐远把漫画放茶几上,拍了拍说,“这套很不错。”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你给他打个电话,我不去。”

    “算了,我自己来吧。”

    结果这通电话打了还不如不打,除了让自己受一肚子气,别的什么用都没有。

    唐远磨磨蹭蹭到达赛城湖那边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了。

    管家看少年望着别墅大门出神,他斟酌着说,“少爷,您不必担心,先生爱您。”

    唐远刚要不咸不淡的来两句,想起在书房里看过的那封信,就把到嘴的话吞了回去。

    老唐同志这是给一个大枣,打一棒子啊。

    前科累累。

    管家把人送到就先回去了。

    唐远拉着他的手使劲扯,“仲伯,别丟我一个人在这儿啊。”

    唐寅看不下去的拍桌子,“你爸我不是人?”

    唐远不想搭理。

    管家狠心把少年的手给弄开了,走到他爸那边,低声说了句,“先生,少爷还小,受不了折腾,身体会吃不消。”

    唐寅黑着脸的挥挥手。

    大门一关,唐远就炸了,“爸,这是您老金屋藏娇的地儿,叫我来干什么?炫耀您伟大的战绩?”

    “少他妈阴阳怪气。”唐寅,“给我坐下。”

    唐远瞪着他爸,“就不!”

    唐寅回瞪了会儿,眼睛发酸,到底不如年轻人,他喝口茶,“不是这栋。”

    唐远松口气,恶心吧啦的感觉少了很多,他还是没坐下来,“那你几个意思啊?上次我不是都跟你说清楚了吗?我玩儿不起,也不爱玩。”

    唐寅从容淡定,“上次爸也说了,到那一天,那个时候。”

    “现在不就是吗?”

    唐寅嫌弃的将目光扫向儿子,“难怪你语文是所有学科里面最差的。”

    “……”

    小半杯茶下肚,唐寅起身,“走吧。”

    到底是个没经过事儿的小孩,唐远这会儿什么气焰全没了,虚张声势都做不出来,脸上写满了慌乱,“爸,我……我……”

    这还结巴上了。

    唐寅把往后挪的儿子拽到身边,“我什么我,别整的你爸我是逼良为娼的老鸨子似的。”

    唐远心说,有啥区别啊?没有。

    上二楼停在走廊左边第一个房间门口,唐寅说,“爸知道上次给你稍的礼物你来的时候会忘了带,所以爸提前给你带过来了,就在里面的床头柜上,进去看看吧。”

    “看什么啊?”唐远要抓狂了,“他是长了一对儿翅膀,还是长了四条腿,有什么好看的?”

    唐寅抬手看腕表,“半小时。”

    唐远不明所以。

    “人是爸亲自给你挑的,英国人,相信会多国语言的你跟他交流起来不会有任何障碍。”唐寅揉揉儿子乌黑的头发,“爸给你半小时时间跟他交流,各方面的交流,如果你还是雷打不动的坚持原来那个态度,那么,这件事就过去了。”

    唐远的眼睛一眯,“你说的?”

    “我说的。”

    唐远依旧没放松,“我坚持下来了,态度不改变,从今往后,你就不会在这上面自作主张,不跟我玩霸道总裁那一套?”

    唐寅很好说话的样子,“当然。”

    “那你发誓!”唐远一字一顿的说,“要是骗我,你以后办事儿永远都别想过三秒!”

    唐寅啧啧啧,“真是最毒儿子心啊。”

    “……”

    父子俩经过一番谈论,看样子是谈妥了。

    唐远握住门把手,做了几个呼气吸气,卧槽,半个小时啊,我跟里面那位能做什么?玩儿你拍一我拍一吗?

