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宫斗剧演到最后, 团灭。

    唐远说不上是失望还是庆幸, 他垂下脑袋, 眼尾跟唇角都弯弯的, “喂,裴闻靳。”

    那声音懒洋洋的, 像春天的暖风。

    男人发出沉沉的喘息。

    唐远的手肘抵着腿部, 单手托腮,眼珠子仿佛黏在男人身上, 怎么都拨不下来。

    他蹙了下眉心, 像一个看到了喜欢的玩具,却没法抱回家的孩子, 满脸的苦恼跟郁闷。

    “我真的没劲儿扛你了,你赶紧醒过来,自己去洗澡。”

    客厅里就唐远一个人的声音。

    他把软||韧的腰弯下来, 近距离看男人的模样, 从俊美的眉眼往下, 一寸寸看, 认认真真的看,心里的滋味难以言喻。

    ——这就是我的初恋。

    裴闻靳,你要是也喜欢我, 我就会竭尽全力取得我爸的认可,给你我所拥有的一切, 包括忠诚,绝不会像林萧说的那样跟谁逢场作戏, 我可以发誓。

    唐远把这句话放在心窝最柔||软的地方,他凑的更近,微眯着眼睛贪婪的嗅着男人身上的味道。

    落地钟滴滴答答的响着,唐远看着喜欢的人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呼吸里全是他的气息,有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恨不得时间就这么停止,不再往前奔跑。

    周遭空气里的酒精味却是个十足的破坏者,唐远被迫从幻想中回到现实,他拿出手机上网搜怎么最快让喝醉了的人清醒,边刷网页边咕哝,“大白菜,西红柿,多醒酒的方法啊……”

    但是都很麻烦,而且没材料。

    刷了会儿,唐远选择比较简单的蜂蜜水,他根据上回过来时的记忆在架子上找到一瓶蜂蜜,然后拿水壶烧水,冲洗玻璃杯,嘴里不停的碎碎念,“还要什么来着?”

    客厅里突然传来“嘭”一声响。

    唐远从厨房里跑出来一看,椅子倒在地上,男人摇晃着身体,随时都会一头栽下去,他赶紧把人扶到沙发上。

    “一会我给你泡蜂蜜水,喝了就会好受多了。”

    看男人皱着眉头拽衬衫领子,唐远就蹲到沙发边伸过去两只手,给他把衬衫扣子解了三颗。

    其实还想解第四颗的,唐远及时忍住了,他的视线正前方是一片深渊,争分夺秒的|蛊||惑着他跳下去。

    快跳啊,跳吧,跳下去,下面直通天堂。

    漫画里的那些镜头哪怕再逼||真,那也是假的,冲击力跟刺激性虽然有,但跟亲眼所见是两码事,不能相提并论。

    唐远用左手按住想伸出去的右手,扯着干涩的嗓音咳两声,说,“我给你把衣领上面的扣子解开,这样是不是就舒服了点儿?”

    就在这时,男人闭着的眼睑动了动,有要睁开的迹象。

    唐远吓的绷紧身子不敢动,脸上的肌||肉都僵了,他连呼吸都放轻了很多。

    气氛有种微妙的沉寂。

    厨房里的水壶发出“叮”的声响,水烧开了。

    唐远借机跑进厨房,做贼心虚的反手拉上玻璃门,他倒了一杯水放在窗台上,风穿过杯口不断腾升的热气,一股脑地钻进他的领口里面,出了汗的后心生出一丝凉意,纤瘦的身体抖了一下。

    怕什么,我是接了电话才过来的,劳心劳力,累的浑身骨头都快散架了,又没干什么坏事。

    就是回来的路上顺便占了些便宜。

    但是,换个角度想,也可以说被占便宜的是他。

    唐远一通七想八想后镇定下来,他等水温降下去,倒一点到手上觉得水温差不多了就放两勺蜂蜜进去,到厨房门口时脚步一顿。

    卧槽,我怎么变成傻逼了?

    试水温倒手上干嘛,我就该直接用嘴巴尝啊。

    那样不就是间接那啥了吗?

