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话的时候, 唐远已经将视线从夜空转到了男人脸上, 他抬着头, 一眼不眨的盯着, 等一个答复。

    只要不是特地给那个张杨准备的,其他的他都可以接受。

    裴闻靳又把手放进口袋里, 这次他摸出了那半包烟, 拔了一根叼在嘴边,用牙|咬||住烟蒂, 咬||出了一圈不深也不浅的印子。

    唐远看男人点燃烟抽了起来, 一口接一口,就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他等的不耐烦了,试探的问,“不会是给你哥们的弟弟, 就我那同班同学张杨买的吧?”

    裴闻靳低头看向少年, “为什么这么问?”

    唐远故作轻松的耸耸肩, “除此以外我想不出别的原因。”

    完了他补充一句, “我跟张扬的身形差不多。”

    裴闻靳说,“你比他高。”

    “就两三厘米,”唐远说, “可以忽略不计。”

    能看出他比张杨高,说明私底下接触的时候有关注, 两个都有关注,哼!

    “衣服穿着合身不奇怪, ”裴闻靳深吸一口烟,将一团烟雾缓缓的喷吐出去,“因为那就是少爷的尺寸。”

    唐远的脑子反应不过来,“啊?”

    裴闻靳倚墙而立,“四月份的时候,董事长让我去金女士那里给少爷拿衣服,有一件的扣子细节她不是很满意,她觉得成品跟自己的设计图有偏差,就是那件黑色衬衫。”

    “金女士是个热衷于追求完美的人,她说要重做,大半个月后她通知我去拿衬衫,那天是休息日,我拿了衬衫回住处,顺手放进衣橱里,本想周一带去公司,结果我忘了,之后一直没想起来。”

    裴闻靳低头看指间燃烧的烟,语气里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直到那晚少爷留宿我那里,我才无意间发现了遗忘在衣橱里的那件衬衫。”

    唐远跟听有声小说似的。

    工作跟生活都规规整整,有条不紊的按在框框里面,还能有遗忘的角落?

    作为一个唐家人,唐远很会察言观色,谁奉承的真一些假一些,一看便知,但他会的那些到了男人这里通通没用。

    不露声色那一型的唐远不是没接触过,却都没有哪个能做到时刻让自己严丝合缝,人嘛,总归有七|情|六|欲,只有机器才是真正的没有情绪,永远无悲无喜。

    可是面前这人就是做到了。

    起码到目前为止,唐远还没能找到他暴露出来的缝隙。

    城府之深可想而知。

    唐远挠了挠眉毛,据他了解,金灿灿的确是个死抠“完美”二字的人,有关衬衫的事儿,一找她对质就知道是真是假。

    眼前的男人很精明,不会不知道这一点,所以他说的是真的,有关衬衫由来的那部分内容。

    至于其他部分就无从考证了。

    唐远说不好自己是哪种感觉,轻松还是失落,他想起来什么,立马问,“那睡衣呢?”

    裴闻靳没出声,他又沉默了。

    这时有车开过来,那束光从唐远眼前掠过,视野亮堂了一瞬,他发现男人在看自己,不免有点儿懵逼,你看我干什么呢?

    裴闻靳依旧没有说话,目光也没有撤离,他夹着烟,指间的星星点点并不能将他的面部轮廓显露出来。

    莫名感觉透不过气,唐远出于心虚就把头偏开了,如果晚一秒,就能看到男人唇角噙着一抹笑。

    车开远了,路灯投下的微光照不远,唐远跟裴闻靳所站的位置重新被黑暗吞没。

    烟雾被夜风一吹,四散而开,裴闻靳的指尖轻动,将一小撮烟灰弹到地上,他说,“睡衣是我买的。”

    唐远一愣。

    裴闻靳说,“给少爷买的。”

    唐远心里的小鹿在丧心病狂的乱撞,他舔|舔|嘴皮子,“为什么给我买啊?”

    裴闻靳慢条斯理道,“少爷第一次在我那里过夜的几天后,我上街购置衣物,路过一家卖小孩衣服的专卖店,看见了那套浅蓝色睡衣,觉得少爷或许下次还会因为好奇心到我那里住一两晚,就索性将那套睡衣买了下来。”

    唐远心里有点儿开心,起码那时候男人是想着他的,他咳一声,“我不是小孩子。”

    裴闻靳不置可否。

    唐远看他那态度,就气的牙痒痒,“我真不是,OK?”