    “爸,我要求带手机。”

    唐寅当他儿子在放屁,头也不回的转身下了楼。

    唐远咬咬牙,闷头开了走了进去。

    楼下的落地钟滴滴答答,唐寅把剩下的一点儿茶喝了就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没人知道他心里究竟是什么想法,此时在想什么,期待儿子会有什么样的表现,一切都捉摸不透。

    当唐寅听到很大的开门摔门声,他睁开眼睛回头,看儿子蹬蹬蹬跑下楼,面色潮||红,眼睛湿||润,一脸惊慌失措,如同一个受到惊吓的小鸡崽在找鸡妈妈的时候,眼里流露出了一丝明显的情绪波动,像是失望,又似是欣慰。

    唐寅叠着长腿,“儿子,半小时还没过半呢。”

    唐远委屈的大声吼,“你给我用药!”

    唐寅的脑门青筋一蹦,“爸怎么会给你用那种东西。”

    “那怎么……”

    唐远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抓了抱枕往腿上一丢,用比刚才还大的声音质问,“那我怎么回事啊?!”

    “还能怎么回事?”唐寅摇头叹息,“傻孩子,你是个正常男人,没什么大不了的,很正常的事情,OK?”

    “真没对我用药?”

    “废话。”

    唐远如同被人掐住了脖子,只能干瞪眼,呼哧呼哧喘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有种背叛了那个男人的感觉。

    里面那人不知道他爸是怎么找到的,像个精灵,别说碰了,多看两眼都觉得是对他的亵||渎。

    一开始唐远没管那人,不管他做什么都没管,自顾自的闭着眼睛等时间过去,后来……

    后来怎么了来着?

    后来就出大事儿了呗。

    就在那个山崩地裂的时间段,他问那人叫什么,对方笑着说自己没有名字,然后他就傻|逼|逼|的给人取了个名字。

    作,真他妈的作!

    唐远的手肘撑着抱枕,十根手指抄进了发丝里面,狠狠抓了两下,不知道是头皮疼,还是心里难受,眼眶都红了,他无处发泄的踹了下茶几,这他妈算什么事儿啊?

    妈的!操!

    唐寅在这节骨眼上点了把火,“上楼去把事情做完吧,不要委屈了自己。”

    唐远没|爆||炸|,反而在深吸几口气之后冷静了下来,他崛强的跑去冲了个冷水澡,出来的时候看到他爸不知何时点起了烟,在沙发上慵懒的吞云吐雾。

    看起来就是一头正在打盹的老虎。

    唐寅吐了个烟圈,语出惊人,“小远,跟爸说说,被你搁在心里的人是谁?”

    唐远擦头发的动作猛地一顿,又很快继续,他一边擦头发,一边说,“什么啊?”

    “你体质偏寒,打小就怕冷,放着舒坦的活法不要,大冬天的偏要冲冷水澡让自己遭罪,”唐寅的面色说变就变,比翻书还快,他冷笑,“不是心里有人,还能是什么原因?”

    唐远靠音量让自己的底气足一些,“我就是不愿意跟人乱发生关系!”

    “爸,你答应了我的,我坚持下来了。”

    “半小时才坚持到一半,这就叫坚持下来了?好意思?”

    唐远气的脸一阵红一阵黑。

    “儿子,爸跟你说过,人要学会思考,多思考,越是做重大决定的时候,就越要思考。”唐寅循循善诱,“爸再给你一次机会。”

    唐远的心跳声跟大鼓似的,他爸知道他对那个男人的心思了?

    脑子里乱哄哄的,唐远没有办法静下来思考,短暂的|天||人||交||战过后,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真没有。”

    “好,”唐寅深吸一口烟,眉间笼着阴霾,声音发寒,“好得很。”

    唐远的眼皮直跳,有种大祸临头的错觉。

    但是他等了又等,他爸只是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抽烟,没有做出其他举动。

    客厅里的气氛太过压抑。

    唐远实在是受不了了,他头发也不擦了,抹把脸说,“爸,那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唐寅眼皮不抬的说,“你爸我不好那一口,从哪儿弄来的送哪儿去。”