    为了间接那啥,唐远果断用嘴巴碰碰杯口,一连碰了好几处地方。

    他自我唾弃,太羞耻了,真的太羞耻了。

    不知道别人的暗恋是什么样子,反正他经常管不住自己的身心,跟个智障儿似的。

    唐远轻着脚步走到沙发那里,发现男人还闭着眼睛,并没有醒过来,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下一刻又纠结起来,人不醒,我怎么喂水?

    嘴对嘴?这不太好吧?

    唐远知道自己没那个技术,不过人要有探索精神,不能因为难就往后退,他决定在行动前先试探一番,“那什么,我给你弄了蜂蜜水,你喝了吧。”

    男人没有反应。

    就在唐远往嘴里倒了一口蜂蜜水,快要贴到男人嘴唇的时候,猝不及防的,他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睛。

    吓的他魂不附体,那口蜂蜜水全部冲进了他的喉咙里,呛得眼泪都飙出来了。

    “咳,咳咳!”唐远狼狈的咳嗽,话语里似埋怨似撒娇,“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好吗?你不声不响就睁开眼睛看我,还不说话,我快吓尿了。”

    裴闻靳吐出混浊的气息,“水。”

    唐远连忙把旁边的水杯递过去,看男人的嘴唇碰到自己碰过的地方,脸上腾地一下就燥||热了起来。

    裴闻靳将一杯蜂蜜水全部喝下去,他靠坐在沙发里,宽阔厚实的背部弯着,双手撑在脑袋两侧,指腹一下一下大力按着太阳穴,薄唇紧紧抿在一起。

    看起来很难受。

    唐远正不知道说什么,就看到男人从沙发上站起来,往卫生间方向走,步伐虽然没之前那么晃了,却也没多平稳。

    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卫生间里,手还抓住了男人的胳膊。

    裴闻靳侧低头。

    唐远搞不清男人的视线在他那只手上,还是在他脸上,反正他全身都不自在,像是被一根根小针戳,不疼,却痒痒的,好半响,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要不我在边上帮你?”

    裴闻靳没听清似的问,“帮我?”

    “对啊。”唐远没把抓着男人胳膊的手松开,他俏皮的眨眨眼睛,“卫生间里的地板很滑的,你喝多了,要是摔着了,那可就……”

    话没说完,就被一道深不见底的目光给打断了。

    唐远等半天也没等来下文,他偷偷抬眼望去,发现男人背靠着墙壁,额前发丝凌||乱的垂搭下来,那一片阴影遮住了眉眼。

    不知道眼睛是睁着还是闭着,是醒着还是又晕乎了过去。

    哎,看了那么多漫画书,面对这种局面,还是抓瞎啊。

    理论知识再扎实有什么用呢?实际操作一点儿经验都没有。

    唐远自顾自的去男人卧室拿了一套睡衣返回卫生间,对方还是那个背靠墙的姿势,唇线拉直,下颚线条收的很紧,看起来很不好受。

    放好睡衣,唐远把花洒拿下来,对着地面调水温,眼角的余光往男人身上瞅,天知道他这会儿有多想装作不经意的把花洒转过去,把对方那身衣裤|淋|湿|。

    那画面脑补一下都血|脉|偾|张。

    唐远下意识去摸鼻子,没有流鼻血,还好还好,不至于丢人丢到没法收拾的地步。

    卫生间里持续响着哗啦水声,提醒着唐远,这是在现实中,不是梦里,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调好了水温准备出去,忘了先关掉开关,花洒喷了自己一身。

    懵逼几秒,唐远沾着水珠的睫毛动了动,他用手捂住脸,从上往下的抹了几下,把上面的水迹抹干净,出去的时候不小心把窗台上的洗发水碰掉了,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声响,溅起不小片水迹,全打在了男人的裤腿上面。

    “……”

    唐远弯腰去捡洗发水,顺便留意是什么牌子,腰直起来的时候看见靠着墙壁的男人已经转过身,留给他一个高大的背影跟黑色后脑勺。

    这是唱的哪一出?