    裴闻靳说,“OK。”

    唐远的嘴一抽,这么配合,心里肯定是不OK,他拨开额前被风吹乱的刘海,“而且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的,我的好奇心不重。”

    裴闻靳这回干脆就没回应。

    唐远忍住转身就走的冲动,他伸出手,“给我一根烟呗。”

    那次张杨这么说的时候,裴闻靳什么也没说就拿了根烟给他,现在却皱起了眉头,“少爷,您还小,不适合抽烟。”

    “裴秘书,”唐远啧啧,“你这人吧,有时候是真没意思,有时候又是真有意思,你看你,嘴上叫我少爷,一口一个您,可是我让你给我烟,你却不立即给我,跟我说大道理,你这是哪门子的恭敬法?”

    这话里是真真实实的嘲讽,一般人肯定已经炸了,但是呢,裴闻靳面上是一点儿表情波动都没有,心思既深又沉。

    唐远服了,真服了,他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我就闻一闻,不抽。”

    裴闻靳隔着烟雾看向少年。

    过了最少有两分钟,裴闻靳才从烟盒里甩了一个烟出来。

    唐远立马夺走,他眯着眼睛把烟放到鼻子前面闻了闻,“这玩意儿抽起来什么滋味啊?”

    裴闻靳,“因人而异。”

    唐远换了个问法,“那是舒服,还是难受?”

    裴闻靳把小半根烟掐了,说,“看情况。”

    唐远,“……”

    他把烟还给男人,随意的问,“你平时抽烟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以前是舒服,放松,”裴闻靳语气淡淡的说,“最近这段时间只有难受。”

    唐远不假思索的蹦出一句,“难受你还抽?”

    其实他更想问为什么难受。

    裴闻靳走到垃圾桶边,将手里的烟头丢进去,面向车流,一手抄在西裤口袋里,一手捏着鼻根,嗓音低哑着说,“不抽更难受。”

    踢着石头子玩的唐远闻言,愣怔住了。

    裴闻靳看到司机老陈从车里下来,他眉间的纹路加深,变成了一个“川”字,“少爷,时候不早了,您该回去了。”

    唐远也知道是不早了,他压下心头的疑惑说,“裴秘书,睡衣的款式跟料子我都很喜欢,你再给我买几套吧,我要换着穿。”

    裴闻靳,“好。”

    唐远走几步停下来,“花呢?”

    裴闻靳似是不解。

    “那么大一捧,要花不少钱的,扔那儿太浪费了,”唐远一副义正辞严的样子,“我要带回去养起来。”

    裴闻靳回餐厅拿了花出来,被少年一把抱走。

    玫瑰花艳丽无比,跟抱着它的少年比较起来,就变得黯然失色,成了被人忽略的背景板。

    裴闻靳|摩||挲了两下指腹,“少爷,您十八岁生日快到了吧?”

    唐远玩心大起的一朵朵数着玫瑰花,“下个月十五号。”

    裴闻靳的声音低低沉沉的,“还有将近一个月才十八岁,真年轻。”

    这番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唐远不会当回事,顶多就贫两句,但是换成这男人,他会控制不住的想要反击,于是花也不数了,挺直腰杆板着脸严肃的说,“我心态很老的。”

    裴闻靳挑了挑眉毛,难得的露出一点揶揄情绪。

    “不信?”唐远噼里啪啦摆出证据,铁证,“你比我大十岁,我跟你聊天就没一点儿代沟。”

    裴闻靳说,“那是因为聊的太少。”

    “……”

    唐远忿忿的想,亲爱的大叔,你还是别说话算了!

    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唐远明儿有一天的课,他想洗洗睡觉,老唐同志晚上作了一出还不够,大晚上的说要看他跳舞,更是过分的指名要跳《相思雨》。

    那是他妈妈在“西兰”杯大赛上的获奖作品,成名作,哪里是那么好跳的。

    唐远不知道他爸是吹的什么风,他目睹佣人把一大捧玫瑰花修剪修剪,分成三分放进花瓶里面,就往沙发上一坐,“跳不了。”

    唐寅有动怒的迹象,“怎么跳不了?你去年不就已经跳过了吗?”