    唐远说好,“他那样儿的,只有在漫画书里才能看到,留在这里,肯定会是个被人||玩||弄||的命运,搞不好会被|玩||死,早点送走吧。”

    还有就是,以后我都不想再看到那人了,不然就会让我想起自己的理智跟自制力崩塌是什么感受。

    唐寅透过缭绕的烟雾看出儿子的心思,才多大年纪,那点理智跟自制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在天大的||诱||惑||面前竟然能坚持十几分钟,最后关头靠自己的意志离开,已经远远超过他的预料,但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这结果让唐寅无话可说。

    晚上的家宴结束,陈列他们带着唐远出去玩了,没去“金城”,去了别的地儿。

    唐远的家教说严不严,说不严吧,又非常严,今晚是他人生第一次喝酒,说出去都没人信。

    有钱人嘛,玩的开,那肯定早早就抽烟喝酒,吃喝玩乐,胡作非为了呗。

    唐远两杯酒下去,舌头就捋不直了,他垂下脑袋拿个叉子戳面前的蛋糕,把一块蛋糕戳的稀烂后就丢了叉子窝到沙发里,歪着脖子看楼下的灯红酒绿,看陈列在吧台那里|调||戏|美女,看宋朝在旁边刷手机,用一张死人脸对着过来搭讪的女孩子。

    台子上的歌手换了个人,上来的是个年轻姑娘,一把吉他和一把烟嗓,唱着她的故事。

    唐远听着心里堵得慌,“舒然,我难受。”

    声音并不大,张舒然却一下子就听清了,“为什么难受?”

    唐远不说原因,他只是重复着一遍遍的说自己难受。

    张舒然的声音很温暖,眼神也是,带着让人抗拒不了的力量,“既然难受,那就不要去想了。”

    唐远把手臂横挡在眼睛上面,“不能不想,我控制不住。

    张舒然看他那样,眉心蹙了蹙,只能把千言万语化成了一声叹息,“小远,那就跟着你的心走吧,不要委屈了自己。”

    唐远在年轻姑娘百转千回的歌声里想,后半句话在哪儿听过来着?

    哦对了,他爸也那么说过,叫他不要委屈了自己。

    为的是什么事儿?

    唐远想起来了,顿时如同被人摁进了冰窖里面,他打了个寒战,“我去洗手间。”

    张舒然说,“我跟你去吧。”

    “不用。”

    唐远进了隔间里面,用手指使劲儿的抠嗓子眼,哇哇的吐完了,他扶着墙壁出去用凉水扑脸,扑着扑着鼻子就酸了。

    今天之前,唐远真以为自己的身心是分不开的,结果就被打脸了。

    忠诚于爱情靠一颗真挚的心,忠诚于|欲||望|却是本能。

    唐远其实是恐慌的,一直到现在都慌。

    尽管最后并没有出现什么不可收拾的局面,但他还是难受,糟心。

    唐远担心自己将来真的像林萧说的那样,摆脱不了身份地位给予的东西,跟他爸一样习惯逢场作戏。

    以至于唐远陷入了深深的自责跟厌恶里面.

    唐家大宅里,破天荒的哪儿也没去,就坐在大厅的唐寅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拨了个号码,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小远跟他几个打小在西城的酒吧里玩,你跑一趟,把他给我接回来。”

    那头的裴闻靳应声,嗓音嘶哑,“是。”

    唐寅问道,“你的声音怎么了?”