    唐远注意到男人的额头抵着墙壁,喉咙里发出了很不舒服的声音,像是被什么东西困住了的野兽。

    仿佛随时都会挣脱禁锢跑出来吃人。

    抵抗危险的本能战胜了邪||念,唐远无意识的跑出卫生间带上了门。

    出来以后他就后悔了,但是又不好意思再进去。

    万一男人刚好酒醒了,那多尴尬啊。

    唐远在客厅里打转,不时看一眼落地钟,他心烦气躁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用的就是之前泡蜂蜜的那个杯子。

    一杯水下肚,唐远没那么躁了,他不自觉的溜达到卧室,把自己摔进床被里面,脸埋进去,深深呼吸着干爽的味道。

    趴了会儿,唐远捞起枕头塞怀里抱住,在床上滚了一圈,又滚一圈,笑的像个傻逼。

    卫生间里的水声不停,唐远就不担心自己被抓包,他开始脑补男人每晚睡觉的样子,发觉心里的那个空洞怎么都填不满。

    人啊,就是贪心。

    唐远把枕头放回原处,铺好被他弄乱的床被,他溜进了书房,跟想象中一样的整齐严谨,不过……

    桌上有一盒巧克力,跟整个书房的冰冷格格不入。

    唐远揭开巧克力盒子一看,里面还剩下三分之二,那个男人不会无聊的数还有多少颗,所以他偷吃一颗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迟疑了一两分钟,唐远就拿了一颗放进嘴里,是他常吃的几个牌子之一,却觉得味道比那些都要好,这就是爱情的神奇之处。

    唐远在书房里待了会儿,男人还没从卫生间里出来,他有些担心,不会晕在里面了吧?

    晕还是小事,就怕摔着,浴室里的地面可是很滑的。

    唐远焦躁不安的过去敲门,“裴闻靳?”

    里面没回应,他敲了会儿门,就变成拍,最后变成踹。

    水声停了,没过一会,门从里面打开了,水汽扑的唐远满脸都是,他什么还没说呢,头顶就响起一道困惑的声音,“少爷,你怎么在这里?”

    好像这时候才真正的清醒了过来。

    怎么又喊我少爷了?

    唐远如同被泼了一大盆冷水。

    他不爽的把嘴角一撇,赌气的对男人喊回原来的称呼,“不记得了?裴秘书,你在酒吧里喝多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拿你的手机给我打的电话,叫我去酒吧捞你,然后我就把你捞回来了。”

    裴闻靳揉着太阳穴,没有出声,他微皱眉头,看似是在努力回忆着什么。

    唐远哼哼,怎么,不信啊?他后退两步,手插着兜抬了抬下巴,语气不冷不热道,“你手机里的通话记录第一个是我,所以那个人才打给我的。”

    裴闻靳就着揉太阳穴的动作撩起眼皮。

    唐远没事人一样跟男人对视,心里不是一般的委屈,他拽了把胸前的衣服,“你看我身上,都湿了。”

    裴闻靳的喉头攒动,他哑着声音低沉的说,“抱歉。”

    唐远正直青春年少,血气方刚,意志力跟自制力都很薄弱,经不起考验,听着男人说话的声音,他就跟浑身通了电似的,一刻也不敢待的快速越过男人进了卫生间,把门甩上说,“我撒|尿!”

    撒|尿就撒|尿,反锁什么门啊?还那么大声,此地无银三百两。

    唐远坐在马桶盖上,把食指第二个关节送到嘴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啃||着,几秒后他压抑的呜咽了声,从马桶盖滑到了地上……

    片刻后,唐远扶着马桶盖站起来,腿肚子有点软,他用拖鞋的鞋底在地砖上蹭蹭,觉得蹭的差不多了就扭头冲外面喊。

    “裴秘书,你能给我拿件衣服吗?我想冲洗一下。”

    不多时,敲门声响起。

    唐远开门,从男人手里一把拽走衣物,关门,动作一气呵成,中间没一丁点儿卡壳。

    门外没动静,唐远杵了会儿就去隔间里冲洗。

    上次的衣服很合身,这次也是,就像是专门给他买的,而且对他的尺寸大小做过详细深刻的研究。

    镜子里的少年穿着一身浅蓝色的新睡衣,刚洗过澡,湿发贴在额头,脸红扑扑的,眼睛水汪汪,看着年龄更小一些。

    唐远摸了把脸,瞧瞧你,一副|毛|都|没长齐的小样儿。

    他在抽屉里翻到吹风机把头发吹干,开门去找男人,必须要问衣服是哪儿来的,给谁买的。

    不会是给那个张杨准备的吧?