    管家把两杯牛奶放到茶几上,退后几步挥手让佣人们都下去,照以前的情形的来看,这家的一老一小还要吵两句才会罢休。

    他还不能走,一会儿得洗杯子。

    唐远喝口牛奶,“去年跳的不够好,有两个动作我还是做的不到位。”

    唐寅也拿起了杯子,“这有什么关系,爸就是个外行,你跳的到不到位都一样看。”

    唐远一副没商量的语气,“那也不行,跳舞这个事我凑合不来,等我做到位了再跳。”

    唐寅拍桌子,“死小孩,惯的你!”

    “你想我妈跳舞时的样子了就去看录下来的碟子,保险柜里有一大摞。”唐远的音量盖过他,“要是嫌视频里的看不够,非要看真人的,那也别找我,我的水平跟我妈不是一个档次,或许过个三五年可以比一比,也有可能一辈子都达不到,舞蹈造诣高的美女不是没有,你让她们学那支舞蹈,其他的也行,到时候你还不是想看多少遍就看多少遍。”

    管家不停使眼色,依然没能阻止小祖宗说下去。

    唐远看是看见了,就是刹不住车。

    唐寅面色铁青的站起来叉腰,一连说了三个“好”。

    唐远看他爸那样儿,就知道是被刮到逆鳞疼着了,他有一部分原因是故意的,希望能帮着把那块逆鳞彻底刮掉,将逆鳞周围的|腐||肉|也挖的干干净净的,让他爸有个还算不错的身心度过余生。

    别的他也操心不了,等他爸将来某一天见到了他妈,他们两口自己看着办。

    “我说的都是实话。”

    见他爸没出声,站那儿散发出可怕的气息,唐远窝进沙发里抱着双腿给自己壮胆,声音都有点儿抖,“实话有时候就是这么不中听。”

    唐寅出奇的平静,“仲叔,去我书房里把那根高尔夫球杆拿下来。”

    立在一旁的管家当没听见,要打人,鸡毛掸子就在不远处挂着,何必多此一举,还不就是做做样子。

    要是他真的蠢到跑上去把球杆拿下来,那可就坏事了。

    盛怒中的唐寅粗声喘了几口气,伪|装的平静支离破碎,他对着沙发就是一脚,“我的话还有人听吗?啊?!”

    沙发里的唐远身子晃了晃,要是那一脚踹在自己身上,不死也残,他站起来说,“听啊,都听着呢,高尔夫球杆是吧,我给你拿去。”

    眼看儿子就到二楼了,唐寅凶神恶煞的瞪一眼管家,站着干什么?不知道拦着啊?

    管家就等着这一瞪了,他连忙小跑着追上去,“我的小少爷,先生只是在气头上,您跟他服个软就没事了。”

    唐远继续上楼梯。

    唐寅刚准备喝两口牛奶缓缓,就看到了这一幕,他把牛奶重重往茶几上一放,溅了自己一身,气的他怒吼,“站住!”

    唐远不但站住了,还转过了身子。

    父子俩互瞪了起码有五分钟,双双偃旗息鼓,喝完牛奶上楼睡觉,不对,是谈心.

    唐远先开的头,简单概括了他对人生第一次单独跟小姑娘吃晚餐的感受,并说以后不想再来那么一套了,吃不消。

    唐寅坐在床尾擦头发,“你奶奶那边是你自己说,还是我来?”

    “你来不是长久之计。”唐远心里跟明镜似的,“我得跟奶奶讲明白,恋爱可以谈,但是要我自己选对象。”

    “不敢在你奶奶面前出柜?”

    唐远苦哈哈的说,“爸,你饶了我吧。”

    奶奶那个岁数,慢慢找机会让她接受自己孙子是基||佬都要小心谨慎了,这几年才接受孙子喜欢看男男漫画,聊起来也不反感,还会给他张罗几本,进展已经很不错了。

    他哪儿敢直接出柜啊,那不是成心要她的命吗?