    裴闻靳说,“有点感冒。”

    “注意身体啊,小远常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能丢了。”唐寅换了个以前没用过的称呼,以一个长辈的口吻说,“小裴,身边的所有小辈里面,我最器重你。”

    裴闻靳|摩||挲|着手里的钢笔,指腹一下一下|蹭||着那个金色小龙图案,“多谢董事长赏识。”

    他的语气是一成不变的平淡,只有在说话的时候,徒然收紧五指,将钢笔攥住的行为暴露了他内心正在经历着一场狂风骤雨。

    唐寅点到为止,“那你去吧,把他全须全尾的带回来。”

    “好。”

    挂了电话,裴闻靳把手里的烟摁在一堆烟头里面,他喝了几口凉开水,嗓子还是干涩生疼得厉害,泛着淡淡的腥甜。

    裴闻靳换下皱巴巴的衣服,将微乱的发丝理顺,刮了下巴上的胡渣,直到恢复成平时的一丝不苟,看不出丝毫前一刻的颓废跟暴戾,他才拿了车钥匙出门。

    到酒吧时,低音炮的轰鸣声震耳欲聋,裴闻靳那身|禁||欲的气场释放了出去,在|迷||乱|的氛围里显得像个不小心混进来的异类,他面无表情的穿过人群上了二楼,在一处角落里找到了人。

    张舒然看到男人出现在这里,多少有些意外,他礼貌又疏离的打招呼,“裴秘书。”

    裴闻靳垂着眼帘,余光落在沙发里的少年身上,“张少,董事长让我来接少爷回去。”

    “这样啊。”

    张舒然掩去眼里的失望,他伸手拍拍发小的脸,力道很轻,可以衬得上温柔。

    裴闻靳来的路上做好了心理建设,给他内心的那座城墙再次稳固了一番,这一刻却很轻易的就开始晃了起来,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阔步上前,将少年拉到了自己的背上。

    张舒然的心里划过一丝怪异,没来得及捕捉就消失无影,他对喝的晕乎乎的少年说,“小远,回去好好睡一觉。”

    裴闻靳将少年往上托托,脚步平稳的下楼,他绷着脸,身上的气息比平日里还要冷峻。

    “舒然……”

    耳边响起少年模糊的声音,夹杂着|湿||热的气息,喷洒在裴闻靳的耳边,他的薄唇抿紧,呼吸微沉。

    “少爷,是我,我带你回家了。”

    唐远神志不清的喊,“再喝啊,再喝,舒然我们再喝——”

    裴闻靳侧过头的时候,捕捉到少年的衣领上面有个口红印子,不知道是谁蹭上去的,脖子里也有,他的瞳孔一阵紧缩,在他胸口积压了很长时间的所有情绪全部在一瞬间转变成了愤怒。

    “难受……我难受……混蛋唐寅……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小人!就是个小人!”

    唐远打了个酒嗝,他说着酒话,前言不搭后语,声音变了样子,很委屈,“裴……裴闻靳……我对不起你……”

    裴闻靳的身子忽地一僵,他的情绪分明已经往失控的边缘靠近,喉咙里碾出的嗓音却异常轻柔,充满了|诱||哄|的味道,“为什么对不起我?”

    有温热的|液||体|落在他的脖子上,一滴两滴的,背上的少年哭了,边哭边断断续续的喘气,嘴里说出的话语无伦次。

    “我喜欢你……真的喜欢……裴闻靳……我是真的喜欢你……很真很真的那种喜欢……”

    裴闻靳整个人都不动了,似乎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一出,又或者是有准备,搁在眼前的情形却远超自己预料,眉头皱了又皱,死死拧出了一个“川”字。

    他在隐忍着什么。

    十几秒后脑子里的那根弦还是崩掉了,崩的彻底。

    那一霎那间带来的后果是可怕的,裴闻靳内心的那座城墙也随之轰然倒塌,导致他一下子就从一个将近而立之年的成年人变成了一个血气方刚的毛头小子。

    现实里那些束缚着他的顾虑通通都突然不见了。

    以至于裴闻靳忽略了安全性,顾不上是在车边就把少年从背上拽到了怀里,对待珍宝一样将他紧紧圈在胸前。

    更是弯下腰背低头,胡乱的用薄唇在少年的耳朵跟脸颊周围|磨||蹭,带着热切的安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