    唐远仅仅只是猜想,心里就开始咕噜噜冒起了酸水。

    客厅里没人,书房也没有,唐远把外面的各个角落都找了一遍,最终将目标锁定在房门紧闭的卧室里面,他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喊,“裴秘书?”

    回答他的是干呕声。

    唐远想也不想的就去拧门锁,直接给拧开了,他冲进去看到男人倒在床头,眼底猩红,脑门的青筋都出来了。

    之前不是已经酒醒了吗?怎么又吐上了?不应该啊。

    唐远手足无措,他长这么大,只见过他爸一个人醉酒,每次出现的状态都是情绪不稳定,话多,可以说是唠叨,难以琢磨,要多顺顺毛,不能逆着来,脆弱着呢。

    细想了想,好像他爸没怎么吐过。

    家里佣人多,醒酒汤都不带重样的,只要他爸回去,就被伺候的很好,不回去身边也有人陪着。

    唐远叫了几声,男人都没反应,呼吸声挺沉的,他不放心的盘腿在床边坐下来,下巴抵着床被,上下两片眼皮很快就开始打架了。

    从学校出来到现在,一直都在使劲,累了。

    唐远拿出手机给林萧发微信,她跟裴闻靳在一个公司共事,都是他爸的智囊团成员,免不了一块儿参加饭局,多少都会对各自的酒量有个了解。

    看一眼男人抿着的薄唇,唐远|舔|了|舔||嘴角,想亲他了。

    但是在行动前得确保他是真的意识全无。

    那次在休息室里偷亲,是完全被一个叫做冲动的魔鬼驱使了,这次魔鬼没有出来。

    发到一半的时候,唐远一个激灵,不能发,这么突兀,问谁都不行。

    要找个合适机会。

    唐远把手机丢到一边,他打了个哈欠,先是用手撑着脑袋,然后脑袋就一点一点的,慢慢顺着胳膊滑到床上,进入了梦乡.

    唐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床上,就躺在男人怀里,脑袋靠着他的肩窝,胳膊腿还全招呼到他身上去了,睡姿放肆,随意,又充满依赖。

    大脑空白良久,出现了发动机般的轰鸣声,唐远的耳边嗡嗡响,头晕眼花,世界都在旋转。

    我不是坐在床边的地板上吗?什么时候爬上来的?

    唐远用力呼气吸气,废了好半天功夫,他依旧没在记忆里搜索到相关片段,感觉自己喝断片了。

    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唐远小心翼翼把自己的胳膊腿拿下来,一点点挪到床沿,跟男人拉开距离以后才翻过身看他。

    第一次用这个亲|密的视角,新鲜且激动。

    唐远一瞬不瞬的看了男人许久,嘴角害羞幸福的弧度刚划开,他的脸色就变了,后知后觉自己好像哪儿都不疼。

    不对,不是好像,是真的不疼,一点都不疼。

    也就是说,什么都没发生?

    唐远不死心的来了一番自||摸,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对劲的地方,嘴巴跟舌|头也没漫画里讲的那种麻麻的感觉。

    得出的结论就是——昨晚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唐远背过去,把一张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的脸朝外面,手不停挠床板,都睡一张床了,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丧的不行,都喝成那样了,怎么就没酒|后|乱||性呢?

    转而一想,要是那个男人真的酒后|乱||性,肯定早跟别人上酒店去了,不管是男是女,反正都没他什么事儿。

    旁边突然传来嗡嗡|震||动,唐远连忙够到手机接通,声音压的很低,“仲伯,什么事儿啊?”

    那头的管家说,“少爷,先生的车快到家了。”

    唐远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他尽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任何异常,“知道了,我一会回去。”

    挂了电话,他慌慌张张找到昨晚脱下来的裤子,穿的时候把左脚塞到了右边裤腿里面,拿出来又塞到外面去了。

    “卧槽!”