    唐寅的话题来了个大跳跃,像是正式进入了谈心状态,“你们班的男生我粗略的看了资料,没一个适合你的,别的系别的班不清楚,你找个跟你年纪相反的会有很多共同语言,能一起玩一起闹,就是年纪小,沉不住气,没什么能力,都是脆皮,扛不住压力,即便在学校里担任某个干部,进了社会还是两眼一抹黑。”

    唐远心跳的有点快,他装作无所谓的说,“那我找比自己年纪大的呗。”

    “先抛开自身条件跟家庭背景不谈,只谈年龄,比你年纪大的,人生阅历要丰富很多,能在你迷茫的时候指引你,但是,”唐寅的话锋一转,“你还年轻的时候,对方就老了,那岂不是说,以后还要你在床前端茶递水,伺候大小便?”

    “……”

    唐远一口血卡在嗓子眼,“我说的找年纪大的,又没说找大那么多的,大个五六七|八|九十岁不就行了?再说了,人都有老到生活不能自理的一天。”

    “大个五六七|八|九十岁,你这范围还挺大的啊。”唐寅把毛巾丢到椅背上,揉了揉额头说,“你那后半句爸是赞成的。”

    唐远这次学聪明了,也淡定了,“可是?”

    唐寅说,“可是爸就你一个小孩儿,自然希望你以后能找到一个比爸的手段更强,更疼你,能够跟爸一样视你如珍宝的伴侣。”

    唐远滑进被窝里面,把被子一拉,眼睛一闭,“我看跟你谈心,还不如玩两把游戏。”

    “小屁孩,害羞了啊。”唐寅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困意,“你那几个发小里面,除了陈家的小孩浮躁了些,张家跟宋家的都很不错,在同龄人里面是佼佼者,未来可期,不过,他俩跟你不是一类。”

    “知道啊,”唐远睁开眼睛,“我还没想好怎么跟他们摊牌呢,爸你不准搞事情。”

    唐寅心说,你爸我要是想在你的发小们面前搞事情,早就搞了,至于等到现在?他指指左边的床头柜,“打开抽屉看看。”

    唐远探出半个身子趴在床边打开抽屉,发现里面有一个白色礼品袋,“这什么?”

    唐寅双手指缝交叉着撑在下巴底下,慵懒的笑,“爸给你捎回来的礼物。”

    “不是那个玩具狗吗?还有别的?”

    唐远嘟哝着拿出礼品袋凑头一看,里面是六个长形盒子,五颜六色,全是T!他一脸卧槽的去看他爸,搞什么鬼?

    唐寅用“今天天气不错”的语气说,“那是个很好的数字,寓意一切顺利,顺心顺意,等你生日那天,爸给你安排个人。”

    唐远惊悚的从被窝里爬出来,眼睛瞪大,“你要是那么做,我就离家出走!”

    儿子的反应让唐寅多少有点意外,他面上的笑意不减,周身的气场却变了,是那种不容拒绝的强势,“爸亲自给你挑选,虽然不能保证是全世界最好的,但一定是那些符合条件的人里面最好的一个。”

    唐远低垂着脑袋,“我要留给我喜欢的人。”

    唐寅没听清,“什么?”

    “爸,我的身体跟心是分不开的,只能给同一个人,”唐远的声音里是从未有过的认真跟严肃,“我玩不起,也不爱玩。”

    唐寅的表情阴晴不定,眉间的情绪变了又变,半响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儿子,你不像我。”

    唐远说,“谢天谢地。”

    “反了还,”唐寅掐着眉心,克制着怒气说,“人还是要找的,你现在说不要,到时候就不一定了。”

    唐远蹲下来跟他爸平视,“要是到时候我还是一样的态度呢?”

    唐寅调笑,“先得等到那一天,那个时候,嗯?”