    唐远拽住裤子就往脚里面塞,站起来摇摇晃晃的三两下穿上,捞了T恤套进脑袋里面。

    换好鞋的时候,他的鼻尖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细汗。

    慌什么慌,这个早晨跟平时没多大区别啊,我身上没少东西,也没多东西。

    唐远的呼吸一顿,他扯扯嘴皮子,还是有区别的,昨晚是他有史以来头一次跟他爸以外的人同床。

    共不共枕不确定,反正是盖的一床被子,而且还窝进对方怀里去了。

    后面忽然响起声音,“少爷,我送您回去。”

    唐远的表情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叫回“少爷”就算了,还叫回“您”,难不成这些天是他的黄粱一梦?

    他转过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下睡衣穿戴整齐,面上全无睡意,也不见醉酒痕迹的男人,一言不发。

    裴闻靳像是没觉察出任何问题,“走吧。”

    唐远纹丝不动。

    裴闻靳换了鞋拿上车钥匙,少年不说话,他也不说话,俩人就这么无声的僵持着。

    最后是唐远妥协的,因为他肚子疼。

    等他出来时,男人已经洗漱好了,下巴上的胡渣刮的干干净净,额前发丝后梳,露出眉目间的严苛精明,从头到脚一丝不苟。

    上车的时候,唐远把车门重重的在自己背后甩上,坐进车里散发出一股子烦躁的气息,挥之不去。

    一路上车里都没有什么声音。

    到了大宅外的林荫路上,裴闻靳像每次一样下车,绕到另一边弯腰开车门。

    唐远不出来,裴闻靳就保持着那样的姿势不动,又僵持上了。

    “少爷。”

    耳边响起男人平淡的声音,唐远口气恶劣的抬头,“干嘛?”

    裴闻靳的面上没有表情,眼里也没一丝波澜,无悲无喜的看着他,一成不变的不露声色。

    唐远心里的那团火瞬间就灭了,他抓了背包跳下车,走到大铁门外面又原路返回,叫住欲要开车离去的男人。

    “昨晚怎么回事?”

    裴闻靳眼神询问。

    唐远伸出一根手指向他,完了指指自己,“我跟你,我们睡的一张床。”

    裴闻靳说,“那是我的房间。”

    言下之意就是,我睡我的床,你怎么上来的我不知道。

    唐远:“……”

    时间在寂静的氛围里分秒流逝,片刻后,唐远在男人的目光里败下阵来,他把脚边的石头子踢飞,“之前我看过一个新闻,有个喝醉了的人睡觉的时候被呕吐物堵住气管,死了,你喝成那样,我怕你出事就在边上看着。”

    “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床上。”

    话落,他就去观察男人的情绪变化,企图找出“我半夜看见你趴在床边,怕你着凉就自作主张的把你抱到床上”这类信息。

    但是没有。

    唐远垂了垂眼皮,看来真是他自己睡迷糊了爬上去的。

    裴闻靳淡淡的说,“让少爷费心了。”

    似乎老板的儿子睡在他的床上是一件小事,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不值得把心思浪费在上面。

    唐远觉得男人是不感兴趣,事不关己,不把他当回事,他气的爆粗口,“是费心了,你重的跟死猪一样,我一个人把你从酒吧捞到公寓,累的腿肚子都打颤,后悔了我,昨晚就该把你扔路边,让你像个流浪汉一样睡大马路,或者干脆不去酒吧。”

    越说越气,表情反而全没了,“以裴秘书的条件,艳遇肯定多的是,我不去,你也有的是地儿睡。”

    裴闻靳仿佛没听出少年的阴阳怪气,“昨晚少爷为什么会在接了电话以后跑去酒吧?从学校到那里,距离不算远,但也不近。”

    唐远几乎脱口而出,还不是我喜欢你,话到嘴边卡住了,这一卡就失去了说出来的机会,他呵呵,“我他妈就是没事找事呗。”

    裴闻靳的面部肌||肉几不可查的抽了一下。

    唐远偏过头看一大片花草树木,“你这人真没意思。”

    接着他把头偏回来,两只眼睛瞪着面前的高大男人,一字一顿幼稚的强调一遍,“没意思!”