    唐远气的大力把礼品袋扔到他爸身上,里面的六个盒子全掉了出来。

    “虽然我周围有些人玩的领域比较广,但我向来只玩一种。”唐寅将盒子一一收进礼品袋里拎还给儿子,“那个圈子我就没参与过,不感兴趣,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弯的。”

    唐远不肯要,“天然弯。”

    唐寅的面部抽搐着把袋子塞回抽屉里,“过几天我跟小廖谈谈,让他招一批男孩子,找专业的培训一段时间,通过考核的都收进去,大部分拿来开展业务,家里不差那个钱,主要是想给你以后跟全世界出柜打下基础,你知道的,好奇心那玩意儿用着用着就没了。”

    他屈指刮了下小孩的鼻子,“儿子,爸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有那个能力站出来向全世界出柜,也不知道那时候自己的身体好不好,还能不能替你遮风挡雨,但愿到了那一天,不管爸在不在,对于你的出柜,全世界都能不屑的表示,早就猜到了,果然如此,没什么好稀奇的,然后对你少一些关注跟语言攻击,你可以跟你的伴侣拥有奢侈的隐私。”

    唐远的身子一震,正感动着呢,眼眶都红了,就听到他爸说,“小部分留着给你当后宫,安全性跟保密工作都不会有问题。”

    “……”

    唐远吸吸鼻子,“我要睡觉了。”

    “那好吧,”唐寅弯下腰背在儿子头发里亲一下,“晚安,宝贝。”

    唐远说,“晚安,老头。”

    唐寅的脸黑了黑,他走到门口时听到后面传来儿子的声音,“爸,更年期要重视,找个医生开导开导,压力太大就想办法舒缓,约几个老友钓钓鱼什么的,也可以在我没课的时候跟我谈心,别胡思乱想,你每年的体检报告我都有看,我会努力强大起来,让你好好安享晚年。”

    这话说到心窝窝里面去了,唐寅用力抹把脸,小兔崽子…….

    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管家一路撑着伞送少年到门口,路有点长,走过去的时候鞋子上都沾了不少雨点,他弯着腰说,“少爷,今天会有一批漫画送过来,我给您放到书架上整理好?”

    唐远激动了一秒就蔫了,“别放书架上,你随便搁哪个房间里吧,搁了也别告诉我。”

    管家挺惊讶的,“少爷不喜欢看了?”

    “还喜欢的。”唐远撇嘴,“只是我最近心情不好,不想吃狗粮。”

    管家脚步一个踉跄。

    唐远逃了上午的毛概,之前一直没点过名的老师竟然要点名,由于他的名气太大,想巴结他的人帮他冒充一下都不行。

    于是他就悲催了。

    逃个课在大学里是挺平常的现象。

    到了唐远身上,那就被放大了很多倍,他的心态早已经过千锤百炼,一般情况下都炸不了,该干嘛干嘛,习惯了周围的人一副“看不惯他,又不敢在他面前撒野”的样子。

    中午辅导员把唐远叫到了办公室。

    辅导员是留校生,瓜子脸,大眼睛,有一头颜值很高的乌黑长发,属于古典美女的范围,气质绝佳,她这次把唐远叫来,为的自然不是他翘课的事,而是元旦晚会的剧目事宜。

    唐远愕然,“元旦?还早吧。”

    “不早了。”辅导员说,“编排跟审核都需要时间。”

    唐远跟辅导员对视了会儿,明白她的意图,“老师,我不是很想参加。”

    辅导员说,“你是这一届的第一名,不出个剧目说不过去。”

    唐远眯了眯眼睛,你跟我开玩笑?

    辅导员满脸正色,没一点儿开玩笑的意思。

    唐远往后一靠,不说话了。

    辅导员给他一个橘子,个头挺大,他瞥一眼,接过去慢悠悠的剥了起来。

    “群舞,独舞,双人舞,你挑一个。”

    听到辅导员那么说,唐远掰一片橘子到嘴里,“群舞吧。”

    “群舞的人数,老师初步估计是八个,后面会有改动,只多不少。”辅导员瞧了瞧新做的指甲,“排练的时间会比另外两个要长很多,你懂的,群舞看重的不是个人,是集体,默契非常重要。”

    唐远的嘴角抽了抽,“算了,我选独舞。”

    辅导员继续看指甲,“唔,独舞的话,老师这儿已经有几个备选的学生了,跟王老师李老师有沟通过,不出意料的话会在那几个里面选一个出来。”

    唐远看向嘟嘴装可爱,好吧,是真可爱的辅导员,“老师,你跟我明说吧,别跟遛小狗一样遛我了。”

    辅导员终于不看指甲了,她单手托腮,“老师手里有一个剧目,讲的是一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懵懂,试探,热恋,痴迷,矛盾,争吵,徘徊,迷茫,疏远,最后曲终人散。”

    唐远咂嘴,“应该会是个精彩的剧目,可以拿到大舞台上去,放在元旦晚会上面会不会……”

    辅导员很矜持的摆摆手,“难登大雅之堂。”

    唐远瞪眼,那你还跟我扯出一副“我把压箱底的宝贝给你看”的架势?