    裴闻靳面无表情道,“少爷说的是。”

    唐远,“……”

    他的嘴巴快撇到天上了,裴闻靳你给我等着,我要停止想你一天。

    结果进门就开始想了。

    唐远一边脱鞋,一边自暴自弃的想,那个男人是工作狂,可现在都快十点了。

    一个上午已经过去了大半,不知道他今晚要不要加班,加到几点。

    喝酒伤身体不说,还耽误事儿。

    非要跑到酒吧里喝那么多,不知道自己那副皮||囊是个祸害?

    唐远挥挥手,管家拿了湿毛巾过来,他接了擦擦手指,“仲伯,你有没有什么风声要跟我透露啊?”

    管家一脸疑惑。

    唐远擦完左手擦右手,“我爸今晚要在家里睡,说想跟我谈心,他出差回来的第一晚不是应该会情人吗?”

    管家低眉垂眼,“先生年纪大了,念家。”

    “屁,”唐远冷哼,“赛城湖那边的别墅是他家,还有其他高档小区,家多着呢,每个家还都有女主人,换来换去。”

    管家看少年一眼,“少爷,先生就您一个子嗣,他最疼您,外面那些不值得一提。”

    “仲伯,这话听起来怪,”唐远抽抽嘴,“怎么搞的我吃她们的醋一样,那种醋我是不会吃的,我才不管他呢。”

    管家,“……”

    不到半小时,唐寅就到家了,看到儿子捧着水杯站在门口,他的疲态一扫而空,夸张的提高音量,“哎哟,这是干嘛呢?”

    唐远笑嘻嘻,“迎接一家之主老唐同志啊。”

    唐寅一掌拍在儿子脑后,力道不重,“就知道贫。”

    这人吧,一心虚就慌,唐远就是那么个状态,他坐在他爸书房里的沙发上,如坐针毡。

    总有种天要塌下来的错觉。

    唐寅忽然伸过去一只手,不等儿子反应就把他领子里的红绳子勾扯了出来,叹息着说,“你奶奶不把这祖母绿玉佩给我,却给了你。”

    唐远斜眼,“爸,你想想自身原因?”

    唐寅的脸一黑,他用指腹|摩||挲着玉佩,“这是一对儿的,另一个有想给的人了吗?”

    唐远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没有。”

    看了儿子两眼,唐寅将玉佩塞回他的领子里面,靠后坐一些,慵懒的说,“玉佩是你爷爷跟你奶奶的定情之物,意义重大,别随便谈个恋爱就送出去,只能送给未来的伴侣。”

    唐远翻白眼,“我知道。”

    他又不是二百五。

    “知道最好。”唐寅端起茶杯喝口茶,“下午放学爸让老陈接你去一个地方。”

    唐远摸着手机,寻思一会给男人发个微信,问他两次穿的衣服是哪儿来的,给谁准备的,他神情恹恹的,“不想去。”

    唐寅厉声道,“不想去也得去,我就跟你明说了吧,你奶奶给你相了个小姑娘,我听她在电话里的意思,是想让你跟人先处着看看,不合适再说,结婚还早,恋爱可以试着谈起来了,瞧瞧,我们家多开明。”

    “爸!”唐远激动的站起来,“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小姑娘。”

    唐寅叠着长腿,久居上位的威势释放了出来,“是,爸知道,可是你奶奶不知道,你有种就把当年跟爸说的那些话在你奶奶面前说一次。”

    唐远的嘴唇轻微发抖。

    “怎么不说话了?”唐寅提起那件事就上火,他冷笑,“当年你多能耐啊,屁大点小东西就敢梗着脖子出柜,那气势呢?拿出来给你奶奶看看。”

    唐远的眉心拧紧,脸都白了,“不是说好了,让我慢慢在奶奶那边做功课……”

    唐寅不跟他废话,直接把茶杯往桌上一扣,“没种就给我去把人见了!”

    唐远气红了眼睛,他坐回沙发上,手撑着头,指尖在发丝里胡乱抓了抓。

    正烦着呢,冷不丁的听到他爸说,“儿子,爸出差的这些天,你跟裴秘书走的挺近啊。”