    辅导员看出了他的心思,红唇一张一合,吐出两字,“情怀。”

    好,情怀是吧,那是个可以一文不值,也可以珍贵无比的东西,唐远把大半个橘子放桌上,“我的搭档呢?班上的同学?”

    “不是。”

    辅导员那张高级脸上有了笑意,整个人都真实亲切了起来,“你的搭档是高年级的学姐,她还没毕业就拿过不少奖,由她带你,一定会呈现出很不错的效果。”

    “礼拜天晚上七点你去三楼的舞蹈室,老师带她过去。”

    谈话结束的意味明显,唐远起身,“对了,老师,那剧目叫什么名儿啊?”

    辅导员扭头看向窗外,“《初恋》。”

    唐远怔了怔,笑,“好名儿。”

    刚出大楼,唐远就接到了张舒然的电话,问他吃午饭没,他说还没吃。

    “来我这吃午饭?”张舒然温声说,“阿姨回了老家一趟,带回来一些蒿子,能给你做蒿子粑。”

    唐远立马说去。

    香澜花苑跟唐远的学校中间隔着张舒然的学校,从他学校的正门进去,穿过北门就到了。

    唐远在小区旁边的超市买了水果,两手提的满满的,他按照指示牌找到30栋,看见了站在楼底下的张舒然,接他来了。

    张舒然拎走唐远手里的水果,“饿了吧?”

    “饿了,”唐远跟着他进楼道里,“阿列跟小朝在不在?”

    张舒然说不在。

    唐远扭头说,“那待会我要拍蒿子粑的图片发群里,馋他们。”

    张舒然笑着按电梯,“好。”

    唐远进了电梯里,跟张舒然说起元旦晚会的事情。

    张舒然像个温柔的大哥哥,不时在他发牢骚的时候安抚两句。

    唐远进门就闻到了蒿子粑的香味,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他吞了口唾沫。

    “好香。”

    张舒然弯腰把拖鞋放到他脚边,“去洗手吃饭。”

    唐远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见他的手机在张舒然手里,“舒然,怎么了?”

    张舒然将手机递过去,“刚才你的手机在响。”

    唐远一看手机,发现上面有个未接来电,是那个男人打的。

    备注不是裴秘书,是裴裴。

    唐远瞥一眼发小,咧嘴说,“一时兴起改着玩儿的。”

    这话一半真一半假,他是在男人那里受了气改的,编辑的时候牙都快咬碎了。

    “你呀……”张舒然笑了起来,“当事人如果看到那个备注名,表情应该会很精彩。”

    “他才不会呢。”

    唐远脱口而出,语气给人一种亲昵的感觉,没留意到张舒然蹙了下眉心。

    阿姨根据张舒然的喜好做的饭菜。

    唐远的口味跟他差不多,爱吃的菜都有雷同的,就摆在自己面前。

    但唐远一顿饭却吃的心不在焉,不知道那个男人给他打电话干什么。

    饭后,唐远留下来睡午觉,心里正是烦躁的时候,接到了冯玉的电话。

    “唐远,我在我表舅的诊所里碰到了你爸爸的秘书。”

    她在为有一个能聊下去的话题而雀跃,却不知电话另一头的人听到她那么说,脸色都变了。

    “不会吧?”

    “真的啊,你爸爸的秘书那么帅,我怎么可能认错。”

    “那他去干什么的?”

    “他是我表舅的病人啦。”

    唐远豁然坐起来,“什么病?”

    “我偷偷听了一会,好像是心脏不好,”冯玉稀奇的说,“看不出来,他长的高大健壮,心脏竟然有问题,不知道是先天性的还是……喂?唐远?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